第八章

    坐起身,凌兰馨哀怨的瞪着褚鸿耀带着笑意的睡容,她根本没办法入睡,这个男人却睡得那么享受,真是太过份了!

    悄悄的滑下床,她走到阳台,海风拂面,她可以闻得到混杂在空气中的咸味,这里的感觉真的很棒,宽广、慵懒,不过,这终究会变成短暂的回忆,现实是不会离开太久……摇了摇头,今天晚上她不想担心现实的事。

    「-想不想去海边散步?」褚鸿耀无声无息的来到她身边。

    吓了一跳,她侧过身子瞪着他,「你怎么醒了?」

    「我这个人对周遭的风吹草动一向很灵敏,-一下床我就醒过来了。」

    「对不起,我看你睡得很沉,我还以为发生地震也不会把你吵醒。」

    「无所谓,这么美丽的夜晚实在不应该浪费在睡觉上面,想去散步吗?」

    「不用了,夜晚的海边比较适合远观。」

    「-真的不需要听众?」

    顿了一下,她语带埋怨的说:「你为什么要跑来骚扰我?你觉得这样子很好玩吗?一会儿想抓住我,一会儿想放开我,你以为我是玩具吗?」

    抿了抿嘴,事到如今,他也没必要隐瞒了,「-相信诅咒吗?」

    「诅咒?」

    「我是一个受诅咒的人。」

    「我不懂。」

    「这必须从我爷爷说起……」他娓娓道来爷爷和玛莲娜之间的故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认为自己活不过三十二岁?」

    「如果不是那一次差一点成了车下亡魂,我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生活在这种科学时代,我实在很难相信那种无稽之谈。」

    这会儿所有的事情都连在一起,她终于明白他为何反反复覆了。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原来死亡并不意谓结束而已,死亡可以让幸福变成了幻影,死亡是残酷的。」

    「难道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这个诅咒应验吗?」

    「玛莲娜在死前留下了一段破除诅咒的讯息──当真爱超越死亡,生命就得以延续。不过,我们没有人可以真正解读这句话。」

    沉吟半晌,她提出自己的看法,「我想玛莲娜只是想要你们明白爱的真谛。」

    「这是什么意思?」

    「也许对玛莲娜来说,她最痛苦的并不是你爷爷的背叛,而是-爷爷不明白爱是不畏任何艰难和挑战,如果你爷爷曾经为了他们的爱情做了一点点努力,就算她还是会失去你爷爷,她的心至少会得到安慰。」

    「我管不了玛莲娜的心态,问题是──究竟要怎么做才能破解诅咒?」

    歪着头想了想,她得到一个结论,「找一个愿意陪你一起面对死亡威胁和挑战的女人来爱,说不定就可以破解诅咒。」

    过了一会儿,他抓住她的肩膀霸道的问:「-要当那个女人吗?」

    怔了一下,她娇羞的垂下螓首,「哪有这样子问人家?」

    抬起她的下巴逼她直视他,他的目光变得深沉火热,「除了-,我的心容不下任何女人,我只要。」

    不再迟疑了,她踮起脚尖轻柔的吻上他的唇,这是她给他的答复。

    他早就想一亲芳泽了,可是他承诺自己会当个绅士,所以一直努力的压抑自己,现在既然是她开了头,他也不用再挣扎了。

    饥渴的唇舌一旦缠上了就再也分不开了,早就蠢蠢欲动的火山终于爆发,他们如何回房,又如是如何跌落在床上,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眼中只有对方的存在,在欲望中一起沉沦。

    ******bbs.fmx.cn***

    侧着身子凝视那张连睡着了都教人心荡神弛的娇颜,褚鸿耀忍不住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不过她显然累坏了,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身旁的骚动。

    虽然他很想让她一直睡到心满意足了再起床,不过,她肯定不想一个早上都待在这里睡觉,如果不唤醒她,他难逃挨骂的下场,所以……嘻!他有个好主意!

    调皮的搔着她的耳朵,他挑逗的靠在她耳边呢喃,「我的美人儿该起床了。」

    过了一会儿,她喃喃的低吟没有人听得懂的话语张开眼睛,一时之间,她似乎没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带着迷惑的眼睛眨了眨。

    挥了挥手,他深情的送上问候,「我的美人儿早安。」

    半晌,她总算想起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娇羞的红了脸,她匆匆道了一声早安之后便把头埋进他的胸前,虽然两个人昨晚上演了一场火辣的激情戏,她还是不习这么赤裸裸的把自己展现在一个人面前。

    「为什么-总是那么香?」真搞不懂,为什么以前他会觉得这个味道很呛人?

    「有吗?我今天又没有喷香水。」缓缓的抬起头来,她举起手凑近鼻前闻了一下,她身上只有自己最爱的沐浴乳的味道。

    「有,我就是被-身上的香味迷得神智不清。」

    眉一挑,她不以为然,「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神智不清?」

    「我可以证明。」他马上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两只手开始不安份的在她娇躯上游移,她尖叫的连忙抓住他的手。

    「你别闹了,我相信你就是了。」这会儿可是大白天,万一不小心被人家听见了多难为情啊。

    「我不是在闹,我是真心诚意想向-证明。」

    「我都已经说了,我相信你。」

    「好吧。」翻身躺平,他伸手将她勾进自己的怀里,享受片刻的宁静之后,他忍不住问她,「-真的不怕诅咒吗?」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想陪你一起面对,就这么简单。」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竟然如此之深。

    「万一,我过不了三十二岁的关卡呢?」

    「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吗?」

    「我对自己有一百分的信心。」他相信自己对她的爱禁得起任何考验,不过想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他不曾想过自己会有深陷情网无法自拔的一天。

    「那你就用不着担心啊。」

    「那-呢?」

    「我怎样?」她不明白的仰起头看着他。

    抿着嘴,他像个小媳妇的瞅着她,「我到现在都还不确定-真的属于我吗?」

    瞧他的模样,她忍俊不住的笑了,这个大男人有时候很会耍宝。

    狠狠一瞪,她的态度令他郁闷,「我很严肃,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好笑。」

    「我看不出来你很严肃啊。」她无辜的眨着眼睛。

    「-是不是存心逃避问题?」

    她很无力的叹了声气,他实在很难缠!「这还用得着问吗?你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吗?你都已经把我吃了,你对我还有什么不能确定?」

    「我就是要亲口听-说清楚嘛。」

    「说什么?」她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当然是说-爱我天长地久至死不渝啊。」

    略微一顿,她抿嘴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他殷切的眼神,她忍不住想逗弄他,「你都说了,我干么还多此一举?」

    「我……哪有这种道理?」

    不理他,她抱着被子坐起身,「我肚子好饿,我们应该起床吃早餐了吧。」

    他也跟着坐起身,不过,他显然不达目的不善罢甘休,「-没有交代清楚,我们谁也别想吃早餐。」

    厚!她斜睨了他一眼,「你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闹情绪的小孩。」

    「-别想转移注意力,我可是很固执哦!」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已经是你的人,你还会让我跑掉吗?」

    「-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追回来。」

    「我想也是,所以我不会浪费力气离开你。」

    呃……张着嘴巴,他却找不到任何的言词应对,他们是不是偏离主题了?其实他只是要她一句「我爱你」,就这么简单啊。

    眼神变得很温柔,她小女人的偎进他的怀里,语带撒娇的说:「你知道吗?除了妈妈和外婆,你是唯一触摸到我,我不但不会产生排斥,而且觉得很安心的人。」

    闻言,他紧蹙的眉终于舒展开来,「真的吗?」

    「我的心胸很小,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其他的男人。」双手合十,她娇滴滴的接着道:「我肚子真的很饿了,而且既然来到这里,我们当然要到附近的观光景点看一看,我们就别再浪费时间了。」

    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他决定放她一马,「好吧,我们起床了。」

    ******bbs.fmx.cn***

    沿着海岸线,两个人开着车子走到哪里玩到哪里,肚子饿了就找东西吃,当夜幕笼罩大地,他们才懒洋洋的回到投宿的民宿。

    冲了一个澡,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站在阳台上欣赏深夜的宁静,这也是一种享受。

    闭上眼睛吸了一口带着咸味的海风,凌兰馨依依不舍的说:「我喜欢这种轻松的生活步调,真不想这么快就回台北,如果可以在这里多待几天,那该有多好。」

    「好啊,我们就一直待到礼拜天再回台北好了。」褚鸿耀回答得很爽快。

    倏然睁开眼睛,她半信半疑的说:「你在开玩笑吧。」

    「这是什么反应?」他抗议的对她皱了皱眉,「我这么讨好-,-应该高兴的投进我的怀抱,然后狠狠的吻我,说-有多爱我。」

    「无聊。」

    「我很认真。」

    「是,你很认真,可是我可不敢当真,如果因此害总经理耽误工作,我会变成人人口中的狐狸精,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她调皮的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这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狐狸精啊。」

    脸色一沉,她阴森森的瞪着他,「你说什么?」

    「如果-不是狐狸精,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勾上了?」

    冷哼了一声,她不服气的说:「你自己意志力薄弱,这怎么可以怪我?」

    「如果-不要这么诱惑人,我怎么会变得意志力薄弱呢?」

    「你的意思是说,你只要遇到诱惑人的狐狸精,你就会招架不住吗?」她的声音越来越冷。

    「当然不是,如果她没有本事赢得我的敬重,还有,如果她没有本事扰乱我的心,还有,如果她没有本事让我每天都想为她当个偷窥狂,还有,如果她没有本事让我恨不得把她当点心吃了,我的意志力是不可能为了她变得这么薄弱。」

    羞答答的笑了,她娇嗔的提出申诉,「我才不想扰乱你的心,我也不想害你变成偷窥狂。」

    「不管如何,-已经害我的心没办法平静下来,-要对我负责哦!」这是在求婚吗?虽然不是,不过,他的脑子里面确实有这个念头。

    「你自己意志力不够,你不要妄想把责任推给我。」她当然不会认定他是在向她求婚,可是,她很害怕他有这个念头,她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的事。

    「我发现-真的很小气哦!」

    「我就是小气,你能怎么样?」她挑衅的抬起下巴。

    「我不能怎么样,不过我警告-,我纠缠人的功力可是一流的哦!」

    「Who怕Who。」

    「女人,-就不能偶尔温驯一点吗?」

    「我本来就不是这样的女人啊。」

    瞪着她一会儿,他猛然想到什么好主意的贼贼一笑,「我知道有个好方法可以让-变得温驯。」

    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很快就知道了。」他先勾住她的腰,然后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她惊吓的尖声一叫,他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回到房内,他把她扔到大床上,紧跟着扑向她。

    「你不能温柔一点吗?」她的口气没有责备的意思,反倒像是在撒娇。

    「我一看到-就恨不得把-一口吞进肚子里,我哪会记得温柔小心?」

    「借口。」她娇媚羞涩的勾唇一笑。

    咽了一口口水,他发出呻吟的道:「我惨了。」

    「嗄?」

    「我已经栽在-这只狐狸精的手上了。」

    眉一挑,她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严重警告你,女人最会记恨了,你最好别再叫我狐狸精,否则,我会教你吃不完兜着走。」

    「可是-明明是狐狸精啊。」他看起来很期待她如何教他吃不完兜着走。

    抱着他翻了一个身,他们两个的位置立刻对调,她转而在上,他转而在下,她像在挑逗又像在折磨似的一颗一颗不疾不徐的解开他丝质睡衣的扣子,「既然是狐狸精,我当然不能辜负这个恶名,你说是不是?」

    这次换他问她了,「-想干什么?」

    「其实,当狐狸精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又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这样的本钱可以当狐狸精,你同意吗?」

    他很自然的点了点头,因为这是事实啊。

    「我向你保证,我会让你见识到狐狸精可以有多么恶劣。」她已经脱下他的上衣,接着她以上衣充当绳索绑住他的双手,这下子他完全任由她宰割了。

    接下来,房里充斥着苦苦哀求的讨饶声、无助的呻吟,还有饥渴的呢喃声,这个热闹火辣的夜晚最后在筋疲力尽之下宣告结束,他们拥抱着对方沉沉入睡。

    ******bbs.fmx.cn***

    从垦丁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这个时间是外婆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进了家门就可以闻到从厨房飘来的菜香,还有外婆在厨房忙着洗菜切菜炒菜发出来的各种声音,可是,今天家里却出现了不寻常的冷清,凌兰馨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

    放好了行李,她不安的回到客厅,她要不要打电话问问外婆现在在哪里?

    算了,人总是要回家,再说,她也还没有决定是否同意「他」搬来这里,晚一分钟面对这个问题,她就多一分钟安静的时间,这样也好。

    念头刚刚转过去,她就听见外面铁门开启的声音,接着里面的木门打开了,她看到外婆疲倦的走了进来,老人家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外婆。」她起身走上前帮忙接下外婆手中的东西。

    「太好了,-总算回来了。」胡洪玉在沙发坐下。

    「外婆,-怎么自己去市场买菜?」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到饭桌上,每次都是妈妈下班后经过黄昏市场顺道买点蔬果回来。

    「-可以先帮外婆倒杯开水吗?」

    「是。」她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外婆。

    喝了开水,气息缓和了下来,胡洪玉一脸沉重的看着她,「-爸爸昏倒了送进医院,-妈现在在医院陪-爸爸。」

    怔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回来要面对这样的情况。

    「兰馨,他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就可怜他,去看看他吧。」

    她没有说话,她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可以冷静面对他。

    「-就当作做好事,让一个快要死的人可以安安心心的走。」

    半晌,她轻轻的出声道:「外婆,我不是那么慈悲的人。」

    「-是一个善良的人。」

    「难道因为我善良,我就必须勉强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情吗?」

    胡洪玉一时哑口无言。

    「我很平凡,宽恕我恨了十几年的人,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明白,可是放下不是比一直放在心上好过吗?」

    「也许吧,可是人就是那么死脑筋,总是学不会放下,至少对我来说,我现在真的办不到。」

    「难道要等到-爸爸咽下最后一口气,-才愿意放下吗?」

    「我不知道。」抱住自己的头,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爆炸了。

    见状,胡洪玉难过的说:「对不起,外婆太心急了,医生说-爸爸必须立刻接受手术,可是动了手术也不能保证可以活下去,他说不想浪费钱,不过我们知道他是想惩罚自己,现在恐怕只有-可以让他改变心意。」

    双手掩面,过了大约有一分钟那么久,她放下双手问:「宇杰知道了吗?」

    「宇杰去环岛旅行明天才会回来,我们会告诉他。」

    「这件事等我跟宇杰谈过之后再说。」

    「兰馨……」

    「外婆,我真的很混乱,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

    「好好好,外婆什么都不说了,外婆只是有一句送给-──无论如何将来都不要后悔自己做的决定。」胡洪玉从皮包取出一张纸条放在桌上,「这是-爸爸住的医院和病房号码,-自己拿主意吧。」

    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张纸条,她没有伸手拿,可是她已经记住上面的资料。

    「外婆去煮晚餐,-想吃什么?」

    「我吃不下,我出去走走。」她起身回房间拿了背包便出了门。

    ******bbs.fmx.cn***

    不知不觉当中,凌兰馨竟然走到褚鸿耀住处对面的小公园,所以她自然的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他,他们刚刚从垦丁回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家。

    通完电话五分钟之后,褚鸿耀匆匆的来到小公园,他显然刚刚洗完澡,他的头发还滴着水珠。

    「对不起,我突然跑来这里,你是不是吓了一跳?」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傻瓜,-高兴什么时候找我都没关系,不过,-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你忘了吗?上次你带我去看病的时候,我们刚好经过这附近,你当时顺手比了一下自己住的大楼。」

    「我都忘了,那时候只是很自然的脱口说了出来,没想到-还记得。」

    「因为你住的地方看起来就是高档货,我想忘也忘不了。」

    「既然来了,-不去我那里喝杯咖啡吗?」

    摇了摇头,她的神情黯了下来,「你陪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好了。」

    「我的公寓比这里舒服好几十倍,-真的不去吗?」

    「我现在不想要太舒服的环境。」

    「那-现在需要什么?」顿了一下,他试探的说:「听众吗?」

    像是在考虑他的提议似的,她歪着脑袋打量了他一会儿,问:「你对我的故事这么有兴趣吗?」

    「这是当然,-是我心爱的女人啊。」

    「我的故事实在没什么吸引力。」停了三秒钟,她还是说了,可是她的口气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生活在父亲的暴力之下,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拿我和妈妈出气,拳打脚踢外加言语伤害,弟弟出生几年之后也加入我们的行列,我常常会想,这个恶魔真的是我们的父亲吗?为什么他跟别人的父亲不一样呢?」

    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无法容忍人家的碰触是因为父亲暴力产生的后遗症。

    举起左手,她的右手轻轻抚着关节内侧的缝针痕迹,「我记得有一次他生气喝酒,还摔酒瓶,我正好站在旁边,他又甩了我一巴掌,因为力道太猛了,我跌倒了,手正好压到了玻璃碎片,当时我吓傻了,连都哭都不会哭,妈妈赶紧抱着我上医院,最后缝了十几针。」

    「-是傻瓜吗?痛就应该哭出来啊!」他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心好痛。

    「是啊,我真是个傻子,不过还好,这种地狱般的生活我只有忍受到十二岁那年,因为妈妈终于鼓起勇气带着我和弟弟逃回娘家,我们的验伤证明逼得恶魔只能放手让我们离开,那是我第一次放声大笑,很可悲吧。」

    握住她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了一下,他温柔的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保护-,没有人可以伤害。」

    「他再也不能伤害我了,现在他已经躺在医院了,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虽然她表面上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他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对她的父亲完全毫不关心。「-的家人希望-去看他是吗?」

    「我知道不应该对一个快死的人那么计较,可是我一看到他就很激动。」

    「那就别勉强自己。」

    「我是不是心胸太狭隘了?」

    「人的心胸本来就很狭隘,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冲突呢?」

    「是啊,不过,这听起来好像在自我安慰。」

    噗哧一笑,他又敲了一次她的脑袋瓜,「傻瓜,-不自我安慰,难道要泼自己冷水吗?」

    闻言,她也笑了,可是沉静了一会儿,她还是想问:「不去看他真的没有关系吗?」

    「凡事顺从自己的心,不要有任何勉强。」

    「老实说,我对自己的决定一点把握也没有,也许,我真的会后悔。」

    「人的一生中很难跟后悔完全绝缘,以后的事没有人可以算计得清清楚楚,毕竟我们是活在当下这一刻,总而言之,不要违背自己的心。」

    她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可是,她的心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