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每个月员工餐厅总会有几天冷冷清清,因为相似的午餐吃太多了,总会想换一下口味,这种日子就是来晚了点,凌兰馨还是很容易找到空位,可是,今天她偏偏走到褚鸿耀和许俊立的桌位凑热闹。

    「我可以跟你们坐吧。」她已经主动在褚鸿耀身边的空位坐下。

    「欢迎之至。」许俊立很高兴可以跟美女一起用餐。

    状似不经意的看了埋头用餐的褚鸿耀一眼,她闲聊的道:「真是奇怪,为什么大家总是挑在同一个日子出去用餐?」

    「因为刚刚领薪水,身上比较有钱花用。」

    「我都忘了今天是领薪水的日子。」

    「总经理今天应该请凌秘书出去外面用餐才对。」许俊立很困惑的看了好友一眼,这个家伙怎么突然搞自闭不说话呢?

    「总经理干么请我吃饭?」

    「你们两个……没事。」他们不是正在交往吗?怎么情况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我吃饱了。」褚鸿耀随即起身拿起餐盘离开。

    另外两个人同时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许俊立才好奇的问:「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她苦涩的一笑,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早上她就觉得他不太对劲,当他要走进总经理室的时候,她立刻上前关心他的伤口怎么样了,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淡淡的说没事了便进自己的办公室,那时候她还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接下来她送咖啡进他的办公室,向他报告今天的行事历,他始终不愿意正眼看她,她就知道有问题,可是想来想去,她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

    「恋爱中的人比较敏感,-肯定说了什么惹他不开心的话。」

    「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两个今天根本没有什么交谈。」

    「这就奇怪了。」他看得出来好像是故意冷落她,如果不是呕气,那个家伙为什么会有这么反常的举动?

    「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子对别人不理不睬吗?」

    「没有,他那个人不高兴的时候只会脾气变得更暴躁。」

    「我看,他不是吃错药了,就是发神经。」昨天可以为她受伤,今天却对她不理不睬,如果不是这两个原因,她想不明白那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干笑了几声,许俊立只能说:「也许吧。」

    「我吃饱了,我先走了。」她根本什么都没吃,因为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目送凌兰馨离开,许俊立开始为好友担心,这个女人绝对不好惹,好友有苦头吃了!

    ******bbs.fmx.cn***

    虽然她很想漠视褚鸿耀冷漠的态度,就当他今天吃错药好了,也许明天他就会恢复正常,可是没办法,她就是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他莫名其妙的转变,她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终于等到下班时间,凌兰馨直接走进褚鸿耀的办公室,「我想跟你谈谈。」

    顿了一下,他一副很不耐烦的说:「-没看到我在忙吗?」

    「我看不出来你在忙,我只看见你故意忽略我的存在。」

    抬起头来,他很冷淡的说:「凌秘书,-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请-上班时间不要偷懒。」

    「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下班了。」

    「……我还没有说-可以下班,所以对我来说-现在还在上班。」

    瞪着他半晌,她挑衅的勾唇一笑,「好吧,如果你想当缩头乌龟,我还能怎么样?你是上司,我也只能奉命行事。」

    他真的很想为她拍手叫好,她果然了不起,她就是有办法跟他对抗,难怪他会对她这么迷恋……真是的,他在想什么,现在他没办法冷却自己对她的感觉也就算了,怎么还反过来把自己的心思搞得更混乱?

    「-想说就说吧,不过,不要耽误我太多时间。」

    「好,我长话短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懂-在说什么。」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还有,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懂呢?」

    看样子,他没办法继续不予回应了,他很清楚她不是那种安安静静任人摆布的女人,面对不平的事,她会起而抗争,她一定会追讨答复,可是……

    「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这样可以吗?」

    闻言,她的火气冒出来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会不会太自私了?」

    「我就是这个样子,-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咬牙切齿,她真想扭断他的脖子,「你真的很可恶,为什么你要来招惹我?」

    「现在我可没有招惹。」

    一个冷笑,她自嘲的摇了摇头,「我早该知道了,你跟其他的男人根本没什么两样。」

    皱着眉,他不悦的说:「不准-拿我跟其他的男人比较。」

    「我再问你一句,为什么昨天不顾自己的安危扑过去救我?」

    「那是出于本能,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这真的对你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即使是一只狗,我都会扑过去救。」

    「我明白了,我真是一个笨蛋,你根本不值得我为你心动,你更不值得我为你打开心门,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跑来打扰你了。」眼泪不争气的滚了出来,她仓皇的转身跑了出去。

    如果不是超强的自制力,他已经跳起来冲过去抱住她,他想问她,她愿意跟他一起面对诅咒吗?别开玩笑了,只要有脑子的女人就不会把时间耗在一个随时会挂掉的男人身上,再说就算她愿意好了,这对她来说也太残酷了,他怎么狠心让她眼睁睁的站在一旁看着他迎接死亡?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私的像这个样子把她留在身边,直到自己平安度过三十二岁……距离他满三十二岁之前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这样的日子实在太漫长了,如果可以,他宁可没有诅咒这回事。

    ******bbs.fmx.cn***

    「大哥是不是准备搬回来住?」连续两天在家里看到褚鸿耀,褚鸿佑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以前一个月想看见大哥一次就很不容易了,大哥总是要奶奶三催四请才会回来一趟。

    回头瞥了一眼站在落地窗边的褚鸿佑,他显然刚刚下班回来,手上还提着公事包,褚鸿耀懒洋洋的道:「如果奶奶可以改掉唠叨的坏习惯,我就搬回来住。」

    「近来奶奶几乎不再插手褚家的事业,她的心思当然只能放在我们身上,你要她什么都不要过问,这不是等于让她当个哑巴吗?」

    「所以我也不会搬回来住。」其实他搬出去住主要是考虑工作上的便利性,「再说,如果我真的搬回家里,奶奶的寿命可能会缩短二十年,这种大逆不道的罪名我可不敢当。」

    「其实有人可以吵嘴比成天面对冷冷清清的大房子来得好过多了。」

    「那你牺牲一点陪她吵嘴好了……算了算了,你这个家伙恐怕连大声说话都不会,这种差事还是交给老么比较适合。」

    「鸿钧很少回来,他现在开始拍戏。」

    皱着眉,他不以为然的道:「那个小子准备玩到什么时候?模特儿玩不够,还跑去演戏,难道他准备一辈子在那个圈子打混吗?」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那个圈子待上一辈子,不过,他肯定对坐在办公室的工作没有兴趣,他那个人就是静不下来。」

    「我可以把他安插在公关部,那里不需要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后面。」

    「我想,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在褚家势力底下工作。」

    「那个小子以为他不姓褚吗?」

    「大家都叫他纪帆,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褚家的一份子。」

    「伤脑筋的家伙,不说他了。」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半晌,他忍不住抱着期待的问:「老二,你探过奶奶的口风吗?诅咒的事有没有可能是奶奶的把戏?」

    「奶奶不至于为了逼我们结婚就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可是,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一点我承认。」

    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奶奶最近怎么没有再跟我提起结婚生子的事情?」

    「从家庭会议后到现在,奶奶也没有再跟我提起这件事情啊。」

    「我已经超过期限了,你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而且,你是奶奶最得意的孙子,你从来没有让她失望,她不跟你唠叨也没关系。」

    「奶奶知道跟你唠叨也没有用,所以干脆省点口水。」

    哼了一声,他太清楚奶奶的性子了,「她才不会这么识相。」

    「奶奶不唠叨不是很好吗?」褚鸿佑好笑的道。

    「当然好,不过,有点反常。」

    「说不定奶奶想通了,婚姻大事本来就没办法着急,何况我们有六个兄弟,总会有人让她抱到孙子吧。」

    「你有对象了吗?」

    摇了摇头,褚鸿佑很伤脑筋的说:「适合我的女人好像都跑去躲起来了。」

    「我看你是没有认真找吧。」

    「大哥呢?大哥有没有遇到适合的对象?」

    顿了一下,他故作无奈的道:「如果遇到了,那也要人家肯嫁我。」

    「我相信没有一个女人拒绝得了大哥的求婚。」

    「我不会让对方在不知道诅咒的情况下嫁到褚家,这对她才公道,不过,我很怀疑有哪个女人在得知这种事情之后还愿意嫁到褚家,除非她是看上褚家的钱。」

    「大哥对自己的魅力应该很有信心。」

    「你自己换个立场想想看,如果不是有利可图,你会把时间耗在随时都会一命呜乎的人身上吗?」如果凌兰馨说她愿意陪他一起面对诅咒,他也许会相信。

    「我相信至死不渝的真爱可以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瞪大眼睛,褚鸿耀一副见鬼似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你这么浪漫。」

    「保有浪漫的想法不是比较快乐吗?」

    「也许吧。」

    「时间不早了,大哥也该休息了。」

    「今天晚上的月色很美,我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你先去休息吧。」

    「好吧,你别太晚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褚鸿耀起身离开藤椅,翻身跨过木制的栏杆跳进前院的草皮,走在石板块铺成的小路上,他想办法教自己静下心来,可是,他觉得脑子好像快要爆炸似的,他怎么可能惬意的享受眼前的美景。

    他知道自己的意志力已经在动摇了,他想不顾一切的跟凌兰馨在一起,管他什么诅咒,他就是要她……揉了揉太阳穴,也许他应该考虑放自己几天假,他的心情就不会这么混乱了。

    ******bbs.fmx.cn***

    双手环抱拱起的双脚,下巴枕在两膝中间,凌兰馨像个雕像似的呆坐在床上,为什么?为什么在拨动她的心之后,却又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想转身走开?如果可以,她宁可他不要奋不顾身的扑过去保护她,她的心就不会因为感动而软化,现在她也不用这么痛苦了。

    敲了敲脑袋瓜,好了啦,她就别再自我虐待了,明天还要上班。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二点了,她下床套上室内拖鞋,伸手拿起书桌上的马克杯走出房间,进了厨房倒了一杯开水,喝了一口,她又慢慢的晃了回来,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母亲的房间透着明亮的灯光,接着有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她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虽然偷听是不对的行为,可是人真的很难抗拒自己的好奇心。

    「玫月,这件事情不可以再拖下去了,我们还是直接告诉兰馨吧。」

    「我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可是,如果兰馨不答应怎么办?」

    「兰馨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不会不答应。」

    叹了声气,胡玫月摇了摇头,「妈,-不会了解兰馨有多痛恨她父亲,他对她的伤害太深了。」

    「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浩生终究是她的父亲,兰馨会原谅他的。」

    「也许兰馨不会再为过去的事跟他计较,可是,如果要她答应让浩生搬进来这里,这有可能吗?」

    匡啷一声,凌兰馨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摔成了碎片。

    房内的两个人同时慌张的转过头,看到一脸错愕呆怔的凌兰馨,两人都傻住了,怎么办?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玫月率先找回声音,她同时慢慢的靠近女儿,「兰馨,-先冷静下来听妈妈说……」

    「-们是不是疯了?」她的眼神变得很狂乱,始终留在她记忆深处的恐惧和无助攫住她的神智,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兰馨,-不要紧张,-先听妈妈说,-爸爸他……」

    「啊──」-住耳朵,她的身体因为害怕而无助的颤抖。

    「兰馨,我的宝贝女儿,别怕,妈在这里,妈会保护。」胡玫月扑过去抱住她,她并没有忘记那段天天被拳头和言词伤害的日子,只是宽恕才可以把自己从憎恨当中释放出来。

    尖叫声慢慢的停了下来,可是她的心情还没有平静,她不断的摇着头,她还陷在记忆中,「……不要……他要把我卖了……他说我是贱货……」

    「不怕不怕,妈妈会保护-,他别想把-卖了,-可是妈妈最漂亮的宝贝。」胡玫月的泪水悄悄的从眼角滑下,她不知道留在女儿心里的伤痕竟然还如此鲜明,这都是她的错,当初她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丈夫暴力对待。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的回到现实,可是,她内心的恐惧显然还没有散去,「我不要,我不要跟那个恶魔住在一起。」

    这一次胡玫月没有出声回应,她只是安抚的轻拍着女儿的背。

    「玫月,兰馨累了,-陪她回房睡觉。」胡洪玉出声道。

    点了点头,胡玫月搂着女儿回房,等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胡洪玉已经收拾好地上的残局,一脸深思的坐在床尾。

    「妈,-看到了吧。」胡玫月虚弱的在床沿坐下。

    「我想,我们要不要等过几天兰馨心情平静下来再安排他们父女见个面?」

    「妈,她还没见到人就这么激动,见了面还得了。」

    「万事起头难,如今事情已经开了头,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想想看,她对浩生的记忆还留在过去,她的心情当然没办法平静下来,可是一旦看到浩生现在的样子,她就会明白他再也没办法伤害她了。」

    「也许吧,可是……」胡玫月还是很犹豫不决。

    「不管我们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不如让她自己亲眼证实,这几天我们一有机会就告诉她,浩生已经病得很严重了,她对浩生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敌意。」

    「这倒是,可是我怕一提到浩生,她就尖叫。」

    「什么都不用说,我们只要让她知道浩生生病了,这就够了。」

    沉吟了片刻,胡玫月点头道:「事情再拖下去也不可能改善,就这么办吧。」

    ******bbs.fmx.cn***

    那个恶魔生病了?不,她才不相信,这只是他想回来的手段,她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可是……外婆和妈为什么要骗她?她们都知道那个人有多可怕,她们怎么可以容许那个恶魔再来打扰他们?

    好吧,就算那个恶魔生病了又如何?他会落得这样的下场,那是他罪有应得,老天爷终于睁亮眼睛惩罚他这个恶人,她不会同情他,她绝不容许自己再回到过去那种充满恐惧的生活,她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她……

    「凌秘书……凌秘书……」一次比一次还大声,褚鸿耀完全不在意路过总经理室外面的人会听到他可以媲美狮吼的叫声。

    怔怔的回过神了,凌兰馨心不在焉的看着他,「总经理有什么问题吗?」

    双手在胸前交叉,他一副兴师问罪的道:「我刚刚说了什么?」

    「不知道。」她回答得很爽快,面对自己的失误,她不会逃避。

    瞧她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还有那种好像跟她毫无关系的态度,他的火气更大了,「既然无心上班,那就请假待在家里,不要待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

    「对不起。」她也想请假,可是她能去什么地方?现在那个充满温暖的家再也不是她的避风港了,她不知道孤零零的自己何去何从,工作是她唯一的寄托。

    「对不起就算了吗?」

    微蹙着眉,这个男人怎么老爱跟她过不去?「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这是-对总经理说话的态度吗?」

    「那你呢?你要不要照一下镜子?你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闹情绪的小孩子,你哪里像个总经理?」

    瞪着她,这个女人就不能稍微放低一下姿态吗?「-好像忘了,-的试用期还没过,如果表现不好,我随时可以叫-滚蛋。」

    「我没有忘记自己还不是正式员工,可是,就算我是正式员工又怎么样?如果你看我不顺眼,你还是随时可以把我辞退啊。」

    「不管我有多么讨厌一个人,我也不会随便叫人家收拾东西回家吃自己,我这个人向来公事公办,我只会因为员工是否适任而决定留任。」

    「我很庆幸我还有个明辨是非的上司。」她的口气倒像在讽刺似的。

    「-现在的表现完全没有秘书该有的专业。」

    「每个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你敢说自己不曾犯过错吗?你有必要为了我一时的失神就大作文章吗?」

    「-、-知道自己这几天的失误有多少吗?」没错,他是刻意藉此大作文章,因为他很生气,他在跟自己生气,为什么他没办法不在意她的一举一动呢?为什么她总是有办法把他搞得心烦气躁?

    这是事实,她自知理亏,「我会改进。」

    顿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道:「我要喝咖啡。」

    「是,总经理。」

    看着她走出去的身影,他郁闷的皱着眉,这个女人未免太狠心了吧,她真的打算跟他维持这种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吗?

    抡起拳头敲了敲脑袋瓜,他在想什么?不是自己先保持距离的吗?且这样不是很好吗?现在的他没有资格扰乱她的生活,她不来动摇他的决心那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可恶!他真的可以看得这么开吗?

    站起身,他心浮气躁的走到窗边。

    这个时候,凌兰馨端着咖啡走了进来,「总经理,你的咖啡。」

    「给我。」他转身伸手道。

    她将咖啡杯从托盘上拿起来,也许是手没有抓稳,杯子撞到了托盘的角摔落在地,不但咖啡洒了一地,杯子也碎得面目全非。

    「对不起。」她连忙蹲下来收拾残局,可是越心急越容易粗心,手指被尖锐的瓷片划出一道伤口,顿时鲜血急速涌出。

    「-是笨蛋啊!」他立刻跳过来蹲下身抓过她受伤的手指,然后取出口袋的手帕压住她的伤口。

    看着他,她好想扑进他的怀里,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的感觉,她最依赖的母亲和外婆竟然坦护那个恶魔,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今天是不是没有带脑子出门?」他忍不住对她皱了皱眉头。

    强忍着心里的软弱,她低声道:「对不起,我马上把这里收拾干净。」

    「不用了,这里我来就可以了,-出去忙-的。」

    「对不起,总经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沉思的目送她走出办公室的背影,他已经闻到不对劲的味道了,她一定出了什么事情,那会是什么事情?

    甩了甩头,他这样子怎么可能跟她保持距离?还好明天就是周末了,两天见不到她,他的思绪应该可以沉淀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