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搭上飞机之后才发现自己害怕坐飞机,那应该怎么办呢?

    凌兰馨想了很久,她得不到任何答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没办法率性的说她不想搭了,因为她正在高空中,往下一跳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候,飞机突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空姐的声音透过广播传来系好安全带的声音,因为现在有乱流。

    「我,我讲笑话给你听好不好?」她不自觉的抓住褚鸿耀的手,怎么办?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她会不会惊吓过度──死了?

    怔了一下,他瞄了一眼她的手,再看着她惨白的脸色,「-还好吗?」

    抿了抿嘴,她硬生生的对他挤出一个笑容,「你会不会觉得快喘不过气来?」

    「还好-不是要讲笑话吗?」

    「对啊,可是我突然想不起来有什么笑话。」

    「没关系,等-想到了再告诉我。」

    顿了顿,她忍不住问:「这个乱流……会不会把飞机卷起来摔下去?」

    哈哈哈的低声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不必担心,遇到乱流是很正常的事,-只要系好安全带不要起来走动就没事了。」

    此时显然已经通过刚刚那道乱流,飞机恢复平稳的飞行不再晃动。

    腼-的一笑,她尴尬的说:「这是我第一次搭飞机。」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搭飞机遇到乱流也吓得半死。」

    「是吗?我还以为你的字典里面没有『害怕』这两个字。」看样子,他比她想象的还要人性化多了。

    「我曾经是个小孩子,当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那个时候你多大?」

    「大概是小学三四年级吧。」

    不经意的一瞥,她顿时全身僵硬,这怎么可能?而且还是她自己……慢慢的,她试图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把那只闯祸的手收回来,不过还是形迹败露,被他逮个正着,「呃……不好意思……刚刚太紧张了。」

    「没关系,我的身体也可以借-抱。」

    双颊瞬间转为嫣红,真的好丢死人了,她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我真的没关系。」

    「谢谢你的好意,我要睡觉了。」她懊恼的把头转到窗外,他没关系,她有关系,天啊,她肯定被乱流弄乱了神智,才会抓住他的手而完全没有自觉,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她没有起鸡皮疙瘩?

    真是的,这是什么笨问题,她都紧张成那个样子,她的身体反应系统当然会失常啊……真的是这样子吗?为什么她会觉得很慌乱?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终于抵达饭店,一进到客房,凌兰馨连欣赏房间的力气都没有,行李扔到一旁便直接扑上诱人的大床,哇!好舒服哦!

    没想到搭个飞机这么辛苦,虽然没有活活吓死,但是已经去了半条命,现在她根本不敢想象回程的事,因为肯定又是一场灾难。

    搭了那么久的飞机,而且还饱受惊吓,她应该是累坏了,可是她一点睡意也没有,第一次出国总是特别兴奋,不过,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四处游玩。

    算了,她还是别抱任何期望,他大概没有闲工夫跟她一起当观光客吧。

    想着想着,她恍恍惚惚的进入睡眠状态,可是就在这个时房门上传来敲打声,她顿时惊醒了过来,打了一个哈欠,她懒洋洋的翻身坐起来,「哪一位?」

    「是我,-有没有兴趣欣赏旧金山的夜景?」褚鸿耀的声音传了进来。

    两眼陡然一亮,她立刻跳起来冲过去打开房门,「好啊好啊。」

    慢条斯理的把她从头到脚看了遍,他说:「我建议-换上衬衫和牛仔裤,-这个样子很容易引发纠纷。」

    撇了撇嘴,她不服气的说:「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虽然-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这里终究不是-熟悉的环境,凡事都要防患未然,再说,我们要去的地方风大而且冷,-还得带上外套呢。」

    「我们要去哪里?」

    「为了节省时间,从现在开始请-保持沉默,不管有什么问题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再提出来。好啦,我给-五分钟的时间,我们一楼大厅见。」他随即转头走人。

    是啊,不急嘛,待会儿就知道了,她还是赶紧换衣服出门欣赏旧金山的夜景。

    当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她立刻把憋了一路的问题全部抛到脑后,因为眼前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她只有办法吐出一句话,「我的天啊!」

    「这里就是旧金山观赏夜景最好的地方──TwinPeaks,双峰,」褚鸿耀主动为她介绍,「过去因为地型而被西班牙人戏称为『LosPechosdelaChoca』──印第安少女之乳,可是现在却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而深受这里的人及游客喜爱。」

    「TwinPeaks,这个名字真有意思。」

    「可惜天色已经暗了,否则-可以远远的瞧见柏克莱大学的白色钟塔。」

    「你知道夜晚之所以美丽的原因吗?」

    「因为没办法看得太清楚。」

    「宾果!」她第一次真心的对他展露笑颜。

    那一瞬间,他失了神,这个女人的笑容太性感、太妩媚了。

    「哇!好冷哦!」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寒意了。

    清了清嗓子,他得意的说:「我在Hotel的时候不是说了,这里风大而且冷,还好-乖乖的换了衣服。」

    她没好气的做了一个鬼脸,「如果你说我们要来山上看夜景,用不着你开口,我也会换衣服。」

    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可不想为了这种小事跟她争论,他突然转个话题,「这个时候如果可以来个汉堡和热咖啡,-会不会很感动?」

    「哎呀!我都忘了还没吃晚餐呢。」难怪她觉得肚子空空的。

    「喏。」他把放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他手中提了一个袋子,「这是我们的晚餐──汉堡配热咖啡,汉堡恐怕冷掉了,至于咖啡应该还有热度。」

    「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些东西?」她接下他送过来的汉堡和咖啡。

    「我小舅舅住在旧金山,这是他为我们准备的。」

    「车子也是吗?」当她在Hotel坐上车子的时候,她就一直很好奇他是从哪里弄来车子。

    「没错,我们需要交通工具,因为不方便惊动分公司,只好向他借车。」

    「他把车子借给你,那他怎么办?」

    「-不用替他担心,他家至少有四部车子。好啦,-的问题是不是可以到此告一段落了?我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我们可以吃晚餐了吗?」

    「开动了。」她迫不及待的取出汉堡吃了起来,这一刻她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细腻远远超过她的认知。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看到凌兰馨一身性感黑色细肩带洋装,再配上黑色金葱的披肩,褚鸿耀忍不住皱眉,如果不是要出席马隆先生家的舞会,他一定会强迫她换上象样一点的衣服,现在他也只能祈求她不会引起骚动。

    他的期望当然落空,他们这么引人注目的一对怎么可能教人视而不见?因为马隆家的舞会是在草皮上举行,他们一出现马上凝聚所有的视线。

    「马隆先生、夫人,您们好,我是褚鸿耀,这位是我的女伴凌兰馨。」褚鸿耀今晚是个绅士。

    「你好,真的很欢迎你,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你母亲没说你会有女朋友作陪。」马隆夫人和余婉婉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完成高中学业之后,马隆夫人跟着父母移民到美国,两个人从此失去联络,一直到余婉婉有一次来旧金山度假出席一场社交活动,两个人才又相逢。

    「家母从来不会注意这种小细节。」

    微张着嘴,凌兰馨想要更正自己的身份,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说清楚。

    「没关系。」马隆夫人撒娇的转头看着丈夫,「达令,我们女人对生意没有兴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谈生意,OK?」

    「OK。」马隆先生随即转向褚鸿耀,他的中文非常标准,「我个人喜欢轻松的气氛,我们就边吃晚餐边谈生意。」

    「是。」好似不放心的看了凌兰馨一眼,他转身跟着马隆先生走向餐台。

    马隆夫人招来佣人帮她们前去餐台取食物,她便带着凌兰馨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等候佣人把美酒佳肴送上来,她才开口道:「我对-早有耳闻,不过,我没想到-比传说的还要美艳动人。」

    「夫人夸奖了。」她觉得很困惑,马隆夫人为什么对她早有耳闻?

    「他很保护。」

    「嗄?」

    「他一直回头看-,他很不放心。」

    顿了一下,她老实招来,「他认为我的穿著过于招摇,很容易引来麻烦。」

    「男人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希望自己的女人打扮得很漂亮,可是他们的女人真的太迷人了,他们又爱吃醋,男人真的很小心眼。」不过,马隆夫人显然很喜欢男人的小心眼,她眉采之间洋溢着浓得化不开的甜蜜。

    除了回以一笑,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比较好,她并不是褚鸿耀的女人,可是现在才急于跟那个家伙划清关系好像慢了点。

    「我觉得-这样子很美,-不必为了他改变自己,女人可以宠爱男人,但是绝不可以太纵容男人。」马隆夫人调皮的对她眨了眨眼睛。

    「是。」

    「哎呀,我的话是不是太多了?-肚子大概饿坏了,赶快吃吧。」

    点了点头,她低头享用美食,过了一会儿,马隆夫人又管不住嘴巴的跟她闲聊了起来,聊喜好、聊服装、聊男人……反正想到什么就聊什么。

    终于,音乐响起了,舞会开始了,褚鸿耀和马隆先生正好此时朝她们走来。

    「你们来得正好,我还在想要不要打扰你们,可是,我又觉得应该由男士邀请女士跳舞。」马隆夫人像在调情的对丈夫抛了一个媚眼。

    「这是当然,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美丽的马隆夫人跳支舞?」马隆先生优雅的对夫人做出邀请的动作。

    咯咯咯的娇笑了起来,马隆夫人立刻伸出右手,马隆先生随即拉着她加入舞动的人群。

    「我有这个荣幸邀请凌兰馨小姐跳舞吗?」没有等她回应,褚鸿耀就伸手拉起她进入舞池,拥抱着她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全身僵硬,她知道自己应该推开他,可是她的手却完全不受意识指挥。

    「放轻松,-只要感觉音乐就好了。」

    硬生生的扯出一个笑容,她根本感觉不到音乐,她只闻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刚气息。

    低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难道-没有跳过舞吗?」

    摇了摇头,因为她无法忍受人家的触摸……等等,为什么她没有起鸡皮疙瘩?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可以拥抱-的男人,我真是太幸运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的脑子乱烘烘的,根本无法思考。

    「很好,就是这个样子。」他终于可以带着全身放松的她翩然起舞。

    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完全陶醉在他的怀抱当中,大概是音乐太美了──这是她唯一可以为自己的反常寻找的原因。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坐上车子驶出马隆家,褚鸿耀一副想不明白的看了凌兰馨一眼,「马隆夫人好像很喜欢-,-究竟灌了她什么迷汤?」

    娇媚的勾唇一笑,她很不服气的纠正他,「我天生是个万人迷,除非那种小鼻子小眼睛肚量狭小的人,没有人不懂得欣赏,我根本不需要灌人家迷汤。」

    「我没见过比-还自恋的女人。」

    「因为我有自恋的本钱啊。」

    摇了摇头,他甘拜下风的说:「算-有理。」

    哈!她很得意的说:「你终于承认我很迷人了吧。」

    「我从来没有否认-有迷死男人的本钱哦。」

    羞答答的红了脸,真的得到他的赞美,她反而觉得难为情,「不过,我对迷死男人这件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看-很乐在其中。」他说得酸溜溜的,看到那些男人老是一双色眼绕着她打转,他就浑身不舒服。

    柳眉微微上扬,她戏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乐在其中?难道你一直注意我的一举一动吗?」

    这下子他舌头打结了,如果不是正在开车,他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凡事适可而止,她也不想再为难他了,一副悠闲的转头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清了清嗓子,褚鸿耀忍不住开口问:「-和马隆夫人聊了什么?」他总觉得事情怪怪的,马隆夫人为什么直觉的认为凌兰馨是他的女朋友?如果他猜得没错,老妈肯定传递了什么误导人家的讯息。

    「没什么,女人之间的闲话家常,对了,我都忘了问你,生意谈得如何?」

    「马隆先生还没有明确的答应,可是从他的口气当中,我想应该有六七成的成功率,明天下午我会再去他的办公室进行细节上的讨论,他就会做出决定。」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再熬上一天才可以真正放松心情。」

    斜睨了她一眼,他的口气好像她是个很失职的秘书,「-是不是忘了?我还有其他的小股东必须洽谈。」

    「我怎么可能忘记?我的记忆力很好,从明天早上到后天早上,你每天都约了一位小股东。」她可是一个很尽责的秘书,她怎么可能忘了早就敲定好的行程?

    「所以,我们得等到三天后才可以确定此行是否满载而归。」

    「可是如果明天的股权交易都顺利完成的话,我们就等于掌握到Game-player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此行的目的算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了,我们当然可以放轻松了啊。」

    「这倒是。」顿了一下,他忍不住再问一次,「-和马隆夫人真的只是聊一些女人之间的闲话家常?」

    歪着头,她状似伤脑筋的道:「你干么对我们之间的话题这么感兴趣?」

    「男人也会好奇女人都在聊些什么啊。」

    「是吗?那我偏偏不告诉你。」

    「难怪说女人都很小心眼。」他孩子气的对她撇了撇嘴。

    「男人比女人更小心眼。」

    张开嘴巴,他却说不出话来,男人只对自己在乎的人事物很小心眼。

    「无话可说了?」她挑衅的一笑。

    「-高兴就好,我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跟-计较。」

    瞪了他半晌,她叹了声气做出一个结论,「男人就是男人。」

    他不解的对她挑了挑眉。

    「你那么聪明,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狡猾的女人,不过,他只能无奈的苦笑,真糟糕,他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把他的心抓住了,不管她是什么样子的女人,他都觉得很迷人。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看了一眼电子时钟上面显示的时间,凌兰馨焦急的走过来又走过去,褚鸿耀怎么还不回来呢?他的生意到底有没有顺利成交?

    真是的,那个家伙干么坚持一个人行动?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她是他的秘书,她本来就应该跟在一旁协助他,不是吗?

    叩叩叩!褚鸿耀的声音传了进来,「凌兰馨,-在吗?」

    「我在。」她立刻冲过去打开房门,「结果如何?」

    他看起来很严肃,害她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可是下一刻,他却一把将她抱起来转着圈圈,她不假思索的勾住他的脖子以免摔下来。

    终于停了下来,他缓缓的把她放下,他笑盈盈的看着她,她娇嗲的抡起拳头轻轻捶打他的胸膛,「可恶,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来。」

    「这不是比较刺激吗?」

    赏他一个白眼,她迫不及待的想确定答案,「两笔生意都谈成了是吗?」

    「走吧,我们出去好好吃一顿,-去拿外套,我们待会儿再说。」

    点了点头,她转身进入房间取来皮包和外套,「我们可以走了。」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坐在一家美式餐厅享用美味的晚餐──开味菜是蒙特利墨鱼,主餐是材放山鸡,再配上红酒。

    「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结果怎么样?」

    「一个明天下午签约,另外一个后天下午签约,-今天一整天都在忙什么?」

    「你出去以后,我因为很紧张就在这附近闲逛打发时间,中午回Hotel用完餐以后,我想还是留在Hotel等你的消息,后来马隆夫人刚好经过这附近,她找我一起喝下午茶,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待在房间等你回来。」

    「这笔买卖之所以可以成交,-有一半的功劳哦。」

    眨了眨眼睛,她很迷惑,「为什么?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

    「因为马隆夫人很喜欢-,她帮我们说了好话,马隆先生才会这么爽快的把股权卖给亚裔科技。」马隆先生很明白的向他表示,这是马隆夫人给他们两个的结婚贺礼,因此这笔买卖可以成交有一半是因为她的关系,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告诉她,她说不定会跑去跟马隆夫人说清楚他们的关系。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她不太相信。

    「-不是说自己是万人迷吗?」他戏谑的挑了挑眉。

    「我想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因为私人的喜好而影响生意上的利益。」

    「这倒是,不过,这世界上总会有特异份子吧,况且他把股权卖给我们也没吃亏,他可没有因为私人的因素影响到自己的利益。」

    顿了一下,她语带羡慕的说:「虽然有马隆夫人帮忙说话,可是如果不是马隆先生很疼爱他的妻子,那就没意义了。」

    「一个男人一旦爱上一个女人,他可以为了她做尽疯狂的事。」

    抿了抿嘴,她状似无心的接着问:「你有过这样的经验吗?」

    「今天之前是还没有,不过……」他凝视她的目光转为深沉。

    「不过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心跳得好快。

    「不过什么呢?」他缓缓的咧嘴一笑,「我偏偏不告诉。」

    这个家伙还在计较昨天的事情……算了,她骄傲的抬起下巴一副无所谓的说:「不说就算了,我也没兴致知道。」

    微微倾身向前,他紧盯着她不放,「真的没兴趣知道?」

    「我又不是三姑六婆,我没兴趣知道人家的私事。」

    「-确实不像三姑六婆,-比较像狐狸精。」他立刻得到她送过来的白眼,他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这本来就是事实嘛,不过,他随即转移话题,「既然-有一半的功劳,-可以要求奖赏。」

    两眼陡然一亮,她满怀期待的问:「任何奖赏都可以吗?」

    「如果,」他的声音转为低沉,「-想要我为-表演脱衣舞秀,我也会二话不说为-实现愿望。」

    羞红瞬间在面颊渲染开来,她娇嗔的瞪着他,「你少臭美了,谁想看你表演脱衣舞秀啊。」

    「我第一次愿意为人家做这么大的牺牲,-放弃了,这可是-的损失哦。」

    「我才不希罕。」她没好气的做了一个鬼脸。

    「说吧,-想要什么奖赏?」

    「我是想完成工作之后,我们可以像观光客一样到处游玩吗?」

    「这个没问题,不过等到工作告一段落,我们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可以游览。」

    「一天也没关系,有总比没有好,还有,我不要一个人待在Hotel等消息,我也要跟在总经理的身边一起参与接下来的交易。」

    「不行,我自己处理比较省事,-待在Hotel等消息就可以了。」想到她在马隆先生家的时候,总是有色迷迷的目光紧跟着她不放,为了避免他一时冲动把人家的眼珠子挖下来,她还是留在Hotel比较安全。

    「不公平,我是来这里工作……」

    「我已经决定了,好啦,-可以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一下吗?我肚子饿扁了。」

    虽然她很不甘心,可是她也只能跟着他拿起刀叉享用美食,没办法,这个家伙就是这么蛮横无法沟通,至少她得到一天的时间当观光客。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工作终于顺利告一段落了,凌兰馨如愿的在褚鸿耀的领队下当个观光客,可惜时间有限,他们只是拜访了渔人码头、九曲花街、中国城,再上柯伊特塔一览北滩的全貌,晚上来顿海鲜大餐,他们在旧金山的行程已经结束了,睡一觉起来,明天用过早餐收拾好行李他们就要出发到机场返回台湾了。

    走下车,凌兰馨举高双手伸了一个懒腰,左看看右瞧瞧,最后一次欣赏旧金山的夜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心生不舍,「时间过得真快。」

    看着她半晌,褚鸿耀绕过车头走到她身边,「如果-那么舍不得离开的话,我们可以延后一天再走。」

    「总经理真爱说笑。」

    「我很认真,后天回去也不会影响到我们回到工作岗位的时间。」

    没错,明天出发回到台湾的时间是星期六下午,延后一天离开只是失去了休息一天的权利,不过,她还是没当真,「你不要乱开支票,我会要求兑现哦!」

    「我现在就进去跟柜台说我们要延后一天退房。」他随即转身往Hotel走去,她连忙抓住他,他很有耐性的转头看她,「有什么问题吗?」

    「开玩笑要适可而止。」她已经相信他是来真的。

    「我这个人没什么幽默感,我很少开玩笑。」

    「是啊,我早就应该看出来了。」

    「-真的不要多留一天吗?」

    「我才不要这么命苦,回到台湾连时差都还没调好就要上班了。」

    「多一天休息确实比较没有压迫感。」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总经理的好意。」

    微微倾身贴近她,他的眼神深沉,「以后,-不会再质疑我的真心吧。」

    突然心跳得好快,她不自觉的舔着唇瓣,「……总经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洗个澡睡觉了。」

    半晌,他一副很伤脑筋的说:「怎么办?」

    咽了口口水,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情况不太对劲,「什么怎么办?」

    「我想吻。」

    「什、什么?」

    勾住她的腰,他缓缓的拉近四片唇瓣的距离,她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看着他,脑子完全一片空白,就这样,两人的嘴巴终于相遇了,从轻轻的碰触到急促的转为热烈的纠缠,此时此刻,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

    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她还感觉到唇上的热度,他为什么要吻她?因为气氛太好了,一时兴起吗?这个男人真的很差劲,她已经觉得好迷惑了,他干么还来上这么一段插曲增加她的混乱?

    完了,今天晚上她肯定失眠了……可恶,这都是他的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