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虽然走进总经理室一闻到那股浓烈的香味,他就忍不住皱眉,可是却没想到闻不到那个熟悉的味道,他会有这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看着整齐空荡说明主人还没有现身的办公桌好一会儿,褚鸿耀无精打采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放下公事包,刚刚坐了下来,他又忍不住起身走了出来,看了一下腕表,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只好踱到茶水间煮杯咖啡,不时还探头出来查看那个尤物秘书是否来了。

    可是咖啡喝了,他还是没有看到凌兰馨,今天怎么这么晚呢?

    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心不在焉的打开电脑,耳朵却时时刻刻注意外面的声音,不过还没听到任何声响,就闻到那股属于她的香味,此时正好九点过了一分钟,他很自然的起身走了出去。

    「-迟到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穿着这么干练,白色衬衫配上深灰色的外套和窄裙,这百分之百非常符合秘书的形象,可是,为什么她的衬衫领口特别低?他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了。

    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凌兰馨今天的声音显得特别沙哑,「我刚刚打卡的时间是八点五十七分,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三分钟。」

    「我只看开始工作的时间,我可不管什么打卡的时间。」

    「哪有这种事情?」她不舒服的清了清喉咙,现在她实在不宜说话,可是这个家伙真的欺人太甚了。

    「打完卡之后再去买早餐的人太多了,所以还没开始工作之前都不算上班。」

    「……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有这个规矩,以后我不会再犯了。」虽然她很不爽,她肯定这个家伙是故意刁难她,可是今天她真的很不舒服,现在她恐怕连应付工作的力气都有问题,她哪有多余的精力跟他争吵?

    他惊讶的瞪大眼睛,「我的秘书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如果不是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我这个人本来就很好说话。」

    除非笨蛋,否则没有人会听不出来她是在指责他平时有多么不讲理,面对这样的指控,他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不要碰到麻烦人物,我这个人也很好说话。」

    「总经理……咳!如果你的训话结束了,我是不是可以开始工作了?」不行,她的喉咙越来越不舒服了,再继续说下去,她恐怕要失声了。

    顿了一下,他皱着眉问:「-昨晚去KTV唱了一夜是不是?」

    「嗄?」惨了,现在她连注意力都很难集中了。

    「唱了一夜的歌,现在喉咙不舒服是不是?」

    「总经理,这是我的私事,恕不奉告。」

    「如果-因此影响到工作,这就不是私事了。」

    「总经理请放心……咳!我会如期完成工作,除非你一直找我训话,耽误我的工作时间。」如果他少来烦她,她的工作就可以更有效率的完成。

    这一次换他清了清嗓子,「-有五分钟的时间整理,我等-进来报告今天的行程,还有,我已经煮了咖啡。」

    「是,总经理。」看着他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整个人立刻软绵绵的瘫在椅子上,她觉得全身好热,她是不是发烧了?用手背探了一下额头的温度,还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的情况不太乐观,她怀疑自己可以熬过今天……不行,她就是咬着牙也要撑下去,免得让里头那个家伙看笑话,她想象得到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一定会说她故意装病以便拖延工作。

    拍了拍自己的粉颊,她抖了一下,她要振作起来,说什么也不可以让那个家伙找到机会对她冷嘲热讽。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偷偷摸摸的把头从办公室里面探了出去,褚鸿耀匆匆的看了一眼凌兰馨又缩了回来,然后心浮气躁的走回位子坐下。

    叹了声气,他揉了揉太阳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干什么,偷窥吗?这么说也没错,除了「偷窥」这两个字,他实在找不到更适合的形容词说明自己的行为,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疯了,否则怎么会干出这么可笑的事情?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刚开始,他是去茶水间倒咖啡,因为不自觉的一瞥,他发现她神情怪怪的,他就不由自主的老是走到门边窥探,中午休息的时候,她没有去员工餐厅吃饭而是直接趴下来睡觉,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接着他就没办法控制自己偷窥她的一举一动,他到底偷看她几次,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此时,敞开的门上传来轻轻的敲打声,他立刻收拾思绪喊道:「进来。」

    走到办公桌的前面,凌兰馨难得必恭必敬的道:「总经理,今天晚上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可以准时下班吗?」

    「-的工作都完成了吗?」

    「今天应该完成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明天要开会的资料也都准备好了吗?」

    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她努力甩去那股急于侵吞她的昏沉感,「明天的会议时间是下午三点,我可以明天早上再准备吗?」

    「明天要开会的资料今天就必须准备好,这是我的规矩,-应该很清楚。」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什么很重要的事?」

    「……总经理,这是私事,我不方便告诉你。」这个男人真的很-唆,她快要撑不住了。

    「我并不想过问-的私事,可是-坏了我的规矩,我当然有权利知道。」

    「我……我保证,仅只一次……下不为例。」怎么办?不行了,她觉得眼前的影像越来越模糊了,她好像……身子一软,她完全失去意识的倒了下来。

    慌张的跳了起来,他冲过去抱起她移至长沙发上面,原来这就是她今天不太对劲的原因,她感冒了,她为什么不说呢?

    伸手探测她额头的温度,他松了口气,虽然发烧,但是并没有吓死人的热度。

    退到靠近她脚边的单人沙发坐下,他静静的凝视她,虽然他看过无数的美女,她的美艳还是令他惊讶,真搞不懂,为什么她会这么好胜呢?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外表看起来是百分之百的女人,可是在工作上却又展现出百分之百的阳刚,这样的女人太容易迷惑男人了……他也被迷惑了吗?

    别开玩笑了,他才不会这么轻易被女人迷惑……好吧,他承认她令他好奇,他想更深入了解她。

    起身取来外套盖在她身上,他又坐回原位静静的看着她,他这个人向来很重视效率,他不应该无所事事的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是,他就是无法移开自己的脚步。

    睡了一个小时,躺在沙发上的凌兰馨终于有动静了,睁开眼睛,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然后吃力的想办法坐起身,这才发现她的身上多了一件外套,褚鸿耀见状立刻靠过去想扶她,她先是怔了一下,接着惊吓的往后一缩,惶恐的问:「你想干什么?」

    眼中闪过一瞬的困惑,他若无其事的笑道:「我怕-又昏倒了。」

    「我昏倒了……对哦,我想起来了。」难为情的一笑,她不自在的把他的外套放在一旁,然后双脚移到地上,她可以挖个地洞钻进去吗?真是可恶,她怎么会当着他的面昏倒呢?

    「-可以站起来吗?」

    「我,可以。」她没有其他的选择,她非得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不过她的头还很晕,她的身子因为支撑不住的摇晃了一下,她连忙抓住沙发的手把。

    「-真的可以吗?」他对她实在很不放心。

    她有点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他突然变得这么关心她,她觉得很不自在。

    「我送-去看医生。」顿了一下,他又补上一句,「-在发烧。」

    咽了口口水,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你怎么知道我在发烧?」

    「这还不简单,摸-的额头就知道了。」

    全身立刻起鸡皮疙瘩,他摸了她的……等等,她又想到一件事情,「我怎么会躺在沙发上?」

    「我不把-抱到沙发上,难道继续让-躺在地上吗?」

    就逻辑来说,他的举动是有良心的人都会做的事情,可是,她宁可他狠心的置之不理,她会更感谢他。

    「走吧,时间很晚了,看完医生,-赶快回家休息。」

    原本她想拒绝他的好意,可是他的态度看起来强硬,而且现在的她实在没有力气为了这点小事争辩,她就接受他的安排来到一家诊所,经由他的介绍,她得知这个医生是褚家的家庭医生,因此她不必浪费太多时间就看完病拿好药。

    再一次坐上他的车,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太好强的拒绝他的帮忙。

    「-先吃晚餐再吃药。」褚鸿耀的手中突然多了一个装有纸制便当盒和一杯热饮的塑胶袋,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她的手上。

    「这是什么?」她怔怔的看着手上的塑胶袋。

    「-的晚餐,刚刚在诊所的时候,我请司机帮-买晚餐,我想-大概比较想吃到热食,所以我请司机买了小笼包和热豆浆,可以吗?」

    半晌,她才挤出话来,「谢谢。」

    「-赶快吃吧。」他随即把头转向车窗外的街道。

    取出她的晚餐,她一边低头吃着香味四溢的小笼包,一边用眼角偷瞄他,这个男人越来越令人迷惑了,她没想到他在工作之外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陡然,一股强烈的不安攫住心房,他们之间的距离会不会太近了?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翻过来又翻过去,她只要想到褚鸿耀在她昏倒的时候抱她、碰触她,她一刻也没办法安静下来,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患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症,只要有人一触摸到她,她就会全身起鸡皮疙瘩,唯独外婆和母亲例外,就是自己的弟弟也跟外人无异,正因为这种奇怪的反应,她很自然的跟人家保持距离,人家觉得她这个人很难亲近,她当然交不到什么好朋友。

    真是的,不是吃了药以后就会昏昏沉沉的很想睡觉吗?为什么她反而觉得精神越来越亢奋?

    算了,不睡了,她拉开棉被起身下床,她去看电视好了。

    看到客厅透着灯光,她的脚步变得有些迟疑,谁这么晚还没有睡觉?

    蹑手蹑脚,她慢慢的靠近客厅,看到母亲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忍不住皱眉,她注意到老妈最近很奇怪,好像有什么心事。

    工作不顺?老妈工作了十几年,也有一点积蓄了,就算收入没有以前那么好,也不至于过不去,再加上现在多她一份收入,老妈不至于为了工作的事如此忧心。

    难道是感情方面的问题?老妈是个美人胚子,虽然离过婚,还有两个拖油瓶外加一个母亲需要奉养,可是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因为放心不下他们三个包袱,她没有给过任何男人机会,不过,这并不表示她不会对某个男人动心。

    如果妈真的遇到心动的男人,怎么办呢?她没有资格阻止妈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她也不希望有个男人破坏他们现在平静的生活。

    甩了甩头,这只是猜测,她何必自寻烦恼想这个问题呢?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故作轻松的走了出去,「妈,-怎么还不睡觉?」

    慌乱的回过神,胡玫月看起来很不安,「呃,大概是太热了,睡不着觉。」

    「那-干么不开冷气?」

    「-外婆不喜欢吹冷风。」

    「这倒是有点麻烦,要不,-跟我一起睡好了。」她一直觉得他们应该换大一点的房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可是,外婆和妈妈都认为有得住就好了,积蓄还是省下来以备不时之需,想想也是,那只能等她存几年的钱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胡玫月敬谢不敏的摇了摇头,「-睡觉习惯那么不好,踢被子也就算了,有时候还会把人踹到床底下,我才不要跟-挤一张床。」

    咬着下唇,她娇羞腼-的一笑,「我有这么糟糕吗?」

    「-就是这么糟糕,真是奇怪,-到底像谁?」

    「我不是像-吗?」

    「长相的部份还有一点,其他的地方没有一个像我。」

    「好啦,我承认我基因突变好了。」她一副很委屈的做了一个鬼脸。

    伤脑筋的摇了摇头,胡玫月这才想到一件事,「-不是不舒服吗?为什么不睡觉呢?」

    「我跟妈一样睡不着,不过,我大概是对药物过敏吧。」

    「看样子,-又有一点跟我很像了,有时候我吃感冒药反而睡不着觉,不过,-还是得强迫自己睡觉,别忘了明天还要上班。」

    「总经理说我可以休息,如果爬不起来,我就请假不去上班。」当她下车的时候,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她真的吓了一跳,这实在不符合他的形象,不过想想她当着他的面昏倒,他若是一点愧疚感也没有,那好像也说不过去。

    「那就直接请假好了,免得感冒越来越严重。」

    「明天再看情况,我去睡觉了,妈晚安。」打了一个哈欠,她转身走回房间,这会儿她终于有睡意了,如果可以,她绝不请假,免得那个家伙以后拿这件事取笑她。拜托,她可是个健康宝宝,生病这种事一向离她很遥远,若非不小心趴在办公桌睡着,而又不得不把做不完的工作带回家,紧接着周末假日得不到应有的休息,感冒怎么会有机会找上她?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每次下班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褚鸿耀总会不自觉的看了凌兰馨的位子一眼,当然,今天他是不可能看到她埋头苦干的身影,因为她昨天上演了一场吓死人的昏倒记,他今天怎么可能再让她加班呢?

    其实,他以为她会请假在家休养一天,没想到她还是硬撑着身子来上班,她的好强和倔强真的令他叹为觐止。

    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她,他就觉得意兴阑珊,她离开不到五分钟之后,他也打电话联络司机,然后收拾东西下班。

    电梯的门在一楼打了开来,他就看见一群人吱吱喳喳的围观,出了什么事?

    虽然他没有兴趣管别人的闲事,可是身为总经理,他总不能不知道自己的地盘发生什么事,所以他还是走了过去看个究竟。

    因为占了身高上的优势,他很轻易的从围观的人墙外面看到有个家伙痛苦的坐在地上呻吟,而面对的人是──凌兰馨?

    「不好意思,我以为是色狼。」她看起来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成份,她觉得他是罪有应得,谁教他乱碰她。

    一个苦笑,坐在地上的男子可怜兮兮的为自己辩护,「凌秘书,我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因为公司这次的部门联谊由我负责,我想邀请。」

    「这种事用内线电话联络就可以了。」

    「我想亲自邀请比较慎重。」

    「谢谢你的盛情,我会考虑看看。」

    「明天就得确定人数。」

    「我知道了,我明天会答复你……你应该可以站起来吧。」这个家伙到底准备在那里坐多久?他不会是期望她过去扶他吧。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他确实期望她上前扶他。

    「真是伤脑筋,那怎么办?」

    「我来扶他。」褚鸿耀一出声,众人马上退到两旁方便他通行,他走到已经傻住的人身边,粗鲁的一把将「他」拉了起来,「他」痛得倒抽了一口气,眼泪差一点飙了出来,不过一对上总经理的目光,「他」立刻锁住自己的嘴巴。

    「你的行动能力应该没有问题吧。」他凶恶的目光逼着对方不点头也不行,他随即放手转身往外走,「凌秘书,我们走吧。」

    凌兰馨匆匆的对那人再一次致上歉意的笑容,她快步的跟了过去。

    「我送-回去。」

    「不用了。」虽然他帮她脱离刚刚的困境,不过,他带给她的困扰肯定比那个家伙多了好几百倍,除了工作上,她真的不想跟他有太多牵扯。

    「-的感冒还没好,-最好安份一点不要再惹麻烦。」

    算了,她应该很高兴有免费的便车,而且她也很想早一点回家。

    上了车,他劈头就问:「-到底对了那个家伙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给他一个过肩摔,我不知道他这么不耐摔。」

    「-干么给他一个过肩摔?」

    「因为他突然从后面抓住我的肩膀啊。」

    那个家伙竟然敢对她毛手毛脚,他确实应该得到一个过肩摔,可是下一刻那人说的话从脑海闪过,理智指正他对方其实很无辜,「可是,-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女孩子想要保护好自己,反应当然要迅速敏捷。」

    这么说也对,不过,他总觉得不太对劲,记得昨天他过去扶她的时候,她不是惊慌的问他想干什么吗?她对别人的碰触好像很敏感,这是为什么?

    「你干么看着我?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令她不自在。

    「没有,女孩子应该懂得保护自己。」顿了一下,他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会参加部门联谊活动吗?」

    「不知道,这得看我的精神和体力状态。」从小到大,她几乎不曾参与任何团体活动,没办法,她这个人禁不起碰触,而且又控制不了那种过肩摔的坏习惯。

    「这是-跟公司同事认识的好机会,不过,-就算不用这种机会认识大家,大家也都认识。」她性感的穿著已经帮她打响了知名度。

    停了三秒钟,她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总经理,谢谢你的提议,不过,我的日子已经过得非常忙碌,我不需要认识太多人。」

    「我想也是。」他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知道她只要参加联谊活动,她身边就会成天围绕着数不清的苍蝇。

    沉默下来的转头望着车窗外,她可以感觉到褚鸿耀不再对她充满不屑,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之间的改变令她不安。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虽然母子两个每个工作天都会有见面的机会,可是两个人却很少一起用餐,今天中午,余婉婉特地把褚鸿耀叫进办公室一起吃便当──这可是褚家厨子隆叔精心制作的便当。

    「妈,虽然隆叔做的菜没得挑剔,可是-要请我吃饭就大方一点嘛。」

    「我想利用这个时间跟你谈公事,我们在外面的餐厅用餐不太方便。」

    「什么事这么神秘?」

    「我得到一个消息,美国Game-player游戏软体公司的大股东马隆生先有意抛售手上的股权,我想交给你去接洽。」

    「鸿彦是网路部门的执行长,这件事情应该由他出面啊。」

    摇了摇头,她对老三实在没什么信心,「那个小子太散漫,我怕他会坏事。」

    「他是比较散漫,可是该认真的时候他不会马虎,再说,我认为应该多给他磨练的机会。」

    「我要你接洽的人不单单是马隆先生,还有几个零散的小股东,Game-player拥有纵横欧洲线上游戏的市场,我们必须得到Game-player的经营权。」

    「我明白妈的用意,妈想要架构一个横跨欧、亚两大洲的网路游戏平台,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是鸿彦可以独当一面的好机会。」

    「这太冒险了,我想还是交给你,你带凌秘书一道去。」

    心跳加速,这会儿他完全没有推辞的念头了,「-要我带凌秘书一起去?」

    「马隆夫人是我从小到高中时期最要好的朋友,我已经安排你参加马隆先生家的舞会,你还是带个女伴出席比较好,而且你也需要一个助理支援你,凌秘书的外语能力很强,她可以提供你相当大的帮助。」

    「既然马隆夫人是妈的旧识,为什么妈不要请马隆夫人帮忙促成这笔生意?」

    「这笔生意的买家可不是只有我和马隆夫人有交情,另外还有两位也是马隆夫人的好朋友,所以我们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

    「我明白了,什么时候出发?」

    「两个礼拜后出发。」

    「我知道了。」

    「对了,你要清楚的掌握那几位股东的性情喜好,知己知彼,你才可以掌握最大的胜算。」

    「这个我知道,我会先摸清楚他们的底细。」

    「虽然我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不过,我希望你顺利完成交易。」

    「我一定会完成交易。」

    余婉婉把右手边的牛皮纸袋递给他,「这是那几位股东的资料,还有Game-player这几年的财务报表,你请俊立评估一下,我们收购的底价是多少。」

    「是。」

    「好啦,公事谈完了,你赶快吃午餐吧,待会儿回办公室就跟凌秘书提这件事情,还有,虽然由你出面接洽,你还是要让凌秘书参与这件事情。」

    「她是我的助手,她当然要清楚我们出差的目的。好啦,我要开动了。」他随即专注的享用便当。

    偷偷的一笑,余婉婉也拿起筷子开始吃便当,她才不相信这个小子开出来的支票,所以她还是推他们一把好了,这一趟的旧金山之行,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单独相处,一定可以迸出火花。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虽然为了前去旧金山出差的事,她和褚鸿耀几乎每天都要开会,而且她自己还跑了一趟美国在台协会办理签证,凌兰馨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她上班不过一个多月而已,她就可以跟上司到美国出差,这当然教人不敢相信。

    除了不敢相信,她还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想到她和褚鸿耀有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要朝夕相处,她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日子就在她交织着兴奋和不安当中度过,终于到了出国的前一天了。

    「-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吗?」

    「我想应该差不多了吧。」她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她当然是把这种琐碎的事情交给老妈打点,老妈一定会赶在她出发前把行李整理完毕。

    「我明天下午一点准时过去接-,到时候-可别说行李还没准备好。」

    「你放心,我会在十二点五十五分就在马路上恭候大驾。」

    「那就好,为了慰劳-这些天的辛苦,今天晚上我请-吃饭。」

    「不必了,这是我的工作,而且我想早一点回去休息。」

    「我们又不是明天一早出发,-只要把行李整埋好了,-就是睡到中午起床也来得及。」

    「我想陪家人吃晚餐。」

    「-是应该陪家人吃晚餐,好吧,反正等生意谈成了之后再慰劳-也不迟。」

    抿了抿嘴,她忍不住问:「我真的有必要跟你去旧金山出差吗?」

    眉一挑,他嘲弄的说:「-在担心什么,难道-以为我会把-卖了吗?」

    「我,我只是认为你要谈生意的对象都是一些私人股东,我这个秘书根本派不上用场,那又何必浪费钱去那里凑热闹?」她当然不是担心他会把她卖了,而是两个人单独「出游」,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亲密了。

    「不管要谈生意的对象是公司还是个人,身边都要有个支援的助手。」

    「如果请求我们位于旧金山的分公司提供支援,那不是更好吗?」

    「这次的生意必须秘密进行,所以我没有通知在那里的分公司,当然也不可能请求他们支援。好啦,我们明天就要出发了,-就不要再问这种可笑的问题。」

    撇了撇嘴,她起身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可以下班了吗?」

    点了点头,他不忘了补上一句,「-要记得带外套。」

    「喔。」可是她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这种大热天用得到外套吗?

    「飞机上很冷。」他是怕她的穿著太性感撩人了,嫣然一笑就会招来惹人厌的苍蝇老鼠,外套多少可以遮掩一部份的春光。

    「我知道了,明天早上见。」她转身走出办公室。

    「明天早上见了。」啦啦啦……他心情愉快的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反正他就是高兴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