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知为何,从坐上车,褚鸿耀就闻到那股想忘也忘不了的浓烈香味,问了司机小李,小李说车上洒了熏衣草的精油,可是味道很淡,鼻子不够敏感还闻不出来,他也知道这不是自己闻到的味道,想想算了,下了车就闻不到这种味道了,奇怪的是,他前往办公室的路上,那股味道还是塞满了他的嗅觉,尤其踏进总经理室,那股味道更是像恶梦一般令他快要窒息了。

    打了一个哆嗦,他快步的躲进自己的办公室,可是怎么那个味道还在呢?

    他还来不及为这个问题寻找答案,目光就被办公桌上的一盆仙人掌定住了,这里怎么会有这种玩意儿?

    不到三秒钟,答案就闪过脑海,他很自然的发出怒吼,「凌兰馨!」

    经过了三十秒钟,凌兰馨婀娜多姿的走了进来,扬起勾人魂魄的笑靥,娇滴滴的道:「早安,总经理怎么一早火气就这么大?昨天晚上没睡好吗?没关系,我正在煮咖啡,总经理要不要来一杯?」

    看到她一身风情万种的白色蕾丝洋装,美丽的胴体在若隐若现的衣服下更加挑动人的感官,他顿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火气不禁烧得更旺,「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眨了眨眼睛,她一脸迷惑的样子,可是这令她看起来更添性感。

    「-别想装傻,-为什么把仙人掌摆在我这里?」他越看她越生气,这个女人百分之百是个祸害,如果不赶紧把她除掉,她会把这里搞得天崩地裂。

    「喔,仙人掌啊,我听说仙人掌可以吸收电脑排放出来的辐射线,而且仙人掌很可爱,你看它浑身是刺,好像不可侵犯的样子,不过就是因为有这些刺,它才会这么与众不同啊。」

    为什么他觉得她是在说他,而不是那盆仙人掌?甩了甩头,真是的,他在想什么,这根本不是重点!「我讨厌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没有得到我的许可,-不要自作聪明在我的办公室乱摆东西。」

    「总经理讨厌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

    「……讨厌就是讨厌,这跟-一点关系也没有。」

    顿了一下,她一副说教似的道:「总经理,我知道向女友求欢被拒绝是一件很郁闷的事,但是,你不应该把私人的情绪带到公司,这会影响工作效率。」

    「-说什么?」尾音急促的上扬。

    「我是说,如果你连公私分明的道理都不懂,我们大家怎么会工作愉快呢?」

    天啊!他快得到心脏病了,如果不是因为她,他的心情会这么恶劣吗?

    「总经理,我煮的咖啡是人间极品,你要不要来一杯?」停了一秒钟,她不确定的微蹙着眉,「可是,咖啡会让人变得亢奋,你现在的情况适合喝咖啡吗?」

    咬牙切齿,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堵住一个女人的嘴巴……瞪着那性感饱满的红唇,他顿觉呼吸急促了起来,冷气好像突然关掉似的,办公室变得好热。

    「总经理,如果你对我有任何意见,请你直接说出来,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我可是会想入非非哦。」她眼中带着嘲弄似的戏谑。

    猛然回过神,他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粗鲁的发动攻势,「凌兰馨,-是不是有曝露的嗜好?」

    「没有啊,我的穿著一向很得体。」

    「奇怪,我怎么看-都像个酒家女?」

    「没想到总经理这么严重缺乏审美观,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衣服。」她不屑的摇摇头,「算了,男人就是这个样子,难怪生活一点品味也没有……哎呀,我差点忘了这件事情了,总经理,再过十分钟你要参加业务部门的检讨报告,我建议你先看一下资料再去参加会议,还是,你宁可把时间浪费在讨论我的衣着上面?」

    说到工作,他的思绪稍微冷静下来,「资料呢?」

    「我已经摆在你桌上了。」

    这才发现桌上有一份卷宗,他略带别扭的道:「好啦,-可以去出了,还有,别忘了把仙人掌带走。」

    「是,总经理。」伸手捧过那盆仙人掌,她心情非常愉快的走出总经理室。

    真是的,原本以为可以逮到机会修理她,藉此警告她别妄想在这里打混,没想到……迅速整理紊乱的心情,他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扔到后面的置物柜上面,卷起衬衫的袖子,然后打开卷宗投入工作。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中午,褚鸿耀通常习惯跟大伙儿一样待在员工餐厅用餐,这不但是接触员工的好机会,而且可以亲自确认员工餐厅伙食的品质,不过待在这种地方,他总是不超过十分钟就把午餐解决掉,倒不是因为身份引人注目──大部份员工并不知道总经理长什么模样,主要是这里总有一群叽哩呱啦吵个不停的「麻雀」。

    对他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听着一群女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他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可以一直说话而舌头不会打结呢?

    「你是不是刚刚掉到臭水沟?」许俊立忍不住出声取笑,虽然这个家伙的脾气有点坏,可是从大学认识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大少爷脸这么臭。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褚鸿耀什么也不说的继续吃着午餐。

    「你知道自己在这里耗多久了吗?十五分钟了。」

    「如果你闭上嘴巴,我的动作会更快。」

    「我才说两句话而已。」真的好无辜哦!

    忽地,整个员工餐厅变得鸦雀无声,好像每个人在同一时间屏住气息。

    即使没有抬头探个究竟,褚鸿耀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股香味闻过一次就教人记忆深刻,何况他已经跟这个香味共事了一天半。

    半晌,餐厅才又出现声音,不过,大伙儿似乎很有默契的降低自己的音量。

    端着已经盛好饭菜的餐盘,凌兰馨妖娆娇媚的缓缓环视了四周一圈,坐无虚席,看样子她不得不跟人家凑成一桌,无所谓,反正各吃各的,对面坐了谁并不重要。

    风情万种的走到一名男士的对面,她妩媚的勾唇一笑,「对不起,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没想到这么幸运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位男士痴傻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坐了下来,她优雅的拿起筷子和汤匙享用午餐。

    他不应该抬头跟着大伙儿凑热闹,可是目光一触及她,他就没办法不「监视」她的言行举止,看着她对着一个快流出口水的男人笑得那么娇媚,他感觉到凶猛的怒气正在往上冲。

    「这个女人真的好辣!」许俊立也看得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

    狠狠的送上一个白眼,他咬牙切齿的低声道:「你的话太多了!」

    「……有吗?」许俊立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

    这个时候,凌兰馨显然已经发现他了,她转头对他媚眼一笑。

    瞪她一眼,他真想大声的对她怒吼,-是花痴吗?干么对着男人乱笑?

    眼珠子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许俊立得到一个结论,「你认识她。」

    过了一会儿,他才不情不愿的低声道:「她是我的新秘书。」

    张着嘴巴有十秒钟那么久,许俊立又羡慕又嫉妒,「这么幸运的事怎么会落在你头上?」

    「你疯了是不是?」

    「如果我们财务部有这样的尤物,我每天都会工作得很开心。」

    「你脑子装稻草是不是?跟个『花瓶』共事只会活活气死。」

    「我想人事经理有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帮你找个只能摆好看的『花瓶』当秘书,而且这个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很聪明的女人,男人只会被她迷死,绝不会被她活活气死。」

    「没有骨气的男人才会说出这种话。」

    顿了一下,许俊立若有所思的道:「你对她好像很有意见。」

    「如果她的行为举止得体合宜,我对她不会有任何意见。」

    「咦?」许俊立越看越觉得事有蹊跷,好友的反应实在非比寻常,「难道,她勾引你?」

    「她胆敢做这种事情,我还会让她待在这里吗?」

    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许俊立带着取笑的逗弄道:「我想也是,我相信没有哪个正常的女人会企图勾引你。」

    「你怎么一直-唆个没完没了?你还要不要吃饭?」

    「我只是就事论事。」许俊立的话几乎是含在嘴里,因为对面那个家伙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他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

    「我吃饱了,餐盘由你收拾。」褚鸿耀率性的丢下筷子起身走人。

    看看匆匆离去的好友,再看看他留下来的餐盘,上面的食物几乎是原封不动,许俊立像个哑巴一样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待会儿把餐盘送到回收台,这里的欧巴桑肯定拉着他问东问西,为什么他没有吃?今天的菜色不合口味吗?拜托,这关他什么事?糟蹋食物的人又不是他……算了,他就别计较,最重要的是他已经闻到浓浓的火药味,接下来的日子想必很热闹。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用过午餐,凌兰馨原本准备来个十分钟的小睡,可是褚鸿耀好像算准了她这个时候回来,拨了一通内线电话召她立刻「觐见」,她只好进他的办公室报到。

    「请问总经理有什么急事非要打扰到我的午休时间?」

    「-是来这里上班,不是来这里勾引男人,-最好收敛一点!」

    「我不明白总经理的意思,我什么时候勾引男人?」

    「我亲眼目睹-在员工餐厅对男人乱抛媚眼,-还想装傻。」

    「总经理,你这么注意我的一举一动,真是教我受宠若惊,不过,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虽然有一种被人家拆穿面具的尴尬,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败阵下来?她懂得装傻,他难道不会吗?「对-这样的女人来说,我想勾引男人已经变成一种本能了,-当然不会有印象。」

    「有道理,不过这么一来就伤脑筋了,既然是本能,我可不知道如何控制。」

    他怀疑自己会抓狂,这个女人绝对有逼疯他的本领!

    「总经理,请问你对我还有何指教吗?」

    「如果我是-,我会安安份份的待在办公室用餐,不会跑到员工餐厅忍受人家的指指点点。」

    「我会考虑总经理的提议,不过,既然总经理知道我是来这里上班,那就请总经理对我的工作表现提出纠正指教,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干预,否则我会怀疑总经理对我有不良的企图。」

    「-……-放心,我的脑子很正常,我绝不会看上-这种女人。」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令人生气了,他非在工作上好好修理她,逼她自动请辞。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一定会合作得非常愉快,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是不是可以出去工作了?」

    「-可以出去工作了。」

    走出褚鸿耀的办公室,凌兰馨总是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从来没有遇过这么麻烦的男人,他根本是故意找碴,如果他以为这样子就可以逼走她,他还是省省力气,她绝不会认输!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拖着疲倦的步伐,凌兰馨努力的撑着快要闭上的眼睛回到家,一看到沙发,她砰一声直接瘫在上面,她敢发誓那个家伙故意整她,不停的丢工作给她,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逼迫她弃甲投降自动走人,不过,她不会让他的如意算盘得逞,她就是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负荷不了这么多的工作量。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胡玫月从厨房走了出来,她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凌兰馨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要睡着了,「加班啊,妈怎么还没有睡觉?」

    「我在等-啊。」

    「以后别等我了,除非我不在那里工作,否则我每天都要加班。」现在,她只能默默的祈祷自己不会凄惨到夜宿办公室。

    「-去工作还不到半个月,现在应该还是新人,工作量有这么大吗?」

    「我的上司才不管我是新人还是旧人,他没用工作把我砸死就很万幸了。」遇见他之后,她不得不相信一件事情,有人真的是天生八字相克,要不然,他为什么怎么看她都不顺眼?连面带微笑这种基本礼仪都变成一种罪恶,这实在很可笑。

    「那就不要做了。」

    终于坐起身,她摇了摇头,「我想要再找到这么高的薪水不太容易。」

    「薪水再好也没有健康来得重要。」

    「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管多辛苦都不能认输。」

    闻言,胡玫月好笑的道:「-是在比赛吗?有必要这么拚命?」

    「虽然不是比赛,可是这攸关我个人的名誉,这比起比赛的输赢还重要。」如果她现在说不干了,她可以想象褚鸿耀会有什么反应,他会笑得很得意,然后骄傲的告诉她,他早就说过那里不好混,她怎么还这么自不量力呢?

    不行,她一想到他那张瞧不起人的嘴脸,就咽不下这口气,她绝不容许自己退缩,她跟他耗上了!

    抿着嘴,胡玫月若有所思的直勾着她,「-好像很在乎-的上司?」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很不自在,因为母亲的目光吗?「妈,-在胡说什么,我才不是在意他,我是讨厌他,-不知道他有多可恶,他竟然批评我的……哎呀,这个不重要,总而言之,他是坏脾气的大男人。」

    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胡玫月难得看到女儿反应这么激烈,她这个宝贝女儿其实是一个相当冷情的人,她总是抱着毫不在乎的态度面对周遭的人事物,这是她保护自己的方式,她这个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又能如何?如果自己不愿意打开心门,谁也没办法走进去。

    「妈,-在笑什么?」她觉得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难得有人可以让-吃足了苦头,这也许不是什么坏事。」

    噘着嘴,她抗议的瞪着母亲,「-刚刚不是要我辞职吗?」

    「妈错了,年轻人就应该多磨练嘛!」

    「妈,我怀疑-一点也不疼我哦!」

    「这一次是-错了,因为疼-,我才会希望-有更多磨练的机会,这样小小的树苗才能长成顶天立地的大树啊。」-

    住耳朵,她哀求的摇了摇头,「我已经很累了,别跟我说什么大道理。」

    「我说的是基本道理,不是什么大道理。」

    「是是是,可是我的耳朵已经吃不消了,-就别再为难它了。」

    「那-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进去洗澡睡觉。」

    「是,妈晚安。」她立刻跳起来冲回房间,再辛苦一天就好了,明天是最后一个工作天,熬过去就可以连续休息两天了。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周五的夜晚应该是一个心情轻松的夜晚,可是他还是觉得很闷。

    站在落地窗的前面,褚鸿耀漫不经心的喝着红酒,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简直像一座火山,而且是活火山,好像随时会火山爆发,没办法,他一看到她那身不象话的穿著,他就无法控制自己,他总会忍不住问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他还是认为她是个祸害,可是他无法否认,她的价值好像不是只有「花瓶」,她在工作上的表现还真的有点令他讶异……好吧,不是有点,而是很多点,他甚至开始对她另眼相看……不可以,他不可以有任何留下她的念头,她这样的女人还是早早送走比较好。

    「大少爷,你还没睡啊。」管家海叔正准备熄灯进房间睡觉。

    「我睡不着,海叔,你可以先去休息,待会儿我再关灯。」

    「那就麻烦大少爷了,大少爷可别太晚睡觉……对了,大少爷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吧。」海叔转身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

    「什么日子?」

    「夫人的生日,还有,明天一早你就要回天母陪夫人吃早餐。」

    怔了一下,他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哎呀,我把这件事情忘了。」

    「早上大少爷出门的时候,我不是特别提醒大少爷要买生日礼物吗?」

    「这个我倒没忘,我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去百货公司挑了礼物……等等,我好像放在办公室没带回来。」因为心情烦躁,他急急忙忙的离开办公室,忘了把放在抽屉里面的礼物带走。

    「没关系,大少爷明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再顺道绕到公司拿好了。」

    「不好,我还是先把礼物拿回来好了,万一明天出门又忘了,直接把车子开回家,那就麻烦了。」

    「也好,我打电话给司机……」

    「那么晚不用打扰司机了,我自己开车就好。」他把手中的酒杯交给海叔,快步走回书房拿车钥匙和皮夹。

    虽然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可是车流量还是很大,也许小周末的关系吧,还好他的住处离公司很近,他十五分钟就到达目的地。

    当他看到总经理室有灯光从门下的缝细流泻出来,他直觉的猜想小偷造访,可是想想,这里的保全应该做得很完善,而且没有通行证想进入这栋大楼可不容易,所以这会儿在里面的人百分之八九十是公司的人,那会是谁?

    小心翼翼的扳下门把推开大约十公分的距离,他轻轻靠过去窥探究竟,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唯有那股香味透露了蛛丝马迹,还是把头伸进去看清楚一点……他看见凌兰馨趴在办公桌上睡得好香甜。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她,这个时候的她没有一贯的风骚,而有着不可能跟她划上等号的纯真,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性感得教人想扑过去……

    陡然,一股怒火冲上心头,这个笨蛋,她不知道这样子很危险吗?

    大步的走了进去,他粗鲁的拍打着办公桌,「凌兰馨,-起来,这里可不是让-睡觉的地方。」

    皱着眉,凌兰馨不悦的张开眼睛并坐直身子,刚刚睡着就被人家吵醒,此刻的心情实在坏透了,她再也维持不了一向挂在脸上的笑容,「你干么叫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耳聋听不见。」

    「-干么不回家待在这里睡觉?」他的声音毫无收敛的意思,他真的很生气。

    「这还不是托总经理的福,总经理大概是怕我周末假日太清闲了,丢了一大堆工作给我,我只好加班把工作赶完啊。」她才不要那么苦命的把工作带回家。

    「……我只有看到-睡得像一只笨猪,我可没看到-在赶工。」他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下来,她的指控的确是事实。

    「你──你这个人嘴巴怎么这么坏?」她都忘了一件事,他看到她睡着的模样,不知道她有没有嘴巴张开还流口水?天啊!她怎么会这么倒楣呢?

    「我是在陈述事实,可惜我忘了先拿手机把-的蠢相拍下来,要不然,-也可以欣赏一下。」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无礼的家伙呢?不过,她还能怎么样?这个时候她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说:「那还真是可惜。」

    「没关系,我下次一定拍下来留作纪念。」他是在警告她,下次不可以在这里睡觉,「走吧,我送-回家。」

    一副受宠若惊的瞪大眼睛,她忙不迭的摇摇头,「这怎么敢当呢?我这个小秘书可不敢让总经理当我的司机。」

    「-以为我闲着没事当-的司机吗?」他皱着眉瞄了一眼她过低的领口,「我是怕-在回家的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到时候-会把责任全推到我头上。」

    娇媚的勾唇一笑,她柔声道:「请总经理放心,我不会要总经理负责,因为我不想一辈子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彼此彼此,不过,-还是立刻收拾东西跟我走,我现在很想睡觉,脾气不太好。」

    真好笑,他的脾气什么时候好过?算了,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她就不跟他争论了,「既然想睡觉,那干么还跑来公司?」

    可恶,他怎么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忘得一乾二净?真是的,一碰到她,他的思绪就完全跟着她打转……清了清嗓子,他别扭的道:「-赶快收拾,我进去办公室拿个东西。」

    柳眉上扬,她似笑非笑的目送他走进办公室,原来是忘了带东西回去,没想到他也会犯糊涂,说真格的,虽然他看起来很像未开化的野蛮人,可是心思很细腻很敏锐,至少工作上是这么回事,所以连一个错字他也可以轻易的挑出来批评,她真的认为他从来没犯过错。

    看到这样的他,她突然觉得他比较人性化了,也许,他并不是她想象中那么令人无法忍受。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踏进家门,褚鸿耀立刻送上礼物,「妈,生日快乐。」

    看着手中的礼物,余婉婉语带哀怨的说:「你妈不缺珠宝首饰,你根本不需要花这个钱。」

    「我知道,可是这是儿子的心意,这个钱不能不花。」

    「如果你想尽儿子的心意,你就应该问你妈想要什么。」

    「妈想要什么?」

    「我希望你赶快遇到心动的女孩子,我再也不必替你担心。」

    翻了一个白眼,他实在不想一大早就耳根子没得清静,「妈,-怎么变得跟奶奶一样爱唠叨?」

    「如果孩子用不着人家担心,哪个妈会喜欢唠叨?」两眼发亮,她满怀渴望的接着问:「告诉妈,你真的没有遇到会令你心动的女孩子吗?」

    「没有。」可是,凌兰馨的影像突然从脑海闪过,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半个也没有?」余婉婉不死心的紧盯着他。

    连忙收回出神的思绪,他干笑了几声,「妈真好笑,哪有人是半个?」

    「你不要跟我打迷糊仗,你知道我真正关心的重点是有没有哪个女孩子让你有特别的感觉。」

    「……没有啦。」为什么他会有一种很心虚的感觉?

    「真的吗?」难道她算计错了,他对凌兰馨完全不来电?不太可能,她这个母亲还不至于这么失败,她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儿子十成,少说也有七八成,至少她不会搞不清楚什么样的女孩子可以引起他的注意力。

    「妈,我特地回来陪-吃早餐,我快饿死了。」

    「好啊,我们吃早餐的时候继续讨论。」

    「妈,饶了我吧。」妈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一直缠着这个话题不放?

    「我只要一想到诅咒的事情,我就没办法好好睡觉,所以你赶快找个对象,我自然不会再绕着这个话题穷追猛打。」

    「妈,-不会因为老爸的关系就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吧……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加油。」真是的,他干么在老妈面前提到那个可恶的负心汉?当初父亲就是打着破除诅咒的名义在外面玩女人,父亲的行为无疑是宣告他对母亲一点感情也没有,母亲有多么心痛可想而知,但是为了保住丈夫的命,她却不得不容忍他荒唐的行径,甚至还无私的接纳他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儿子们,结果父亲还是难逃死神的召唤,这对她来说大概是最讽刺的事情。

    眼中闪过一抹哀愁,余婉婉若无其事的道:「这还差不多,我们打勾勾吧。」

    瞪着母亲伸出来的手,褚鸿耀的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在发什么呆?快一点啊,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随便说说?」

    「打勾勾就比较有保障吗?」他很不甘心的伸手跟她打勾勾。

    优雅的笑了,余婉婉慢条斯理的说:「我相信我的儿子是信守承诺的人,你开出来的支票一定会兑现。」

    唇角抽动了一下,他勉为其难的道:「我会记住,我们可以吃早餐了吗?」

    「当然可以。」她终于满意的起身勾住褚鸿耀伸过来的手走向饭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