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日子过得可真快,晃一眼三个月就过去了,不过,这对褚鸿耀来说显然不具备任何意义,三个月前的他和现在的他一点差别也没有,那张粗犷的脸没有多一条皱纹,那副臭脾气也没有变得比较温和,所以他浑然不觉「三个月」有何特别含意。

    「我是不是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了?」褚老夫人今天特别和颜悦色。

    「什么好消息?」褚鸿耀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心思还绕着工作打转,如果不是奶奶Call他回来,这种时候他是不会回来这里。

    「我不是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寻找自己的新娘吗?」

    「喔,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奶奶,您不是当真的吧。」那天离开之后,他就把这件事情丢到脑后纳凉了,别开玩笑了,他可是二十二世纪的文明人,这么荒谬的事情怎么可以当真?

    变脸了,褚老夫人几乎是用吼的,「你这个臭小子,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不是?亏你还是老大,你就不担心褚家会断送在你这一代吗?」

    「奶奶,您不要这么夸张,我们有六个兄弟,我们总会有人完成奶奶交代的事情,您真的不必担心褚家会断送在我们这一代。」他还是无关紧要的态度。

    「你……我会被你活活气死!」褚老夫人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这个小子完全没有身为老大应有的家族责任感。

    见状,他不免担心,「您年纪大了,不要这么爱生气,这对身体不好。」

    「你最好赶快找个对象安定下来,否则我跟你没完没了。」

    「……我知道了,我还有事情,不跟奶奶说了,我先走了。」算了,他还是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你一句、我一句,他们祖孙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共识,那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虽然已经不见人影了,褚老夫人还是气呼呼的瞪着双眼,这个臭小子,如果不想个法子对付他,难道要她这个白发人等着送他这个黑发人吗?

    「老夫人,大少爷呢?」何婶端着一碗用冬虫夏草熬煮的鸡汤走进起居室,她是专门照顾褚老夫人的帮佣。

    「回去了。何婶,-去请夫人过来。」

    「是。」何婶只好端着鸡汤又转身往外走,褚夫人正好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四下张望了一眼,余婉婉奇怪的说:「我听说鸿耀回来,他不是在这里吗?」

    「溜了-来得正好,我有事跟-商量,过来坐。」褚老夫人指着斜前方的沙发示意媳妇坐下,等她落坐,才又开口道:「我想等鸿耀自己找个结婚的对象大概不可能,我们在家里帮他办个相亲餐会,-觉得如何?」

    「妈,如果鸿耀是那种会乖乖听我们安排的人,您还用得着为他伤脑筋吗?」

    「这倒是,可是,难道要继续放任他,等着诅咒真的在他身上应验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妈想帮他找对象不是不行,但是绝不可以让他看出您的企图,否则,对方就是教他看上眼了,他也不会采取行动。」

    「那-说怎么办呢?」

    沉思了一会儿,余婉婉似乎想到好主意的唇角往两边上扬,「妈,有个好机会可以不动声色帮他安排对象,而且他还不得不乖乖跟对方相处。」

    「-再说清楚一点,什么样的机会?」

    「鸿耀上个月又把秘书气跑了,因为最近太忙了,他一直没有时间面试新的秘书,现在是由行政部门派助理前去支援,我听到不少抱怨,没有人想去当他的临时秘书,我可以拿这个当借口亲自帮他挑选。」

    点了点头,褚老夫人笑开了嘴,「-想透过征选秘书帮他找个对象。」

    「是啊,我认识一个专门帮人家作媒的朋友,我可以请她介绍一些对象,然后安排她们参加面试,不过,为了避免鸿耀起疑心,我也会对外公开征选,这样同时可以增加挑选的对象。」

    「好吧,就照着-的计划去进行,不过,-还是先摸清楚鸿耀的喜好,不要忙了半天,两个完全不来电,那就不好再找机会了。」

    「妈不必担心,这个我知道。」

    揉了揉太阳穴,褚老夫人疲倦的说:「那个臭小子害得我头痛死了,我累了,我去休息,这件事情就交给。」

    「是。」护送褚老夫人回到房间,余婉婉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打电话联络专门作媒的好友,开始收集「相亲」的名单。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面对那一张张瞠目结舌的表情,凌兰馨娇媚的回以一笑,随即挑了一个空位坐下,虽然她无意引起骚动,可是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焦点,没办法,谁教她从头到脚都是性感的化身,女人生成她这个样子还真是一种罪恶。

    随意瞄了一眼在场的竞争对手,她突然怀疑自己是来参加选美,而不是参加面试,每个人都盛装打扮,当然,为了给主考官留下好印象,盛装打扮是面试应有的基本礼仪,不过,她总觉得这些人看起来不像是来面试……算了,她管好自己就好了。

    等了快半个小时,总算轮到她了,此时才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她随着招待的工作人员离开等候的会议室进入一间办公室,当她看到主考官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今天的面试失败了,因为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她这样的性感尤物,不过,她也不是那种轻言认输的人。

    问了几个关于兴趣喜好方面的简单问题,余婉婉便结束面试,「很高兴-今天来参加面试,-可以请回了,我们会再另外通知。」

    「对不起,我可以请教几个问题吗?」

    怔了一下,余婉婉笑着点了点头,「-请说。」

    「我以为自己是来应征总经理的秘书,可是为什么你们没有考我跟工作有关的专长呢?譬如外语能力、电脑,还有像你们这么有规模的公司面试应该会有性向测验这一项,为什么没有呢?」

    「……我们今天面试的内容主要着重-的反应力,下一次面试我们才会进行那类的考试。」堂堂一个董事长差点被一个刚出社会的女孩子考倒,真是汗颜。

    「原来如此,可是-真的可以从刚刚的问题得知我的反应力吗?」

    「……这是当然。」

    「那可以再冒昧请教一下,我的反应力好吗?」

    「很好。」

    「这么说,我还有下一次面试的机会是吗?」

    「没错。」余婉婉的唇角微微上扬。

    「谢谢-愿意再给我机会,如果我得到这个工作,我绝不会让-后悔选择我,我告辞了。」她起身一鞠躬离开办公室,然后转身进了洗手间,她还是觉得这家公司面试的过程很古怪,可是话说回来,法律有规定面试要按照什么样的程序吗?没有,也许是她想太多了。

    洗了一把脸,重新补好妆,她离开洗手间散步似的往电梯走去,可是当她看到有一部电梯正准备关上门,她立刻拔腿向前冲,「等一下……」

    厉害,她抢在最后一刻把电梯挡了下来,进了电梯,她娇滴滴的献上歉意之后便把视线聚焦在楼层的指示灯上面。

    那股香味实在是太浓烈了,褚鸿耀忍不住把目光从手中的报告书抽离,当他看到一身黑色性感诱人的凌兰馨,不由得皱眉。

    因为那两道目光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她回头看着他不以为然的表情,有意思哦,男人通常只会对她流口水……她挑衅的拢了拢波浪般的长发,然后不疾不徐的抛给他娇媚的一笑,可是却用眼神告诉他,她的穿著应该碍不着他吧。

    当一声,电梯抵达一楼,接着电梯的门打了开来,她风情万种的给了他一个Kiss-bye,然后扭腰摆臀的走出电梯。

    两眼暴凸,褚鸿耀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女人。

    吹了声口哨,站在褚鸿耀身边的许俊立咽了口口水,发出梦幻般的声音,「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尤物,简直是极品!」

    狠狠瞪了他一眼,褚鸿耀粗暴的说:「伤风败俗!」

    「没这么严重吧……不是,那种魔鬼身材就是要秀出来才不会太可惜。」许俊立越说越小声,因为上司的表情实在是太难看了,他这个下属还是识相一点吧。

    「走吧。」伸手按开已经关上的电梯门,他大步的走了出去,许俊立偷偷吐了一口气赶快跟过去。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怔怔的放下电话听筒,凌兰馨拍了拍脸颊,然后再捏了捏大腿,半晌,她喃喃自语的问:「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作梦吗?」

    「-怎么了?」胡玫月正好这个时候从房间走了出来。

    像个机械人慢慢的转头看着母亲,她看起来像个失去魂魄的人,「妈,-捏一下我的脸,用力一点哦。」

    「干么?」不过,胡玫月还是伸手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一声尖叫,这下子她真的「清醒」了,「妈,-干么捏得这么用力?-不知道我的细皮嫩肉禁不起伤害吗?痛死我了!」

    「出了什么事?」凌兰馨的外婆胡洪玉惊慌的从房间冲出来。

    「妈,没事,这个丫头要我捏她。」

    看到孙女儿脸上留下的印记,胡洪玉心疼的道:「那-也没必要这么粗鲁,-看看,她的脸都被-捏红了。」

    跳了起来,凌兰馨扑过去抱住外婆,「外婆,恭喜我,快一点。」

    「喔,恭喜-,-还好吗?」胡洪玉担心的皱着眉。

    退开身子,她激动的抓住外婆的肩膀,郑重其事的宣布,「我找到工作了,而且还是亚裔科技总经理的秘书哦!」

    「真的吗?」胡玫月兴奋的问。

    点了点头,她得意的对着母亲扬起下巴,「-女儿很厉害吧。」

    胡玫月竖起大拇指,「我女儿可是顶着双学位的高材生,而且还精通好几种语言,-当然会得到这份工作啊。」

    「没错。」她到现在还觉得很不真实,事情进展得实在太顺利了,虽然她大胆的帮自己争取到第二次面试的机会,而且她也自信自己的笔试成绩很好,可是前前后后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她的脱颖而出似乎有那么点邪门。

    「那家公司很好吗?」胡洪玉有一点搞不清楚状况。

    「妈,那是一家大公司,很多人抢着捧那家公司的饭碗。」

    「最重要的是待遇很好。」凌兰馨不忘了补上一句。

    嘴巴大大的咧了开来,胡洪玉开心的揉了揉她的脸,「我的宝贝孙女儿刚刚拿到毕业证书就找到工作了,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出去庆祝。」

    「好啊,可是我约了客户签约,我得问问看对方能不能更改时间。」胡玫月是保险经纪人,虽然工作时间相当弹性,可是压力却很大,不过,她不但靠这份工作养母亲,还把女儿和儿子拉拔长大。

    「兰馨,外婆会打电话给宇杰,叫他今天晚上不要去补习班打工了,-就负责找餐厅,贵一点的没关系,最好是那种吃到饱的餐厅。」

    「是,外婆。」凌兰馨立刻冲回房间上网寻找餐厅。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你们两个多吃一点。」一会儿摸摸凌兰馨的头发,一会儿揉揉凌宇杰的头,胡洪玉眼中泛着泪光,回想当初女儿狼狈的带着他们回到娘家,当时他们瘦弱得好家随时会被风吹倒,而且身上带着伤,她真担心他们没办法活下来,没想到姊弟两个可以长成今天这么健康。

    「外婆,我们两个不会饿着,您自己赶快吃吧。」凌兰馨一眼就看穿外婆的心思,老人家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故事。

    「是啊,外婆,您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帮您拿。」凌宇杰并不像姊姊一样拥有令人惊艳的外表,他长得非常普通,像极了那位已经十几年没见过的父亲。

    「不用了,外婆又不是小孩子,外婆可以自己来。」

    「哇,我吃得好撑哦,明天一定会胖好几公斤。」凌兰馨慵懒的拍了拍肚子。

    「姊姊再胖个几公斤还是一样漂亮。」

    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她巧笑倩兮的道:「啧!你这个小子嘴巴越来越甜哦。」

    「这是因为姊姊教导有方啊。」凌宇杰是打心底崇拜姊姊,他们姊弟两个相差六岁,可是感情好得不得了。

    「妈,-听见了吗?-要小心-这个宝贝儿子,他以后一定很会拐女孩子……妈,-怎么了?」她突然发现始终沉默的母亲失神的看着落地窗外。

    「……嗄?」胡玫月怔怔的回过神。

    「-在看什么?」偏过头望着落地窗外,她看不出那里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没、没什么,我看到一个很面熟的朋友,可是我想他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大概是我眼花看错了吧。」胡玫月显得有些坐立难安。

    「什么样的朋友?」

    「……呃,我说了-也不认识。」

    「-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认识?」

    「以前专科的同学……哎呀,-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唆呢?」

    「我可是谨遵-的教导,-不是说凡事要有好奇心吗?」

    这会儿胡玫月完全无法应对,她怎么会生了一个这么伶牙俐齿的女儿呢?

    「够了,我们不是来这里聊天,你们不要只顾着说话,多吃点东西别浪费钱比较重要。」胡洪玉赶紧出声帮女儿解围。

    「是,外婆。」

    松了一口气,胡玫月拿起叉子开始享用盘子里的食物,可是脑子不由得想起刚刚看到的人,是他吗?不,那个人看起来那么狼狈,那么爱面子的他怎么可能把自己搞成那副德行?好啦,她就别再胡思乱想,一定是眼花了。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保持五公分的距离,凌兰馨紧跟着人事经理一步一步走向总经理室,同时不着痕迹的打量四周的环境,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亚裔科技的一份子了,没想到她的第一个面试就成功,她真的很了不起哦!

    眼看总经理室就快到了,人事经理终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说:「凌小姐,我想还是先提醒-比较好,总经理是一个对工作要求很严苛的人,-的工作可不是那么轻松。」

    「谢谢你好意提醒,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在这么大的公司打混。」她知道自己的外表很容易让人定义为「花瓶」,不过,她一定会用实力纠正他们这种要不得的偏见,性感尤物并不等于草包。

    「那就好。」

    来到总经理室的前面,人事经理不由得停下脚步,「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先给-一点心理准备。」

    「什么事情?」

    人事经理还来不及说出口,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即传了出来,「-是白痴啊,-有没有长脑子?连个资料都会打错,-知道少一个零会发生多严重的后果吗?-马上给我滚回行政部,请他们派一个象样一点的助理过来!」

    唇角抽动了一下,人事经理尴尬的回头对她傻笑,「总经理的脾气不太好。」

    不太好?这个家伙的脾气根本是坏透了,不过,她可不会因此就被吓跑。

    这个时候,那位惨遭怒吼的「白痴」梨花带泪的低着头匆匆走出来,人事经理连忙唤住她,简单的介绍新来的总经理秘书,他便再度举步踏进每个人都害怕莅临的办公室。

    先是「惊艳的两眼暴凸」,接着是「带着可怜的同情」,凌兰馨很清楚的从那位刚刚得到「白痴」封号同事的目光中接收到前途坎坷的讯息,看样子她的顶头上司是一个棘手的人物,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这份薪水恐怕不好入袋。

    叩叩叩!人事经理恭敬的在总经理室的门边道:「总经理,你的新秘书已经来了。」

    「进来。」褚鸿耀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他正忙着跟手中的资料奋斗。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他们在办公桌的前方打住脚步。

    「总经理,这位凌兰馨小姐就是你的新秘书,这是她的履历表。」人事经理把手中的卷宗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根本无心聆听人事经理的介绍,他的注意力已经被那股记忆犹新的浓烈香味给勾住了,猛然抬起头,他瞪着人事经理斜后方的凌兰馨,半晌,他才粗声粗气的道:「这位是谁?」

    「这是董事长亲自为总经理面试挑选的新秘书,董事长说总经理有疑问可以找她。」人事经理很庆幸董事长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总经理。」人事经理乐得赶紧走人。

    「我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份工作,可是-最好搞清楚,这里不是酒家,请-留意自己的服装仪容,还有,我这里不是那么好混,如果没有本事,还是赶紧滚蛋别待着自找苦吃。」他毫不留情的直接把话挑明,他一看到这个女人就有一股无明火,这个女人是不是曝露狂?裙子那么短,胸口那么低,她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知道她有一副魔鬼般的身材吗?

    从看清楚她要侍奉的上司是跟自己有「过结」的人,她就知道自己遇上大麻烦了,怎么会这么巧呢?这个家伙竟然是电梯里面那个好玩的「老头子」──这是她为他取的外号,因为他皱眉的样子真像个老头子……现在她一点也不觉得好玩了,当时她还故意送他一个Kiss-bye……看样子,老天爷大概是嫌她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所以才会让她跟这个男人又碰上。

    娇媚的勾唇一笑,她近似挑衅的微微扬起下巴,「如果这是总经理对我下的战帖,我收下了,我可以保证,我会尽全力努力在这里待下来。」

    上一次的电梯相遇,他就知道她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女人,不过,她显然比他认为的还要难缠。「我这里严格禁止迟到,而且每天都要加班到八九点。」

    「是。」她依然笑得像朵娇艳的玫瑰,完全没把他的恐吓放在眼里。

    「还有,我要求今天完成的工作就不准拖延到明天。」

    「是,请问总经理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停了三秒钟,他一脸阴鸷的挤出话来,「没有了,-可以出去。」

    「是,不过,请问总经理,我应该找谁交接工作?」

    「既然可以得到这份工作,这表示-很厉害,-自己看着办吧。」他很得意可以借着这种机会为难她,她最好认清楚这里有多么不好混。

    「我知道了,很高兴我有机会跟总经理共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风情万种的微微一鞠躬,她一摇一摆的转身走出办公室,这个男人以为女人都是好欺负的弱者吗?她得留在这里好好教导他,千万别小看女人,否则会吃大亏哦。

    现在他的心情只能用「挫败」两个字来形容,他想要让这个女人放弃这个工作恐怕没这么容易。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越想越不甘心,褚鸿耀气呼呼的搭上电梯直冲母亲的办公室,他像个凶神恶煞似的兴师问罪,「妈,这是什么意思?」

    不慌不忙的抬起头来,余婉婉温和却不失威严的说:「我不是常常告诉你,不管你有多么着急,切记不可以像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还有,说话不要没头没尾,什么事情什么意思?」

    「妈,-怎么可以擅自作主帮我找了一个那种秘书?」褚鸿耀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他还是焦躁得像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狮子。

    「这件事情啊,她不好吗?她可是我千挑细选看中的秘书,不但反应一流,而且精通英日法三国语言,我相信她绝对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我还没有跟她共事,我不知道她的能力如何,可是,-为什么没有事先知会我一声?」他差一点反应不过来,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得到母亲的赞赏。

    「如果我知会你,你一定会坚持自己挑秘书,可是等你有空,还不知道要等多久,行政部门的员工已经被你吓破胆了,我只好亲自出马帮你挑选。」

    这会儿他真的吐不出话来,老妈说得是事实。

    「不要这么轻易否定一个人,她至少享有三个月的试用期,不是吗?」

    摆了摆手,他很不甘心的说:「我会给她机会,不过,她能不能撑上三个月,我可不会抱任何期望。」

    「你不要故意刁难她,我相信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吓跑。」

    「我是那种没事故意刁难下属的上司吗?」

    「这个我可没有把握,你吓跑的秘书十根手指都不够数。」

    「那些都是饭桶!」

    「真是奇怪,你怎么老遇到饭桶呢?」

    「我……」

    叹了声气,她语重气长的说:「你的脾气再不收敛,我看你别想娶老婆了。」

    「妈,如果我想结婚,多得是女人抢着当我老婆。」凭他的条件和家世背景,哪有娶不到老婆的道理?问题在于他对结婚一点兴趣也没有,女人真的很麻烦。

    「我相信,前提是你的脾气不要这么坏。」

    张开嘴巴又闭上,他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太好,仔细想想,他到现在还没有碰到一个可以忍受他的女人。

    「你又不是小孩子,我也不敢期望你改变自己,可是至少学会控制自己,别让每个跟你共事的人都怕你。」

    撇了撇嘴,他很不服气的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本事。」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帮你找了一个最棒的秘书,你好好的跟她相处,我相信她一定可以成为你工作上的最佳拍档。」

    哼了一声,他像在自言自语的道:「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个问题人物。」

    「我看啊,真正有问题的人是你。」摆了摆手,余婉婉不想说了,「好啦,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你可以回办公室了吧。」

    「是。」他沮丧的转身离开母亲的办公室。

    唇角上扬,余婉婉再也按捺不住那股雀跃的心情,她抛下一向的沉稳内敛,急忙拿起电话听筒,飞快的按下家里的电话号码,她要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婆婆,鸿耀对她挑选的秘书果然反应激烈,她们已经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了,接下来就看看这两个个性强悍的男女能不能激出爱的火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