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提着为儿子精心准备的爱心晚餐,褚夫人来到褚园投资,虽然她很少在这个地方亮相,可是,她是褚园集团总裁的夫人,因此每个人都会记得她,所以她轻而易举的就“通关”进到总经理办公室。

    “您好,您是夫人吗?”洪钤兰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却看到意想不到的人。

    点头回礼,褚夫人往褚浩星的办公室走,“总经理在办公室吗?”

    “总经理已经下班了。”

    “这么早就下班了?”不会吧,他们母于就这么没有默契吗?难得她特地来这里安慰他,他却跑回家了。

    迟疑了半晌,洪铃兰很想漠视那股蠢蠢欲动的邪念,可是终究抵挡下了诱惑的脱口道:“总经理最近很少留下来加班。”

    “他是不是有其他公事上的交际应酬?”

    “不是,最近公事上的交际应酬都是由公关经理代劳。”

    最近?可是,她没有一天见他准时下班回家啊。

    暂时搁下心里的疑惑,褚夫人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还是先打电话回家确定他有没有回家,得到的结果是没有,她接着转而打他的手机,可是连续打了三通,他都没有接听。

    这个情况太奇怪了,没有加班,没有交际应酬,也没有回家,而且不接手机,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你知道他在忙什么吗?”

    轻轻咬着下唇,洪铃兰一副不知道能否说出来的样子。

    见状,褚夫人心里有谱了,“你是他的秘书,你当然知道他的行踪,说吧。”

    可是,她还是犹豫不决的说:“夫人,我想还是由您亲自问总经理好了,我不想当个爱告状的小人。”

    “这是我命令你说的,我不会让这件事情牵连到你头上。”

    得到了免死金牌,她当然没有顾忌了,“总经理最近忙着跟女朋友约会。”

    “他交女朋友了?”褚夫人两眼闪闪发亮,她还担心莫家干金的逃婚会让他有一阵子不敢跟女人往来,她甚至不敢再要求他相亲,要等他心情稍微平静下来,她想至少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他已经恢复正常了,还交了女朋友。

    “对,前几天我还在一家泰式料理餐厅遇见他们,那位小姐叫什么——”状似陷入沉思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想了起来,“对了,莫君柔。”

    “什么?莫君柔……”褚夫人震惊得瞪大眼睛,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打散了。

    “我应该没记错吧。”

    怎么会这样子呢?褚夫人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真是太胡闹了!”

    “夫人,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能不能说。”

    “什么事?”

    “那位莫君柔小姐在简餐店工作。”

    “简餐店?”褚夫人微微摇晃了一下,看起来好像快昏倒的样子。

    “夫人,您还好吗?”洪铃兰赶紧靠过去扶住她。

    大口大口的吐着气,褚夫人试着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否则哪有办法思考?

    “你有那里的地址和电话吗?”

    “我有那家简餐店的名片。”还好,那天她跟踪总经理,见到他们离开简餐店之后,她进简餐店喝了一杯咖啡,并且要了一张名片,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做,只是觉得也许有一天会派得上用场。

    “名片给我。”

    “我把名片给夫人是没什么关系,可是总经理那边……”

    “我说过了,这件事由我全权负责。”

    “是,请夫人等一下。”她连忙从皮包里取出名片交给褚夫人。

    “好了,辛苦你了。”褚夫人随即转身离开。

    洪铃兰颤抖的坐回椅子上,她好紧张,感觉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但她说的是事实,怎么可以说是坏事呢?她根本没想到褚夫人会来公司,这件事并不是她使坏心眼预谋策划的,而且夫人早晚会知道,她不过是提早引爆,如果他们因此被迫分开,这也不是她的错。

    看着挂钟,秒针滴滴答答不曾慢下脚步的前进,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褚夫人的眉毛几乎要打结了,这个小子竟然还没回来!

    冷静下来,她总要给儿子亲口说明的机会,万一秘书哪里搞错了,那岂不是变成笑话吗?莫家的丫头都逃婚了,儿子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而且,莫夫人怎么可能容许自己的女儿跑去简餐店工作?也许只是另外一个名字很相似的女孩子,她可不要那么快就绝望了。

    终于,她听见车子的声音,即刻,她正襟危坐了起来,等了大约三分钟,大门开了,她盼了一个晚上的人总算现身。

    “妈,你怎么还没休息?”褚浩星看起来春风满面,百分之百是个恋爱中的男人。

    “我当然是在等我的宝贝儿子啊!”褚夫人像在发牢骚似的说,“我看你最近很忙,每天都三更半夜回到家,你到底在忙什么?”

    “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忙吗?”他走到母亲对面的沙发坐下。

    “以前你说你不会超过十一点回家,最近的工作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虽然儿子回来的时间她已经躺在床上了,可是她每天都会向佣人询问他前一天晚上回家的时间。

    眉毛微微上扬,他打趣的说:“妈,以前你老嫌爸爸和我是最无趣的工作狂,怎么今天突然变得这么关心我的工作?”

    “我关心你不对吗?”他不愿意正面回答,她当然也懂得模糊焦点。

    “不是,我知道妈最关心我了,可是工作上的事,我说了妈也不懂。”

    哼了一声,褚夫人不服气的说:“我看你是不想说吧!”

    手一摊,褚浩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吧,如果妈真的对我正在忙碌的投资案这么感兴趣,我就慢慢为你解说,不过,可以等到明天吗?我现在手上没有资料。”

    看样子,如果她不点明的话,他只会继续跟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果忙了一个晚上,她什么收获都没有。

    “今天我去公司找你,你很早就下班了,我打了手机给你,你也没有接电话,你跑去哪里?”

    “妈,对不起,我把手机放在车上,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时间检阅手机上面的未接电话,今天晚上我跟朋友吃饭。”

    “你跟哪个朋友出去吃饭?”

    叹了声气,他一脸无辜的表情,“妈,你现在的样子好像警察在审问犯人,我什么时候变成了犯人?”

    “你不要故意转移话题,你是不是跟莫君柔在一起?”褚夫人还是先脱口而出了,没办法,她可没有他那么多的心眼。

    “原来妈已经知道了。”他还是泰然自若。

    她没办法像他这么轻松,神情转为严肃,“我绝对不允许你跟她来往。”

    可是,他还是没当一回事,“妈,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

    “我不能没有她,我非要娶她不可。”虽然他说得很轻很柔,可是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明白表示他不容反对的决心。

    我的天啊!褚夫人激动得想捶胸顿足,“你是不是疯了?受了一次惊吓,你觉得不够,还想再来一次是下是?”

    “这次她不会逃婚。”

    “可是,我已经吓坏了!”她也快发疯了,这小子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来,他有一种错乱的感觉,当事者不是他吗?“妈,我都不在意了,你干么耿耿于怀?”

    “你这是什么话,这么丢脸的事,我怎么可能放得开?”

    “可是除了她,我不想娶其他的女人。”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她真想直接昏倒算了,这样他才会觉得事态严重。

    “妈,放轻松一点,你不要这么激动。”

    狠狠的一瞪,她实在受不了他的风凉话,“我怎么能不激动呢?人家让你闹了那么大的笑话,你还坚持要跟她在一起,你怎么会这么笨呢?”

    “这就是爱情,妈不会不懂吧。”

    身体顿时一软,两个字就教她哑口无言,儿子会决定莫君柔就是他要结婚的对象,当然是因为他喜欢她,可是,他们不至于进展得如此轰轰烈烈吧!

    “其实,当初君柔逃婚有一部份是我的责任,妈就不要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褚夫人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她的头好痛,她绝不能让莫家的丫头嫁过来,这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妈,我回房间了,晚安。”

    不行!褚夫人根本没注意到儿子何时回房间,现在她的脑子忙着想一件事——她应该如何阻止他们两个在一起?虽然儿子性情很好,不会轻易发怒,可是这样的人固执起来是完全没办法沟通,她想要说服他改变主意是绝对不可能,万一没搞好的话,母子俩说不定因此反目成仇,看来,她恐怕只能从莫君柔身上下手了,庆幸的是,这个丫头很好应付。

    根据洪钤兰提供的名片,褚夫人很顺利的找到莫君柔工作的简餐店。

    看着四周的环境,她忍不住皱起眉头,莫家的丫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怎么会跑来这种地方工作呢?

    这时,服务生送来一杯开水和Menu。

    打开Menu,褚夫人意思意思的点了一杯热奶茶,她可不是来这边用餐,不到一分钟,服务生送来了热奶茶,她才慢条斯理的问:“这里有一位莫君柔小姐吗?”

    “有,您要找她?”

    “对,麻烦你了。”

    过了一会儿,莫君柔满腹疑惑的来到同事指示的桌位旁,她试着从低垂的螓首看出对方的身份,“您好,我是莫君柔,请问您找我吗?”

    拾起头来,褚夫人冷冷的看着她,“莫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褚夫人……”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这位长辈。

    “坐吧!”

    坐了下来,她看得出来对方来者不善,不过,有件事却不能不说,“我很抱歉,因为我的逃婚带给你们莫大的困扰。”

    “事情都发生了,现在道歉也没意义了,这也不是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我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想麻烦你离我儿子远一点。”

    褚夫人果然是为了褚浩星找上她,除了他,她们两个没有其他的交集。

    “浩星知道伯母来找我吗?”

    “你当初不要他了,现在又何必缠着他不放?”

    “伯母误会了,事情不是这样子……”

    “我什么都不管,只是要你明白一件事,我们褚家已经因为你丢尽了睑,我不敢要你这种媳妇。”

    略微一顿,她小心翼翼的措词,“伯母,若是以前,我会尊重你的期望,可是我答应过浩星,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成为他的妻子。”当时,他是不是已经预料到这一幕了?

    无法置信的瞪大眼睛,褚夫人怀疑她最近走了什么霉运,这个丫头怎么变得这么难缠?算了,直接说清楚!“你还不懂吗?我就是不允许你嫁进我们褚家。”

    “如果浩星向我提出分手,我不会有第二句话。”

    “我拜托你饶了我们,你不要脸,我们可还要面子。”

    身子微微抖了一下,虽然她知道褚夫人是因为生气而口不择言,可是面对这样的指责,她真的很难过。

    “还有,我的媳妇不会在这种地方工作,我拜托你识相一点,不要再缠着我儿子不放,否则我会请你母亲把你带回家管教。”打开皮包取出一张百元钞票往桌上一放,褚夫人站起身,“我话说到这里,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希望我们不需要再一次见面沟通,告辞了。”

    脑子一片空白,她呆呆的目送褚夫人离开,直到有人走过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君柔,你怎么了?”江梅杏关心的看着她。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头疼。”虽然这个理由很蹩脚,可是一时半刻,她也只能找到这样的借口应付。

    皱了皱眉,江梅杏可不认为事情这么简单,“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她是我妈的朋友,她请我帮她挑礼物。”

    “她干么请你帮她挑礼物?”

    “我妈的生日快到了,她要准备礼物送我妈。”

    别开玩笑了,她一直偷偷监视她们,因为她们的表情很凝重,教人难免起了好奇之心,不过,好友不说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否则何必大费周章编故事?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让她保留一点隐私吧!

    “你的脸色很难看,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也好,我先回去休息好了。”莫君柔稍稍喘了一口气,她觉得全身的精力已经都被抽光了,她真的没有心力再应付接下来的工作。

    躺在床上,莫君柔目无焦距的看着天花板,现在几点了?他已经发现她今天提早下班了吗?

    她应该怎么做比较好?难道直截了当告诉他,他母亲反对他们在一起吗?褚夫人会找上她,想必是无法说服他放弃她,如果她把今天的事说出来,这会不会害他们母子失和?

    现在问她,她会不会后悔当初逃婚,答案是不会,如果没有逃婚,他们现在只是一对“相敬如宾”的未婚夫妻,她说不定永远不会发现自己会这么爱他。

    叹了声气,她翻了一个身,放在床头上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用不着看来电显示,她也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褚浩星,她可以不接吗?当然可以,不过这么一来他会更觉得奇怪。

    坐起身,轻轻吐了一口气,她放松心情接听手机,“你好。”

    “你怎么没告诉我今天提早下班?”褚浩星的口气不像指责,反而像在撒娇。

    “对不起,我人不太舒服,回到家就窝进被子睡觉,所以忘了打电话给你。”她说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说溜了嘴,不小心被他察觉真相。

    “你哪里不舒服?”

    从他急切的声音就知道他有多么担心,她顿觉一股暖流滑过心田,她不自觉的把声音放得又轻又柔,“我有一点发烧,大概是感冒了。”

    “我现在过去看你。”

    “不、不用了,时间很晚了,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可是我不放心。”

    噗哧一笑,莫君柔觉得他的反应很好玩,“我又不是一个人住在外面,你有什么好不放心?”

    褚浩星显然不喜欢她的态度,他懊恼的说:“今天没见到你,我晚上会睡不着。”

    瑟缩了一下,她赶紧收回嘴边的笑意,“没有这么严重吧!”

    “事情就是这么严重,不然,你可以跟我打赌啊。”他越说越严厉,好像她严重污辱他的人格。

    她当然不会傻呼呼的跟他打赌,这根本是自找麻烦嘛!咬了咬下唇,她小小声的说:“这种事你说了算数,我跟你打赌不是太吃亏了。”

    “如果我说谎的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吓了一跳,她慌张的说:“你干么发那么重的毒誓?”

    “你不相信我的话,我能够不拿出诚意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他说得很可怜,存心逼出她的罪恶感。

    “我、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哎呀!你不觉得这是坏习惯吗?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天天见面?”

    “我们为什么不要天天见面?”他反过来问她。

    “呃……以后你有可能出差,我又不可能跟着你。”她快要反应不过来了。

    “你可以跟我一起出差啊。”

    “我、我有工作,怎么可能跟你一起出差?”

    “你可以请假啊。”

    她真的词穷了,没办法,他的脑子比她还灵活,她哪说得过他?“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好了,我现在好想睡觉,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你不再陪我多说几句吗?”他变得有点郁闷。

    “等我精神好一点,你想说多久都可以。”

    “好啦,你赶快休息,晚安。”

    “晚安。”结束通话,她觉得更虚弱了,如果她想随便找个理由离开他,这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褚夫人已经说得很明白,如果她继续缠着他不放,她会去找母亲的麻烦,这对母亲来说是多么难堪的事,她应该怎么办?

    开着车子来到莫家围墙外面,褚浩星不禁又想起不久之前他和江梅杏的谈话。

    “她今天没有上班?”没有像往常一样接到她告知下班时间的电话时,他就觉得奇怪,可是今天实在是太忙了,他也没有多想,反正她下班时间很固定,他知道应该何时过来接她。

    “她一大早就打电话到家里跟我请假。”

    “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她只是说想休息一天,我想可能是跟昨天的事情有关,我就没有追问她。”

    “昨天发生什么事情?”

    “我也不太清楚,昨天有个贵夫人来找她,她们好像在谈什么很严肃的事情,后来她的神情就变得不太对劲了。”

    “贵夫人?”

    “那位夫人看起来雍容华贵,君柔说是她母亲的朋友。”

    道了声谢谢,他便离开简餐店,这一路上他不停的思付,那位贵夫人是谁?

    取出放置在西装外套口袋的手机,他打入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可是她不接,他只好又重拨一次,她还是不接,没关系,他这个人可是很有耐性,连续拨打了五通之后,她还是投降了。

    “你好。”莫君柔的声音显得很心虚。

    “我不太好,我要见你,现在。”事到如今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

    “我已经缩在被窝里面了。”

    “好吧,那我进去找你好了。”他很好说话吧!

    “不可以……我是说,时间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脸色一沉,他略带阴冷的口气充满了威严,“如果你不能出来,我就进去,你只能在这两个其中选择一个。”

    顿一顿,她终于妥协了,“好啦,我现在出去。”

    五分钟后,她坐上他的车子,她好像做错事的小孩般垂下螓首。

    “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他还是希望由她主动向他吐露心事,而不是在他的逼迫下接受他的参与。

    “呃……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未来,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你太优秀了,我太平凡,我们真的适合吗?”

    微微倾身向她靠近,他冷冷的道:“我听不清楚,你再说一遍。”

    “我、我是说……对你来说,我可能是一个不及格的新娘子。”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很吓人。

    “你是我的新娘子,你可以得到几分由我来决定。”

    “可是,你不能不考虑你的家人……”惨了,她好像说溜嘴了。

    眉一挑,褚浩星终于弄清楚状况了,“看样子,昨天跑去简餐店骚扰你的贵夫人就是我母亲,是吗?”

    “其实,你母亲也没说什么,她只是很关心我们两个的未来,母亲就是很爱操心自己的小孩嘛。”她怎么觉得好像越描越黑?

    嘴角抽动了一下,现在的他已经化身成一只准备捕捉猎物的老虎,“你还记得自己答应过我的事吗?”

    “我记得啊。”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你违背誓言,你可以任我宰割了对不对?”

    “我、我有违背誓言吗?我只是把想法说出来。”

    “一碰到困难就退缩,这还不算违背誓言吗?”他强硬的口气明摆着她如果敢辩解,他会扭断她的脖子。

    “……算啦!”她还是识相一点比较妥当。

    歪着头想了想,他宣布缓刑,“我要怎么处罚你,过几天我再公布答案。”

    “……”真是的,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会勇敢说出自己想法的女人吗?难道说,她也觉得自己理亏?

    突然,褚浩星一把将她勾进自己的怀里,“听好,没有人可以代替我决定未来,对我来说,你就是我想拥有的一百分新娘。”

    唇角不禁微微往两边上扬,莫君柔觉得自己醉了,不过,她还不至于忘了现实的残酷,“可是,你母亲可能会认为我是狐狸精。”

    转而握住她的肩膀,他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也许你真的是狐狸精,可就算是狐狸精又有什么关系?狐狸精可不是每个女人都当得起的。”

    她皱了皱鼻子,“一点也不好笑,我是真的很担心。”

    “我会摆平她。”

    摆平?这听起来好恐怖!“你不会是想使用威胁恐吓的手段吧?”

    “我是这种人吗?你用不着担心,我妈一定会张开双手欢迎你嫁到褚家,从现在开始,你就专心准备当我的新娘子。”

    新娘子……等等,她有说要嫁给他吗?

    “我忘了告诉你——我爱你。”

    她的心脏差一点停止跳动,虽然他的表现已经说明他有多么在乎她,可是听他真正说出口,她还是……慢着,他们最好先把话说清楚,她还没有准备好嫁给他,可是,现在她根本没有办法说话,因为他热情的堵住她的嘴,她全身软绵绵的快要融化似的。算了,结婚又不是说结就结,她不必急着伤脑筋,她还是闭上眼睛好好享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