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当我们渐渐习惯一个人的存在,那人却突然不再出现,这种心情是不是像她现在所感受到的这么痛苦?

    三天了,他果然如她所料的不再坚持下去,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在乎,其实,她并不是真心想推开他,她只是害怕自己又掉进那种为某人而活的漩涡里。

    “你在想他对不对?”江梅杏像个幽魂似的来到莫君柔身边。

    “没有。”莫君柔直觉反应。

    “我还没有说他是谁,你会不会回答得太快了?”

    “我没有想任何人。”

    真是教人忍无可忍!双手在胸前交叉,江梅杏好整以暇的瞅着她,“你知道十分钟之内你朝店门口看了几次吗?十次,平均一分钟一次,真的好神奇,你怎么没有扭到脖子?”

    她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她一直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就是怕人家瞧出她狼狈的模样,现在想想,过去那个喜欢自我压抑的莫君柔也没什么不好,她绝不会这么忘我的反应出自己的心情。

    “明明爱得要死,却喜欢装模作样,你这个女人真的很不知好歹,也不怕弄巧成拙,把喜剧搞成悲剧。”

    咬了咬下唇,她像个小可怜的说:“你非要取笑我吗?”

    “如果我不刺激你一下,你永远搞不清楚状况。”江梅杏伤脑筋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把那么好的男人气跑了,你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我……我只是不想太早结婚。”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唇角抽动了一下,江梅杏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把未婚夫气跑了,你真的可以不必结婚了。”

    “为什么你老是站在他那边?”

    “大小姐,他对你用心良苦,我敢说就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感动,可是你这个女人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啃走了?”

    缩着脖子,莫君柔小小声的说:“有这么严重吗?”

    “你要不要问店里其他的人?”

    “不用了,可是,你也用不着这么大声嘛。”这个女人讲话好像怕别人没听见似的,如果是她,就算扯开喉咙也没办法这么大声。

    “不好意思,我不是千金小姐,我学不会轻声细语。”江梅杏故意说得酸溜溜的,这世上就是有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人,骂人的时候还需要注意嗓门吗?

    皱了皱鼻子,她不解的喃喃自语,“嗓门跟身份地位有什么关系?”

    掏了掏耳朵,江梅杏把耳朵靠过去,“你说什么?”

    “没有。”

    像是想到什么,江梅杏很严肃的皱起眉头,“你要不要去检查脑子?”

    “为什么?”

    “我看,你的脑子一定有问题。”

    这肯定是在损她,不过,她还是不懂,“这又是为什么?”

    “你跟正常人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这不是因为脑子有问题吗?”

    赏她一个白眼,莫君柔不作回应。

    “不信的话,你随便找一个人问,人家一定说你脑子有毛病。”

    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头好痛哦,“你饶了我,你没看到我很烦吗?”

    “如果你对人家好一点,现在就不会这么心烦了,笨女人!”江梅杏还是忍不住落井下石。

    是啊,这是她自找罪受。

    看见她垂头沮丧的样子,江梅杏的口气缓和了下来,“不过,你现在也算是小有进步了,至少你承认自己对他并非无动于衷,他算是没有白费工夫了。”

    可是,如果他火大了不想继续耗下去,她就算想承认什么也来不及了。

    “想他,就去找他,要不,打个电话给他,不要只会傻呼呼的在这里害相思,万一有人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你就是哭得死去活来也没有用。”

    才不过短短三天,她就跑去找他,他一定会取笑她。

    突然意识到她闷不吭声,江梅杏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有,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们晚一点再说好不好?”

    瞪着她,江梅杏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难道刚刚全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吗?这个女人真的无可救药!“算了,我懒得管你了!”

    她想,她再等等看好了,也许,他会像那天一样,在她下班的前一刻出现在她面前……昨天和前天她不是也这么想吗?难道,她以为今天就会不一样吗?

    沉思的咬了咬下唇,她现在脑子很乱,还是再等等看好了。

    如果褚浩星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他一定会很神气吧!

    回想三天前,她对他的接送还嗤之以鼻,如今一个人搭捷运回家,终于体会到有他的陪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这几天他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没空理她?还是,他已经决定放弃她了?

    这是不是人的通病?当你拥有的时候,你一点也不在乎,一旦失去了,你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想想,人是不是很可笑?

    打开大门走进屋子,莫君柔发现大厅灯火通明,定睛一瞧,原来母亲正在客厅看书,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所以她猜想,母亲应该是在等她。

    “妈,你怎么还没睡觉?”

    看了一眼时钟,莫夫人忍不住皱眉,“你每天都这么晚下班吗?”

    “今天比较晚。”这几天因为没有褚浩星的专车接送,她只好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回到家的时间当然往后延。

    “你跟我过来。”搁下手中的书,莫夫人起身往饭厅走去。

    发生什么事情?按捺住心里的疑惑,她默默的跟在母亲身后来到饭厅。

    “我帮你炖了一锅鸡汤。”莫夫人取出放在电锅里保温的鸡汤,再从碗柜取来碗筷和汤匙。

    “鸡汤?”

    “你最近太瘦了,如果教认识的人瞧见了,还以为我虐待你。”

    莫君柔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她的心因为不敢妄想得到的关爱而激动,虽然母亲的口气很冷很硬,但她原本就是一个习惯用命令方式表达自己的人,最要紧的是,她可以感觉到那份出自于母亲对孩子的爱。

    “从现在开始,晚上回到家先喝一碗鸡汤再上楼,知道吗?”

    半晌,她微微颤抖的挤出话来,“妈,谢谢你。”

    撇开头,莫夫人刻意粗声粗气的说:“万一你病倒了,辛苦的人是我,如果你懂得把自己照顾好,我也用不着替你张罗。”

    “妈,我长大了,我会照顾自己。”

    “是啊,长大了,翅膀就硬了,不飞出去撞得头破血流就是不甘心。”

    这种时候,她还是静静的不要回应,虽然母亲接受她的决定,可是这并不代表她的价值观改变了,她只是在现实的考量下不得下妥协,所以偶尔发发牢骚也是人之常情。

    “真是的,哪个有脑子的人喜欢在外头受气受苦?”

    看样子,每个人都认为她脑子有问题,仔细想想也没错,她宁可端盘子也不愿意悠闲的待在家里喝茶吃蛋糕,还有,那么优秀的对象她却拚命的想推开,这肯定只有笨蛋才会干出来的事。

    “好了,鸡汤喝完搁着就好,我去睡觉了。”

    “晚安,妈。”目送母亲走出视线,她为自己添了一碗鸡汤坐了下来。

    慢慢-着那碗热呼呼的鸡汤,她的心还在激动颤抖,她一直很讨厌鸡汤的味一可是今晚,她却觉得这碗鸡汤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因为这里面有妈妈的爱。

    洗完澡,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莫君柔翻身坐了起来,一手捞过搁在床头柜的皮包,她取出手机。

    看着手机,她陷入沉思,要不要打电话给他?他们有婚约,她关心他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他会不会取笑她?

    打?不打?打?不打?她是应该顺从自己的心,还是为了维持现状继续逼自己漠视他的存在?

    这时手机响了,怔了一下,她没有思考就按下通话键,“你好。”

    “是我,你现在在做什么?”今晚褚浩星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浓情蜜意。

    唇角微微上扬,她却刻意装出死板板的声音,“我现在在跟你通电话。”

    一阵爽朗的笑声扬起,他轻快的说:“你今天很幽默。”

    “你是特别打电话来夸奖我的吗?”稍早的焦躁不安全都消失不见了,今晚,他的声音特别迷人悦耳。

    “如果说,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呢?”

    虽然情话非常动听,可是她嘴巴上就是不肯妥协,“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你不会这么无聊吧!”

    “聪明的女孩,我怎么可能只是听听你的声音就满足了?我当然还有目的,我想见你。”

    “嗄?”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现在在你家外面,我等你。”说完,他立刻切断通讯。

    他现在在楼下?把手机扔回皮包,莫君柔匆忙的跳下床,冲到阳台眺望着街道,她看见褚浩星那辆熟悉的车子就停在她家围墙外面。

    一股雀跃在胸口蔓延开来,她飞快的取来外套披上,然后拿起摆在床上的皮包跑了出去。

    三步并作两步,她几乎是用跑的冲出家门,下一刻,她就看到褚浩星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上车。”

    听从指示上了车,她还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这么晚了我们去哪里?”

    专注的凝视她,他喜欢她为他手忙脚乱的样于,原来,她并不是不在乎他。

    气息稍微缓和下来,她就意识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危险讯号,舔了一下唇瓣,她不自在的问:“你看什么?”

    “我们哪里也不去,我们就坐在这里。”消失了三天,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不见她的痛苦,今晚,也许是天气特别闷热的关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不想浪费时间试探她的心,他要直接突破他们现在的界线。

    “我们,坐在这里干什么?”她不自觉的想往后缩,却发现无路可退。

    “你认为我们可以干什么?”倾身向前,他一步一步逼近他的猎物。

    “我、我怎么知道?”如果不是车子里面光线不足,她早就从他充满渴望的目光中看得明明白白。

    “我好想你,你呢?”他的手指轻轻的滑过她的下颚,从他指尖传来的电流让两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什么?”她不但脑子没办法运作,就连舌头都打结了。

    “你想我吗?”

    倒抽了一口气,她试着集中精神阻止他继续前进,“你不要靠得这么近,这样子我没办法呼吸。”

    轻声一笑,他安抚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停止呼吸。”

    “我就是因为你而没办法呼吸,你还要我放心。”越说越小声,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化成一摊春泥。

    “你可以安静下来吗?现在,你的脑子什么问题都不要担心,然后,放松心情闭上眼睛。”

    “你要干什么?”她猛然咽了口口水,其实从他越来越逼近的双唇,她已经知道他的企图了,令人害怕的是——她竟然充满了期待。

    “我要吻你。”

    “不可以。”可是她的抗拒一点力量也没有。

    “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因为这样我就逃不掉了。”

    “那就不要逃了。”四片唇瓣终于贴上,千言万语都变得遥不可及,他们唯一感觉到的是彼此沸腾的心,透过纠缠的唇舌绵绵密密的谈情说爱,当邱比特的箭射中他们的心,他们就注定属于彼此。

    一发现褚浩星竟然是为了一个在简餐店工作的女人而变了一个人,洪铃兰还没有完全消化这个刺激,就莫名其妙的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一个礼拜。

    待在家里养病的这些天,她怎么想都不服气,为什么她会输给一个这么平凡的女人?事到如今,难道她还要畏畏缩缩不向他表明心意吗?至少,她要确定自己连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否则,她这几年的深情守候又有什么意义?

    经过几天的思考,她终于作了决定,她不要继续一个人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她要作个了断。深深吐了一口气,她起身走向褚浩星的办公室,此时,他正好放下电话听筒。

    “铃兰,有事吗?”看了她一眼,他就专心的收拾桌上的东西。

    “总经理,今天晚上你有空吗?”她试着用轻快的口吻问。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即使没空,他也不会直截了当拒绝人家。

    腼腆的微笑,她一副很难为情的轻声道:“我是想,不知道能否请总经理陪我吃一顿生日晚餐?”

    “今天是你的生日?”他一向重视下属的生曰,他认为这是互动的好机会,最近为了君柔,他把月初询问人事部门这个月寿星名单的事全忘了。

    “是啊。”

    “对不起,今天晚上我有约了,明天中午我补请你吃生日大餐可以吗?”

    原本,她是想藉用餐时候轻松的气氛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可是现在看来不行了,中乍休息时间只有短短一个小时,连用餐都来不及了,还能说什么?

    “总经理用不着特地请我吃饭。”顿了一下,她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我可以跟总经理说几句话吗?”

    “你说啊。”

    像是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开口,洪铃兰沉吟了半晌,一边注意着他的反应,一边轻轻柔柔的道来,“从我第一眼看到总经理,我就知道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占据我的心,这几年相处下来,我更确定自己对你的心意,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你工作上的助手,我还希望能成为你感情上的伴侣。”

    “我很抱歉,我不跟工作伙伴扯上私人感情的问题。”其实,褚浩星老早就察觉到了,甚至知道她企图阻止他相亲,可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工作上,她是一个难得的好助手,如果她愿意一直把这份感情偷偷藏在心底,他当然也可以视若无睹。

    咬着下唇,她看起来楚楚可怜,“你讨厌我吗?”

    “不是,你跟在我身边好几年了,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如果你想继续当我的秘书,请你务必打消这种念头。”

    “如果我不当你的秘书,我有机会吗?”

    “对不起,关于未来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预料,不过,我目前已经有个交往的对象,也许再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结婚了。”事实上,褚浩星是那种不想把话说得太过明白的人,他处理事情的方法总是会留一点余地,可是,他很确定自己对君柔之外的女人都没有兴趣。

    虽然他的回答很婉转,但是意思很明白,她根本没有机会,洪铃兰突然觉得胸口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咬,她很痛苦,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把她列入拒绝往来户?

    停了有三十秒那么久,激动的情绪稍微平稳下来,她还有一个非解开的问题,“如果我早一点说出来,情况有没有可能不一样?”

    “对于没有发生过的事,我没办法妄加论断。”

    确实如此,可是,如果她曾经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伴侣,他又何必吝啬说句安慰话?看样子,她是应该清醒了,他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再不展现风度,退场就太难看了。

    “我很抱歉带给总经理困扰。”

    “我会当作你没提过这件事,你也不要因此影响到工作。”

    “是,总经理。”

    挥手向工作伙伴道了一声再见,莫君柔走出简餐店,褚浩星的车子已经停在路边等她了,自从两个人跨越了那道界线,她不再企图推开他,诚如她自己所言,她再也逃不掉了。

    一直以来,她都不愿意面对一件事,其实他们两个在一起并不表示她会失去自我,“自我”是要活出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为自己设计一个拥有自我的未来,否则这跟母亲为她规划好的未来人生有什么差别?

    现在,他们有了约定,她每天都会事先打电话告诉他今天下班的时间,除非有很重要的公事,否则他会在她下班的时间过来接她。

    她一坐上车,褚浩星立刻靠过来帮她系上安全带。

    “我肚子好饿。”现在她一个礼拜会空出三天的时间陪他吃晚餐。

    “我们今天吃泰国料理好吗?”

    咦?莫君柔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最近一直很想吃泰国料理?”

    “我在你肚子里面装了窃听器。”他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开车上路。

    当他们坐下来享受辣味十足的美食时,莫君柔边吃边哇哇大叫,“我惨了,我今天晚上会胖上两三公斤。”

    “很好啊,这样抱起来会更舒服。”他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红了睑,她娇羞的嗔道:“你越来越不正经了。”

    “这可是属于你的专利哦。”他弯着手指轻轻扣了一下她的脑门。

    “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对你说声谢谢?”她很假的对他咧嘴一笑。

    手一摊,他无所谓的说:“你想说声谢谢也无妨。”

    厚!嘴巴变成了“o”字型,她气呼呼的瞪着他,“你的脸皮可真厚!”

    “对于这件事,我自己也很伤脑筋,”他一副很无辜的皱着眉,“不过,这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真的摸不着头绪。

    “为了讨好你这个问题一大堆的女人,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张着嘴巴好一会儿,莫君柔像在抗议又像在撒娇似的说:“我看,这根本是你的本性,你怎么可以不负责任的把罪名全推到我头上?”

    “错在你,你还不认罪,这才是不负责任。”

    争论赢不了他,她懊恼的嘴一噘,“我发现,其实你这个人很不讲理哦!”

    褚浩星也发现了,在面对她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放任自己使性子,就像他说的,这是属于她的专利。

    这时,突然有个人站在他们桌边,在他们抬起头的时候,对方开口了,“总经理,真的好巧,你也来这里用餐。”

    “铃兰?”褚浩星难掩一丝惊讶。

    “朋友请我来这里用餐。”洪铃兰转头看着斜后方的桌位,他们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孩子,他很有礼貌的向他们点头致意。

    “因为总经理提过这家泰国料理很棒,我就向朋友建议今晚来这里用餐,没想到会遇到总经理。”

    “我女朋友很喜欢吃辣的食物,所以我特地带她来这里用餐。”

    终于转身正视莫君柔,洪铃兰当然不忘趁这个机会打量她,“你好,我是洪铃兰,总经理的秘书。”

    “你好,我是莫君柔。”

    莫君柔?难道她就是逃婚害褚家闹笑话的那个女人吗?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洪铃兰随即若无其事的回以一笑,“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对不起,我打扰你们太久了,你们继续用餐吧。”行个礼,洪铃兰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经过这么一搅和,莫君柔实在没什么食欲了,因为她老觉得有人在后面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浩星,我吃不下了。”

    “好吧,我送你回家。”其实他也没胃口了,因为他发现身边有个“间谍”,他不相信巧合,洪铃兰会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巧合,为了提醒自己打电话订位子,他特地写了一张纸条贴在办公桌的电话上,如果她刻意注意他的办公桌,并不难发现纸条上面的讯息,可是他不明白,她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这原本是一顿愉快的晚餐,可是当那个叫洪铃兰的女人出现了以后,她的心情就变得很糟糕。

    说真格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在乎那个女人,也许是她言谈之间的自信,也许是她对褚浩星所表现出来的亲密感,她总觉得她的目光带着强烈的压迫感,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真正令她感到困扰的是……

    当车子在莫家的围墙外停了下来,莫君柔终于憋不住的道:“她很喜欢你。”

    解开安全带,褚浩星转身面对她,“你在说什么?”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的秘书很喜欢你。”她应该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可是,她又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在意他真正的想法,原来面对自己爱的人,人不能没有小心眼。

    “你觉得这个很重要吗?”

    “这应该问你,你对她有什么感觉?”她根本不敢直视他,只能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他,不过,车子里面的视线真的不太好,她完全无法掌握他的心情。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靠过去狠狠的堵住她的嘴,他的吻又热情又粗鲁。她竟然敢问他对别的女人有什么感觉,难道她还感觉不到他唯一渴望的女人就是她吗?

    终于,两个人缓缓的分了开来,双手分置在她两侧,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除了你,我的心容不下任何女人。”

    半晌,她勉为其难的吐出话,“她看起来很有自信,我想她应该很能干吧?”

    “她是,那又如何?”

    “她一定是你工作上的好助手吧?”

    “没错,我想要找到她这种得力的助手并不容易。”

    “她很优秀,还对你用情很深,你恐怕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对象了。”她越说越小声,褚浩星现在的眼神比利刃还可怕。

    “那还真是伤脑筋对不对?”他皮笑肉不笑的道。

    “呃……你、你当然有权利考虑看看。”理智上,她知道自己说的是事实,可是事实上,她已经慌得四肢无力,万一他真的不要她怎么办?她真的好害怕,这一次比上一次等不到他的人更令她害怕。

    “如果我认为她确实比较适合我,你是不是准备把我让出去?”他的声音冷得教人发毛。

    缩了一下脖子,莫君柔的声音好像蚊子在嗡嗡叫,“要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脸色一沉,他来告诉她应该怎么办好了,“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你都要成为褚浩星的妻子。”

    “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我没有资格单方面取消婚约。”

    “这是两回事,我要你发誓。”

    “发誓?”这会不会太严重了?

    “快一点啊。”他等不及的帮她把右手举起来。

    这根本是“强迫中奖”嘛,不过,她可以抗议吗?当然可以,她又不是他的附属品,她有自主权,问题在于——她就是觉得自己有愧于他。

    “我发誓,不管遇到任何困难,我都要当褚浩星的妻子。”

    眉一挑,他笑得很好诈狡猾,“如有违背誓言怎么办?”

    “呃……我就任你宰割。”发誓的事情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妥当。

    略一沉思,盘算这样的“诅咒”是否有价值,他点了点头道:“可以。”

    “我现在可以下车了吗?”

    “还不行,我还有一件事没做。”

    “什么事?”

    “晚安吻。”他再一次堵住她的嘴,这一次他的吻柔情似水,有了这个吻,他们今晚会睡得又香又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