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看着她准备的爱心便当,洪铃兰相信自己的体贴一定会赢得褚浩星的好感。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这个方法了,因为她对厨房的事情一窍不通,当然不会马上想到使用这一招来收买他的心,直到昨晚看到母亲在帮父亲做便当,她才想到这是一个讨他欢心的好主意,虽然慢了几步,可是现在开始努力也不迟啊!

    收起得意的笑意,洪铃兰拿起她的爱心便当走向褚浩星的办公室。在敞开的门上敲了三下,她柔声询问:“总经理准备休息用餐了吗?”

    “休息了吗?”没有抬头,褚浩星依然专注在公事上。

    “是,十二点半了。”

    “今天还是麻烦你买便当上来。”

    走到办公桌前面,她送上爱心便当,“总经理,我觉得外面的便当太油腻了,所以我擅自作主帮你准备便当,不过,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虽然她从来不进厨房,可是她母亲的厨艺可是一流的,她相信他一定会喜欢这份便当。

    即使惊讶,褚浩星也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他的视线总算离开公文来到洪铃兰的身上,“这太麻烦你了。”

    “不会,我只是多准备一个便当而已。”

    “今天的便当我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以后千万不要再为我准备便当。”

    “真的不麻烦。”

    “明天我要招待一位外国朋友出去用餐。”

    “我知道了,总经理先看看便当的菜色还喜欢吗?”

    收拾一下桌上的公文,褚浩星打开便当,里头的菜色很丰富,而且看起来可口极了,教人看了食欲大开,“没想到你也有一手好厨艺。”

    “我……还好,我只是偶尔跟在母亲身边学习。”为了赢得他的好感,撒点小谎也无可厚非,反正她愿意下功夫的话,没有什么事难得倒她。

    正准备开动,他的手机响了,他不得不暂时搁下便当接听电话,“你好,我是褚浩星。”

    “我有好消息给你。”顾华生的声音兴奋的从手机那一头传过来。

    这一刻,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快乐全部写在脸上,“你找到她了?她在哪里?”

    “你别急,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我们一起吃饭吧。”

    “现在吗?”

    “方便吗?我现在在你公司对面这家咖啡馆。”

    “我知道了,我五分钟后到。”结束通话,褚浩星急忙的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就要走人。

    “总经理,你要出去?”洪铃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真是的,他已经把便当忘了,可是,现在他无法顾及绅士风度,因为他急着知道莫君柔的下落,“对不起,我有事出去一下,便当就麻烦你处理了。”

    怔怔的目送他从她面前离开,她不敢相信他就这么丢着走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伤人吗?

    可恶!洪铃兰气得直接把整个便当丢进垃圾筒。

    想到再过几天她将拥有一个全新的生活,莫君柔连走路都觉得快要飞起来,为了迎接另一段全新的人生,她今天特地走了一趟美容院,不但把一头长发剪了,还把头发烫鬈,看着一头俏丽的短发,她笑得嘴巴都咧开来。

    离开美容院之后,她买了蛋糕来到变身游戏顾问公司。

    “我今天是特地来谢谢你们,我可以做真正的自己全是你们的功劳。”莫君柔郑重的向三位老板鞠躬行礼。

    “你用不着谢我们,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很高兴可以为你服务。”秦雨晨甜美的笑容好像沾了蜜一样。

    “其实,我们只是把你藏在内心的另外一面挖掘出来,往后的日子还是得靠你自己努力,如果你又害怕改变之后带来的冲击而退缩,我们也无能为力。”郑允希就是举个手都优雅得令人赞叹。

    “不过,看样子你已经完全习惯自己的另一面。”不管何时何地,蓝朵儿总是肆无忌惮的展现她的风情,像今天她就穿了一袭半露酥胸的红色连身洋装。

    “我喜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莫君柔抓了抓新剪的短发。

    “你很了不起,我绝对舍不得把头发剪了。”秦雨晨有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

    “因为你短发的样子看起来笨笨呆呆的。”蓝朵儿很冷酷的点出事实。

    “没这么严重吧。”她反驳得理不直气不壮。

    “秦小姐的头发剪短很可惜。”莫君柔说出公道话。

    笑开了嘴,秦雨晨很用力的点头,“就是啊,不过,以后请直接叫我晨晨。”

    “是,我先回去,不打扰你们工作了。”

    郑允希起身送莫君柔走下楼,“我说过了,你可以把我当成朋友,当你想找个人聊天说话的时候,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谢谢你,我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不过,我希望下次来这里的时候,不是因为我遇到问题,而是单纯的想看看你们。”

    “好,我们一言为定。”

    走出变身游戏顾问公司,莫君柔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打电话向褚浩星道歉,经过那么多天,他的气也该消了,他会静下来听她说一句“对不起”吧,可是,万一他不接受她的道歉呢?

    哎呀!想那么多干什么?无论他接受与否,她欠他一句‘对不起’是事实。

    拿出手机,她先开了机,等了一会儿,就在她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反而先响了,没有多想,她很自然的接听电话,“你好。”

    “我终于联络到你了。”褚浩星的声音略带低沉的传了过来。

    怔住了,她张着嘴却吐不出话,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第一个找上她的人。

    “我想见你。”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好,她根本没有准备好面对他。

    “你在听吗?我知道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可是,我不希望打扰其他的人,我们最好单独在外面见个面,你同意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他没有说谎,可是,他是怎么找到她的?算了,这个不重要。缓缓的吐了口气,她终于找回声音,“什么时候?”

    “现在,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你,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我现在就过去。”

    “我等你。”

    结束通话,莫君柔不由得叹丁声气,怎么会这么巧合呢?她一开机,他就找上她……算了,这样也好,当面致歉总是好过在电话里面说声“对不起”。

    虽然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不过相隔一个礼拜,可是感觉上好像过了好久好久。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莫君柔,在褚浩星面前,她可以自由自在的扮演自己,可是很奇怪,她就是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以前,她不曾如此慌乱过,这是因为他看着她的眼神吗?也许吧,他的眼神太专注了,她觉得自己好像无力的在显微镜底下挣扎的微生物。

    冷静下来,她会有这种感觉一定是因为她自知有愧于他,所以面对他的时候当然会感到不自在。

    “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行为很差劲,我不敢请求你的谅解,可是,我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法处理这件事情,如果我可以做点什么弥补自己的率性,请你告诉我。”

    “你把头发剪了。”惊讶过后是一种奇妙的心情,他喜欢女孩子留长发,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发现短发另有一番风情,这是因为她的关系吗?

    “嗄……我觉得这样子比较轻松。”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很好看。”那次是惊鸿一瞥,他没机会把眼前的她从头到脚看个仔细,如今终于可以近距离的看着她,他不得不相信人真的很不可思议,没想到换个发型和穿着就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过,如果面具底下的她并非如此,无论她如何变身,他相信都不会有这么惊人的转变。

    “谢谢。”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好像快喘不过气来,今天的他好像变了一个人……这么说好像不太恰当,因为他的改变是一种态度上的转变。

    “为什么突然做这么大的改变?”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得俏丽帅气的她比温婉柔顺的她更有味道。

    “这才是真正的我。”连婚都逃了,她实在没必要掩饰自己。

    笑了,他的笑容有着一种很深的含意,却又教人猜不透是什么含意。

    她觉得很不安,他蕴含深意的笑容让她深受威胁,还是转回先前的话题比较妥当,“对于我造成的伤害,我真的很想做点弥补,不知道我能为你做什么?”

    不过,他还是不肯好好配合她,他挑起了另外一个他关心的话题,“我可以知道你为什么逃婚吗?”

    “我……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应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覆,可是,我实在有难以启齿的理由,可以请你不要追究吗?”

    略一沉思,他点了点头,“好,我暂时不向你要答案,可是,我想有一件事情应该对你说清楚,婚约不是由单方面取消就可以了。”

    半晌,她才缓缓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是我未过门的妻子,除非你可以找出足够的理由说服我取消婚约,否则我还是会重新挑选日子订婚,或者是直接结婚。”

    有一瞬间,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当她的脑子开始恢复运转,她只有一句话可以说:“你不是认真的吧。”她害他丢了那么大的脸,他怎么可能还要娶她?

    露出一个苦笑,他反过来问:“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对这门亲事很不认真?”

    “我……有一点。”

    “我会扭转你的看法。”今天他们见了面,他更坚定自己要娶她为妻的信念,可是问他为何如此确定,他也不清楚,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他对这个女人有一种想继续深入她内心世界的渴望。

    无言以对,她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她有个预感,接下来的日子她不会太平静了,除非她可以说服他取消婚约。

    “我希望你搬回家。”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目前还不想搬回去。”虽然没有住在外面的理由了,可是接下来迎接她的是一个全新的生活,如果搬回家,她难逃跟母亲起冲突的命运。

    “那天,你母亲昏倒了,我相信她一定很担心你,你还是早点回家。”

    身子微微颤抖,虽然之前她有过猜想,见到她的信之后,母亲一定会气昏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语成谶,她真的是不肖女!

    “你认为自己还有必要躲在外面不回家?可以的话,明天就搬回去。”

    她觉得心情很乱,可是……“我一定要顺从你的意思吗?”

    “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可是,如果你真的不搬回去,我也不能如何。”

    “不管如何,谢谢你把我母亲的事情告诉我。”她得好好想一想。

    泡了一个热水澡,江梅杏软绵绵的直想瘫在床上,可是身体刚刚沾到床,她就发现少了一个人。

    转而坐起身,她在昏暗的光线下梭巡了一会儿,终于瞧见好友缩在落地窗边,她两手环抱着弯曲的双脚,目光穿过落地窗仰望着深沉的夜空。“大小姐,你干么还不睡觉?”

    许久,莫君柔都没有回应,江梅杏还以为她没听见,正准备再度开口的时候,她说话了,“我在想事情。”

    真是的,这个女人是不是太无聊了?“你又在想什么事情?”

    “我在想搬回家的事情。”她突然有一种感觉,褚浩星是故意提到母亲昏倒的事,否则,她现在就不用坐在这里犹豫不决。

    “什么?”江梅杏以为自己耳背了。

    “我妈被我气到昏倒了,如果我不回去看她,我会良心不安。”

    这下于有点搞清楚状况了,可是,“你怎么会知道你妈气到昏倒了?”

    “我见过褚浩星了。”

    “什么……”这两个字快变成她的口头禅了。

    “他打手机给我,好像知道我住在你这里,所以我就答应跟他见面。”

    情况当然是这个样子,她总不可能自己跑去找那个男人,问题是……“等等,你不是把手机关掉了吗?”

    “我今天开机了。”

    微皱着眉,江梅杏沉思了半晌,提出疑问:“他说你妈气到昏倒了,这会不会是他想把你骗回去的诡计?”

    如果是这样子,她心里还会好过一点,可是她知道,他不会撒这种谎话。“他干么骗我回家?反正他已经知道我在你这里,我根本跑不掉了。”

    “这么说也对。对了,订婚的事情他怎么说?”

    提到这件事,莫君柔的脸立刻垮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声气,她语带自嘲的苦笑道:“搞了半天,我们的婚约还是有效。”

    咦?江梅杏两眼闪闪发亮,“他还是坚持跟你结婚?”

    “目前的情况好像是这个样子。”

    “我就说咩,他一定是对你一见钟情,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

    “我想,他不愿意取消婚约是碍于男人的面子。”

    “拜托你,用点脑子好不好?你已经逃婚了,他还愿意回头找你,这才真的有损他男人的面子呢!”江梅杏真想狠狠敲醒她的脑袋瓜子。

    下巴枕在双膝之间,莫君柔眉宇之间写满了困扰,“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不怕我再逃一次婚吗?”

    “因为他是真的想要你当他老婆咩。”

    “你怎么不说,他是想让我也体会一下他所经历的遭遇?”她只是随口说说,不过,江梅杏可是一字也不漏的放进大脑。

    她苦恼的皱着眉,“不会吧,他是度量这么小的人吗?”

    “我怎么知道?”几次接触下来,她觉得他是深沉得教人摸不到底的男人,或许就是这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她在他面前很难轻松自在。

    “这没道理啊,为了逃婚,所以坚持跟你结婚,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摆摆手,她连忙喊停,“够了,你别再伤脑筋了,我不管他在打什么主意,反正现在走一步算一步。”

    “那你决定搬回去了吗?”

    “我不知道,明天早上再说吧。”

    “是啊,又不是很紧急的事情,明天再决定也不迟,睡觉吧。”

    点了点头,她回到床上,可是躺在床上,她还是没有办法停止思考。

    隔天,莫君柔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简简单单的弄了一个三明治果腹,她又继续坐下来想着同一个问题,不过,经过了一夜,她的心情平静多了,所以她很快就作出决定——她要收拾行李搬回家。

    她终究要回家,是早、是晚,有什么差别吗?现在,她住家里也好,待在外面也罢,这都不能改变她和褚浩星的婚约,那就别让父母操心嘛。

    不过,当她作出决定的时候,她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其实这同时意谓着一场“战争”的开始。

    “你有本事离家出走,干么回来?”见到拖着行李走进家门的莫君柔,莫夫人激动得冲上前甩了她一巴掌,“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宁可没有你这个女儿!”

    虽然知道母亲有多生气,可是她没想到母亲会对她动手,从小到大,母亲从来没有打过她,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很乖巧听话的关系,自认为高贵的母亲是绝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

    “你真了不起,说走就走,你有没有为我着想?你存心气死我是不是?”莫夫人不肯松手的转而对她捶打拧捏,积压在心里好几天的苦闷终于可以宣泄出来了,她怎么可能甩一巴掌就满足了?

    逃婚一事,她确实理亏,所以她静静任由母亲发泄,直到母亲累得垂下双手,她才轻柔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就没事了吗?如果褚浩星不要你,你还能嫁人吗?”

    “我不要嫁人总可以吧。”她知道自己的话必定引来冲突,可是一鼓作气说清楚也好。

    “你还敢跟我顶嘴?你是准备一辈子在家里当米虫吗?”

    “我会出去工作赚钱。”如果不是母亲阻止,她根本不想待在家里当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

    “你不要笑死人了,你可以赚什么钱?除了当大小姐,你一点本事也没有。”

    人家都说,在母亲眼中,再没出息的孩子也是一块宝,可是她……她想哭,可是心太痛了反而哭不出来。“妈,对你来说,我真的那么没出息吗?”

    莫夫人毫不留情的用手指戳着她的脑袋瓜,“你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你以为混个大学文凭,就可以在外头闯出什么名堂吗?我告诉过你多少遍,女人是拚不过男人,最好的出路就是嫁个好老公。”

    “妈,我不想像你一样,我不要一辈子靠男人过活。”

    脸色铁青,莫夫人气得全身颤抖,“你说什么?”

    毫不退缩的看着母亲,她大声的说:“我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什么叫你想要的生活?”

    “我要出去工作,而且我也已经找到工作了。”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莫夫人好像快要昏倒的样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妈,我的人生我要自己作主,可以请你尊重我吗?”

    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莫夫人咬牙切齿的道:“你想造反是不是?”

    “我不想跟妈争吵,我只是希望妈可以了解我的想法。”

    “你不需要什么想法,你只要听从我的安排嫁人,你这辈子就可以养尊处优的过一辈子。”

    沉默了半晌,她的眼神盈满了美丽的哀愁,“妈,为什么你只想到自己?为什么你从来不关心我想要什么?你知道我讨厌跳芭蕾舞吗?你知道我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用被子把自己从头盖到脚吗?我不是洋娃娃,我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我有自己的想法,你为什么不能试着把我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呢?”

    仿-有根针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莫夫人一时之间难丛百语。

    “我回房间了。”莫君柔落寞的转身走上楼。

    fxm

    回到房间,莫君柔顿觉筋疲力尽的倒在床上,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突然一股酸楚在胸口蔓延开来,接着眼眶湿了,泪水就这么不听使唤的滑下双颊。

    虽然过去她一直活得像个傀儡,但是她相信母亲眼中的自己并非一文不值,可现在才知道,原来她什么都不是。

    这时手机响了,她匆匆拭去眼泪,起身接听手机,“你好。”

    “是我,今天过得如何?”褚浩星温柔的声音从手机另一头传来。

    吸了吸鼻子,收拾一下还波动起伏的情绪,她试着让略带嘶哑的声音变得轻快一点,“谢谢你的关心,我过得很好。”

    略微一顿,他的语气转为迟疑,“你在哭吗?”

    她真的吓了一跳,这个男人的观察力很敏锐,“我干么哭?”

    “我正在等你告诉我答案啊。”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她休想逃避问题。

    不想正面回答,她也只能扯谎,“我没有哭。”

    “难道老师没有教你,说谎是错误的行为吗?”他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

    “我……这不关你的事。”她烦躁的抓着头发。

    “什么不关我的事?你有没有哭?还是,你有没有说谎?”他是虚心求教。

    “两者都没有关系。”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发现这个男人很难缠呢?不,不是她没有发现,而是他不曾真实的表现自己。

    “你回家了吗?”

    脑袋空白了三秒钟,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的话题转得未免太快了,脑子稍微迟钝的话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你不是希望我回家吗?”

    “我发现你越来越会要嘴皮子哦。”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

    连忙捣住嘴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她怎么没有注意到呢?不,不是这样,如果不是他一直纠缠不休,她也不会有这种失控的行为。

    “我们晚上一起吃饭。”

    怎么又来了?这个男人很爱转移话题哦!“对不起,我今天心情很坏。”

    “心情不好还是得吃饭,下了班我去接你。”

    “我心情很坏,我没有多余的心力陪任何人吃饭,你不懂吗?”

    “我不是任何人,我是你未来的老公,而且,今天晚上我想跟你一起吃饭。”虽然声音还是一样的轻柔,他的口气却是不容抗拒的强硬。

    皱着眉,她闷声道:“这是命令吗?”

    “如果命令可以改变你的态度,你就当我是在下达命令好了。”

    半晌,她不情不愿的妥协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用不着你来接我。”

    “你有没有想吃哪家餐厅的料理?”

    “没有,我不会特别记住餐厅的名字。”平时出去用餐,她绝大部份是陪伴父母亲,作主的人当然是母亲大人,偶尔随好友上哪家餐厅品尝美食,那也是好友的主意。

    “我知道了,七点我过去接你。”

    张开嘴,她正想重申一次自行前往,他已经收线结束通话了。

    许久,莫君柔只能瞪着手机,再度无力的往后瘫在床上,如果她没有逃婚,事情会不会变得单纯一点?算了,时间不可能回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接下来她真的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放下电话听筒,褚浩星苦苦的一笑,难以置信,他竟然沦落到用“命令”的方式请她吃饭!算了,谁教他之前满不在乎的态度把她气跑了,现在,他只能使尽各种手段把她追回来,他一定会教她真心同意当他的妻子。

    之前,他不太明白男人和女人为什么喜欢抓着手机不放的说个不停,今天他终于明白了,听着她的声音,想像她说话时候的表情,他就是舍不得结束……怎么一眨眼间连她的声音都变得如此令人心动?

    敞开的门上传来敲打声,洪铃兰已经从昨天受到的打击完全振作起来,她始终没有忘记一件事,她还是处在优势的一方。

    “总经理心情很好。”她绝少见到他如此充满亲切感的笑容。

    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直接转入主题,“有事吗?”

    “我想确定一下晚上的慈善拍卖会还是由我陪总经理出席吗?”

    “慈善拍卖会?”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上个礼拜主办单位还特地打过电话确认总经理会不会出席,你承诺会亲自出席。”虽然取消订婚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可是她相信总经理还是会依约出席,何况有她陪在总经理身边,谁还会关心那个逃婚的女人。

    “可是,今天晚上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

    “什么重要的约会?”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腧越了身份。

    瞥了她一眼,他避开她的问题道:“你陪公关部经理出席慈善拍卖会好了。”

    “总经理,如果主办单位问起来的话……”

    “就说我临时有事没办法出席。好了,你去请公关部经理过来一下。”

    “是,总经理。”晚上他究竟有什么重要的约会?怎么办?她觉得很不安,她感觉到有什么事情正在失去控制。

    洪铃兰一离开办公室,褚浩星立刻拿出名片簿寻找今晚约会的餐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