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对褚浩星来说,这将是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早晨,天色刚亮,他就飞车来到莫家,这全是因为莫君柔留了一封书信离家出走。

    爸、妈:

    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的任性,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准备好嫁人了,我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未来,我会亲自向褚浩星致歉,也请你们不要找我,当我想明白了,我自己会回来向你们请罪,你们保重。

    不肖女莫君柔敬上

    虽然已经知道温婉柔顺的她还存在着另外一面,甚至胡乱的猜想她何时会把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爽快的挑在这个时候向他招了,生气吗?她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可是生气的同时,他对她产生了一种无法理解的渴望——他渴望知道藏在温婉面具底下的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浩星,事情都发生了,我知道说抱歉也没办法弥补造成的伤害,可是,我们一定会找到君柔,亲自带她上褚家请罪。”毕竟是个律师,莫老爷显得相当沉稳,不像他的妻子已经气得瘫在床上。

    “伯父,您知道她可能去什么地方吗?”

    摇了摇头,莫老爷心情显得很沉重,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他大概永远不会发现自己对女儿有多么不了解,“我不清楚,她从来没有带朋友回来,也不曾在我们面前提过她的朋友。”

    “您知道她平时都往哪里跑吗?”

    “自从她上个月结束瑜珈课,她就很少往外跑,不过内人曾经听说她有个朋友开了一问餐厅,她偶尔会去那里学习新的菜色。”

    很好,这么一来就可以锁定搜寻的范围,他只要再找到一样东西……“她房里有没有私人电话簿?”

    “我找过了,没有看到任何电话簿。”惊动褚家之前,莫老爷当然也想过找人,最好可以让这件事情变成一段不影响婚事的小插曲。

    沉吟了半晌,他接着又问:“那有没有毕业纪念册之类的东西?”

    “我没有仔细检查,我请佣人再去找找看好了。”莫老爷立刻吩咐佣人进莫君柔的房间搜寻。

    “伯母还好吗?”从他进入莫家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莫夫人。

    “她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不过事情总会过去,她会没事,倒是你……”

    “我没事,我们的订婚确实太匆忙了,她会有这样的决定,我可以理解。”

    这么优秀又这么有度量的男人,如果君柔错过了,那是她的损失,可是发生这种事情,他怎么敢期望这门亲事还在?“关于君柔对褚家造成的损失,你再请秘书通知我,我会立刻送支票过去给你。”

    “伯父,这件事等我们找到君柔之后再说。”他并没有取消婚事的打算,有些事情他一定耍弄清楚。

    “可是你父母……”

    “我会向他们解释,请伯父不用担心。”

    这时,佣人抱着一本厚重的毕业纪念册走了出来,“老爷,我找到了。”

    “伯父,我会想办法找到君柔,这本毕业纪念册可以先交给我保管吗?”

    接过佣人送上来的毕业纪念册,莫老爷实在过意不去,“这本毕业纪念册交给你是没什么问题,可是怎么能麻烦你帮我们找君柔的下落?”

    “这件事说起来是因我而起,我想亲自找到她,一有消息我会告诉伯父,如果她有消息传回来,也请伯父立刻通知我。”

    “我会的。”

    “那我先告辞了。”

    坐在落地窗边,莫君柔看着天色由暗黑转灰白,她的心跳却还是一样的急促。

    终于,旭日升起,她看了一眼时间,这时爸妈应该已经发现她留信出走了,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妈妈可能会气昏了,爸爸应该会沉着以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会认为有她这个女儿根本是家门不幸。

    老实说,她也觉得自己疯了,可是一直有个信念在督促着她,她必须相信自己的决定,没有感情当基础,她和褚浩星怎么可能建立一辈子的关系?所以明知道这会引起很大的风波,她还是做了。

    她真的很不想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可又实在没有时间跟强势的母亲对抗,匆忙之间,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喊停。

    过几天她得先打电话给褚浩星,不管怎么说,她欠他一个道歉,至于她父母那边,她倒是比较头痛,这恐怕不是说一声对不起就可以摆平。

    “现在几点了?”江梅杏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收回漫无目的的视线,莫君柔回头看着依然趴睡在床上的好友,“七点了——”

    打了一个哈欠,江梅杏虽然很想继续赖在床上,不过她还是坐起身,“你干么起得这么早?你昨晚不是很晚睡吗?”

    “我睡不着。”这一夜她几乎没有阖上眼睛,在她做出这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以后,她怎么有可能安稳的入睡?

    又是叹气又是摇头,江梅杏早知道她不会真的这么潇洒,“你很担心对不对?我看,你还是回去好了。”

    嘟着嘴,她觉得这个女人一点朋友的义气也没有,“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走出来了,你怎么可以叫我回头?”

    “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了,那就放松心情什么都别想。”

    “我家现在说不定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我怎么有办法放松心情?”

    江梅杏没好气的白眼一翻,“当你决定逃婚的时候,你就应该猜到后果了。”

    “我知道后果,我还知道我爸妈一定会想办法找出我的下落,可是,知道是一回事,面临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

    闻言一惊,江梅杏急呼呼的问:“他们会不会找上我这里?”

    苦涩的一笑,她的语气带着一点自怜,“这点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他们对我的交友情况一问三不知。”

    可是,江梅杏还是觉得不太妥当,“我看,这几天你最好乖乖待在屋子里面,不要到处乱跑。”

    “我知道。”她逃避的不单单是订婚这件事,她也想趁这个机会体会自由自在的生活,当然不希望太快被他们逮回家。

    “好了啦,反正你也不能怎么样,你就放松心情把一切交给时间,时间久了,再深的伤口也会变得云淡风轻,人就是那么健忘。”

    这倒是,她终于可以挤出笑容。

    伸了一个懒腰,江梅杏跳下床,“对了,因为我很少在家里开伙,冰箱里面没什么东西,我去店里之前会先到超市采购一些食物回来,你想吃什么?”

    “你准备什么,我就吃什么。”住在人家的屋檐下,她已经造成好友很大的不便了,怎么好意思再给人家添麻烦?

    “你干么跟我这么客气?”江梅杏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我知道你是千金小姐,我们平时的饮食不太一样,如果你不告诉我想吃什么,我买回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合你的胃口?麻烦你行行好,我可不想落个虐待你的恶名。”

    “我不会。”

    “如果你是担心我负担不起,你就赞助一点购物基金好了。”

    点了点头,她坦白的说:“除了乳制品之外,我真的不挑食,不过,麻烦你帮我买一些做各类沙拉的材料。”

    “我知道了。”江梅杏转身进了浴室刷牙洗脸。

    站起身,莫君柔踏进阳台,她是应该打起精神,日子总是要过下去嘛。

    虽然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褚浩星隔天一早还是像往常一样进公司上班,不过,他眉宇之间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疲倦。这也难怪,应付了一整天亲朋好友打来的电话,说是关心,其实每个人都想挖到订婚取消的内幕消息,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可以躺下来喘口气,莫君柔的身影却在脑海里面徘徊不去,想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神采飞扬?

    原本,他也准备放自己一天的假,他有太多事情需要思考了,而且他今天的心情根本不适合工作,可是,他又不想留给别人太多的揣测空间,因此他没有破坏原有的生活作息。

    “总经理,我帮你煮了咖啡。”洪铃兰知道这是关心他的好机会,她怎么可能不好好把握?

    “谢谢。”接过咖啡,褚浩星藉着咖啡香暂时放松一下自己的思绪。

    “总经理,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需要我帮你抓一下肩膀吗?我妈夸我很会按摩,抓完之后,你会觉得舒服一点。”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只是昨晚没睡好,精神有点不好。”

    “你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下?”

    他摇了摇头,“现在是上班时间,我跟公司每个员工一样,都应该遵守公司的规矩,不过,请你帮我把今天的会议延到明天。”

    “是。”略微一顿,她小心翼翼的进入此刻最关心的话题,“我听说……”话才起头又缩了回去,她一副不知能否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有什么事?”其实她不说,他也知道她想说什么,可是对他来说,若无其事地面对这件事情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他只是当莫君柔在闹脾气,他们两个还没有结束,这件事不过是一段小插曲。

    “我听说新娘子不见了,总经理的订婚取消了。”

    “这个世界上好像藏不住秘密。”不过,他的口气倒是很轻松。

    得到证实,洪铃兰乐得抑制不住上扬的唇角,太好了,没想到她什么事也不用做,这门亲事就完蛋了,而且还是她的情敌自己把事情搞砸的,褚家丢不起这个脸,现在那个女人再也威胁不了她了。

    够了,这种时候,她更应该表现体贴的一面,“总经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我想对方应该是有什么苦衷吧。”

    “我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怔了一下,这不是她预期的反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怪那个害他变成笑话的女人吗?她突然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那个女人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无足轻重?绝对不可以,这是老天爷给她的好机会,如果她不趁机把情敌打垮,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可是,如果她可以事先取消,事情就不会闹得这么难看。”没有回应,褚浩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陷入沉思。

    见他毫无反应,她不得不再接再厉的煽风点火,“她一定是个很任性的女人,否则怎么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事情?”

    “我相信她有她的理由。”

    “也许吧,可是,她也不应该这么自私,她教总经理的面子往哪里摆?”

    沉默了半晌,他竟然反过来问她,“你认为面子很重要吗?”

    一股莫名的不安滑过心头,他会不会看穿她的企图?别慌,沉住气,她并没有说错话,下过,她还是小心措词比较好。

    “不是,我只是认为不应该为了自己而不顾虑别人的处境。”

    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他随即又补了一句,“人难免有所疏忽的时候,用不着太苛求别人。”

    她赶紧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下但占不到便宜,还会曝露太多的心眼,这么一来,情敌还没有击垮,她自己就先阵亡了。

    “钤兰,中午可能要麻烦你帮我买个便当。”最近,他还是尽可能避开人群,这种时候耳语特别多,万一遇到不识相的人,硬是缠着他说个不停,他的修养恐怕要面临危险的考验。

    “是,总经理。”

    “你去忙吧。”他随即打电话联络顾华生。

    今晚,褚浩星特别请洪铃兰准时下班回家,他不希望有人拉长耳朵躲在一旁偷听他们谈论事情,因为这件事情跟莫君柔有关。

    “该休息了,你看看我帮你买了什么。”顾华生高高的举起手中的袋子。

    闻着袋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香味,褚浩星就知道他带来了丰盛的晚餐,“你怎么想到带晚餐过来?”

    “我肚子饿了呀,不过,我不知道是否合你太少爷的胃口。”晚餐时间应该约在餐厅见面,可是这小子却约在这个地方,可想而知,他是有意避免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也难怪,发生前天那种事情,现在遇见认识的朋友,难免又要重提一次不愉快的记忆,所以能避则避。

    “我正饿得头昏脑胀,现在有东西吃就好了。”褚浩星起身跟着好友走到沙发坐下。

    “我买了炒面和一些下酒的小菜,可是我忘了带酒过来。”

    “我不想喝酒。”

    歪着头瞅着他,顾华生语带戏谵的道:“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想大醉一场。”

    “我干么大醉一场?”他不懂好友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受到那么大的打击,你不想大醉一场吗?”

    “这又不是天塌下来,用不着这么沮丧吧。”

    顿了一下,顾华生点了点头,“也对,不过是订婚,又不是结婚,否则一定闹上媒体,不会只是在社交圈流传。”

    “你看起来好像很幸灾乐祸。”

    顾华生终于放声笑了出来,“我真的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你可是钻石级的身价,怎么会有女人傻得把你放走?就算要逃婚,也应该是你吧。”

    “人总是习惯把自己的想法转移到别人身上。”昨晚,他一直想着一个问题,如果当初他决定了莫君柔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就用心经营他们的关系,她是不是不会逃婚?

    当他选择她,他就很自然的认为她愿意嫁给他,诚如好友所言,每个人都认为他有钻石级的身价,而他的下意识也是这么看待自己,所以喊停的人也应该是他,就是因为这种先人为主的自傲,他没有认真对待她,试问,她对这门亲事又怎么会抱着期待?

    “我是以常理推断,除非不是正常人……等等,难道她是个怪胎?”

    “不要妄自揣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好了啦,我们先来讨论正事,因为我不方便出面,所以想请你帮个忙。”褚浩星从衬衫前面的口袋拿出一张名单,“你帮我调查这名单上面有没有人开餐厅。”

    看著名单,顾华生完全不认识上面的人,“这些人是谁?”

    “我未婚妻的大学同学。”多亏那本毕业纪念册,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她。

    眉一挑,顾华生饶富兴味的瞅着他,“你不打算跟她结束?”

    “为什么要结束?我想,我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的结婚对象,她需要时间安静思考,我包容一下有什么关系?”

    “看样子,你对她很认真哦?”

    笑而不语,他不是很清楚自己对她的感觉,但是可以确定一件事,他想更深入认识这个女人。

    双手在胸前交叉,顾华生语带猜测的说:“我对这个女人越来越好奇了,她到底哪一点值得你紧抓着不放?”

    “等你见到她以后,你自己再观察吧。”

    “你还想要娶她当老婆,可是伯母会答应吗?我看伯母很生气。”

    母亲根本气坏了,虽然他避重就轻极力袒护莫君柔的逃婚,母亲还是没办法谅解,直说她瞎了眼看错人,可是,他才是当事人,真正作决定的人是他。

    “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我妈会尊重我的选择。”

    “不是我要泼你冷水,我真的不看好。”褚家在商场上可是有头有脸,褚夫人更是那种非常看重面子的贵夫人。

    “你非要诅咒我吗?”

    “我是要你有个心理准备,你要应付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两个女人。”一个女人已经很麻烦了,再加一个进来凑热闹,日子会太平,那才奇怪呢!

    摇了摇头,褚浩星好笑的说:“女人又不是怪物,你不要想得那么可怕。”

    “女人不是怪物,可是女人比怪物还可怕。”

    “你连你妈都骂了。”

    “说到我妈,我也很头痛啊。”

    “你用不着替我担心,我应付得来。”

    像是想到什么,顾华生狠狠的敲了一下脑袋瓜,“哎呀,我真是笨,你在商场上可是出了名的交际高手,没有你摆平不了的人。”

    “是吗?”

    “虽然我家开的是保全公司,可是我知道的八卦新闻不输记者。”

    “好了啦,确定开餐厅的人之后,再查清楚莫君柔有没有跟这个人在一起。”

    颐华生比了一个oK的手势,“我会尽快给你消息。”

    “谢啦,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正事谈完,褚浩星终于可以放松心情享用晚餐了。

    匆忙之间,除了衣物,莫君柔什么东西都忘了带出门,而好友的住处也只能提供睡觉的功能,根本找不到任何打发时间的东西,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结束这种见不得人的日子。

    虽然只有两天没有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可是感觉上好像有两年那么久了,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走在大太阳底下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不过,今天的太阳炙热得猛烈,她不到一个小时就觉得头昏脑胀,最后还是跑到好友的简餐店吹冷气。

    “你怎么跑来这里?”一看到莫君柔,江梅杏立刻把她拉到最角落的座位。

    双手合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说:“我快渴死了,你可以先让我喝一杯冰冰凉凉的奶茶吗?”

    “好啦,你乖乖在这里坐着。”江梅杏随即起身走回柜台弄来了冰奶茶。

    咕噜咕噜一口气把冰奶茶喝到只剩下冰块,她满足的笑了,“好舒服哦!”

    见她喝得一点形象也没有,江梅杏几乎傻了,“你去了沙漠啊。”

    “今天太阳好大,我差一点就中暑了。”

    “你又不是没钱,干么不坐计程车?”

    “原本我只是想出来活动一下筋骨。”

    “活动完筋骨就回去,干么跑来我这里?”

    轻咬着下唇,她无精打采的说:“成天没事干的待在屋子里,我快闷死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难道你希望被他们逮回去吗?”

    “他们不可能找到这里。”虽然她不想这么快就回到那个像座牢笼的家,可是父母真的那么神通广大找到这里,她也没什么好担心,反正订婚的事情已经没办法挽回了,她离家出走最重要的目的达到了。

    “你确定?你有没有可能把我的名片留在抽屉里面?”

    “你的名片我早就弄丢了。”她的皮包老是乱七八糟,弄丢东西是经常有的事情,反正她也不需要,电话直接背在脑子里就可以了。

    白眼一翻,江梅杏早就知道给她名片只有这种下场,这个女人真的不太会收拾东西,没办法,她是在佣人伺候下长大的千金小姐嘛,收拾整理的工作从来不用她小姐自己动手。

    扯出一个笑容,她眼巴巴的看着好友,“梅杏,成天待在屋子里面只会胡思乱想,我想找事情做。”

    “你想工作?”

    “可以吗?”

    “当然……等等,你问我干么?”江梅杏后知后觉的瞪着她诡诈的笑脸。

    嘴巴咧得更开了,她撒娇的拉了拉好友的手,“我可以在你的店里工作吗?”

    “你别开玩笑了!”江梅杏惊愕的瞪大眼睛,她可没忘了这位小姐曾经在她店里当过服务生的不良纪录,虽然是短短的一小时,但记忆从来没有减退,可见印象有多么“深刻”。

    她觉得很委屈,“我知道自己笨手笨脚,不太能胜任端盘子的工作,可是,我可以做其他的事,像是收拾清洁的工作,或者帮客人点餐啊。”

    江梅杏摇了摇头,如果不说明白,这位大小姐根本搞不清楚重点嘛!“你是金枝玉叶,你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每个人都有长处,你不要一开始就否定我。”

    “我是怕你受不了压力。”

    “如果受不了压力,我会识相的打退堂鼓,好不好?”

    犹豫不决的皱着眉,江梅杏实在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不然,我先实习一个礼拜,你不用付我半毛薪水,如果我的表现称职,你就让我待在这里工作。”

    瞧她那张坚决的娇颜半晌,江梅杏终于点头答应了,“好吧,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就对你比较客气,工作的时候,我可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哦。”

    “我知道,谢谢你。”太好了,她有工作了。

    “什么时候开始呢?这个礼拜的班表没办法变动,我看下礼拜好了。”

    “是,老板。”莫君柔恭敬的行了一个童军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