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今晚,褚浩星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焦虑,因此好友一通电话邀请,他就陪他出来喝一杯,可是,此刻在他脑海徘徊不去的却是迟迟没有回电的莫君柔。

    他会担心她是天经地义,从他认定她是他未来的妻子起,她就成了他的责任。

    现在想起来,他还是不敢相信,她竟然把他丢在婚纱公司自己跑掉了,这种任性的举动不像她会做出来的事情,可是想想,至少离开之前她有向婚纱公司的服务小姐交代了一声,也许她是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所以没办法依约回到婚纱公司。

    奇怪,这么晚了,为什么她还没有打电话给他?难道她还没回家吗?

    “浩星,你有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在看手表?”顾华生难得看他如此心神不宁。

    “有吗?”褚浩星试着一心二用的把思绪集中到眼前。

    “每隔三分钟就看一次,你是不是另外约了人?”

    “没有。”三分钟?这个家伙说话就是喜欢夸大,即使他有些失常的地方,但他的自我控制能力还是一流的。

    眉一挑,顾华生若有所思的笑了,“我知道了,你在等未婚妻的电话是吗?”

    “我还没有订婚,还得再等上半个月。”

    “半个月很快就到了,你未来的新娘于是什么样的女人?”

    “当然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

    “我认识你差不多十一年了,可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几天听说他大少爷要订婚的消息时,他惊愕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打开记忆,这个家伙好像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哪个女人,大学同学之间还流行过这么一个笑话,说这个家伙可能是个gay,还好他不会拒绝投怀送抱的女人,否则连他这个好朋友都会质疑。

    “你认为我喜欢哪种女人?”

    “这个嘛……清纯幼嫩型的妹妹?不对,你不会喜欢乳臭未干的女人……风骚妩媚型的美女?也不对,你不会喜欢太过世故的女人……小家碧玉型的俏佳人?不好,这种女人站在你身边怎么看都不登对……天啊,我脑子都打结了,你究竟喜欢哪一种女人?”顾华生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你不觉得传统的女人是最理想的对象吗?”

    不会吧,这个刺激太大了,顾华生惊吓得瞪大眼睛,“你未来的老婆是妈妈型的女人?”

    笑而不语,他觉得他的反应很好笑。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要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问题,怎么会挑上一个妈妈型的女人当老婆?”顾华生激动得好像要结婚的人是他。

    “你好像对妈妈很不满哦。”他戏谵的一笑。

    “你不要故意扭曲我的意思,我只是觉得那种类型的女人配你太不协调了。”

    “我应该配哪一种女人?”

    “聪明、漂亮、能干,你身边的女人应该是女强人型的美女。”这笔无疑问,像他大少爷这么优秀的男人如果配上一个笨女人,那根本是暴殄天物。

    摇了摇头,他反过来一问:“你不觉得太强悍的女人很有压迫感吗?”

    “拜托,有什么女人你控制不住?再强悍的女人到了你面前也会变成小猫。”顾华生暧昧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是吗?以后我得留意一下。”

    “你都要订婚了,还留意其他的女人干什么?”

    “是啊,现在我不能算是自由之身,看样子我没办法证实了。”

    “找个时间,介绍你未婚妻让我瞧瞧,我很好奇她哪一点胜过围绕在你身边那些聪明能干的美女。”

    “最近忙着订婚的事,你恐怕得等到订婚那天才可以见到她。”

    “我知道了,你担心我会在她面前乱说话对不对?”顾华生也知道自己是个粗线条的人,他看女人跟男人没什么两样,说话经常没有注意分寸。

    “不是,最近真的很忙,你不是说半个月很快就到了吗?有点耐性嘛!”

    “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顾华生先举起自己的酒杯,“我还没有恭喜你终于挑到新娘子了,我敬你一杯。”

    “谢谢。”褚浩星爽快的举杯干了。

    fxm

    回到家,褚浩星立刻拨打莫君柔的手机,稍早因为她的手机不通,他不得不惊动莫家的人,可是,现在他可没有多余的心力应付莫夫人的关心,所以他还是再试试她的手机好了,没想到真的通了。

    “你好。”莫君柔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显然被他从梦中吵醒。听见她的声音,他顿觉缠绕在胸口的焦虑感消退了,“是我,你在家吗?”

    谁?她没有细想,因为脑子还不肯完全回到现实的世界,“我在家啊。”

    “你什么时候回到家?”

    “好像十点左右。”

    “伯母没告诉你,我打过电话给你吗?”

    好像被人家用石子敲中了脑门,原本她还紧闭的双眸迅速张开,睡姿马上变成坐姿,她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有,可是我找不到你的联络电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搞丢了。”

    眉一挑,原来他未来的妻子有点迷糊,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讨厌,甚至还觉得她多了一点生命的色彩,再也不是他脑海当中那个只有象征理想的女人。

    “你突然不见人影,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很抱歉,我本来是想出去买个东西就回去了,可是半路出了一点状况。”她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所以还是尽可能贴近现实的情形解释,不过她自知含糊其词的回答不难察觉到有所隐瞒,她最好别妄想就此打发他,反正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大不了他们的婚事没了。

    出乎意料,他竟然就此打住,“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有这类的事情发生,再多受几次的惊吓,我一定会得心脏病,现在你已经成为我的责任,我不能让你发生任何意外,以后不管你去什么地方,时间或长或短,请你务必事先告诉我。”

    虽然他的口气很温柔,但是她感觉到一种不容反抗的威严,“我知道了。”

    “我听说你还没挑好订婚礼服,明天我再陪你去一趟婚纱公司。”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若是以往,她绝对会柔顺的接受他的安排,可是现在有个细小的声音不时在她耳边回荡——现在的莫君柔不再是一个只会把自我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傀儡。

    “订婚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我每天闲着没事做,可是你不一样,我知道你工作很忙,还是说,你希望亲自帮我挑选礼服?”

    “这种事你可以自己作主。”

    “既然如此,我自己一个人去婚纱公司就好了。”

    “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面,你再打电话给我,现在请你把我的手机号码抄下来,最好可以顺便记在脑子里。”

    “好,我去拿笔和记事本。”莫君柔赶紧下床跑到书桌前面,打开台灯,询问他的手机号码并记录在记事本上。

    “虽然我工作很忙,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有照顾你的责任。”

    “我知道了,明天你不是要上班吗?这么晚了,你是不是应该休息了?”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还好他们隔着电话,否则真的糗大了。

    经她一提醒,褚浩星才注意到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他是应该收线了,“对不起,你一定很累了,你休息吧,晚安。”

    结束通话,他若有所思的蹙着眉,他觉得她的态度跟往常不太一样,可是她说话的语调还是一样的温婉柔顺,难道是他的错觉吗?

    揉了揉太阳穴,也许,他今天晚上太累了,他甚至没有注意时间有多晚,就鲁莽的把她从睡梦中吵醒……现在,他最需要的是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在母亲的权威下,莫君柔不得不恢复往常的淑女打扮,可是压抑在内心深处的自我一旦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又怎么可能再安安份份的待在不见天日的地方?

    左思右想,她有了一个好主意,她在父母面前就乖乖的当个大家闺秀,走出家门之后,她就当变身后的莫君柔。

    不过在这之前,她总得帮自己准备一些衣服,除非她打算一直穿同一件T恤和牛仔裤。

    因为秦雨晨说过,当她成为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顾客开始,她就享有三个月的服务,如果有任何需要她们协助的地方,她都可以向她们开口,所以,她直接来变身游戏顾问公司找蓝朵儿。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么挑选衣服,可以请你帮我吗?”她衣橱里面的衣服全是母亲一手打点,每次上百货公司添购衣服的时候,母亲一定陪在一旁,也许是母亲的眼光很好,她对母亲挑选的衣服都很满意,久而久之,这种事也就变得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问题,你在沙发稍坐一下,我先帮你挑选衣服,待会儿你再慢慢试穿。”

    “谢谢你。”

    “对了,你想喝什么?咖啡?奶茶?绿茶?洛神花茶?不管你想喝什么,我都有办法变出来,可是,就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可以。”

    怔了半晌,她讷讷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咯咯咯的娇笑了起来,蓝朵儿的眼神好像她笨得无药可救似的,“拜托,瞧你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的样子?”她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

    “我可以从你的装扮和举止掌握你的性格,尤其是你这样的人。”蓝朵儿的口气好像这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太过柔顺了,看起来就是那种习惯任人摆布的人,我之所以建议你的打扮可以帅气一点,就是想帮助你摆脱原来的拘谨。”

    是啊,每个人对她的第一眼印象都是柔顺,就连她本人长期以来不也是这么认定自己吗?

    “好了,你还没说想喝什么。”

    “咖啡。”母亲严禁她喝咖啡,说什么咖啡太过刺激了,对身体不好,还有,真正的淑女应该只喝英国茶,不喝咖啡,她实在不懂这是哪来的歪理。

    招来服饰部门的店员送咖啡给客人,蓝朵儿随即转身帮她挑选衣服。

    半晌,店员送来了咖啡,莫君柔一脸神圣的闻着咖啡的香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品尝了起来……咳!好苦哦!

    “你喝咖啡不加奶精和糖吗?”蓝朵儿好笑的回头看她。

    “我忘了。”她难为情的连忙放下咖啡,重新加奶精和糖调和。

    咦?这一点倒是稀奇哦!“你看起来不像个迷糊蛋。”

    轻轻咬着下唇,她小小声的说:“我只是有点小胡涂。”

    不再言语,蓝朵儿专注的在衣架之间搜寻。

    一边喝着咖啡,她一边好奇的问:“这里的衣服都是你设计的吗?”

    “不是,我手下还有两个助理设计师。”

    “你真的好厉害,我恐怕连当服务生帮人家端盘子都有问题。”她不由得苦涩的一笑,母亲认为女人最重要的是嫁个好老公,所以毕了业之后她一直待在家里,因此她很羡慕有工作的人,曾经有一次哀求好友让她当一天的服务生,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她就阵亡了,不但打破人家的盘子,还把自己的手烫伤了。

    “不要太低估自己的能耐,面对困难的时候,女人的韧性可是比男人大。”

    是吗?她很怀疑自己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可以不会退缩。

    “好了,我先帮你挑了三套裤装,你过来这边试穿看看。”

    她连忙起身跟着蓝朵儿走向更衣室。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变身的样子,可是当她站在试衣镜的前面,看到那个还相当陌生的自己,她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站在她身后的蓝朵儿赞赏的吹了一声口哨,“哇!你有一双可以媲美Model的美腿,穿起裤子的曲线veryperfect。”

    “谢谢。”

    “女人最美的地方就是曲线,如何让曲线以最完美的姿态呈现,就是穿衣服的哲学,如果净穿一些会丑化曲线的衣服,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明白吗?”

    “我明白了。”

    拍了拍手,蓝朵儿又递上一套衣服,“我们继续吧!”

    莫君柔几乎把订婚的事完全抛到脑后,当然也没有意识到订婚的日期一天一天的逼近了,褚浩星忙着工作没时间理会她,她则忙着玩变身游戏,现在看着自己的另一种风情,她已不再觉得陌生,甚至还越来越喜欢另外一个自己,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她,她终于开始相信自己有存在的价值。

    以前,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念之间可以让人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现在,她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当她愿意离开原地向前跨进一步,她所看见的世界就会不一样,人生也会因此改变。

    “难怪这家西餐厅天天客满,这里的食物真是太棒了!”享用完午晚餐,江梅杏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幸好现在才五点多,还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消化,否则今天一定会肥了好几公斤。

    “我知道你最喜欢美食了,可是你也用不着这么兴奋啊。”莫君柔取笑道。

    “你知道吗?我已经几百年没坐在这么昂贵的地方用餐了。”平时都是她走来走去忙着为客人服务,今天轮到她享受人家的服务,这种感觉特别幸福。

    咦?她稀奇的眉一挑,这个女人为了美食可以倾家荡产,最后干脆自己跑去开简餐店,怎么……“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节省?”

    摆摆手,江梅杏说起来就很郁闷,“我根本没有时间,店里那些工读生手脚不俐落、反应不机灵,你说,我怎么放心把店交给他们?”

    “我看是你自己太能干了,所以老觉得别人做得不好。”其实,她很羡慕好友总是勤快的忙个下停,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是她乐在其中,这很了不起。

    “你以为我喜欢这么命苦吗?你不知道,现在的人爱钱又爱偷懒,我怎么敢放着不管?”

    “你会不会疑心病太重了?”

    “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双手打了一个大“×”喊停,江梅杏可不想坏了今天的心情,“我们不要再聊这种无趣的话题。”

    没错,今天她请好友吃饭可是有更重要的目的,举起装着香槟的玻璃杯,她非常豪爽的说:“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干杯。”两人的玻璃杯轻轻碰触了一下,然后一口气喝了。

    双手在胸前交叉,江梅杏皱起眉头,“我还是不太习惯你这么帅气的样子。”

    “久了就会习惯。”

    “如果你妈发现你出了门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她一定会气炸了,你不担心吗?”

    “等她发现了再说。”她还是不愿意跟母亲正面冲突,可是,也许是她越来越相信全新的自己,所以她觉得面对问题不再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

    哇!江梅杏一副大惊小怪的说:“你现在越来越潇洒哦!”

    “当你跨出第一步,你就不可能再回到原点。”

    “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那家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真的很神奇哦!”

    “你也想变身吗?”

    “有机会我也想试试看,可是,我对目前的生活还算满意,如果想变身,我也不知道应该变成什么样子……”突然想到时间,江梅杏抬起腕表一看,“哎呀!我得回去了,现在是店里最忙的时候,他们一定忙不过来。”

    伤脑筋的摇了摇头,莫君柔招来服务生结帐。

    当她们结束用餐离开西餐厅的时候,莫君柔完全没想到褚浩星也在这个地方。是她吗?褚浩星困惑的轻蹙着眉,那是她的脸没错,可是神韵看起来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浩星,回魂了,”顾华生拍了一下好友的肩膀,“你在看什么?”

    敛住思绪,他若无其事的说:“我看到一个朋友。”

    “你需要过去打招呼吗?”

    “不用了,她刚刚离开了。”虽然很想控制住自己的思绪,可是那个影像一直在脑海徘徊不去。刚刚见到的那张脸会不会是一时眼花看错了?或者,那是一个长相近似莫君柔的女人?还是说,“她”根本就是他的未婚妻……

    翻看着服务生送来的Monu.顾华生不忘关心的问:“订婚的时候需要我过去帮忙吗?”

    “你来凑热闹就可以了。”

    “日子真的过得很快,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有半个月,现在只剩三天了。”

    是啊,日子过得真快,订婚一个月后就要结婚,到时他就真正脱离单身的行列,虽然他的生活不会因此改变什么,但是他的生命从此多了一个人——一个几乎陌生的女人……也许,她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么温婉柔顺……

    “浩星,你怎么了?”顾华生冷不防的又拍了一下心神不宁的好友。

    “呃,我想到明天开会的资料没带出来,待会儿我得回公司一趟。”

    虽然心里还有疑惑,可是服务生正好这个时候过来点餐,顾华生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回手上的Menu,褚浩星也趁这个机会调整自己的心情。

    虽然知道这样的举动很反常,甚至是不可思议,他还是为了跟未婚妻吃顿饭,不惜取消一个很重要的餐会。

    昨晚,当那个念头进入脑子——其实她并非他以为的那么温婉柔顺,他的思绪就没有片刻安宁,订婚是不可能喊停了,可是他至少应该摸清楚她的底细,他可不想被当成傻子耍着玩。

    所以,今晚他刻意跟昨天选在同一家西餐厅,他想试探她的反应。

    “这家餐厅的食物很棒,尤其是烤羊排,你要不要尝尝看?”褚浩星不着痕迹的打量莫君柔,她还是一样的温婉柔顺。

    “好啊。”

    招来服务生点了两份烤羊排餐,他闲聊似的说:“昨晚我和客户在这里洽谈公事,我在想,你应该会喜欢这家餐厅的食物。”

    “……我母亲曾经带我来这里用餐。”她真的吓了一跳,可是随即想起,即使他无意间看见她,恐怕也会认为那是跟她长得很相似的人……总而言之,她死不承认就对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迟疑,但仍逃不过他的眼睛,看样子,昨晚真的是她。

    “对不起,我老是忙着工作,以后我会尽可能抽出时间陪你。”

    “没关系,我知道你有你的责任,你用不着太担心我。”

    轻轻的一笑,他若有所思的静静看着她,深沉的目光教她坐立难安,直到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终于开口了,“你总是这样子吗?”

    蓦地,莫君柔心跳得好急,她觉得今天的他带着压迫感,“什么样子?”

    “委曲求全。”

    怔了好一会儿,她客观的说:“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总是要有一方迁就另外一方,否则老是在计较,那只会增加彼此的痛苦。”

    “可是,总是你在迁就我,这会不会太为难你了?”

    “不会。”因为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你从来不抱怨吗?”

    “每个人都会抱怨,我当然也不例外。”差别在于她的抱怨几乎藏在心里。

    神情变得有些凝重,褚浩星郑重其事的说:“我不希望你老是在迁就我,我不是那种唯我独尊的大男人,如果我让你受了委屈,你可以对我抱怨。”

    “是。”

    “还有,我不要老是听你说‘是’,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是……对不起。”看到他伤脑筋的眉毛上扬,她腼腆的一笑。

    “看样子,我们得花一点时间来改变你这个习惯。”

    服务生送来开胃菜,两人的对话暂时告一段落,莫君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表现得很温柔体贴,可是,她就是感觉到一股压迫感……她肯定是做贼心虚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撑着点,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了。

    打烊后,工作人员收拾完毕离开了,江梅杏仍会再做一次总检查,确定没有任何疏忽的地方,她取出柜子里面的皮包关掉总电源走出简餐店,然后按了摇控器放下铁门,直到铁门完全落下,她才转身离开,可是没想到一转身……吓!江梅杏的心脏差一点蹦出胸口。

    “你干么吓成这个样于?”莫君柔似乎一点也不觉得错在自己。

    江梅杏恶狠狠的一瞪,“你不站在这里吓人,我会受到惊吓吗?”

    她无辜的扁嘴,“我在等你啊。”

    “等我?”

    “你不是说过吗?当我决定飞出来的时候,你会对我伸出援手。”

    “是啊……等等,你说什么?当你决定飞出来……这是什么意思?”警铃在脑子里面叫魂似的大响,江梅杏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我离家出走了。”她说得好像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许久,江梅杏只能瞪着好友,她有没有可能听错了?

    “我想你应该不会黄牛吧。”如果她跑去住饭店,爸妈很快就会找到她。

    深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一下心情,江梅杏终于挤出话来,“如果我记得没错,你订婚的日子不是明天吗?”

    “是啊,我是预计明天订婚,可是当你收留我之后,订婚就会因此取消。”

    “你逃婚……”尾音上扬,没办法,这个刺激太大了。

    “原本,我是想早一点离家出走,可是万一我爸妈在订婚之前找到我,我还是得乖乖订婚,不得已,我只好挑在订婚前一个晚上离开。”

    “你是不是疯了?”江梅杏觉得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会不会收留我?”

    发出痛苦的呻吟,江梅杏不敢相信她竟然如此天真,以前她不是这个样子,她一直很清楚自己是生长在温室的花朵。“小姐,你清醒一点,逃婚不是一件小事,你不怕你父母跟你断绝关系吗?”

    “我爸妈当然会气坏了,但是不至于跟我断绝关系,不管怎么说,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一旦事过境迁,他们还是会原谅我。”

    这么说也对,可是江梅杏觉得自己最好不要附和她。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肯不肯收留我?”

    “我……如果我不收留你,你怎么办?”虽然是自己承诺的事,可是江梅杏知道这绝不是个好主意。

    “我只好睡在你家门口。”这个意思很明白,她就是打定主意赖上她。

    “你真的不后侮?”

    “如果我没有在这个时候离家出走,我才会后悔。”

    叹了声气,江梅杏无奈的投降了,“我认了,谁教我这个人最讲义气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能在我那里定居哦!”

    “你放心,等事情风平浪静以后,我就回家。”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万一好友真的想悔约,今天晚上她没胆于睡公园,那就只能找宾馆过夜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