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爱他,她以为只要待在他的身边,他总有一天会注意到她的存在,可是,他却要娶别的女人了,她不懂,为什么现实不是按照她的剧本在走?她自问长相和能力都是一流的,他几乎天天面对她,为什么涟漪不起?

    如果,她对他真的一点意义也没有,为什么他总是温柔体贴的对她嘘寒问暖?

    也许,他是考虑彼此在工作上的关系不敢对她心动,她是不是应该主动向他表明心迹?可是,万一弄巧成拙,她连待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么一来,她真的会彻底失去他,她应该怎么做?

    咬着下唇,洪铃兰哀怨的看着专注办公的褚浩星,她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即使他对她并非无意,现在她不顾一切向他表明心意还来得及吗?如果今天她听到的传言属实,她对他的爱意一辈子只能藏在心底了……她不服气,连机会都不给她就要她当个失败者,这对她并不公平……

    “铃兰,你有事吗?”工作告一段落,褚浩星正想起身活动筋骨,却发现洪铃兰若有所思的站在办公室的门口。

    慌忙的回过神,她终于想起自己站在这里的目的,“我煮了咖啡,我想问总经理需要吗?”

    “好啊,我正想来杯咖啡,麻烦你了。”

    一分钟后,洪铃兰把咖啡送到褚浩星的手上。

    “你煮的咖啡一点也不输咖啡专卖店,你开咖啡店的话生意一定很好。”闻着咖啡的香气,他享受的喝了一口咖啡。

    “是吗?”她喜欢他的赞美,这让她有一种受他重视的感觉。

    “你是不是特别花了心思研究咖啡?”

    “我对咖啡是下了不少工夫,不管做什么事,我要求自己的表现至少要有九十分的水准。”她和他是同一种人,他们对自己的要求都很严格,而唯有她这样的女人才可以眼得上他的脚步。

    “我很高兴自己有一个这么认真的秘书,可是什么事都太严肃了那会很辛苦,偶尔放松一下不是坏事。”虽然他总是面带温柔的笑容,可是却从来没有人可以看出他真正的心情起伏。

    “是。”顿了一下,她闲聊似的转进自己现在最关心的主题,“我是不是应该先恭喜总经理?我听说总经理要结婚了。”

    “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二天前他母亲才去莫家讨论结为亲家的事,目前根本还没正式敲定结婚的日子,唯一确定的是三个礼拜后先订婚。

    身子虚软的晃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无风不起浪,可是心里头难免抱着一丝丝希望,毕竟他身边一直没有出现某个女人的名字,这也是她会默默的不急着对他采取行动的原因,谁知道一有风吹草动,事情已经进入这个阶段了。

    她知道总经理的母亲最近积极帮他相亲,前几天她就阻止过一场相亲宴……难道总经理要结婚的女人正是他相亲的对象?绝对错不了,否则她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的存在,果真如此,她就不会没有机会击败这个女人。

    抿了抿嘴,她试着稳住自己的情绪,“我认识未来的总经理夫人吗?”

    “以后有机会,我会安排你们认识对方。”

    不知所措的咬着下唇,洪铃兰像是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是否方便说出口。

    “你有话想说?”

    踟蹰了半晌,她怯怯的说:“我在想,我是不是必须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

    褚浩星一脸困惑的微蹙着眉,“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女人对丈夫的秘书总是特别敏感,尤其是我这种年轻又单身的女孩子。”她暗暗的打量他,无论她对他有什么样的打算,她总要先摸清楚“情敌”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

    “你想太多了,我未来的妻子不是那种气量狭小的人,而且我也不允许公司以外的人干涉公司的事。”

    “我是怕带给总经理困扰。”

    “你是我的秘书,你的去留由我来决定,你用不着担心其他的人。”虽然他的口气还是一贯的温柔,可是却有一种这件事到此为止的威严。

    “是,总经理。”太好了,至少她可以安稳的守在他身边,接下来再慢慢想对策,不管怎么说,她待在他身边的时间比任何人多,这是她占的优势。

    “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事了。”

    “那你去忙吧。”放下手中的咖啡,他再度把注意力凝聚于工作上,刚刚的插曲已经完全被他抛到脑后,对他来说工作第一,这是他身为企业家第三代赋予他的责任。

    怎么办?她以为吃过那顿晚餐后,他们就Saygoodbye了,可是,为什么情况完全相反?他们不但没有成为陌生人,居然还要纠缠一辈子……

    莫君柔虚弱的叹了声气,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她终于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她认为他们合得来吗?当时,他说不定已经有了娶她的念头,而她这个笨蛋竟然还说跟他在一起很愉快。

    “你干么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虽然一直告诉自己少管闲事,可是看到好友如此郁郁寡欢,江梅杏又没办法假装没看见。

    “我要订婚了。”莫君柔回得可真是干脆。

    “什么……”江梅杏掏了掏耳朵,她是不是听错了?

    “我根本不想嫁给那个男人,我应该怎么办?”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从头开始说?”

    没问题,这件事情没有高潮起伏的剧情,她不到三分钟就可以说得清清楚楚。

    “慢着,你是说,你要结婚的对象是褚园投资的总经理……”江梅杏的反应比捡到一笔巨款还要激动,瞧她两颗眼珠子瞪得快要蹦出来似的。

    “是啊。”

    颤抖的抱住胸口,她夸张的说:“我的天啊,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相信她现在的表情就像脸抽筋了一样,这个女人的头脑会不会太简单了?

    “不对啊,这么好的事情,你干么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白眼一翻,她觉得自己正在跟一个白痴说话,“你愿意嫁给一个陌生人吗?”

    “他在商场是个名人,我对他这号大人物早有耳闻,他怎么可以说是陌生人?再说,就算是陌生人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他是钻石打造的丈夫啊。”

    “我又不是要嫁给钻石。”

    “不是我爱说你,你这个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语毕,江梅杏接下来却转而皱眉,“不过,说结婚就结婚,这个男人会不会太猴急了?”

    很好,这个女人的脑子总算恢复正常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冲动。”才见过一次面,他就派他母亲向她母亲提亲,这何止冲动,简直是太疯狂了,他就不能再多见几次面彼此了解一下吗?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江梅杏两眼一亮,“他会不会对你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你小说看太多了。”她狠狠的送上一对白眼,她不会天真的做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对她没什么来电的感觉。

    “呃……没有一见钟情,至少也有好感,否则为什么他想跟你结婚?”

    “谁知道,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

    “这是什么话,你妈在你身上费了那么多心力,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江梅杏一直很希望自己有好友的优雅气质、温婉柔顺,这种人看起来多舒服啊。”这跟自信心一点关系也没有。”在外人眼中,她绝对是无可挑剔的新娘人选,可是,她彰显在外的美好全是母亲强势主导下的产物,一个从来不能为自己作决定的人,她连自我都没有,哪有资格谈自信心?

    “你不要老是往坏处想,至少,他不会讨厌你吧?”

    “我想是吧。”

    “不讨厌就好了,你们可以结了婚以后再慢慢谈情说爱啊。”

    “你真乐观。”

    “这有什么不对?以前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结婚以后多得是恩恩爱爱一辈子,反倒是现代人,爱很容易,分手也很容易,你知道现在的离婚率有多高吗?一年有十三万对的男女结婚,却有六万多对的夫妻离婚。”

    “虽然现在离婚率很高,我还是现代人啊。”

    双手在胸前交叉,江梅杏一副很伤脑筋的说:“你有什么不满意?好歹你要嫁的对象是上上之选的好货色,你自由恋爱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好运。”

    “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其实,她对他并没有意见,事实上她谁也不想嫁,她是想如果现在结婚了,她真的要唯唯诺诺过一辈子。

    “我是不明白,这么好的事怎么没有落到我头上呢?”江梅杏长声一叹,老天爷真是不公平,生在不同的家庭所享有的际遇就是不一样。

    “如果这种事真的落到你头上,你恐怕就说不出这么轻松的话了。”

    “也许,不过,既然要嫁了,以快乐的心情面对总是比愁眉苦脸好嘛!”

    “是啊。”她没有力气争论了,她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可就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可以乐观的看待这件事,她有一种前途茫茫的感觉,因为这不是她自己的选择。

    不过,她确实应该试着往好的方面想,说不定结了婚以后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不见,她只要努力压抑自己撑过结婚前的这段日子,反正,她已经这样子过了二十四年,她一定熬得过去。

    离开好友的简餐店,莫君柔无意识的在街上闲晃了起来,最近她越来越不想待在家里,自从大学毕业后,看到大部份的同学都为了生活辛勤的工作,她对追求自我开始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她愿意终此一生任人摆布吗?她明明有自己的思想和感觉,为什么要当傀儡?

    因为有了想要改变的贪念出现,焦躁就开始啃蚀她的平静,因此离家出走的念头就蹦出来了,从一闪而过到深植大脑,她一天比一天还蠢蠢欲动,这种情况下继续待在家里,她很可能会发疯。

    走着走着,“变身游戏顾问公司”这八个字又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她怎么会不知不觉来到这个地方?她认为没有人可以改变别人,可是,她对这个地方还是忍不住充满了好奇。

    "你好,需要我为你眼务吗?"凌菲轻快的声音毫无预警的蹦了出来。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莫君柔对于宛如幽灵一样出现的声音不再惊吓,她转身面对凌菲,“不用了,我随便看看而已。”

    “我老板常说,生意做不成,还是可以交个朋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欢迎你入内参观,参观不需要花半毛钱。”

    “好吧。”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回答了什么。

    “请跟我进来。”

    呃……她想唤住对方,说她没有参观的意思,可是她的双脚却不由自王的跟着凌菲走进服饰店,接着走上一个很漂亮的旋转楼梯上了二楼,经由凌菲的介绍,她得知一楼的服饰店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一部份。

    刚刚踏上二楼,她就被风信子的香味给包围住,原来,位于楼梯口正前方有个很古典的圆桌,上面摆着一个大花瓶,花瓶里面插满了风信子。

    绕过由圆桌和花瓶形成的屏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由三大片金色布幕围起来的空间,正对着花瓶的那片布幕中间有一道明显的分线,这显然是通往布幕那一边的出入口,而在这个空间里面唯一的摆设是位于中央的沙发组,还有垂吊在天花板上晶透灿烂的水晶吊灯。

    接着,有个长得像洋娃娃一般娇滴滴的女人掀开布幕向她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秦雨晨,不知道如何称呼小姐?”她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公关,专门负责接待客人。

    “我姓莫。”

    “莫小姐请坐。”两个人同时落坐,凌菲随后为客人送来果汁。

    “对不起,我没有变身的打算。”莫君柔忙不迭的表明立场。

    “你不必感到任何压力,我的工作只是跟你聊聊我们公司,如果你有想深入了解自己的需要,我们的心理咨询师才会跟你讨论细节。”秦雨晨有一张深具亲和力的笑脸,面对她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不知不觉的卸下心防。

    “不好意思,我好像太紧张了。”她难为情的一笑。

    “没关系,初次来到陌生的环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压力。”略微一顿,秦雨晨接着进入主题,“我先简单向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公司主要是针对客人的需要,藉由造型和衣着上的改变,在她身上塑造一个全新的生命,举个例子,有人因为老是找不到工作而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透过我们的变身改造,她将会脱眙换骨变成一个充满自信的人。”

    “有这种事?”

    “是的,其实来我们这里的客人都有一个很强烈的渴望,她们不想继续在原来的生活当中打转,而我们也希望帮助总是处于弱势的女性同胞找到自我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们服务的对象都是女性。”

    自我存在的价值……她心动了,从小到大,她一直觉得自己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没有,她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她消失不见了,她的父母会怎么样?

    “如果没有足够的动机,没有人愿意改变现状,对于每个来到这里的客人,我们都会要求她先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会记住你的话,谢谢你们的招待,我告辞了。”

    送走了莫君柔,凌菲马上兴致勃勃的问:“晨晨,她还会来吗?”

    没有回答,秦雨晨转头望着布幕,不到三秒钟,优雅深沉的郑允希也从里头走了出来,她很肯定的回道:“她会。”

    “这次赌什么?”虽然每一次打赌都是输家,可是凌菲就是喜欢打赌。

    “起司蛋糕。”郑允希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心理咨询师。

    “要赌,就玩大一点,起司蛋糕有什么搞头。”娇艳火辣的蓝朵儿风情万种的接着从布幕后面走了出来,她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造型和服装设计师。

    “我是个穷学生。”凌菲连忙喊。

    纤纤玉指往凌菲的额头一指,蓝朵儿一脸恶毒的冷言道:“穷学生还那么爱跟人家赌,早晚你会把自己赌掉。”

    “我才不会那么笨呢。”凌菲做了一个鬼脸。

    “猪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笨蛋,我劝你好自为之。”拢了拢一头长发,蓝朵儿款款生姿的走下楼,“我跟客人约好三点,我想人快要到了。”

    “真是的,这个坏女人为什么生得那么美艳动人?”凌菲真是又嫉妒又羡慕。

    “她就是喜欢要嘴皮子逗人,你应该习惯了。”秦雨晨笑着道。

    “没办法,一看到她那张脸,我就觉得老天爷很不公平……”

    “菲菲,你不是要早点回去准备明天的考试吗?”郑允希出声结束她的嘀咕。

    “对哦,我要回去了,我明天一整天都有课,晚上才会过来。”先冲进布幕里面拿了背包,再冲下楼,凌菲前前后后花下到三分钟就走得无影无踪。

    “允希,你也要准备了,我帮你约了一个客人,她三点半会到。”

    “我知道了。”

    伸了一个懒腰,秦雨晨也跟着郑允希的身后回到布幕另一边的柜台,她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

    fxmfxm

    看着身上的礼服,莫君柔还是有一种双脚没有着地的感觉,她真的再过半个月就要订婚了吗?也许,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境,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很可笑……

    “莫小姐,需要我帮忙吗?”隔着布帘,婚纱公司的服务小姐喊道。

    苦涩的一笑,果然,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事情都发展到这里了,她还有心思说傻话安慰自己。

    “谢谢,我好了。”接着,她听见身后的布帘被拉了开来。

    “莫小姐真的好美。”

    回眸一笑,她轻轻拉着礼服缓缓的步出更衣室,走向坐在沙发上的褚浩星,为了表示尊重,她要穿的礼服得由他决定,不过,这个人好像永远没办法悠闲下来,现在的他正忙着一边翻阅资料,一边跟手机另一头的人讨论公事。

    怎么办?她不想打扰他,可是,她总不能一直傻呼呼的站在这里吧。

    “褚先……浩星,不好意思,你可以先看看这件礼服吗?”虽然他们快要订婚了,她还是不习惯直呼他的名字。

    道了一声抱歉,请对方稍待一下,褚浩星放下手机说了一句,“很漂亮,这件礼服很适合你。”随即,他又忙碌的回到电话热线。

    很漂亮?他根本连正眼瞧一下都没有,人在这里,心却不在,她不懂,为什么他要勉强自己陪她来试婚纱?相信吗?她就算当着他的面走出这里,他也不会发现——除非他工作忙完了。

    不过,她终究忍了下来,至少她应该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幸运的话,他说不定很快就忙完了,可是事实证明……

    “很漂亮,这件礼服很适合你。”

    连续试穿了几件,他的答案始终如一,令人生气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真不知道她继续试穿下去有何意义,她决定换回自己的衣服离开这里。

    正大光明的拿走摆在褚浩星隔壁沙发上的手提包,她轻声的对服务小姐说了一声,“我去买个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离开婚纱公司不到十分钟,莫君柔就开始担心了,她就这么丢下他走了,他一定会气坏的,万一事情闹到母亲那里,她又得头疼了,还是回去好了。

    然而,正当她转身准备回头的时候,变身游戏顾问公司八个字又从她眼前晃过,没想到,她又无意间走到这里,好像她非走进这里不可。

    难道说,这是老天爷为她安排的机会吗?

    她还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时,秦雨晨已经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伫立在她面前,“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你还记得我?”

    “我有过目不忘的记忆,你是莫小姐。”

    “是。对不起,我可以跟你们的心理咨询师聊聊吗?”话一脱口,莫君柔自己也吓了一跳,她真的决定了吗?

    “没问题,请跟我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莫君柔跟着秦雨晨走进服饰店。放轻松,用不着太紧张,她只是想问清楚状况,并没有变身改造的打算……

    事实证明,情况往往不是人所能控制,回想刚刚经历的事情,莫君柔还有一点像在作梦的感觉。

    “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有个请求,请你先放松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可以把我当成朋友,我会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对于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不会告诉第三者。”郑允希略带低沉的声音让人有一种平静下来的力量。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郑允希身上有一股魔力,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相信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勇敢说出自己想法的人。”

    “这不是很困难的事,你只要相信自己,你就可以勇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相信自己?”

    “当我们习惯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人生,我们失去的不单是自由选择的权利,同时也舍弃了自我,一个连自我都不想要的人,如何相信自己?”

    “我明白了,可是,如何把失去的自我找回来?”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郑允希好像对她了如指掌。

    “其实自我不曾真正消失不见,只是一直被压抑着,如果面对问题的时候只会拚命的找借口阻止自我冒出头,那么自我就永远藏在不见天日的内心深处。”

    咬着下唇,她不就是这个样子吗?没办法,她已经习惯了嘛。

    “你已经习惯了是吗?”见她怔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点头,郑允希并没有解释自己如何看穿她的心事,迳自又道:“就是因为习惯了,所以很难改变,因此我们必须想办法跨越这道障碍。”

    “如何跨越?”

    “我们可以从最能直接表现一个人的外表上着手进行变身改造,唯有先让自己从原来的框框里面跳出来,深藏在内心的自我才会有展现的空间。”

    “原来如此,我懂了。”

    “你可以慢慢想清楚,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想要变身改造。”

    不敢相信,她真的做了,在郑允希进行一个简单的心理测验之后,再经由蓝朵儿巧手的变身改造,她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她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唯唯诺诺的莫君柔……不,其实更正确的说法是,她终于让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另外一个自己有了跳出来的机会。

    走到好友的简餐店门口,莫君柔再一次低头检视自己,她觉得自己真的脱胎换骨了,可是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不是也变成一个全新的人?提了一口气,她推开简餐店的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请问有几位?”简餐店的服务生快步走上前。

    “你好,我找老板。”虽然她觉得心烦的时候就会往这里跑,可是她跟店里的服务生只有点头之交,所以服务生没有办法一眼看出她的身份,这也是人之常情。

    “请你坐一下,我去请老板出来。”

    “谢谢。”她挑了角落的座位坐下,时间相当晚了,店里这时候没什么客人。

    过了一会儿,江梅杏在服务生的指示下来到桌边,“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不知道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找你聊天,有空吗?”她缓缓的仰头看着好友。

    “你——莫君柔……”江梅杏的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直线,好像这样子才可以把眼前的那张脸看得一清二楚。

    “几天没有见面,你就认不得我吗?”她故作懊恼的皱着眉。

    一把拉起她,江梅杏还是半信半疑的绕着好友打量,虽然是同一张脸,可全身散发出来的味道却是截然不同。“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见状,莫君柔知道自己的变身已经成功了一半,“我们坐下来谈好吗?”

    连忙坐下,江梅杏啧啧称奇,“天啊,我没想到你穿牛仔裤会这么帅气,还有烫了一个大波浪就变得这么成熟妩媚,这真是太神奇了!”

    手指把玩着卷着头发,她自己也觉得很神奇,“我没有烫头发,这是靠卷子制造出来的效果,对了,我去了变身游戏顾问公司。”

    “什么?”

    “我自己也很意外,当时大概是中邪了吧,否则我怎么会那么冲动?说真格的,我现在的心情很慌很乱,可是全身上下却一下子轻松了起来,走在路上好像踩在软绵绵的云上,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变了一个人。”

    “你是变了一个人。”江梅杏还是一副傻呼呼的表情,这个刺激太大了。

    “现在,我看起来是变了一个人,可是面对事情的时候,我不知道会不会又变回原来的自己?”

    “想那么多干什么?你已经成功跨出第一步,当然要继续走下去,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结果?”

    “你说得没错,试试看就知道了嘛!”转头看着倒映在玻璃窗上面的身影,她忆起在离开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时候,郑允希告诉她,以后她要经常照镜子,看着全新的自己说:“我相信你。”这正是她现在应该对自己说的话。

    fxm

    想到自己的转变可能会带来的冲突和火气,莫君柔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是不免感到紧张,可是每看到一次自己倒映在任何玻璃上面的身影,她就会帮自己做一次心理建设,她已经脱胎换骨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君柔,你跑去哪里?你今天到底在搞什么鬼?你怎么会把浩星一个人丢在婚纱公司……我的天啊!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门一开,莫夫人劈哩咱啦的就进行质询,可是当她看清楚女儿全新的装扮,差一点就两眼翻白昏了过去。

    “妈,你不觉得我穿牛仔裤很好看吗?”她想这一定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在她身上施了魔法,否则,她怎么会让这样的话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尾音上扬,莫夫人不敢相信她的女儿竟然跟自己“顶嘴”。

    “我想偶尔改变一下造型。”其实她的口气还是维持一贯的温柔。

    “你是有教养的千金小姐,不要把自己搞得像个野丫头。”

    “可是,我觉得这样子没什么不好。”

    莫夫人气得咬牙切齿,“真是太不像话了,我不准你再穿这种衣服,你看起来像个没有家教的女孩子,还有,明天立刻去美容院把头发弄回原来的样子。”

    “妈,这有那么严重吗?”

    “够了,你想气死我是不是?”莫夫人看起来好像快要昏倒的样子。

    缓了一口气,可是她还是很勇敢的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

    “好了,你现在立刻回房间,还有,洗澡之前先打电话向浩星赔不是,你今天是不是中邪了?怎么会做出这么丢脸失礼的事?你最好准备一个充份的理由可以向浩星解释,绝对不可以影响到婚事。”

    没有再说话,莫君柔转身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今天以前,她一定会依母亲的指示,进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请求褚浩星的原谅,可是现在她却直接进浴室泡了一个热水澡,直到躺在床上,她才开始翻皮包找褚浩星的联络资料……

    奇怪,怎么不见了呢?她记得收在皮包里面的暗袋,难道她把它当成废纸丢了?她的皮包经常塞了一大堆垃圾,这个可能很大!算了,不找了,如果婚事真的因此告吹,那也不是什么坏事。

    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她已经累坏了,还是先睡觉,明天再找母亲要电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