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是相亲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少了男王角,还可以称之为相亲吗?

    严格说起来,眼前的情况倒像是婆婆挑媳妇,她会得到几分呢?

    一百分,不是她对自己太有信心了,而是她从小到大所受的教导就是为了成为众人眼中的满分新娘,母亲说,女人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嫁个好老公。

    是吗?举母亲当例子,确实如此,可是人生的选择只能有一个吗?人生不可以是复选吗?学生时候,每次考试,她最喜欢复选题了,不是由单一个选号决定对和错,看似复杂,事实上却轻松多了。

    莫君柔不着痕迹的瞄一眼腕上的表,这位男王角迟到一个小时了,他是来,还是不来?其实他来或不来都无所谓,只要他快点来通电话说清楚就好。

    “真是不好意思,我想他大概是被公事耽搁了,你们再等会儿。”褚夫人频频代替迟迟不现身的儿子致歉。

    “没关系,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莫夫人不是在说客套话,她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拥护者,她瞧不起游手好闲的男人,也讨厌热爱跟男人争强斗胜的女人。

    “我家的儿子就是成天挂念着工作,所以三十岁了还没有交女朋友。”

    真是这样子吗?富家少爷如果没有一大堆烂桃花债,肯定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怪毛病——莫君柔无声的嘀咕着。

    “褚夫人真有福气,褚少爷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莫夫人一直很遗憾自己生的是女儿,如果是儿子,这会儿她便是“挑选者”。

    “能干是很好,可是要他抽个时间陪我这个做母亲的吃顿饭比登上月球还难,还是女儿比较好,女孩于心思细腻,体贴多了。”

    “这倒是,我家的君柔就很体贴很窝心,常常陪我谈心聊天。”

    有吗?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如果说她们母女之间有什么互动,那也是单方面,她从来没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只有听母亲说教的份。

    “莫小姐一看就知道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子。”褚夫人很满意的看着莫君柔,早在两年前,她就开始帮儿子物色对象,可是现在的女孩子不是太精明能干,就是太主动热情了,要不然就是强调什么女性主义,从来没有一个像莫君柔这么温婉柔顺,这才是她儿子最完美的新娘。

    “褚夫人直接喊她君柔就可以了。”

    “君柔很投我的缘,如果她可以当我的媳妇,那就太好了。”

    “君柔可以当你的媳妇是她的福气,可是,就不知道他们两个年轻人是不是有这个缘份。”不过,莫夫人却笑得合不拢嘴,好像这门亲事已经订了。

    “我这么喜欢君柔,我家的儿子一定也很喜欢。”

    闻言,莫君柔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男主角到现在连个消息都没有,谈这种事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奇怪,那小子怎么还没来?”褚夫人叨念起她的儿子。

    “不急,时间还早。”莫夫人对卖力工作的男人特别包容。

    睁眼说瞎话,如果她的手表没有问题的话,现在都快九点了。

    “我看,我出去打个电话好了,你们稍坐一下。”褚夫人带着皮包退到包厢外打电话,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不会来也要来通电话告知嘛!

    “君柔,待会儿褚少爷来了,你不要一直闷不吭声,你要主动关心个几句。”母女俩一有机会单独相处,莫夫人不忘耳提面命,褚浩星可是她相了好久才挑上的女婿,很难再有条件这么好又这么出色的对象了。

    “是。”他会来吗?依她看,他跟她一样对今晚的饭局没有兴趣,差别只在于,他很有个性的把大家当傻子一样丢在这里不管,她却没出息的当个傀儡坐在这里。

    “你好,我是褚浩星。”褚浩星公式化的接起吵得他不得安宁的手机,他实在很讨厌工作的时候分心跟人家交际应酬。

    “儿子,你现在在哪里?”

    咦?注意力马上离开面前的公文,母亲从来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打扰他,“我在公司啊,妈有事?”

    “你怎么还在公司?你忘了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饭局吗?”

    饭局?他飞快的搜寻大脑里面的记忆档,他好像答应今晚跟母亲社交圈朋友的女儿吃饭……不,说是相亲还比较贴切。“对不起,我忘了。”

    “昨晚我特地在你房里留了一张纸条,中午还打电话叮咛秘书要提醒你,你怎么还是忘了?”褚夫人是无奈多于生气。

    “妈,对不起,明天我会打电话向对方赔不是,然后再另外约时间见面,这样可以吗?”褚浩星低声下气的姿态教人不忍苛责。

    “你现在赶过来不行吗?”

    别开玩笑了,他是不会把进行到一半的工作丢下来不管的,下过,他当然不能实话实说,“时间不早了,现在赶过去也说不到几句话,我想还是改天比较好。”

    “你会不会又忘了?”

    “那妈就辛苦一点,帮忙在我耳边提醒。”

    “你每天早出晚归,我们母子两个一个礼拜见不到几次面。”她这个当妈的想见儿子一面还得靠机缘。

    “我现在立刻把这件事情写在记事本上面,妈只要记得把对方的姓名和联络电话写张纸条留给我。”他真的即刻付诸行动,而且在记事本上注明“紧急”两字。

    “我就相信你一次,还有,你不要工作得太晚了,知道吗?”

    “我知道。”

    “好了,我挂电话了。”

    “妈再见。”结束通话,褚浩星的秘书洪铃兰正好端着咖啡走进办公室。

    接过咖啡喝了一口,他顺口一提的问:“铃兰,你怎么没有提醒我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饭局?”

    “饭局……对不起,我忘了。”洪铃兰不好意思的垂下螓首。

    “你还是第一次这么粗心大意,今天是不是太累了?”不是责备,而是关心,褚浩星有着大部份的女人都无法抗拒的温柔体贴,可是他的温柔却又透着一股带有距离的孤傲。

    “我真的很抱歉,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

    “不舒服就应该请假待在家里休息。”

    “我不想耽误工作。”

    “身体不适,勉强工作也不会有效率,以后不可以再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收拾一下,你赶紧回家休息吧。”

    “是,总经理,我先回去了。”

    看着洪铃兰离去的身影,褚浩星的目光深邃的一沉,没有人猜得透他此刻在想什么,他是一个看起来很简单,却心机很深的男人。

    fxm

    对一个生活得像个傀儡的人而一言,她已经很幸运了,至少她享有行动上的自由,只要出门之前说一声,没有人会过问她的去处,因此她可以在好友的简餐店窝上一天也没关系,不过,这并不代表她经常干这种事,因为总是有人看不惯她的行为。

    “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竟然可以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坐上一天。”江梅杏双手在胸前交叉的瞪着莫君柔。

    “对不起,我是不是造成你的困扰?”好友忙得像个永远停不下来的陀螺,她却悠闲的坐在这里喝茶,这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差距难免教人不是滋味。

    瞧她那副柔弱的模样,江梅杏不知不觉垂下双手,放轻声音,“我这间简餐店有你这个粉雕玉琢的美女为客人带来视觉享受,怎么会觉得困扰呢?不过,你不要愁眉不展的,我店里的东西没这么难吃吧!”

    抿着嘴,她小小声的说:“对不起,我觉得很烦。”

    “不愁吃、不愁穿,你还没有开口,你妈什么都帮你打点好了,你有什么好烦恼?”穷人在烦,有钱人也在烦,人真的很爱自寻烦恼。

    “我很想离家出走。”

    吓!惊愕的瞪大眼睛,江梅杏咽了口口水问:“你在说什么?”

    “可是,我很怀疑自己在外面可以生存下来。”她像在自言自语的望着玻璃窗外,此刻霓虹灯的绚烂已经登上夜晚的舞台,她是那种天黑了就会感到不安的人,也就是说,她是生长在温室的花朵。

    “既然你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那又何必说这种孩子气的话?”

    “我连说句心里的话都不行吗?”她像个小媳妇似的轻轻咬着柔软的朱唇,也唯有在好友面前,她才会稍微放纵自己。

    “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坏心眼的后母。我只是认为如果做不到,还不如不要有这样的念头,否则只是徒增伤感。”

    这时,皮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莫君柔却好像没听见似的。“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说心里的话,如果连你都要我闭嘴,我可能会闷死。”

    “这倒是。”

    “所以,请你容忍我偶尔说孩子气的话,也许有那么一天,我突然勇气百倍,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可是,她的口气听起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忍不住嗤之以鼻的冷笑,江梅杏真的一点也不看好她,养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怎么禁得起外面的风吹雨打?

    见状,她觉得胸口有那么点郁闷,“你的反应很伤人哦!”

    “我是直觉反应,没说出口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喂,你没听见手机一直叫个不停吗?”江梅杏终于受不了响了一次又一次的手机声。

    “有吗?”如果真的没听见,她应该打开皮包查看一下,可是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个意思很明显,她就是不想接电话。

    “你干么不接电话?”

    “我待会儿就要回去了。”她不用看也知道来电的人是母亲,从小到大,为了成为众人眼中一百分的新娘,母亲帮她安排了各式各样的课程——芭蕾舞、钢琴、绘画、围棋、语文……她忙得没有时间跟同学建立很深的关系,梅杏是唯一的例外,她们高中是同班同学,大学也是同班同学,这样的缘份很自然的让她们两个有更多接触的机会。

    皱着眉,江梅杏不以为然的说:“我不喜欢你这种消极面对人生的态度。”

    “我也很讨厌自己这个样子,你告诉我,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

    “厚!这种事除了你自己下定决心,还会有什么方法?”

    “如果下定决心像吃饭睡觉那么容易,我早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改变,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她这种习惯安逸的人,她害怕改变的后果并非自己所能承担,她就更没有勇气冒这个风险了。

    “天下无难事,真正牵绊人的是心里的顾虑,你知道吗?想太多了反而一事无成。”

    “我也知道,可是人可以约束自己的行为,却很难控制自己的大脑。”

    叹了声气,江梅杏做出结论,“你老是帮自己的怯懦找借口,你想要走出原来的牢笼,还是省省力气吧。”

    “我……虽然是事实,你就不能说一些鼓励的话吗?”

    “如果说好听的话对你有帮助,身为你的好友,我怎么会吝于讨你欢心?可是明知道说了也是白说,那又何必浪费力气?”

    无言反驳,她不是不知道缺乏建设性的话再动听悦耳都是废话,可是人嘛,总是喜欢自我安慰,也许有那么一天,她会突然勇气十足的豁出去……虽然说机会很渺茫,可是幻想没有罪吧。

    “我不会说好听的话,可是哪天你真的决定飞出来,我会很有义气的向你伸出援手,这样够朋友吧!”

    “是,谢谢你。”至少离家出走的时候有个去处,她算得上幸运了。

    “时间不早了,我要慢慢收拾东西准备打烊,你也应该回家了。”

    “好,我不打扰你了。”

    离开简餐店之后,莫君柔原本想在街上晃个几圈,可是看到手机显示了五通未接电话,她还是进了捷运站搭车回家。

    其实母亲很少用手机联络她,也许是她的表现一直很好,她是每个老师口中又乖巧又优秀的模范生,而且始终柔顺得像只小绵羊,母亲从来不必为她操心,当然也就不需要动用手机追踪她的下落。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她想母亲应该上床休息了,母亲是那种很重视保养的人,可是出乎意料的,母亲还精神抖擞的坐在客厅里等候她,看样子,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她说。

    “妈,你还没休息。”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莫夫人微皱着眉,“你去哪里,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去朋友的店里学习新的料理。”

    其实她去了哪里,莫夫人根本不在乎,当然也不会想继续追究,而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褚少爷打电话来约你见面了。”

    “褚少爷?”也许是太疲倦了,现在她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没办法思考。

    “褚园投资的总经理啊。”

    “喔。”她想起来了,他就是前天晚上放她们鸽子的家伙,虽然褚夫人解释他是因为紧急的公事缠身没办法前去赴约,可是她始终有一个念头——他是故意缺席,因此不可能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没想到……难道是她误解了吗?

    “我已经跟美容师约好了,明天早上你先去做脸,然后再去弄头发。”

    “我知道了。”她真的不懂,有必要这么慎重吗?万一那个家伙又放她鸽子,她岂不是成了傻子?

    “明天的约会很重要,我又没办法陪着你,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我一个人去?”

    “这是你跟褚少爷培养感情的好机会,妈还跟去当电灯泡干什么?”

    培养感情?他们连开始都没有,怎么进展到这个程度?

    “我留了一张纸条在你房间,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都写在上面,还有,我已经把你明天要穿的衣服挂在衣橱前面。”

    “我知道了。”

    “好了啦,我要休息了,你也一样,你洗个澡就上床睡觉。”

    点了点头,她道了声晚安,走回位于二楼的卧房。

    往床上一倒,莫君柔觉得很累、很烦,可是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如果嫁人表示可以从此自由飞翔,她还真希望赶快找个人嫁掉,不过当女儿都这么辛苦了,当媳妇又怎么可能轻松?她还不如期望自己突然哪根筋不对劲,豁出去的离家出走,这样不是简单的多了……简单吗?为什么她做不到?

    看了一眼手表,莫君柔盘算着是否应该离开了,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位褚少爷还是迟迟不现身,他又像那天晚上一样临时有事缠身吗?或者,他根本就忘了这个会面……算了,她再等个十分钟好了,免得落了一个失礼的罪名,那样妈肯定会生气。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一道温柔的男声便在她头顶上响起,“莫小姐,对不起,我迟到了。”

    抬起头来,莫君柔同时站起身,她很讶异自己见到的是一张俊逸优雅的面孔,褚浩星跟她的预期完全不一样,想像中,他应该属于公子哥儿那一型,“你好。”

    “请坐。”接着两人同时落坐,服务生马上送来Menu。

    打开Menu,褚浩星轻柔的问:“莫小姐想吃什么?”

    “我不挑嘴,可以请褚先生推荐吗?”不要完全没意见,也不要有太多的自我主张,这是母亲对她的教导,女孩子应该温婉顺从,但绝非唯唯诺诺,不过说起来很可笑,在父母面前她一直只有当傀儡的份。”这里的鲑鱼很不错,还是你比较喜欢龙虾?”

    “我都喜欢。”

    褚浩星把Menu还给服务生,并点了两份鲑鱼套餐。

    “我很抱歉,那天晚上真的很失礼,因为公司临时有事没办法赴约。”见到他真挚诚恳的态度,没有人会怪罪于他。

    “没关系,听伯母说你很有责任感,工作没有处理完毕是不会离开公司的。”她自己都很想落跑了,又怎能责怪他比她有胆量?

    “工作再紧急也不应该失约,我希望可以给莫小姐小小的补偿,不知道莫小姐喜欢什么?”

    顿了一下,他的意思是要送她礼物吗?这个男人会不会太夸张了?还是说,他只是很习惯用礼物塞人家的嘴巴?“每个人都会有忙中失误的时候,褚先生真的不必太在意,我不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

    “难怪家母夸赞莫小姐温婉善良、气度宽宏,可是莫小姐不追究我的过失,我更觉得过意不去。”母亲不但留了她的联络电话和住址给他,还留下评语,可是他完全没当一回事,母亲对于喜欢的人事物总会夸大其词,但他真的没想到她比自己预料的还要理想,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

    “如果褚先生觉得过意不去,今天晚上我就不跟褚先生抢着付帐了。”虽然母亲认为一个得到满分的新娘子不能坚持己见,可是,她坚持不随便接受礼物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

    轻声的笑了,褚浩星难得真正的打从心底笑出声,他欣赏她温婉却不失灵巧的反应,“没想到莫小姐也是一个很幽默的人。”

    “我没什么幽默的细胞,只是觉得不需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而已。”

    “这么说,反倒是我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

    “我想,褚先生一定是一个自我要求很严格的人。”

    “如果不懂得先做好自我要求的功课,如何管理得好一家公司?”

    “虽然我不懂经营哲学,可是我听说褚先生是一个很优秀的管理者。”那天晚上,他们双方的母亲几乎在她耳边夸奖了他一个晚上,想想真是好笑,人家是在赞赏自己的儿子,她妈干么跟着凑热闹?

    “家母肯定在莫小姐面前说了很多关于我的好话。”

    “在母亲眼中,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她妈也觉得自己生的女儿很棒,只不过,母亲认为这全是因为她自己教导有方。

    同意的点了点头,褚浩星的声音略转低沉,“莫小姐认为我们两个合得来吗?”

    嗄?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跟莫小姐在一起很愉快。”他觉得像她这样的女人当他的妻子最理想了,当他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的时候,她不会吵闹不休想争取他的注意,她会默默的在背后支持他。

    “我也觉得跟褚先生在一起很愉快,褚先生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她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礼尚往来绝对错不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一直缠着你说个不停,我们先用晚餐吧!”

    这时,莫君柔才发现服务生早就把开胃菜和沙拉送上桌了,奇怪,刚刚她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算了,无所谓,她拿起叉子享用晚餐,目光不自觉的飘向对面的男子。

    老实说,他绝对是女孩子眼中最理想的丈夫人选——英俊多金、温柔体贴,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觉得这个男人完美得令人害怕……很可笑吗?一点也不,这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除非他太虚伪太会做表面工夫了,不过,他又没有那种装模作样的感觉,倒是他的温柔不见亲切感……

    想这些干什么?今天的晚餐应该是出于他的歉意而不得不邀请她,过了今晚,他只是个见过却不熟悉的陌生人,他是什么样的男人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江梅杏一通紧急来电,莫君柔便匆匆忙忙的来到简餐店,可是踏进店里还不到一分钟,江梅杏又急急忙忙的拉着她离开,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解释,这教人更是按捺不住的想问个明白。

    “梅杏,你不要走得这么急,你要带我去哪里?”

    “五分钟后我们抵达目的地,我再慢慢告诉你。”

    “不能先透露一下那是什么样的地方吗?”

    “我现在说不清楚。”

    现在说不清楚,等会儿就会清楚吗?算了,她再过个五分钟就知道答案了嘛!

    终于,江梅杏放开她的手,她们站在一家很有格调的服饰店前面,莫君柔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你要买衣服?”

    “不是,你过来看这个。”江梅杏向她挥了挥手,此刻她已经转移阵地站在最右手边的玻璃落地窗前面,隔着玻璃,里面立着一个像指示牌一样的架子,纯木头打造的架子设计古典高贵,上头标示着——变身游戏顾问公司。

    看着那八个字,她只有更困惑,“这是什么?”

    “这是一家很有意思的公司,她们有办法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她觉得自己的脑子还是一团烂泥巴。

    “也就是说,她们可以帮你改头换面,让你不再是原来的你。”

    “不再是原来的我?”真是伤脑筋,她还是摸不着头绪,人可以透过衣着呈现不同的面貌,可是一个人的本质并不会因此改变。

    过了半晌,江梅杏才再吐出话来,“其实,真正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无意间听到店里的客人聊起这个地方,好奇的追问了几句,细节得等你接受变身才会知道。”

    怔了怔,她至少搞清楚一件事情了,“你要我进去变身?”

    “你不是想挣脱原来的自己吗?既然现在有人可以帮你达成愿望,为什么不试试看?”

    “呃……你不会真的相信,我进去之后再出来,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她应该觉得很兴奋,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真的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她突然心生却步,她真的希望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吗?

    “真的假的,我们进去瞧一瞧不就知道答案了吗?”

    “我们这样莽莽撞撞的走进去,我觉得太危险了。”

    “哪里会有危险?”这下子变成江梅杏胡涂了。

    “你们好,有什么我可以为你们服务的地方吗?”一道轻快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她是变身游戏顾问公司的王读生凌菲。

    两个人同时惊吓的转过身,她们怎么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人?

    “需要我为你们介绍吗?”

    半晌,莫君柔总算找到声音反应,“不用了,我们只是随便看看。”

    “没关系,你们可以进来参观。”

    “谢谢你的好意,我们不需要变身,再见。”她慌忙的拉着好友走人。

    “进去参观一下有什么关系?”江梅杏不明白她干么急着走人。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这种事,我们还是别浪费时间。”

    停顿了三秒钟,江梅杏很不客气的戳破她的谎言,“算了吧,我早就知道你根本没这个胆量,这样也好,现在你可以彻底死心了,安安份份当个千金小姐。”

    “你非要讽刺我吗?”

    “我有说错吗?”

    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有人可以实现她长期以来的梦想,可是,她不但没有伸手抓住机会,还拚命的退缩,她的确只适合继续过原来的生活。

    “养尊处优待在城堡里面的公主觉得外面的天空很宽阔、很自由,可是在太阳底下劳碌的平凡老百姓却向往的望着城堡里面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就是人,看见的往往是别人有多么幸福,而自己有多么可怜。”

    略微一顿,她苦笑着说:“也许我该学着知足常乐。”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你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接受总是比反抗来得容易。”

    “我知道了,你赶快回店里,我要去百货公司买点东西。”

    “好啦,拜拜。”挥了挥手,江梅杏小跑步的返回简餐店。

    正准备举步前往百货公司,莫君柔不自觉的又回首看了一眼,变身游戏顾问公司——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甩了甩头,她想这些干什么,她又没胆子走进去,又何必好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