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趁着老爸出门办事情的时候,尹茉雅立刻溜到褚鸿辛的公寓,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弄清楚“诅咒”是怎么一回事,才有办法跟老爸进行沟通。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发生什么事?”褚鸿辛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体温很正常,并没有生病的迹象。

    “我爸反对我们在一起。”尹茉雅决定直截了当。

    “这是为什么?”其实他从尹皓平发现他们在一起时的反应来看,他就有一种前途堪虑的预感。

    “他听到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传闻,你们姓褚的受到女巫诅咒,你活不过三十二岁。”

    他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因为老大和老二相继打破诅咒,诅咒不再是阻扰他和心爱的女人相守的威胁,可是对一般人来说,事情恐怕不是他认知的这么简单。

    “这是真的吗?”

    沉吟了片刻,褚鸿辛从头说起那段故事——

    爷爷二十四岁那年在英国和一个女巫的后代陷入热恋,两年后因为曾祖父病危不得不放不爱人返台,他允诺她,一旦曾祖父病好了,他会立刻把她从英国接回台湾,岂知回到台湾,为了安慰病床上的曾祖父,他不得不另外娶妻.

    婚后,他和妻子成为工作上的伙伴,两人慢慢的从相知到相惜,感情越来越浓蜜,他完全忘了在英国等待他的女人,而情人苦等不到他的消息,决定飞来台湾寻找他,然而万万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人,他却已经有个恩爱的妻子,他的妻子还怀了身孕,爱变成了恨,于是她用自己的生命在情人身上下了一道诅咒一一他和他的后代子孙将活不过三十二岁.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这是尹茉雅惟一的想法。

    略微一顿,他语带不安的问:“你害怕吗?”

    “你相信诅咒吗?”

    “原本不相信,可是当诅咒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上演,我不再那么确定。”

    “这是什么意思?”

    “我大哥和二哥差一点成了诅咒的牺牲品。”

    “差一点?这表示他们没事了吗?”

    “玛莲娜——也就是那位女巫的后代,因为她在死前得到我爷爷的忏悔,她道出了破解诅咒的方法——当真爱超越死亡,生命就得以延续。我大哥和二哥在遇到生死关头的时候,很幸运拥有深爱他们的妻子坚持不移的守护彼此的爱情,因此他们得以顺利逃过一劫活了下来。”抚着她的脸,他的声音微微颤抖,“我不能保证自己也可以像他们一样逃过这一劫,你害怕吗?”

    经过大约一分钟的沉思,她很慎重的道:“老实说,这种事情太不真实了,我到现在还很难接受,在还没发生之前,我无法知道自己面对的时候是否会害怕,但是我很确定一件事——我想守护你。”

    “这是在可怜我吗?”

    她用额头轻轻撞了一下他的额头,每当他对她感到非常伤脑筋的时候,他就会做这个小动作,“你不是说我是个没良心的女人吗?我怎么可能会有同情心呢?”

    他感觉到自己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回归原位,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的再确认一次,“你真的确定吗?”

    歪着头瞅着他,她反过来一问:“如果我说不确定,你会放我自由吗?”

    “我不要。”这是不经思考的答案,也是他惟一的决心。

    “那你干么问那么多?”

    “我还是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做了一个鬼脸,她没好气的吐槽,“你死缠烂打强行进入我的世界,现在才想知道我的想法,会不会太迟了?”

    “我哪有死缠烂打?”

    轻柔的一笑,她凑近他的耳边道:“褚鸿辛,我爱你。”

    虽然他一直可以感觉到她对他的爱意,可是,也许是她对他缺乏信心,他总是有一种抓不住她的感觉,好像她随时会从他眼前消失,现在,他终于觉得她真的属于他了……他幸福的扬起笑容,“再说一遍。”

    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她直接用行动表明自己的爱意。

    四片唇瓣一缠上,言语不再重要,他们只感觉到对方的热情和渴望,早就蓄势待发的欲望再也压抑不住了,从客厅一路燃烧到卧房,他们狂野的在彼此的身上索求,不绝于耳的喘气和吟哦让春色变得更加撩人。

    走过来又走过去,尹皓平不停的看着墙上的挂钟,这个丫头怎么还不回来?她肯走去找那个臭小子,他要不要上去把人逮回来?可是,万一她没在那里呢?

    别急,冷静下来,如果那个丫头超过十二点还不回来,他再去逮人也不迟啊。

    这都要怪他自己太粗心大意了,那个丫头正陷入热恋,现在她的心全都偏到那个家伙身上,她怎么可能当个听话的女儿?看样子,他得拿出铁腕政策。

    终于,门外传来钥匙开启的声音,尹皓平立刻跑到沙发坐下,他要沉住气,好好展现一下身为父亲的威严。

    两道大门开了又关上,尹茉雅打了一声招呼便准备回房,尹皓平马上忘了自己刚刚的誓言,激动的跳了起来,“你平时都是这么晚回家吗?”

    瞄了一眼时间,她淡漠的说:“十一点还不算晚啊。”

    张开嘴巴又闭上,就他自己的标准,十二点也不算晚,他干么在这种小事情上面跟她僵持不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出门的时候,我不是要你乖乖待在家里,你去了哪里?”

    “你可以出去,为什么我必须乖乖待在家里?”

    “我……算了,你到底去了哪里?”

    “家里太闷了,我出去散步。”

    “我看不是吧,你去找褚鸿辛那个臭小子对不对?”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又何必问我?”

    “你听好,我不答应你们两个在一起,死都不会答应。”

    摇了摇头,她这个老爸怎么老是搞不清楚状况?“爸,我早就满二十岁了,我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

    “不管你几岁了,你都是我的女儿,我已经决定帮你请个保镰,以后你去任何地方,我都会让保镳寸步不离跟着你。”

    瞪大眼睛,她不可思议的叫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有责任保护我的女儿。

    “如果你敢动用保镳跟着我,我就立刻跟褚鸿辛公证结婚,你将会失去父亲牵女儿走红地毯的机会。”

    “你……我真的会被你活活气死!”尹皓平那张脸都涨红了。

    苦涩的一笑,她忽然有一种很可悲的感觉,“以前,我老是希望你可以像别人的父亲一样会生气责备我,可是我连见你一面都很难,现在我已经独立自主了,你才想要管教我,你不会觉得太迟了吗?”

    顿时泄了气的垂下双肩,他真的无言以对。

    “爸,虽然我不看好你和李妍的未来,你还是坚持想跟她结婚,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爱她,对吗?相同的道理,不管未来会遭遇什么事情,我还是想跟褚鸿辛在一起,因为我爱他。”

    难道他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吗?他明白,可是这一刻,他只感觉到自己要失去女儿了,这令他焦躁,“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

    “你这个人真的很难沟通!”

    “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

    揉了揉太阳穴,她今天真的很累了,“算了,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交集,我不想浪费力气,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没错,他们继续说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他倒不如赶紧想想看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

    这还不容易,降低他们两个见面的机会就够了。

    虽然一夜无眠,可是天一亮,尹茉雅立刻起床,她决定找母亲帮忙,老妈说的话老爸多少会听,他们当不成夫妻,却是相当不错的朋友,可是经过书房的时候,她刚好听到父亲在讲电话,没想到父亲正在安排买房子的事情,看样子,他是打算先拉开她和褚鸿辛的距离。

    悄悄返回房间,她简单的打包一些衣物,同时留下了一封强烈表达抗议的书信,然后趁着父亲还在书房忙碌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如果他不打消搬家的念头,他们父女两个就永远分道扬镳。

    离开家,她很自然的走了一个楼层来到褚鸿辛的公寓,看到她的行李,褚鸿辛还真的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

    “我不要跟那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住在同个屋檐下。”尹茉雅迳自走进屋内。

    关上大门,他跟着她在沙发坐下,“你和你爸爸又吵架了?”

    叹了一声气,她有气无力的说:“我才不想跟他吵架,可是他处心积虑找我麻烦,我们继续待在同个屋檐下真的会闹得天翻地覆,父女变成仇人,为了我们彼此,我还是搬出来好了。”

    “他知道吗?”

    “如果他知道,就不会让我出来了。”

    “你一声不响的就跑出来,这样子他会很担心。”

    “我留了一封信给他,如果他坚持不退让,我就不回家。”

    略一沉吟,他不能不说句公道话,“其实,我可以了解你父亲的心情,他怎么能够把惟一的宝贝女儿交给一个也许活不过三十二岁的男人?”

    瞪着他,伊茉雅语带懊恼的道:“你怎么反过来站在我爸爸那边?”

    “我只是就事论事。”

    “难道你要我回去向他投降吗?”

    “当然不是,不过,离家出走对我们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帮助。”

    “这个我知道,可是,如果我没有采取行动向他抗议,他会使出任何手段逼我们就范。”

    他的额头轻轻碰撞她的额头,他很懊恼她对他严重缺乏信心,“你这个令人伤脑筋的小笨蛋,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你不会了解我爸的决心。”

    “我守护你的决心绝对不会输给你父亲。”同时抓起她的左右手包裹在他两掌之间,他信誓旦旦的向她宣誓,“你爸爸一定会向我们妥协。”

    闻言,她感觉自己激动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她真的不明白,他哪来的自信?

    “凭什么?”

    “他还得靠我答应他和李妍的婚事,还有,我已经请李妍帮忙了。”

    “万一,他就是坚持不答应呢?”

    “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说服他。”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老爸比你想像的还要难缠。”

    眉一挑,褚鸿辛很不服气的反问:“你以为我很好应付吗?”

    嘟着嘴,她很委屈的说:“我知道,你不想收留我对不对?”

    “我已经准备了一副家里的钥匙给你,我只是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跟你父亲对抗,他会很伤心难过,他不过是想保护你,你怎么忍心伤他的心?”

    “几天也不行吗?”她只是想逼老爸收回搬家的决定。

    “如果我再增加你父亲对我的不谅解,我要得到他的认同就更难了。”

    抿了抿嘴,她转而撒娇的拉了拉他的衣袖,“我肚子好饿,你总不会吝啬请我吃一顿早餐吧。”

    “当然,我现在就去为你准备早餐,鲔鱼蛋三明治,还是火腿蛋三明治?”

    “鲔鱼蛋三明治,动作快一点。”

    “好,三分钟后就OK了。”

    虽然她回家了,但是这不表示她接受搬家的安排,她还是要抗争到底,出乎意料之外,老爸竟然爽快的同意不搬家了,也许他已经认清楚这种方法也没有用,也许他被她留书出走的举动吓到了,说不定过几天老爸还会认清楚他再反对也没有用。

    她突然觉得前途渐渐转为光明,可是不到几个小时,美好的愿景就破灭了。

    “你去告诉那个臭小子,”尹皓平气冲冲的打开房门冲了进来,“他别妄想拿李妍威胁我,我不吃这一套。”

    “爸,你怎么可以走入家的房间不敲门呢?”尹茉雅懊恼的放下手中的书。

    尽管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尹皓平还是退出房间,在门上敲了三下再重新开门而入,“那个臭小子太卑鄙了,他以为用李妍就可以控制我吗?”

    “如果你可以沟通,他也不必这么做。”

    “你听好,我大不了不娶李妍,我不会让步。”

    果然如她所料,老爸不会那么容易松口。“爸,你是真心的想跟她结婚吗?”

    “我想跟她一起共度未来的岁月,可是我不能自私的用女儿的将来交换自己的幸福。”

    “你不觉得自己对李妍很不公平吗?”

    “李妍会体谅我。”

    冷哼了一声,她真的觉得只有傻瓜才会嫁给她老爸这种人,“你要她体谅你,这难道不自私吗?”

    “我……人本来就不可能面面俱到,顾此失彼,这也难免。”尹皓平的口气还是一点也不认输,如果李妍爱他,她就一定会明白他身为父亲的心情。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尹茉雅希望可以动之以情,“爸,你有没有想过?对我来说,也许你的保护是在伤害我,你正在剥夺我应该拥有的幸福,难道你不希望我得到幸福吗?”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她幸福快乐,只是……“他能不能活过三十二岁都是个未知数,他哪有能力带给你幸福?”

    “你不懂,”唇角微微上扬,她的笑容散发着幸福的光采,“因为有他,我懂得开怀大笑,因为有他,我明白爱一个人要学习信任,因为有他,我不再是孤单无助的一个人,就算他给我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我依然觉得幸福。”

    怔了好一会儿,尹皓平很不服气的说:“你现在被爱情冲昏头了,过些日子,你就会觉得自己太死脑筋了。”

    真是令人生气的家伙!“我不是你,爱情对我来说不像你那么廉价。”

    “我只是希望你务实一点……”

    “我不想跟你说了,你一味的站在自己的立场,我们两个根本没有办法达成共识,如果你觉得辜负李妍可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好了,反正我和褚鸿辛绝对不会分手。”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尹皓平恼怒的转身走了出去。

    苦涩的一笑,无药可救的人究竟是谁?是他吧,她真搞不懂他到底在固执什么?

    下课钟声一响,尹茉雅不等教授宣布下课便收拾东西塞进背包里面,这几天她一点上课的心情也没有,她和老爸之间的气氛冷到谷底,偏偏他现在休假在家,两个人每天都会面对面,家里都变成冰窖了。

    “你怎么了?”胡怡婷忍不住关心的问。

    嘴一噘,她娇嗔的道:“你不是不跟我说话吗?”这个女人竟然跟她呕了一个多礼拜的气,真是不可思议。

    “我还没有原谅你的恶行,不过,我们还是好朋友。”胡怡婷也不是生气好友害她“失恋”,而是这个女人竟然从头到尾都瞒着她,这算什么朋友,一点义气都没有,当然不能轻易放她一马。

    “我又不是故意不告诉你,因为事情发展得太快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比较好。”尹茉雅当然知道好友的心结。

    “算了,这件事我不跟你计较了,你干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热恋中的女人应该很幸福。”

    “我和我老爸呕气。”

    “你干么跟你爸爸……”眼角瞄到教室门口有个熟识的身影,胡怡婷转而叫道:“那不是你妈吗?”

    “我妈?”半信半疑转头望去,没想到真的看到母亲,匆匆的拿起背包,她跟好友说了一句“我们改天再聊”便跑了出去。“妈,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来接你下课啊。”林安娜勾住女儿的手,“我的车子停在校门口。”

    “哇!我今天好幸福哦!”

    “我们先去喝杯咖啡好吗?”

    “好啊,我请客。”

    当母女两个在咖啡厅坐下来了,尹茉雅好奇的问“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妈怎么会心血来潮跑来接我下课?”

    “我想找你喝杯咖啡。”

    不会吧,她记忆中的老妈可是标准的贤妻良母,“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家里洗洗切切准备料理晚餐了,怎么有时间找我喝咖啡?”

    “你何叔今天放假,他会负责料理晚餐。”

    咦?她挑了挑眉,“难得何叔放假,你们可以来个单独约会,你干么碱跑这里找我喝咖啡?”因为弟弟才小学四年级而已,老妈的生活几乎被弟弟绑住了。

    “我觉得我们好久没有聊天了。”

    皱了皱鼻子,她早该想到了,“老爸是不是打电话向你告状?”

    “你爸是打了电话给我,不过他没有告状,他只是觉得我们母女两个很需要聊一聊,你们两个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尹茉雅把事情发生的经过仔仔细细道来。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林安娜的表情显得很凝重。

    “妈,难道你也站在老爸那边吗?”

    略一沉吟,林安娜很实际的说:“如果站在母亲的角色,我当然会认同你爸爸的决定,褚鸿辛要是真的因为那个诅咒出了什么意外,你怎么办呢?”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就算没有诅咒,我们有谁可以保证自己还可以活着呼吸到明天的空气?时间的长短并不重要,不能共享还能拥有的每一天,一起领略生命的喜怒哀乐,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闻言,林安娜更是心疼,“你很爱他。”

    娇羞的一笑,她甜蜜蜜的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爱一个人,因为他而开心,因为他而伤心,因为他而幸福,因为他而坚强,我不能没有他。”

    “我明白了,妈不会反对你们在一起。”

    “谢谢妈。”

    “不过,你要多体谅你爸爸,其实你爸爸反对的并不是褚鸿辛,他是反对所有的男人,你是他惟一的宝贝女儿,他根本还没有准备好把你交给任何男人,诅咒正好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他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吗?”

    “即使你已经年过半百了,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永远是孩子,他需要时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你今年才大三,他大概作梦也没有想到你已经可以嫁人了,你总要给他沉淀思绪的时间。”

    “妈,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万一,他就是死脑筋想不开昵?”

    “如果他明白褚鸿辛是你惟一的幸福,他终究会点头答应,你要记住一件事,他很爱你,你快乐,他也会快乐,你伤心难过,他也会伤心难过,你牵动了他的喜怒哀乐。”

    “我知道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声气,“真不知道我必须跟他耗上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更久?”

    “你爸那个人最急性子了,你不会等太久。”

    做了一个鬼脸,她一副很下情愿的说:“我不会再跟他闹别扭了。”

    “我会再找个时间跟你爸爸聊聊,即使你嫁了人,你还是他的女儿,他是不可能失去你的,我想明白这个道理,他心里就会坦然多了。

    “妈,谢谢你,辛苦你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