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站起身走到窗子前面,褚鸿辛苦恼的抓着头,他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她到底跑去哪里?现杂可以肯定的是她已经看到杂志的报导了,而且认定他说谎欺骗她,否则她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

    叩叩叩!吴宇贤有气无力的走进褚鸿辛的办公室,“Boss,今天早上我已经接到十几个记者的电话了。”

    “那又怎样?”

    “我看Boss干脆召开记者会对外公开恋情好了。”

    皱着眉,他没好气的送上一个白眼,“笑话,我又不是公众人物,为什么我的私人感情必须对外公开?”

    “那些记者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

    手一摊,他无所谓的说:“既然他们吃饱闲着没事干,那就由着他们,我可不想受他们摆布,随着他们起舞。”

    “如果他们在半路拦截Boss,Boss会更不堪其扰。”

    “相信我,过几天有新的八卦出来了,他们对我的兴趣就会降到零。”

    此时,秘书慌张的叫声越来越靠近的传了过来,“先生,你不可以进去……”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同时把目光转向门口,秘书口中那位闯入者人还没有到,声音就先来了,“褚鸿辛,你给我出来!”

    当他看到冲进办公室的人是尹皓平,褚鸿辛微微怔了一下,怎么会是他昵?难道茉几出了什么事吗?

    不过,他还没有机会搞清楚状况,尹皓平已经冲到他面前一拳挥了过去,因为毫无防备,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弹退了好几步,这个家伙年纪不轻了,怎么力道这么大?痛死他了!

    他都还没有站稳脚步,秘书的尖叫声就响起了,他赶紧出声喝止,“刘秘书,这里我会处理,你出去忙吧。”

    “是,董事长。”临走之前,刘秘书不放心的看了尹皓平一眼。

    “宇贤,你也出去,顺道把门带上。”

    “是,Boss。”好奇的看了尹皓平一眼,吴宇贤百般不愿的走了出去,当然,他安份的照着Boss的指示把门关上,虽然很想留点缝隙偷听内幕消息,不过他毕竟没有那个胆子。

    “我想,我应该有权利知道你为什么动手打人吧。”因为这个家伙是荣儿的父亲,他就算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也要客客气气。

    “李妍是我的女人,你下准碰她!”

    “李妍?”这会儿他真的吓到了。

    “我不会把李妍让给你。”

    现在他终于知道李妍为何不肯说出那个伤她的男人是谁了,不过,那个丫头怎么会挑上这个中年男人年?“请问尹导演今年多大的岁数?”

    “嗄?”尹皓平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当李妍的父亲应该绰绰有余吧。”

    “爱情跟年龄一点关系也没有。”

    “好吧,这一点我可以接受,不过,我建议你搞清楚状况再来揍人,别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那么冲动,免得闹出笑话。”

    “你是什么意思?”

    “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是不是应该先确定自己对李妍的心意?如果你对她不是真心的,那就放她自由。”

    “我不会把李妍让给任何人。”

    “这些话你去找李妍说清楚,我没有时间奉陪,你请回。”

    虽然迷迷糊糊的完全摸不着头绪,可是尹皓平不敢再闹了。

    尹皓平一离开,褚鸿辛立刻走到试衣镜的前面整理服装仪容,不过镜子一照可不得了,他的唇角竟然流血了!

    真是的,他没见过这么莽撞的老家伙……等等,他想到一个非常好的Idea……

    唇角上扬,他的“毁容”真是太值得了!

    门铃响过了,家里的电话响过了,手机也响过了,可是尹茉雅始终不为所动的坐在床上,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心情面对褚鸿辛,万一他和李妍的事情是真的怎么办?她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害怕。

    虽然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不久,可是他已经变成她的习惯了,单是看着他,听着他的声音,她就会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这时,手机传来了一封简讯,她立刻打开手机阅览——你父亲揍了我一拳,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只好告你父亲伤害。

    有半晌,她脑子一片空白,她父亲跑去揍褚鸿辛?这怎么可能?

    摇了摇头,这绝对是个骗局,老爸的性子的确急了点,不过,他在人前总是装模作样的,就某一方面,她应该是老爸最得意的爱将,因为她把老爸的专长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是十分钟后,又传来了一封简讯——我的脸毁容了,你必须为我负起全部的责任。

    “毁容?”这可不得了,如果褚鸿辛不是胡说八道,老爸真的会吃上官司。

    跳下床,尹茉雅匆匆的拿起家里的钥匙塞进口袋,三步并两步的冲出家门,直接爬楼梯来到褚鸿辛的门口,伸手按了一下电铃,大门立刻打开来。

    看见他唇角真的有她父亲挥拳留下来的痕迹,她的气焰顿时缩了半截,不过,她还是一肚子疑问,老爸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个的事情呢?还有,老爸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英国啊。

    “我爸为什么跑来打你?”

    伸手将她拉进来,门一关,他粗鲁的把她压在门上低头狂吻她,先是一怔,她随即抗拒的挣扎,可是在他蛮横热情的侵略下,她渐渐无力反击的回应他,纠缠的唇舌既狂野又甜蜜,仿佛许久没见面的情人恨不得用自己的渴望将对方吞噬,直到两个人都快窒息了,他们才喘着气的放开对方。

    愤怒的瞪着他,她抡起拳头用力捶打他的胸膛,“混蛋、王八蛋、臭鸡蛋,我恨死你了,我不要理你了……”

    静静的任由她宣泄怒火,直到她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他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的说:“你这个女人真的很令人生气,你忘了自己答应过我什么吗?你会给我机会辩驳,结果呢?你一次又一次的黄牛,急得我白头发都长出来了,你真是没有良心!”

    “难道你想告诉我,狗仔队拍到的男主角不是你,而是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她语带讽刺。

    “我没有双胞胎兄弟,那个人确实是我……”

    “那你还有什么好辩驳?”

    “你耐点性子好吗?我话还没有说完,李妍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

    好像被吓到似的,她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子,我一出生就被送回褚家,一直到上了大学,我才跟亲生母亲见面,因为不想扰乱我亲生母亲原有的生活,还有我亲生母亲为了保护我,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公开,所以除了家人,没有人知道李妍是我的妹妹。”

    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还是不服气的说:“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我想等结婚再说也不迟啊。”

    “结婚?”她羞怯的红了脸,“你怎么知道我会嫁给你?”。

    “这是当然,我要定你了,你就只能嫁给我。”

    “这种事还早得很,对了,为什么我爸要打你?我在他面前连你的名字都没有提过。”她还是赶紧转移话题比较安全。

    “他是为了李妍。”

    “李妍……等等,你的意思是说李妍和我老爸……天啊,我要昏倒了!”白眼一翻,她身子随即一软,还好他的动作很快,及时抱住她。

    前一刻还精神抖擞,下一刻就可以昏倒,你是想展现自己说变就变的本领,还是存心吓我?”褚鸿辛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

    “你才存心吓我,他们两个少说也有二十岁的差距,这怎么可能?”她的头好痛,老爸会不会玩过头了?

    “陷入爱情的人是盲目的,年龄在爱人的眼中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

    “也对,至少对我老爸来说,他是一个碰到爱情就没有理智的人。”尹茉雅轻柔的摸了一下他的唇角,“很痛吧,我爸太过份了,他怎么可以动手打人?我一定要好好骂他,年纪不小了,做事还这么莽莽撞撞。”

    “不用了,李妍会解决,你爸说不定过两天就会主动登门道歉了。”

    “这个有点困难,他那个人不太会道歉。”

    “他不道歉也没关系,你已经回到我身边就好了。”将她的双手包裹在自己两掌之间,他的额头撞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不可以再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我的年纪不小了,我的心脏会受不了。”

    “你不要刺激我就没事了。”

    “是是是,以后再也不敢了,可是你要学习信任我,我不是你父亲。”

    闻言一惊,他什么时候发现她的问题出在她父亲身上?

    “我的观察力可是一流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逃得过我的眼睛。”他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所以我劝你,不要浪费力气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骗不了我。”

    “是,我绝对不敢在你面前装模作样……”她突然一只手压在心脏的位置,然后微微皱着眉,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可是她却紧咬着下唇,努力想阻止自己叫出声。

    “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最近心脏经常抽痛,其实,以前就发生过这事情,我妈心脏不太好,我一直很担心遗传到她。”

    “你有没有检查过?”

    “死不了人,干么那么大惊小怪?”

    “不行,我现在立刻带你去看医生。”他急忙的拉着她的手站起身。

    扯住他,她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你还说我骗不了你,上当了吧。”

    懊恼的瞪着她,褚鸿辛又气又无奈,“这一点也不好笑,我真的很担心。

    “这是在警告你,别说大话,小心栽在我手上。”她淘气的做了一个鬼脸。

    “笨蛋,我早就栽在你手上了。”

    娇羞的垂下螓首,她撒娇的圈住他的腰,倚偎在他的怀里,“我好像在作梦。”

    “这是真的,我会紧紧抓住你,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抓回来。”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跑了。”

    “还有,就算出现了情敌,你也不能还没有战斗就宣布放弃,你知道这样有多伤我的心吗?”顿了一下,他不放心的伸出手,“我们勾手一言为定,你要为我抗争到底。”

    “是,一言为定。”她跟他勾手立约,对她来说,相信一个男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她会为他努力,因为她爱他。

    “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下了课,尹茉雅立刻移到胡怡婷的前面,她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好友面露笑容了,这个女人一直深陷在“失恋”的低潮当中。

    “当然是有好消息啊。”

    “什么好消息?”

    “李妍召开记者会对外表示褚鸿辛和她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因为不想拿这种事情炒新闻,所以丁一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表示。”

    “什么?”

    “吓一跳对不对?我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不过,只要他-们两个不是情人就好了。”胡怡婷的逻辑真的很简单。

    唇角抽动了一下,她几近自言自语的道:“就算他们两个不是情人,褚鸿辛还是有可能有女朋友啊。”

    瞪大双眼,胡怡婷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褚鸿辛有女朋友了?”

    “呃,这个可能性很大啊。”天啊,如果这个女人知道真相的话,她究竟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怎么办?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未来凶多吉少。

    “你是不是有听到什么消息?”

    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她清了清嗓子力持镇定的道:“没有,只是他年纪也不小了,他有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胡怡婷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看开一点,反正你和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发展。”

    士可杀,不可辱!胡怡婷不服气的挺起她傲人的双峰,“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不可能?也许他就是喜欢我这种类型。”

    “你到现在连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你们两个怎么会有机会发展呢?”

    双肩马上垂了下来,胡怡婷不得不承认自己此刻的处境确实一点希望也没有,不过,她很快就想到自己的计划,“没错,我们现在看起来是两条平行线,可是我已经决定大四的时候选修他的课,我们就有机会产生交集,发展浪漫的师生恋。”

    “我们大四的时候,他不会来我们学校兼课了。”昨天晚上她和褚鸿辛闲聊的时候,他无意间提起这件事情,因为他太忙了,根本分身乏术。

    咦?胡怡婷狐疑的睨着她,“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来我们学校兼课了?”

    “我无意间听到的。”真是的,她干么这么多嘴呢?

    “这么说,这学期我一定要展开行动喽。”

    怎么办?她好想哭哦,情况好像被她越弄越糟糕。

    沉思的抚着下巴,可是想了好一会JL,胡怡婷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好主意,“茉儿,你比较聪明,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

    “呃,我在这方面完全不行。”她的舌头快要打结了。

    打量了她一眼,胡怡婷同意的点点头,罚也对,你只有读书方面可以。”

    干笑了好几声,她觉得好无力哦!

    “没关系,还有好几个月,我再慢慢想办法。”

    无声一叹,她实在说不出口,现在也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

    看着坐在对面的尹皓平,尹茉雅实在很惊讶,“爸,今天怎么心血来潮约我出来吃饭?”

    “我突然想跟我女儿一起吃日本料理。”

    “你少来了,你的工作不是很忙吗?还有,你什么时候从英国回来,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手上的戏已经杀青了,我去英国是为了处理下一部戏拍摄的事情,我在那边待了一个多礼拜就回来了,现在要等到下个月才会开拍新戏。”

    了然的点点头,她像在讽刺又像在调侃的说:“戏杀青了,现在有空了,所以赶快扮演一下父亲的角色,免得愧对自己的良心。”

    咬了咬下唇,尹皓平显得很内疚,“老爸很没有责任感吗?”

    “也不是,至少你让我在衣食方面无缺,我想学什么,你也会全力支持我,比起大部份的孩子,我的生活算得上令人羡慕。”

    清了清喉咙,尹皓平看起来有些腼腆,“茉儿,老爸想再婚,你有意见吗?”

    老实说,她吓了一大跳,她记得当初爸妈完成离婚手续之后,老爸的第一个反应是——单身真好!她知道老爸一辈子离不开爱情,但是却也认定他不会再踏上红毯的另一端。

    见她迟迟没有回应,他不安的问:“你反对吗?”

    摇了摇头,她好笑的道:“你又不是未满十八岁,这种事情不需要我同意。”

    “在老爸的心目中,你永远排在第一,如果你不同意老爸再婚,老爸就一定会打消这个念头。”

    “爸,这是你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她不以为然的皱了皱眉,“这种事你应该自己决定。”

    “我不是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如果我结了婚,家里以后就会多出一个人,我必须考虑你的感受。”

    “拜托,我又不是要跟人家共用一间房间,我的度量还不至于小到容不下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

    “这么说,你答应了是不是?”

    “你身边有个伴当然是好事,可是你真的适合结婚吗?你这么多情,结了婚可能过不了几个月就会后悔想离婚了,你还是仔细考虑清楚再来决定吧。”

    “这次我很认真,”尹皓平突然变得很严肃,当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英国亲密的照片上了报纸,李妍告诉他,她再也不要为他痛苦流泪,他终于认清楚李妍对他有多么重要,他不要失去她。

    “你这么向往自由的人会动了再婚的念头,这当然表示你很认真,可是,你的认真可以维持多久?”她又是叹气又是摇头,“我不想泼老爸冷水,你对感情通常只有三分钟热度。”

    张着嘴巴半晌,尹皓平像个小媳妇似的嗫嚅道:“我已经四十六了,我也不想一直在感情的世界游荡。”

    “不错嘛,你还记得自己几岁了。”

    顿了一下,尹皓平又变成一副小孩子的样子,他噘起嘴,“老爸真的那么不值得信赖吗?”

    她冷冷一笑,“你自己觉得呢?”

    “我、我不认为自己不值得信赖,我只是喜欢忠于自己的感觉。”

    “是啊,男人不负责任的借口真是冠冕堂皇。”

    “老爸不是不想负责任,只是……”

    “我知道,你就是管不住自己飘泊的心,对吗?”等老爸点了头,她才没好气的接着道:“那就不要结婚,这样想换女朋友的时候比较方便。”

    停了三秒钟,他还是同一个结论,“可是,我真的想跟她结婚。”

    “我可以知道你要结婚的对象吗?”

    “李妍。”

    “好吧,既然想结婚就去结婚吧,不过,你得先改掉莽莽撞撞的性子,动手灯人是很差劲的行为。”

    微微一怔,尹皓平狐疑的问:“你怎么知道?”

    “呃……”我在电梯遇到褚先生,之前有过几面之缘,我看他嘴角受了伤,就问了他,才知道是我老爸的杰作。”默默的吐了一口气,她差点反应不过来。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我啊。”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很无力的摇摇头,“我就知道你不会认错,每次你做错事踉妈妈吵架,总是任性的甩头走人,过个一两天,你就会忘了这件事情,退让的永远是别人,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把婚姻维持得长长久久呢?”

    尹皓平挫败的垂下双肩。

    “你的事我管不了,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这是她的结论,她不想再跟他罗嘛了,她拿起筷子继续进攻晚餐。

    因为褚鸿辛最近天天都有开不完的会议,尹茉雅和他的约会时间只能安排在睡觉前的散步时间,还好两人住在同一栋大厦,无需浪费车程往返的时间。

    “我听说李妍把你们真正的关系对外公开了。”她好喜欢两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月光下,因为爸爸总是在外面忙碌,妈妈总是孤单的看着窗外的月色等待丈夫归来,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跟她一起感受夜晚的宁静。

    “我亲生母亲认为还是坦然说出来比较好,真相不可能隐藏一辈子,而我呢,我并不觉得私生子有什么见不得人,我根本不在意外面的人用什么眼光看我。”歪着头看着她,他忍不住问:“你会在意吗?”

    “私生子吗?这又不是你的选择。”

    “是啊,这又不是我的选择。

    “对了,我爸说他想再婚。”

    “他想和李妍结婚?”

    点了点头,她难掩忧心的说:“虽然我爸这次好像很认真,可是说真的,我对他没什么信心,他的名声真的不太好。”

    “你反对他和李妍结婚吗?”

    “这是他的事情,我不想过问,不过,我很怀疑他对婚姻的忠诚度。”

    “因为他有前科吗?”

    “这是原因之一,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太有女人缘了,又是个多情种子,你想这种人的婚姻有可能长久吗?”

    “他的确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

    “所以我想,你还是警告一下李妍,男人一点也不可靠,她最好想清楚再嫁给我爸爸。”等等,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半眯着眼,他很郁闷的问:“什么叫男人一点也不可靠?”

    “呃,我老爸的确不可靠啊。”这样应该足以弥补她刚刚的失言吧。

    “那我昵?”褚鸿辛显然不想善罢甘休。

    “你……这要交给时间证明啊。”她就是没办法违背自己的真心说他有多么值得信赖。

    沉思的抚着下巴,褚鸿辛的表情非常凝重。

    “我、我有说错吗?”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你说得很有道理。”他的笑容很诡异,教人冷下防的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我相信你至少比我老爸好。”这句话是不是显得很勉强?可是,她对他的信心确实远在老爸之上……不过她好像忘了一件事,跟她那个花心的老爸比较实在令人不爽。

    “我当然比他好,而且好上千倍万倍。”

    “对对对,好上千倍万倍。”为了减轻内心激荡的不安,尹茉雅只好乖乖附和。

    眉一挑,他存心挑衅的道:“你的口气听起来好像是勉为其难。”

    “不会,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倾身向前轻吻她的唇瓣,他笑得有点狡猾,“你听过覆水难收这句话吗?”

    “什么意思?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喔。”怎么没有人警告她,男人也很小心眼。

    显然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紧张气氛,他的笑容变得很开心,“我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这附近有什么宵夜可以吃吗?”

    “灯笼卤味、盐酥鸡、烤地瓜、沙威玛、姜母鸭……很多很多,台湾吃的东西最多了。”她越说越无力。

    “我没吃过灯笼卤味,我们就吃那个玩意儿好了,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