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用过早餐,看份报纸,再拿本书出来翻阅,不久之后,午餐时间就到了,简单吃份营养的水果生菜沙拉,再来就是午睡时间,一觉醒来,先是继续早上还没有阅读完毕的书,接着开电视,选台器一刻也不松开的握在手中,一会儿转这台~会儿转那台,什么都看,毫无品质可言,然后就是晚餐时间了,来个炒面或炒饭配上一碗汤,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再来就是散步,直到胃里面的食物完全消化了,就可以洗澡上床睡觉了……

    这就是她尹茉雅放假的日子,一句话——好无聊哦!

    当然,今天也不例外,中午十二点半她就开始打哈欠了,不过,她还是坚持撑到一点才爬上床,她最喜欢午睡了,总觉得午后躺下来小憩是一种幸福,可是,就是有人不明白扰人清梦是一种很差劲的行为。

    “小宝贝,你醒醒。”尹皓平硬是把女儿从床上挖了起来。

    “你不要吵我。”尹茉雅紧闭着双眼就是不肯清醒过来。

    抱了女儿一会儿,尹皓平才用力的摇晃她,“你不要睡了,老爸有话要说。”

    心不甘情不愿,她慢慢的睁开眼睛,“你不是去工作了吗?”那天参加完宴会之后他就留了一张字条离开了,她还以为他们父女两个再次见面至少要过好几个月,她根本不期待他会在家里过年,没想到,他竟然在除夕的前一天出现了。

    “老爸还没有拿红包给你。”

    “我才不希罕你的红包。”有个工作忙碌的老爸最大的优点就是——她身上从来不缺钱,多个几万块钱的红包对她的意义不大。

    “老爸很想陪你过年,可是有些事情得先飞去英国处理。”

    “无所谓。”虽然她已经很习惯老爸不能陪她吃团圆饭了,可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感,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她最亲的家人。

    “我们今天先围炉,明天你去妈妈那边吃团圆饭,我已经通知你妈妈了,明天早上我会过来接你。”

    “我自己可以过去。”

    “你自己搭车过去到那里恐怕下午四五点了,你妈希望你早点过去实习。”

    略微一顿,她的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实习什么?”

    “我也觉得很奇怪,你干么实习?你妈说过几年后你嫁了人,必须帮夫家准备团圆饭,所以还是尽早学习怎么料理团圆饭。”尹皓平忍不住皱眉,“拜托,我的宝贝女儿才不会这么歹命,我绝不会让你嫁去人家家里当女佣。”

    叹了声气,她摇了摇头,“爸,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在家里难道就不用做家事吗?那我也是我们家的女佣吗?”

    “我一直想帮你请个专职的帮佣,你说不要啊。”

    “你想请帮佣是希望有个人盯着我吧。”

    “……哎呀,这个不是重点,反正你年纪还小,根本不需要那么早实习这种事情。”他一直很担心宝贝女儿太早被臭男人拐了。

    “早一点实习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就怕我白费工夫。”虽然她很不愿意,但是她似乎没有遗传到妈妈的好厨艺,她会做的永远是那些简单的料理。

    “这件事你明天自己看着办,好啦,起来换衣服了,我们出去吃团圆饭。”

    “我刚附吃饱,现在没什么胃口。”

    “团圆饭只是一个形式,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没有关系。”

    “好吧,你去客厅等我,我十分钟就好了。”

    “OK,你要穿漂亮一点哦!”

    “我知道啦。”看着父亲走出她的房间,尹茉雅忍不住又叹了声气,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父奈的玩具,当然,她是很贵重的玩具,这是惟一值得安慰的一点。.

    围炉过后,尹茉雅陪着林安娜一起收拾清洗碗盘,当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她便迫不及待的:“妈,待会儿我要回去。”

    “你今天晚上不在这里过夜吗?”

    “你知道我会认床,如果在这里过夜,明天大年初一我就会顶着熊猫眼,那样很丑,我不要啦。”

    “你会在乎美丑?”

    “这是当然,我好歹是女孩子。”

    “你不要找借口丁,妈还会不了解你吗?你在这里就是不自在。”

    “我又不住这里,不自在是很正常的事。”没错,她就是觉得不自在,尤其是除夕夜住在人家家里,这种感觉好像无家可归的人。

    “今天是除夕夜,你就委屈一下嘛!”

    “妈,你是不是担心我一个人在家里会偷哭?”她淘气的做了一个鬼脸,“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不会干出这么可笑的事情。”

    皱着眉,林安娜忍不住发牢骚,“你爸真的很糟糕,我一直交代他,过年一定要陪在你身边,结果呢,他安份个一年,毛病又犯了。”

    “昨天他已经陪我吃过团圆饭,算是尽到责任了。”

    “两位美丽的小姐,你们忙完了吗?”何绍文不耐烦的把头探进厨房。

    仿佛看到救星了,林安娜赶紧发出求救信号,“茉儿说她要回去了,你来帮我劝劝她。”

    冲了进来,何绍文激动的道:“怎么可以呢?去年你打牌赢了我好几千块,我今年一定要从你身上赢回来。”

    翻了一个白眼,她受不了的道:“太夸张了,去年的事你到现在还记得!”

    “这关系到我身为男人的尊严,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摇了摇头,她看衰他,“算了吧,你这个人赌运超差,今天晚上只会让你的败战史添加一笔,你就别再挣扎了。”

    士可杀,不可辱,何绍文不服气的抬起下巴,“我们都还没有赌一把,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输家?”

    “你没看到我脸上写着三个字吗?”

    “三个字?”何绍文很认真的凑上前打量她的脸,“我怎么没看见呢?”

    “你的视力很差哦!”

    “哪三个字?”

    “我要钱。”

    瞪着她半晌,他大笑了起来,“你这个丫头对自己很有信心哦!”

    “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风水轮流转,你要不要赌一把看看?”

    手一摊,她很大方的说:“好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好了。”

    偷偷的对继母比了一个“OK”的手势,他拉着尹茉雅往外走,“妈,我把你的助手带出去了,剩下的工作你自己忙哦。”

    “好。”林安娜只要把女儿留下来就好,她乐得接下所有的工作。

    除夕夜可以说是褚家最热闹的日子,用过团圆饭之后,全家大大小小窝在起居室,有人打麻将,有人泡茶聊天,有人忙着逗弄褚家的两个小宝贝——分别是老大褚鸿耀和老二褚鸿佑的儿子。

    往常,褚鸿辛一定是围着桌子打麻将的成员之一,而且他总是最大的赢家,没办法,他那颗善于算计的脑子就是有赚钱的本领,连老大都对他甘拜下风,可是今天他一点劲也没有……其实更正确的说法,他现在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所以一个人闪到阳台吹风。

    “你今天心神不宁哦!”老么褚鸿钧贼头贼脑的来到他身边。

    “今年春节的天气不太好。”

    怔了一下,褚鸿钧夸张的“哈”了一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突然变得多愁善感吧。”

    送上一个斜眼,他闷声道:“我不能变得多愁善感吗?”

    打量了他一会儿,褚鸿钧忍不住狂笑起来,“我拜托你,别闹了,你想害我得内伤吗?”

    “为什么不行?”他的脸越拉越长。

    “精明能干的褚鸿辛怎么可能跟多愁善感划上等号呢?除非你神经错乱。”

    “我最近是有这样的倾向.”

    “嗄?”

    “神经错乱啊。”

    呆怔了数秒钟,褚鸿钧的表情转为难得一见的严肃,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测量老五额头的温度,“你是不是生病了?”

    “对,我生病了。”他得到的是相思病,过年前是公司最忙的时候,每天从早忙到晚,他根本无法抽身去找尹茉雅,原本,他还期待他们两个可以在电梯不期而遇,可是老天爷好像存心折磨他,这段时间他们两个偏偏遇不着。

    “那你干么不去看医生?”

    “没有用。”

    又是一怔,褚鸿钧充满了迷惑,“为什么没有用?”

    看着老么好一会儿,他只有一句话,“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你现在说了,我就知道了,为什么要等以后?”褚鸿钧真的是越来越迷糊。

    “我不想说。”

    唇角僵硬的抽动了一下,褚鸿钧真想撞墙,这到底在演哪一出戏?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阵闷闷的雷声从阴沉的天空传了过来。

    “老五,你说对了,今年春节的天气不太好哦!”

    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似的,他用力拍了一下褚鸿钧的肩膀,同时翻身跨过阳台的栏杆,“我有事情必须回公寓一趟,你帮我告诉奶奶和妈妈。”

    “什么事情?”

    什么也没说,褚鸿辛只是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褚鸿钧的面前。

    许久,褚鸿钧喃喃自语的道?这个家伙真的神经错乱了!”

    电铃按了一次又一次,可是那两道紧闭的大门依然不为所动,褚鸿辛心急的开始来回踱步,昨晚他看到尹皓平拖着行李,并且告诉警卫要去英国,难道是出于幻觉吗?不可能,尹茉雅肯定一个人在家,这样的夜晚她不可能随便乱跑……

    等等。她会不会跟母亲一起围炉?征信社给他的资料显示,虽然她的父母早就离异了,但是她和母亲往来还是很密切。

    自嘲的一笑,他真的是自寻烦恼、没事找事做,不过,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紧闭的门打了开来,尹茉雅像个惊慌失措的小绵羊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颤抖的声音说明她饱受惊吓。

    他很自然的走过去抱住她,轻声的问:“你还好吗?”

    “我……不好,雷声……好可怕哦!”她努力压抑的泪水终于冲出眼眶流了下来,他的怀抱好温暖哦!

    “没事了,我在这里,你不用害怕。”他安抚的轻拍着她的背.让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我们还是进去吧。”

    回到屋内,尹茉雅帮两人泡了奶茶,“你没有回家围炉吗?”

    “有啊,我听到打雷就跑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怕打雷?”这事恐怕连她父母都不知道,她父母离婚之后,打雷才对她形成。种莫名的恐惧。

    “我不知道,纯粹是那一刻的直觉。”因为那一次他们被关在电梯,他就意识到真实的她可能不堪一击,或许她外在的善变是源自于她内心的不稳定性,也就是说,她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这样的人很容易受到惊吓。

    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感动”的滋味,原来害怕的时候有人守候在身边竟是这么幸福的事情,“谢谢你的直觉,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别想睡觉了。”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

    “我爸出去工作不在家,我本来是去我妈那边围炉,可是我会认床,就回来了,除夕夜孤零零一个人在家里,我是不是很可怜?”打牌连续赢了四场,她就觉得没意思了,而且实习了一天,她也累了,于是坚持回家睡觉,大伙儿拗不过她,绍文哥哥只好开车送她回来。当窗外传来打雷的时候,她真的很后悔自己的别扭,她应该待在何家才对。

    “这种时候你就应该CAll我飞到你身边。”

    “为什么?”

    “我会带你出去疯狂的玩,上一夜。”

    闻言,尹茉雅觉得今天一直积聚在胸口的郁闷都不见了,

    “今天很累了,明天你可以带我出去玩吗?”

    “没问题。”

    “你也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想了想,他总觉得很不放心,“我看,我还是留在这里陪你好了,我就睡在客厅,你可以拿枕头和棉被给我吗?”

    “不用了,现在已经没打雷了。”

    宠爱的揉了揉她的头,褚鸿辛一副经验老到的说:“刚刚受到惊吓,今天晚上你一定会作恶梦,如果我留在这里,你会睡得比较安稳。”

    她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其实她很高兴他留在这里陪她,确实,经过刚刚的惊吓,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睡得安稳。“你用不着睡客厅,这里有客房。”

    “太好了,虽然你家的沙发很大,不过床还是比较舒服。”

    “我去收拾一下客房。”

    她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一个男人而真心的开怀大笑,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女人会像飞蛾扑火一样的投入爱情,即使知道自己终将毁灭,为了这一刻的快乐,她还是会义无反顾。

    “好啦,接下来轮到你了。”褚鸿辛把剩下的鞭炮塞进尹茉雅怀里。

    举起双手,她不停的摇着头,“我不要。”

    “鞭炮要自己放才会好玩,试试看,投有你想像中那么可怕。”

    “我当观众就很好玩了。”

    “你不要像个胆小鬼一样,鞭炮不会把你吃掉。”

    两眼瞪得好大,这会儿恐惧完全离开她的思绪,“你说什么?”

    “除非胆小鬼,否则没有人不敢放鞭炮。”

    “我、我才不是胆小鬼!”她立刻抬头挺胸。

    “这就对了,那么剩下来的鞭炮全部交给你负责了。”褚鸿辛笑盈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把鞭炮一支一支排成一列摆在地上,然后再一支一支点燃。”

    为了赌一口气,虽然她怕得全身发抖,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指示行动,当她好不容易把鞭炮点燃,她已经两脚发软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可是当鞭炮在空中爆出火花,她却开心的笑了。

    “怎么样?好玩吗?”他也跟着在她身边席地而坐。

    “好玩。”

    “还想再玩吗?我们可以再去买鞭炮。”

    “不用了,我已经玩够了,对了,你怎么突然想玩鞭炮?”

    “过年就是要玩鞭炮才有气氛嘛。”

    “是啊。”皱了皱鼻子,尹茉雅抱怨的接着道:“以前我从来没有碰过鞭炮,我爸大概觉得我是女孩子,不适合玩这种东西。”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连续放一个礼拜的鞭炮,弥补你过去的损失。”

    “虽然我想接受你的提议,可是除了明天,后天开始我连续三天不在台北。”

    “你要去哪里?”

    “我要跟同学去垦丁玩。”

    “不行,”他很自然的脱口而出,“你不可以去。”

    怔了一下,她下明白的问:“为什么我不可以去?”

    “太危险了。”

    这会儿尹茉雅更迷惑了,“哪里危险?”

    “呃……你跟哪些同学去?”怎么办?他快反应不过来了。

    “胡怡婷,然后是……我忘了。”那个女人那天叽哩呱啦一直说个不停,她根本没有听清楚到底有谁要参加。

    太好了,这下子他逮到把柄了吧!“你连一起出游的同伴都搞不清楚,这还不危险吗?”

    也对,不清楚自己要跟谁一起出游,这的确是很危险的事,可是……虽然她不是出于自愿参与这次的活动,不过后来想想,同学们可以结伴出游,这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等到大伙儿毕业了各奔东西,她终于克服自己的障碍约人家出游,人家还不见得有时间陪她呢。

    “这样子好了,我带你出去玩。”

    “你带我出去玩?”

    “我保证比你那些不知名的同学安全。”

    唇角抽动了一下,是吗?为什么她觉得他比她们还危险?“可是,如果我临时说不去,胡怡婷会把我宰了。”

    “你就告诉她,这是我的意思,如果她不满,可以来找我。”

    “没有这个必要,只是饭店都订好了,而且钱也付了。”别开玩笑了,她怎么可以让胡恰婷来找他?胡怡婷一看到他,她真的是死路一条。

    “我会负责损失。”

    “算了,这点钱我还付得起。”反正也没多少钱,而且她们为了省钱,虽然是订了四人房,却挤了六个人,不过,她绝对难逃被骂到臭头的命运。

    呼!他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因为春节期间,饭店很多都客满了,我们有可能要延个几天。”

    “没关系,你用不着带我去玩。”

    “不行,我有义务赔偿你的损失,你放心,我会在你开学之前安排妥当。”

    她好像没办法拒绝,可是怎么办?她已经紧张得呼吸紧促、心跳加速,他们两个要单独出去玩……这会不会太亲密了?

    一路上,尹茉雅一直嘀咕个不停,“垦丁变成了乌来,这会不会太离谱了?”

    耳朵塞住了,褚鸿辛果然是个聪明的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讨不到好处,女人在闹脾气的时候完全无法沟通。

    “为什么是乌来呢?”

    乌来有什么不对吗?他实在不明白。

    见他始终不肯回应,她忍不住大吼,“喂,你是不是故意耍我?”

    “我又没有说要去垦丁。”他觉得好冤枉。

    “我以为你要带我去垦丁啊。”

    “你没有表示意见,我当然以为去哪里都可以啊。”

    “……好吧,就算是我的疏失好了,可是,你至少挑个远一点的地方,干么选在台北?”这完全没有出来度假的感觉。

    “既然台北有好玩的地方,我们干么舍近求远呢?”

    “这根本是借口!”

    “我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你这么快就否定我挑选的地方太不公平了。”

    “你一点诚意也没有,还希望我公平看待,这对我才真的不公平。”

    叹了声气,他决定闭上嘴巴继续听她唠叨好了。

    当他们抵达褚鸿辛订的温泉会馆,办好了checkIN,走进拥抱南势溪美景的湖滨套房——独立的客厅、卧室、汤屋和阳台,并有私人的山泉泳池,尹茉雅马上转为眉开眼笑,“我的天啊!这里真是太美了!

    眉一挑。他故意嘲弄的说:“你真的很善变。”

    “对啊,我这个人本来就很善变。”她很爽快的承认。

    “现在没有意见了吗?”

    “冬天泡汤很好,海边太冷了。”她兴奋的跳上以鹅黄色的床幔搭配羽绒被枕的大床,好舒服哦!好幸福哦!

    “这么说,我是不是已经洗清要你的罪名了?”

    干笑了几声,她很有礼貌的欠个身,“刚才是小女子失言,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我哪敢放在心上?”他爱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看到你笑得那么开心,我就满足了。”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来这么棒的地方,我就不会在意我们的旅程这么短暂。”

    “好啦,你想先泡汤,还是先去乌来老街逛街?”

    “我要先泡汤,我去换泳衣。”跳下床,她拿起行李冲进浴室。

    心情愉快,他不自觉的哼起不知名的旋律,同时利用这个时间换上泳裤。

    尹茉雅走进汤屋时,看见褚鸿辛已经先她一步进了池子。

    在大片窗棂透进的湖光山色映照下,他俊秀的侧脸显得更加熠熠生辉,水面上露出明显锻链得结实的大片胸肌,让她顿时脸红心跳,不知道该把自己的视线往哪里摆。

    “你换好了?快来泡汤,真的很舒服。”他注意到她僵立在那儿,便挥挥手招呼她。

    她怯怯的走近,双手不自在的遮掩着自己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虽然穿的并不是大胆的比基尼,而是缀着可爱圆点图样的两截式泳衣,但她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强烈而热切的目光。

    “你穿泳衣很好看。”他证叹着,她纤细而匀称的身段,自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还有不知是否因室内氤氲的热气而透着玫瑰色泽的脸蛋,都令他心荡神驰。

    如果先前他曾经认为她还是个青涩的小丫头,现在也全都推翻了,因为此刻的她,不折不扣是个极具魅力的女人。她怎能同时拥有女人的性感和女孩的天真?

    “你,色狼,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她拿起一旁的小木盆舀水泼他。

    “不想让我看就快把身体藏起来啊。”他毫不在乎的甩掉发上的水滴,伸手一拉,把她整个人拉进了浴池,她一个重心不稳,往他身上倒去。

    她的肌肤跟他想像中一样柔嫩,甚至更光滑,有一种蜂蜜和牛奶的香味,她甜得让他好想咬一口。

    意识到两人肢体的亲密接触,她挣扎着想站起身,但仍是徒劳无功的被他搂进怀里。

    “你放开我啦……”无意间触摸到他精壮的手臂和胸膛,她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感受到属于男人的气息,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同时心底更有着莫名的骚动。

    “好,我不闹你了,那你也乖乖坐下,别捣蛋。”他松开手,因为再这样下去他很担心自己会失控。

    尹茉雅闻言,便把身体全部泡进水里,整个人缩成一团球。

    褚鸿辛不禁失笑。

    “泡汤就是为了要放松,你这么紧张干么?”

    “谁教你欺负我,坏人。”她嘟着嘴。

    “你言不由衷哦!要真觉得我是坏人,就不会跟我出来玩了,不是吗?”他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不能否认,他的陪伴让她觉得安心,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得到她全心的信任。

    但是……这跟那是两回事嘛!

    “好吧,你不坏,只是骄傲了点、自大了点、没礼貌了点……”她故意连珠炮似的数落了一长串。

    “小丫头,你找死吗?”他眯了眯眼,拿起小木盆装了另一个冷水池中的水,作势要泼,她立刻惊叫着躲开,接着不认输的反击。

    暖暖的汤屋里,充满了两人的笑闹声,幸福好像也悄悄的降临了。

    在乌来老街吃了一大堆东西,两个人回到温泉会馆立刻瘫在床上。

    “天啊,今天我至少增加一公斤。”尹茉雅抚着胀得鼓鼓的肚子。

    转头看着她,褚鸿辛充满怜爱的说:“你再增加个十公斤也没有关系。”

    “少来了,如果再增加个十公斤,你一看到我,只会恨不得把我拿去烤。”

    略微一顿,他困惑的蹙着眉,“为什么?”

    “看到一只肥猪,难道你不想尝尝烤乳猪的滋味吗?”

    怔了一下,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我的天啊,没想到你这么幽默。”

    转头看着他,她觉得他太夸张了,“这是笑话吗?”

    “你不觉得好笑吗?”

    “我只要想到自己变成肥猪的样子,我就笑不出来。”沉默了下来,他静静的、深深的看着她,难怪她第一眼就抓住他的目光,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发光体。

    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她感觉到四周的氛围在改变,“你干么看着我?”

    “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你这么迷人的女人?”

    双颊瞬间染上绋红,她羞答答的垂下眼,“嘴巴这么甜,你小心蛀牙哦!”

    “如果我因此蛀牙,这都是你的错。”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觉得好像有一把火在下腹燃烧,他的身体好热好热。

    “我又没有教你……”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感觉到他们之间强烈的电流,警讯在脑海响起,危险,情况要失控了,可是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她渴望陷进去……

    终于,他们的双唇很自然的贴上了,从轻柔的碰触慢慢转成热烈的纠缠,他们已经忘我的变成两团火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褚鸿辛的手机响了,刚开始他们不为所动,不过来电的人实在是太不识相了,一次又一次,逼得他们再也无法漠视。

    翻身坐了起来,褚鸿辛走下床拿起他的手机接听,“喂……”

    坐起身,她顺了顺自己的气息,尹茉雅,冷静下来,你还不确定他是不是值得你陷进去,千万不能因为一时意乱情迷就犯糊涂。

    这个时候,她终于有心思聆听褚鸿辛说话的内容——

    “……”你怎么了……你别闹了……好好好,你别再哭了,我现在马上过去。”

    关掉手机,褚鸿辛很抱歉的转身面对她,“对不起,我有急事必须现在回去。”

    “什么事?”她这个人没什么好奇心,可是问题不经意的就脱口而出。

    “家里出了一点事情,我们下次再来。”

    胡乱的点了点头,她走下床收拾东西,突然觉得胸口好闷,那个来电的人到底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