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瞪着沙发上那个已经四十有六的男人,尹荣雅真是受不了他,为什么这个家伙每一次回家都不会事先通知一声呢?还好她这个人心脏够强,否则突然看到他坐在那个地方也很吓人咧!

    “小宝贝,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尹皓平习惯性的打开双手等着拥抱女儿。

    冷哼了一声,真是太可笑了,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我至少有回家,不像你老是在外面流连不归。”

    “我是在工作……”

    “够了,”她不客气的打断他,“你少拿工作当借口了,我还会不了解你吗?

    你根本是无法忍受安安份份的待在家里,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在外面游荡找乐子。”

    “你老爸有你说的那么一文不值吗?”他一脸委屈的像个怨妇似的。

    “难道不是吗?”

    “我……算了,这个不重要,小宝贝,你先给老爸一个拥抱好不好?”他这个样子比较像乞求怜爱的儿子。

    翻了一个白眼,她真的很受不了这个超级幼稚的中年男人,“不要,我不是小孩子了,你想抱,外面有一卡车的女人乐意被你当成玩具一样抱在怀里。”

    “小宝贝,不要这么小气嘛,老爸快要想死你了!”尹皓平干脆自己从沙发跳起来冲过去抱住她,这一刻,他终于有回到家的感觉了。

    “真奇怪,年纪都一大把了,你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人要永保赤子之心,这样子才可以保持年轻啊。”尹皓平完全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损男人的威严。

    推开他,她没好气的吐槽,“这是你为自己的孩子气找的借口吧。”

    “你不要跟老爸这么计较嘛!”

    “我才懒得跟你计较,我很累了,要进去洗澡了。”

    “等等,你先坐下来跟老爸说一下话。”他拉着她坐了下来。

    挑了挑眉,尹茉雅语带嘲弄的说:“我们两个话不投机,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吧。”顿了一下,尹皓平笑得很谄媚,“明天陪老爸去参加宴会好吗?”

    她早该猜到了,他找她绝对没有什么好事,“不要,你有那么多女朋友,干么不去找她们?”

    叹了声气,尹皓平一副很无奈的说:“就是因为太多了,我找这个,那个就会不开心闹脾气,她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在我心目中排名第一,可是如果是带你去,她们就不敢有意见了。”

    “我建议你不要出席比较省事。”

    “不行,明天的宴会是大老板办的,我非去不可。”

    “那你就自己去好了。”

    “这样也不行,到时候她们每一个都会跟我抗议。”

    “很好啊,你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换新的女朋友。”

    看样子,他的宝贝女儿长大了,越来越不容易沟通了,他只能退一步改采谈判喽!“如果你陪老爸去参加宴会,我答应考虑你毕业后出国读书的事情。”

    送上一个冷笑,她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哄骗吗?考虑过后,你还是不放心,那我岂不是太吃亏了。”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他这个女儿真的很不好拐骗,没关系,反正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到时候再来想办法赖帐,他这个人最懂得耍赖了。

    皱着眉,尹茉雅忍不住抱怨,“真是的,没见过你这样的爸爸,一回来就找人家的麻烦,你有没有觉得我比较像你妈妈?”

    虽然是抱怨,可是她的口气似乎妥协了,他兴奋的问:“你愿意陪我去吗?”

    “我要考虑一下。”

    我的小宝贝不会狠心对老爸见死不救吧?”

    “你别妄想挑起我的同情心,你这种人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抱着胸口,他充满悲伤的样子,“你这么说太伤老爸的心了!”

    “你别装了,下个礼拜我要期末考了,我必须先把考试摆在第一位。”

    “我知道考试对你来说根本是小事,你不会真的那么在意。”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尹皓平撒娇的喊道:“小宝贝……”

    “好了啦,我这个人比你有诚信,我说会考虑就是会考虑,你别再烦我了,还有,你不要老是想算计我,我的聪明才智在你之上。”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愿意陪我去?”

    很好,这下子她也很爽快了,“白纸黑字画押写清楚你会让我出国读书,我明天就陪你去参加那个非参加不可的宴会。”

    唉!为什么他的心眼这么快就被看穿了?他这个父亲当得还真是一点尊严也没有!“我知道了,待会儿我就白纸黑字写给你。”

    比了一个“OK”的手势,她笑盈盈的起身走回房间,别以为姜还是老的辣,长江后浪推前浪。

    “褚鸿辛,你不会微笑吗?你的表情能不能不要那么僵硬?”李妍偷偷的在褚鸿辛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大家都知道她是正在走红的偶像剧女主角,可是少有人知道她是褚鸿辛同母异父的妹妹。

    褚夫人很早就让褚鸿辛知道自己的出身,可是她不曾对外表示他是丈夫在外面的私生子,而且她对他的疼爱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因此若非很亲近的人,没有人知道褚鸿辛跟褚夫人毫无血缘关系。

    “我很有投资眼光,可是我对面带微笑交际应酬不太擅长。”他这个人一向很懂得利益分析,这种场面对他又没有好处,他干么费心应酬?

    “你不能为了我勉强一下自己吗?”

    “人要保有自己的风格,太伪善了看起来只会令人倒胃口。”

    “适度的伪善也是一种礼貌。”

    等等,他是不是眼花了?为什么他会看见尹茉雅?眼睛瞪得更大,他再看仔细一点,没错,那位优雅迷人得像个公主的女孩子确实是尹茉雅,他感觉自己的魂都被勾走了……咦?她旁边那个笑得很世故的老男人是谁?

    “你在发什么呆?”见他闷不吭声,李妍终于注意到他心思飞了。

    双手不自觉的握拳,他努力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那个老家伙是谁?”

    “什么老家伙……”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下一刻,她突然紧紧的勾住他的手臂,半晌,她的声音才微微颤抖的吐了出来,“他是我这次合作的导演尹皓平。”

    顿时,他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原来那个老家伙是尹茉雅的父亲。“你需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不需要,这次的合作结束以后,我们应该不会有合作的机会了。”

    “演艺圈又不是多大,谁可以保证你们将来不会又碰在一块。”

    “这个导演老是批评我的演技很烂,,我们绝不可能再合作了。”

    “我也不相信你会演戏。”

    瞪着他,她不悦的噘着嘴,“你怎么胳臂往外弯呢?”

    “人要勇于面对自己的缺点,这样子才会进步啊。”

    “你不懂,他根本是对我有偏见。”

    眉一挑,他若有所思的道:“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刚刚你不是还要我适度的伪善吗?”

    “呃……有一些人根本不值得浪费那种心力嘛。”

    “我看有偏见的人是你吧。”

    “我……哎呀,人家现在忙着跟制作人打交道,没有时间理会我这个才出道三年的小演员,我们干么自讨无趣跑去凑热闹?”

    抚着下巴,褚鸿辛实在想不明白,“奇怪,你这么不懂得利用机会打交道的人怎么有办法在演艺圈走红呢?”

    “人要走运的时候连城墙都挡不住。”

    “不过,既然你不想利用这个机会跟人家打关系,又何必参?加宴会?”

    “主人邀请我,我不能拒绝啊。”

    “可是,我们一直站在这里发呆,还不如不要来。”

    “我们不会一直站在这里发呆,等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来了,我们现在过去打招呼。”

    眼珠子贼溜溜的转过来转过去,这个宴会真的好无趣哦,全部都是演艺圈的人,可惜她不是追星一族,否则这样的场面应该比较容易打发时间……咦?那个家伙不是褚鸿辛吗?

    这个时候,他们两个的视线正好对上,而她同时发现他身边有个娇小恬静的女人,她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就是最近在媒体拥有高度曝光的李妍,从李妍勾着他的姿态,他们的关系想必很亲密。

    刹那间,她的脑子陷入一片空白,四周的空气好像被抽走了,她觉得胸口很闷很不舒服……她是怎么了?冷静下来……

    “茉儿,你有没有考虑踏进演艺圈?”林制作很感兴趣的打量着尹茉雅。

    尹茉雅都还没回神,尹皓平已经抢先回道:“不行,茉儿不适合走演艺圈。”

    “可是我的眼光告诉我,她绝对可以在演艺圈大红大紫。”

    “算了吧,茉儿已经目中无人了,如果再大红大紫,她岂不是要飞上天了。”

    “我看,你是舍不得让她吃苦受罪吧。”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不忍心让她太辛苦了a”

    “茉儿,虽然你爸爸不希望你走演艺圈,不过,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林叔叔,林叔叔保证几年之内就可以让你的名气超过你爸爸。”

    “谢谢林叔叔。”扯了一下父亲的手,她难得流露出女儿的姿态,“爸,我肚子饿了。”

    “好了啦,我们待会儿再聊,我先陪我的宝贝女儿把肚子填饱。”

    因为褚鸿辛的关系,害得她一夜无眠,尹茉雅一早醒来就情绪低迷,还好不是一早就考试,否则她的成绩肯定不理想……

    想到褚鸿辛,她就觉得很闷很难受,他怎么可以一方面对她献殷憨,一方面又跑去跟别的女人要好?她早就知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他这种在各方面条件都很出色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安份呢?

    “早啊,你今天比较晚。”褚鸿辛又在电梯前面等她了。

    “嗯。”看也不看他一眼,她迳自按下下楼的电梯钮。

    “我可以顺道送你去学校。”

    “不必了。”

    “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事。”

    “可是,你明明有事,你到底怎么了?”

    这个家伙怎么有办法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恶狠狠的送上一个白眼,她冷冷的道:“我最讨厌你这种到处拈花惹草的风流鬼,以后请你离我远一点。”

    怔了半晌,他噗哧一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误会了,我和李妍只是像兄妹一般的好朋友,昨天晚上是她拜托我陪她出席宴会,因为最近有一个老色鬼一直在纠缠她。”

    “你没有必要跟我解释。”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请李妍打电话向你证明。”

    “我现在忙着考试,没有心情管你的事情。”

    “你答应过我,不会不给我机会辩解。”

    “我……我现在赶着去学校考试,如果你不想害我考不及格,你就不要跟我唠叨这么多。”教她如何相信他的清白?他们两个亲密的在她前面晃来晃去,她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关系匪浅。

    “我答应等你考完试再来谈这件事情,不过,你也必须答应不会否决我。”

    “这个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

    “……好啦,我答应你。”他们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待会几她恐怕得坐计程车赶去学校考试。

    “现在我可以顺道送你去学校了吧。”

    “嗄?”

    “我们赶快走吧,再拖拖拉拉的话,万一遇到塞车,你可能会迟到哦!”

    不行,考试可不能迟到,因此她没有再跟他争执,随着他搭上电梯前去地下室的停车场。

    回到家,尹茉雅立刻瘫在沙发上,明天考完试,上学期的课程就结束了,接下来她有一个月的假期,真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她把手伸长抓过电话听筒凑近耳边,“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尹茉雅小姐吗?”

    “我是,请问哪一位?”

    “我是李妍,褚哥哥应该在你面前提过我吧?”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可以一起坐下来喝杯咖啡吗?”

    虽然她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可是她还是说:“好啊。”

    “现在我在你住家对街的咖啡馆,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你可以给我十分钟的时间吗?”

    “当然,我们十分钟后见了。”

    电话听筒放回原位,她立刻起身跳下沙发冲回房间,她要换一套像样一点的衣服,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比下去……真的、很好笑对不对?她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叫李妍的女人?就算李妍真的跟褚鸿辛关系匪浅,那也与她无关啊。

    当两人面对面坐下来的时候,尹茉雅终于可以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女人——她不是那种令人眼睛一亮的女人,严格说起来只能称之为可爱,不过却有一股独特的恬静气质。

    等到饮料送上桌,李妍终于说明来意,“不好意思,褚哥哥坚持我一定要把误会解释清楚,刚好今天有空,我就过来了,如果造成你的不便,我很抱歉。”

    “其实,你不必这么麻烦跑来这里解释误会,我和褚鸿辛只是普通朋友。”

    “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可是我知道褚哥哥很喜欢你,否则他不会这么紧张,这几天他打了好几通电话给我,就是怕我忘了找你解释。”

    “他都已经解释过了,还要你解释什么?”她感觉到自己的脸热呼呼的,那个家伙会不会太夸张了。

    “我们两个百分之百不可能,我们是结拜兄妹。”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她不是故意鸡蛋里面挑骨头,她是就事论事。

    “我们两个真的不可能,就算我们之间没有兄妹的感情,他不是我欣赏的那种男人,我也不是他喜欢的那种女人。”

    “你欣赏什么样的男人?”她很自然的脱口问,平心而论,褚鸿辛是一个很容易吸引女孩子目光的男人。

    “我欣赏那种性感的男人。”

    略微一顿,她喃喃自语的点头道:“褚鸿辛在性感这方面确实不及格。”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褚哥哥对一个女孩子这么认真,我希望你给他机会。”

    “你很关心他。”

    “我们就像兄妹一样,我这个妹妹当然要关心哥哥。”

    “你根本用下着特地跑一趟,这种小事电话里面说就可以了。”

    “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一直说个不停,你的咖啡都冷掉了,你赶快喝吧。”

    “喔。”她拿超前面的咖啡慢慢品尝,确定他们之间没有男女关系,她不否认自己的心舒坦多了,可是……

    “结束了!”胡怡婷兴奋的跳了起来,“放假了!”

    “成绩还没有出来,你可以保证自己都Allpass吗?”尹茉雅凉飕飕的吐糟。

    斜睨了她一眼,胡怡婷嘟着嘴道:“你不要扫我的兴好不好?”

    “我是不希望你乐极生悲。”

    “我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事情又不是我自己可以决定。”

    顶了一下鼻梁上装饰用的黑框眼镜,她很不客气的说:“你哪有尽力?考前一个礼拜才读书,如果你全部过关,那实在太没有天理了。”

    “你是我的好朋友,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我更要说实话啊。”

    张着嘴巴半晌,胡怡婷决定转移话题,“我们来讨论一下寒假要做什么。”

    “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充电一下,否则毕了业之后找不到工作。”

    “不急不急,我们还有一年半才毕业。”

    “你什么事都这么悠悠哉哉,我真是服了你。”

    “可是,你的口气好像很不认同哦!”

    “我只是没办法像你这么悠悠哉哉的过日子。”

    皱着眉,胡怡婷很下以为然的说:“你的脚步太快了,你这样的人生哪有什么乐趣可言?”

    “这一点我承认,我的人生的确没有多大的乐趣。”

    “这么说,你同意寒假出去玩对不对?”

    “嗄?”她的脑子突然间打结了。

    “我们去垦丁好不好?冬天去垦丁最棒了!”胡怡婷已经进入幻想的世界——

    阳光、海、沙滩……如果可以来一段艳遇,那就更圆满了。

    “我不想去……”

    “我们什么时候去呢……过完年好了,拿了红包,身上的零用钱比较多,到时候玩起来比较尽兴。”胡怡婷越说越high。

    过了一会儿,她才大声的说:“你听好,我不想去。”

    “什么?”

    “我没兴趣。”

    “厚!我刚刚跟你说了那么多,难道都是白费工夫吗?”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胡恰婷的态度转为强硬,“不行,这次你别想落跑。”

    “你去找其他的人。”

    “我当然还要找其他的人,人越多越好玩,不过,你也有一份,这一次不管你找什么借口都不行。”

    “你这根本是强人所难嘛!”

    “我也是为你好,你都快要变成老古董了。”

    “老古董不是很有价值吗?”

    “尹茉雅,你认真一点好不好?你是那种人家会丢进垃圾场的老古董。”

    “我有这么糟糕吗?”

    “对,你就是这么糟糕,你最好赶快调整自己的脚步。”

    “可是,我还是不想去。”

    双手擦腰,胡怡婷咬牙切齿的道:“我真的很想扭断你的脖子。”

    “那是杀人罪哦!”

    “够了,你不要再要冷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好啦好啦,你不要瞪我了,我跟你去垦丁,不过,你不要期望我会参与筹划的工作,我只负责参加。”其实,她也不是不喜欢出去玩,只是当累了一天躺下来休息,那是人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身边有人,她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胡怡婷终于笑了,“你愿意参加,这就够了,我不会期望你提供什么意见,反正你也提不出什么好主意。”

    一个苦笑,她语带自嘲的说:“我这个人的确没有这方面的脑子。”

    “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胡恰婷拍了拍饥饿的肚子,“我们先去吃饭,填饱了肚子再来想想看找谁一起去,等名单确定之后,我们再来决定哪一天出发。”

    “吃饭很好。”她们两个总算意见一致了,也许是因为褚鸿辛的关系,这个礼拜她的胃口一直不太好,她很需要补充营养。

    猛打着哈欠,尹茉雅拖着半梦半醒的脚步一路摇摇晃晃的走回家,说什么先吃饭,却不让她好好把饭吃完,一直说一直说,害得她头昏脑胀,还消化不良。

    “考完试了吧?”

    瞬间惊醒了过来,尹茉雅瞪着笑嘻嘻的褚鸿辛“你不要老是吓人好不好?”

    “我有吓到你吗?”他一副很无辜的眨着眼睛。

    “你……算了,你说没有就没有。”她现在没有力气跟他争论。

    “我请你喝咖啡。”

    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看不出来她快要睡着的样子吗?“我现在最感兴趣的事情是洗个热水澡,然后上床呼呼大睡。”

    “现在才九点。”

    “可是,我已经累坏了。”

    “你已经放寒假了,明天你想睡上一天也不会有人吵你,不差今天晚上吧。”

    “我不想出门了。”

    “这个不难,我们可以在你家喝咖啡啊。”

    这下子她真的哑口无言了,这个家伙就是打定主意缠着她不放。

    眉~挑,他的笑容带着挑衅,“怎么样?”

    “你这人真的很……麻烦!”她是想说“难缠”,不过,这不就摆明自己认输了吗?而她这个人偏偏不是那种喜欢认输的人……

    算了,即使今天晚上如她所愿,明天还不是要面对他,她又何必继续浪费精力在这里僵持不下昵?“好吧,我们去喝咖啡。”

    十分钟后,两个人已经坐在咖啡馆享受热呼呼的研磨咖啡,闻到咖啡的香气,尹茉雅的精神好多了。

    “今天真是累人的一天。”她抱怨的瞪了他一眼,胡怡婷已经搞得她快要抓狂了,他这个时候又跑来凑一脚。

    “我可以帮你捶背。”说着,他立刻站起身准备绕到她的后方。

    吓死她了,她连忙喊道:“不必了,我还没有累到需要人家捶背。”

    “真的不需要吗?我可是很会捶背哦!”

    “不需要!”她很肯定这个家伙故意吓她,不过,谁教她这么不禁吓。

    再度坐了下来,他不再浪费时间的进入今晚真正的主题,“你是不是相信我的清白了?”

    “你不是那种到处拈花惹草的风流鬼又怎么样?这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只要你有本事,你就是想交一打的女朋友也是你的事。”

    脸色愀然一变,褚鸿辛闷声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什么?”

    “我对你很认真,我要你,我要定你了。”

    心跳乱了,舌头打结了,她已经慌张得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又要说我疯了吗?”他无所谓的手一摊,“当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着了魔失了魂,他怎么可能不疯呢?”

    半晌,她终于挤出话来,“如果你是在寻我开心,那真的很不好玩。”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寻你开心吗?”

    她当然看得出来他很认真,可是她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她就无法逃避了……

    “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在想找什么借口否定我的真心?”

    “我觉得你的眼睛有问题。”

    “怎么说?”

    过了一会儿,尹茉雅才有气无力的开口,“你怎么会看上我这么难缠的女孩子?”

    “有时候是一个笑容,有时候是一个眼神,有时候是一种感觉,没什么道理可言,心一旦动了,明知道有重重关卡挡在前头,那也只能义无反顾的往前冲。”

    怎么办?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动摇了,这个男人为什么对她这么死心眼?

    “说、不定你只会撞得头破血流,结果什么也没得到。”

    唇角上扬,他轻柔却又坚定的说:“不会,我一定会逮到你。”

    震住了,他轻轻的一句话仿佛一张无形的网把她困住了,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的第六感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逃不出这张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