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边着装一边讲手机,褚鸿辛不停的点头,“我发誓,这一次我一定会很认真的相亲,不管对方有多么令人反感,我都会保持绅士应有的风度,妈不用担心……我知道了,不说了,我再不出门就来不及了,我们晚一点再聊。”

    结束通讯,他长长的叹了声气,把手机塞进西装口袋,他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快步走了出去。

    搭上电梯下了一层,电梯的门又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刚开始,他并没有特意看她,只是眼角瞥见她是个绑着两条辫子还吃着棒棒糖的女孩子,可是当她遮遮掩掩的转身背对着他,他不自觉的侧过头打量她……眼睛越瞪越大,他的唇角却是缓缓上扬,“好巧哦,我们两个又见面了。”

    强忍着差一点脱口而出的呻吟,尹茉雅硬着头皮转身面对他,“是啊,我们还真是有缘。”这根本是孽缘,最近她到底是走了什么楣运?

    “我们确实很有缘,你也住在这里吗?”

    “……对啊。”虽然很想撒谎,可是这种事情根本隐瞒不了,而且,这会让她看起来好像很怕他……别开玩笑了,她尹茉雅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可能怕他?她只是觉得尽可能避开他比较好。

    “以前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在这里住很久了吗?”

    “我们搬来这里三个月了。”因为之前居住的那栋大厦有人遭小偷,经常在外面工作的老爸不放心,于是搬来这个据说管制非常严格的地方……老实说,她觉得根本没什么差别嘛。

    “你叫什么名字?”

    等等,为什么他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虽然他是她学校的讲师,可是他并没有握有她的生杀大权。

    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转,她舔了舔棒棒糖才慢慢悠悠的说:“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也查得到。”

    “既然你那么有本事,你去查啊。”即使她是个三岁小孩,她也是个鬼灵精,她才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她就不相信他真的会去调查她的名字。

    眼里掠过一抹兴味,她挑起他的好奇心了,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子?第一次是个柔弱女子,两三个小时后,她变成剽悍的女侠,然后是憨憨傻傻的学生,现在是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她真是个善变的女人。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的眼神令她不自在,还好这个时候她发现电梯的门已经打开了,她赶紧往外冲,可是他却伸手拉住她。

    仿佛被电到似的,她全身一僵,防贼似的瞪着他,“你想干嘛?”

    唇角微微扬起,他很温柔的说:“这里是地下一楼。”

    怔了一下,她连忙把手抽了回来,重新起动电梯,当电梯在一楼打开了,她快步的冲了出去,他也跟着走出电梯,不过,他的目标却是警卫所在的柜台。

    “你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吗?”褚鸿辛用目光指着走出大门的尹茉雅。

    顺着他着视线看去,警卫点头道:“她是知名导演尹浩平的女儿。”

    “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这个我不知道,褚先生需要我去调查吗?”

    “不必了,谢谢你。”欠个身。他转身走向前往地下室停车场的楼梯。

    每个月,尹茉雅一定会跟母亲约会一次,也许是喝下午茶,也许是逛街,没有“电灯泡”在一旁凑热闹,这是她们母女独处的时间。

    “你怎么变瘦了?”皱了皱眉头,林安娜好心疼摸着女儿的脸,“你爸爸是怎么照顾你?”

    “他根本没有照顾我,我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他了。”尹茉雅娇嗔的噘着嘴。

    摇了摇头,林安娜早该清楚状况了,“他就是这个样子,不工作好像会要了他的命。”

    咬着下唇,她楚楚可怜的瞅着母亲,“妈,我可以搬去跟你住吗?”

    摸了摸她的头发,林安娜很无奈的说:“我也希望你跟我住,可是你爸一个人很孤单。”

    “他身边总是围着人,他哪会孤单?”

    “不管他身边围绕着多少人,他在乎的人只有你,我记得以前,他每次回到家总是先寻找你的身影,如果你去学校上课,他就会一直坐立不安直到你进门,有时候我会取笑他,他的女儿比较像是他的老婆,所以当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他惟一要的就是女儿。”

    “一年十二个月,他待在家里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老实说,她不知道老爸是不是很爱她,有时候他三更半夜回到家,他还是坚持把她从床上挖起来,唠唠叨叨的说他买了什么东西给她,最后还要她这个女儿给他一个拥抱,可是很奇怪,每次出了门,他就像失踪似的,如果不是半夜被女儿消失不见的恶梦惊醒,他从来不会打电话回家,她这个女儿想知道他的近况通常。都是从报上得知。

    “这是工作使然,你不要怪他。”

    “如果他真的在乎我,他应该多花点时间在我身上。”

    “你爸爸是个没办法停下来的人,工作是他证明自我存在价值的一种手段。”

    “我看他最喜欢的是女人吧。”她没好气的做了一个鬼脸,她没见过比他还会闹绯闻的导演,她常觉得他是演员而不是导演。

    “你爸爸天生是个多情种子,偏偏他又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大帅哥,难免跟女人牵扯不清。”

    “妈,你现在可以很轻松的看待他,我可没办法。”

    “至少他没有把女人带回家,这就表示他对你的尊重和在乎。”

    “如果他把女人带回家,我就跟他断绝关系。”

    “你爸爸很清楚你的性子,他不敢惹你生气。”

    贼兮兮的一笑,她若有所思的道:“妈到现在还很袒护爸爸,“虽然他是个不及格的情人,但是他是个好朋友。”

    “他的确比较适合当朋友。”

    “不说你爸了,有没有人在追我的女儿?”

    “你女儿乏善可陈,没有人会看上她。”

    “胡说八道,我知道我女儿很有异性缘。”

    “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你是装作不知道吧。”

    “哪有,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吃东西了。”过去她确实很有异性缘,上了大学以后,她做了一点小小的伪装,这种情况已经改善很多了。

    其实有异性缘并不是什么好事,老是有苍蝇在旁边飞来飞去,不回家,就很难拥有一个人独处的空间,她不喜欢,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己跟爸爸有那么一点点相似之处,如果不是老爸总是离不开绯闻,母亲又怎么会离开原来的家庭?

    以前,他从来不相信缘份,可是现在,他不能不相信了,他,们竟然住在同一栋大厦,真是不可思议。

    叩叩叩!褚鸿辛的助理吴宇贤走进办公室,他递上一份档案夹,“Boss,这是你要我调查的资料。”

    翻开档案夹,褚鸿辛唇角微微上扬,“原来她叫尹茉雅。”

    “是啊,她才大三。”虽然很好奇,吴宇贤可不敢多问,他这个老板最讨厌人家罗哩叭唆的窥探。

    “她已经满二十岁了。”如果她未成年,他可就头痛了。

    “Boss想追她?”吴宇贤不自觉的脱口问。

    合上档案夹,他皮笑肉不笑的挑了挑眉,“我需要回答你的问题吗?”

    “如果Boss想回答……当然不用。”在Boss那对锐利的目光下,他还是识相的改了口。

    “你是我的助理,不是四处串门子的三姑六婆。”

    “是。”顿了一下,吴宇贤又想到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夫人刚刚打电话来约BOSS中午一起用餐,她已经在亚悦饭店的皇家泰式厅订好位子了。”

    “我今天中午不是要跟各部门主管一起用餐吗?”他知道老妈迟早会找上他,因为心不在焉,他无可避免又惹毛了第二次相亲的对象,不过,老妈的动作也未免太快了吧。

    “夫人要我把Boss的午餐之约延期,我已经处理好了。”

    一瞪,他没好气的道:“你是领谁的薪水?”

    “虽然是Boss付我薪水,可是连Boss都得听夫人的话,我不敢违抗命令。”

    “如果我妈命令你去跳淡水河,你去吗?”

    “夫人不会下达这种命令。”

    “这是举例,你最好记住,凡事请示老板是你的责任。”

    “是,Boss。”吴宇贤觉得好无辜哦。

    “你去忙吧,还有,管好你那张嘴巴,不该说的就不要说。”

    “是,小的谨记在心。”故作哀怨的叹了声气,吴宇贤才欠身走了出去。

    再度翻开手中的档案夹,褚鸿辛几乎呢喃的道:“尹茉雅是吗?”

    用完午餐,余婉婉才不急不徐的挑明话题,“为什么你每一次非要把相亲搞得那么糟糕呢?”

    “我只有相亲两次而已。”褚鸿辛柔声提出纠正。

    “这不重要,既然答应相亲,你就应该认真一点。”

    叹了声气,他一副很无辜的说:“妈,我真的想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可是你挑的对象实在不怎么样。”

    “我挑的对象都是公认的美女,你有什么不满意?”

    “外表漂亮还得又要有气质衬托,那才是真正的美女,那两个连及格的边缘都不到。”

    余婉婉同意的点了点头,不过……“那你就直接说清楚好了,你想怎么样?”

    “呃……我自己找对象,”

    手一摊,余婉很爽快的说:“我很赞成你自己找对象,可是多久?”

    “嗄?”

    “开支票总要给个期限,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打马虎眼?”

    “事关我的生死存亡,我不会打马虎眼。”

    “记得三年十个月前,奶奶要求你们在她设定的期限之内找到新娘子,可是你已经用了快四倍的时间,你的新娘子在哪里?连个影子都没有,现在还好意思教我相信你说的话吗?”

    “当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嘛!”

    “你现在真的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

    “我知道。”

    “很好,可是,你还是得给我一个期限,老实说,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打电话询问你事情的进度,有个时间好办事。”

    “呃……半年之内,我一定会步上结婚礼堂。”

    摇了摇头,余婉婉对他没什么信心,“三个月之内。”

    “三个月……太快了吧。”

    “这样你才会对这件事情多费点心思啊。”

    “真要找得到对象,一个月也不是问题,我只是不喜欢压迫感。”

    “不喜欢也没办法,这是你拖延至今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好啦好啦。”处在劣势的人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真的做不到再来耍赖也不迟啊。

    微微一笑,余婉婉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如果没有兑现你的承诺,你就必须跟我安排的对象交往结婚。”

    “什么?”

    “这个约定是为了督促你实现承诺,我当然不希望事情变成这个样子。”

    努努嘴,他闷声道:“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斤斤计较?”

    “说到算计,妈可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不谨慎一点,我担心会出状况。”

    “妈太谦虚了,妈可是亚裔集团的总裁咧。”

    “这个时候才想讨好我,没有用了,好了啦,我还要回公司开会,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等你的好消息。”余婉婉随即起身离开。

    三个月?我的天啊,他的麻烦大了,但愿三个月后他不需要步上逃亡之路。

    走个一公尺,尹茉雅就放下手中大包小包的购物袋休息喘口气,她不喜欢逛超市,因此一个月才去一次,每次买齐所有的东西,所以总是把自己搞得很狼狈,如果不是因为超市离住家不算远,她早就搭计程车了。

    叭!轻促的喇叭声响起,一辆银灰色的Audi在她前方停了下来,褚鸿辛把头探了出来,“需要我帮忙吗?”

    看了他一眼,她淡漠的道:“不需要。”

    “我正要回去,我可以顺便载你。”

    赏他一个斜眼,她老气横秋的道:“难道你妈没有教你,不可以搭陌生人的车子吗?”

    “我们不算是陌生人吧。”

    “你对我来说是陌生人。”

    耸耸肩,他也不勉强她了,“好吧,你慢走。”

    当他真的一走了之,她反而怔住了,也许她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甩了甩头,她又重新拿起东西踏上回家的路,当她千辛万苦走进那栋熟悉的大厦,她觉得两只手快要废了。

    “我已经在这里等十分钟了。”褚鸿辛的声音突然从她左侧飘了过来。

    吓!她气呼呼的转头瞪他,“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住在同一栋大厦,我们应该彼此互相帮助。”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现在的人一点教亲睦邻的观念也没有,难怪人和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冷淡。

    “教亲睦邻也要看对象,像那种看起来一副心怀不轨的人……”她故意瞥了他一眼,“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似乎很困扰,他微蹙着眉,“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心怀不轨的人吗?”

    “是啊。”她按下电梯的上楼键,电梯的门打了开来,她弯腰提起脚边的东西走进电梯,褚鸿辛也跟着她走进电梯。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我也要上楼啊。”伸手按下自己的楼层,他像是随口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冷眼一射,她严重警告,“如果你再烦我,我就告你骚扰我。”

    略微一顿,他慵懒的一笑,“你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像什么吗?”

    “嗄?”

    “整天为柴米油盐斤斤计较的黄脸婆。”

    “……那又怎么样?”她无须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德性有多么狼狈,拿了那么多东西,又走了那么远的路,她当然不可能像个高雅的贵妇人,可是,这个家伙未免太没有礼貌了,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坦白呢?

    双手在胸前交叉,他一脸深思的打量她,“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心跳漏了一拍,她顿觉自己变成了透明人,她再也藏不住真实的自己……

    “你的楼层到了,你不出去吗?”他优雅的勾唇一笑。

    怔怔的回过神来,她仓惶的拿起东西冲出电梯,不知道是不是心虚使然,她仿佛听见他嘲笑的声音。

    那是仙女吗?恬静优雅,又柔又亮的黑发宛若瀑布~般直泻而下,风儿轻轻拂动她的衣裙,她看起来好像要飞起来似的……如果她不是仙女,那么眼前的景象肯定是一幅画。

    许久,褚鸿辛才回过神来,他慢慢悠悠的往“仙女”靠了过去,“我们两个真的很有缘。”

    也许是因为他的声音已经太熟悉了,这一次尹茉雅没有受到惊吓,她只是不急不徐的转身走人,他不自觉的伸手抓住她,她感觉到有一股电流从他的手上传来,她慌乱的把手抽了回来,一双眼睛遇到窃贼似的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我叫褚鸿辛,我不是那种喜欢找女人搭讪的登徒子。”

    “这种事难道是你说了就算数?”

    “我可以发誓。”

    “发誓这种事情是用来骗三岁小孩。”

    歪着头打量她,他一副很伤脑筋的问:“你总是这个样子吗?”

    怔了一下,她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样子?”

    “把靠近你的人当成变态色情狂。”不管她呈现出什么样的风貌,她身上总会释放出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气息,这是为什么?他对她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

    “你不觉得自己像个变态色情狂吗?”

    “我哪里像?”他真的很无辜,她可是他第一个主动搭讪的女人。

    慢条斯理的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她很不客气的说:“全身上下都像。”

    “你对我太不公道了,法官在判刑之前至少会给被告者辩解的机会。”

    “我是我,法官是法官。”

    “你这样子未免太没有人情味了吧。”

    “我这个人就是一点人情味也没有,你还是不要跟我太有缘了。”

    “你太强人所难了,缘份这种玩意儿又不是我做得了主。”这可是他第一次走进这栋大厦的花园,他真的没想到会遇见她,而且又发现她新的风貌。

    “那我给你一个建议好了,以后看到我,你就赶快闪人。”

    抚着下巴,他一脸沉思的瞅着她.

    “你,你看什么?”她突然有一种挖个地洞藏起来的欲望,这个家伙好像有一种洞悉人心的敏锐,他令她非常不安。

    “你知道吗?人越想抗拒,就会越在乎。”

    “这,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逃都没有用,还不如直接面对。”

    冷不妨的打了一个寒颤,她觉得他好像在对她下战帖……清了清嗓子,她摆了摆手,“随便你,我要上去睡觉了。”

    “时间还早,我们再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再见……不是,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好冷好冷,她要赶紧缩进被子里面。

    目送她走上台阶,他语气轻柔的道来,“我们还会再见面。”

    这还用得着他说吗?他们在同一栋大厦进出,不管再怎么努力,想完全避得开他的机率是零,不过,她还是希望他们不要再见。

    当老板把她要的牛肉面送上桌,尹茉雅就低下头努力奋斗,几分钟的时间,她就把午餐解决得清洁溜溜,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她才发现好友还一脸痴痴的傻笑,摆在前面的牛肉面几乎是完整无缺。

    “胡怡婷,你在发什么呆啊。”她拍了一下好友的脸颊。

    怔怔的回过神,胡怡婷傻呼呼的看着她。

    “你的面都糊掉了。”

    “噢!”不过,胡怡婷还是一副傻不隆冬。

    “你是不是撞邪了?”她再一次拍了拍好友的脸颊,“你振作一点好不好?”

    半晌,胡怡婷如梦似幻的说:“我从来没见过么帅的男人,他真的是极品!”

    “谁啊?”

    “投资学的老师啊。”

    厚!忍不住翻了一个自眼,她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啊,长相是极品,本质却是色狼,这种男人根本是祸害。”

    “如果他是个祸害,我也愿意被他残害。”

    “你清醒一点,做自日梦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皱着眉,胡怡婷实在很受不了她,“我拜托你不要这么老气横秋,如果没有白日梦,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虽然没什么乐趣,但是很安全啊。”她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摇了摇头,胡怡婷觉得她真的无药可救了,“你这个书呆子永远不会明白,人生就是要靠梦想为它添上色彩。”

    僵硬的一笑,她懒得争论了,观念不同的人是很难达成共识。

    “还有,你凭什么指控他是色狼?”

    “我……他看起来就是那种专门欺骗女孩子的色狼啊。”她说得有点气虚。

    “因为人家长得帅,就说人家是色狼,这根本是你的偏见。”

    “……”好好好,我错了。”这个女人已经被那个家伙迷得神魂颠倒,这会儿根本没有理智可言,她还是少说几句比较明智。

    双手合十,胡怡婷两眼闪烁梦幻的光芒,“我还真希望他是色狼,这样我就有机会跟他来一段师生恋了。”

    咬了咬下唇,她忍不住泼好友冷水,“严格说起来,他不能称为你的老师。”

    “他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他当然是我的老师。”

    “我看你根本是想搞师生恋嘛!”

    “如果他不是个超级大帅哥,谁想跟他来一段师生恋啊。”

    无奈的一笑,她凉飕飕的道:“你好好加油吧。”

    略微一顿,胡怡婷沮丧的叹了声气,“我根本没有机会嘛。”

    “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没有机会?”

    “每次下课就有一大堆的女孩子围在他身边,她们每一个都比我漂亮出色,他怎么可能注意到我?”为了看一眼梦中情人的英姿,胡怡婷还善加利用每节课之间的休息时间,虽然如愿的看到人了,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是遥不可及。

    “那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也许他不会注意到我,但是他依然是我的梦中情人。”

    揉了揉太阳穴,她有个结论,“我看你根本是喜欢自我虐待。”

    “自我虐待也是人生的乐趣之一。”

    唇角抽动了一下,她已经无话可说了,“我真是败给你了,那你就继续自我虐待好了,不过,我要提醒你,期未考到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在课业上面。”

    “我有你的笔记,就算拿不到八十分,拿个六十分应该不是问题。”有个会抓重点的好友就是有这个好处,花费心思准备考试的时间只要别人的一半。

    唉!她真是罪孽啊!“你自己都不担心,我也没什么话好说,还有,你的面到底要不要吃?”

    “……哎呀!我都忘了面还没有吃。”

    “如果想吃,那就麻烦你动作快一点,别忘了我们待会儿还,要上课。”

    “知道了。”胡怡婷终于甘心的把注意力摆在午餐上面。

    无声一叹,尹茉雅实在很迷惑,那个家伙真的有那么迷人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