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年头多得是迈入三十一岁大关了,却依然孤家寡人的家伙,可是对于被诅咒缠身的褚家人来说,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褚鸿辛早在几年前奶奶下达寻找新娘指令之时就预料到自己总有一天会遭到关切,不过拖延至今,他倒是很意外。

    “鸿辛,我知道终身大事不能勉强,可是你明年就三十二了,如果你再找不到那个可以跟你相爱相守的对象,我很担心你会发生事情。”余婉婉的神情显得很凝重,因为去年太忙了,先是老三鸿彦的婚礼,接着是老四鸿圻的婚礼,再来是不久前老二鸿佑出差返抵家门那一天,家里突然接到他在美国遇害的消息,二媳妇俊琳闻言当场昏倒,褚家随即陷入一片混乱。

    鸿佑并没有像老大鸿耀一样破除诅咒,这对大家来说当然是很沉重的打击,可是当大家被绝望困住的时候,俊琳却变得异常坚强,她坚信丈夫还活着,没想到就在他们准备飞去收尸的前一刻,遇害死亡的鸿佑竟然来了电话,原来他在前往机场的路上被抢,深受重伤的他被路过的好心夫妇救了,当他恢复清醒的意识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他知道自己这么多天音讯全无,家人一定担心的茶不思饭不想,于是立刻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是直到鸿佑安然回到台湾,大家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而她这个母亲也才有心思想到鸿辛的事情。

    “妈,我一直努力在找,可是我的新娘子就是不肯出现,我也很头痛啊。”虽然他对女人很挑剔,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总是会给对方机会展现吸引男人的本事,不过,如果一个礼拜的时间,对方还是挑动不了他的热情,他也只能判她出局,没办法,不来电就是不来电。

    “你工作那么忙,你有时间找对象吗?”

    “呃,我承认自己没有多时间找对象,可是,每认识一个女人,我就会努力试试看。”不过,他怎么不记得最后一次遇到那个可以试试看的女人是多久以前?

    “我看啊,找对象的事情还是交给我。”

    顿了一下,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妈是什么意思?”

    “我来帮你安排相亲。”

    “……相亲?”不会吧,他的人生有这么悲惨吗?

    “这对你来说是最省事也是最省时的方法。”

    “呃,我是不反对相亲啦,可是,这种感觉很别扭。”

    “聊个几句之后就不会别扭了。”

    “是吗?”有的人从头到尾都很别扭。

    “你有更好的方法吗?”

    “……没有,相亲好了。”他会沦落至此都是爷爷的错,为什么要惹上女巫的后代?虽然不是有意当个负心汉,可是谁都知道为爱痴狂的女人最可怕了,不但自己因此活不过三十二岁,还牵连后代子孙陷入同样的诅咒当中,如果那个叫玛莲娜的女人不在死前留下破解诅咒的方法,他们的人生还有希望吗?

    “好啦,我会立刻着手安排,不过,我得先提醒你一件事情,一你要认真一点,不可以随便敷衍了事哦!”

    “妈,如果你挑对象的时候多费点心思,不要尽挑一些奇奇怪怪的女人,我一定会很认真的跟对方互动。”

    “什么叫奇奇怪怪的女人?”

    “呃,譬如长得很奇怪,要不然就是嗜好很奇怪,总而言之,妈一定要精挑细选,绝不可以随便找个女人塞给我。”

    “你这么挑剔,妈怎么可能随便找个女人塞给你?妈可不想每个礼拜都帮你安排相亲,最好一次就可以OK了。”

    “我会努力。”他也想一次就OK了,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面。

    虽然坐在对面的女子毫无气质可言,那张血盆大口又一直聒噪个没完没了,可是既然已经答应母亲了,褚鸿辛当然是很认真、很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人家身上,他可以发挥想象力把她变成一位大美女,不过,他的思绪摆明不想跟他合作,所以当前方上演了一幕更有吸引力的戏码——这很显然是三角关系,因为主角是一男两女,他的自光不知不觉就被拉过去了。

    “小姐,我求求你可可怜我,请你把他还给我好吗?”穿着白色洋装的女子看起来非常柔弱,好像风一吹来,她就会飞走了似的。

    “我不认识她,她是个疯子。”这听起倒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亲爱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有良心的话?我跟了你也有好几年了,你不要我没有关系,但是你要……”白衣女子脆弱的摸着肚子,她没说完的话不难教人猜出来。

    “我跟她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个女人是疯子。”男子又是摇头又是摇手,可是他的辩解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可疑。

    “是,我是疯子,为了你,我什么事都愿意做,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白衣女子在男子身边跪了下来,她纤细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肘。

    “你这个疯女人,你走开啦。”好像她是一只恶心的苍蝇,男子努力的想甩开白衣女子的手。

    “亲爱的,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白衣女子哀怨的娇弱相令人好心疼哦!

    “你这个王八蛋!”坐在男子对面的女子终于受不了的站起身,她拿起皮包高傲的走人。

    “梁小姐,你误会了,你等等我,你听解释。”推开白衣女子,男子拿起帐单匆匆的追了过去。

    “亲爱的,你等等我。”白衣女子也不死心的紧跟着追去。

    “你有没有什么问题?”

    褚鸿辛终于隐忍不住的脱口笑了出来,这是在演戏吗?这应该是电视连续剧的剧情,怎么会活生生的在他面前上演呢?

    真是够了!对面的女子火大的拿起前面的酒往他的脸上一泼,“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如果你不想坐在这里,你就别浪费我的时间。”冷哼了一声,女子拿起皮包气呼呼的大步离去。

    发生什么事情?褚鸿辛好无辜的眨着眼睛,不过他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他已经取代刚刚的三角关系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每个人的目光尽是怜悯。

    他是如何走出这里,他也不清楚,他的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必须冲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正好今晚相亲的地点是在褚家所拥有的亚悦饭店的义式餐厅,他索性直奔总经理办公室求救。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褚鸿佑稀奇的问,老五可是他们褚家最爱漂亮的人,他是无法忍受自己这么狼狈。

    摆了摆手,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我想洗个澡,你有干净的衣服吗?”

    “有。”褚鸿佑马上取来干净的衣裤和浴巾给他。

    洗完澡之后,褚鸿辛又恢复平日那种冷眼旁观的姿态,不过,他还来不及喘口气,母亲大人的电话已经追来了,“妈……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突然拿酒泼向我的脸,然后就气冲冲的跑掉了……妈,我真的什么事都没做,也许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我不可能说了什么话得罪她,从我坐下来到她离开,我说的话恐怕没有超过三句……再见。”

    现在用不着问,褚鸿佑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调侃的一笑,“你是不是相亲的时候不专心,把人家惹火了?”

    “我……没有啊。”他显得有些气虚,他已经想起自己的“恶行”了。

    “既然有心相亲,你就应该认真一点。”

    “我很认真,只是不小心分了心。”

    “看样子,相亲的对象不合你的胃口足吗?”

    “这是我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为什么会用长舌妇来形容女人。”

    “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你们的相亲不会冷场啊。”

    一个冷笑,他有不同的看法,“如果变成菜市场,那就不好受了。”

    “有这么严重吗?”’

    “你要不要试试看……不行,你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人,你没有机会见识菜市场的厉害,好啦,不说了,我回去了,衣服改天再还你。”

    “没关系,你不喝杯咖啡再回去吗?”

    “不用了,我今天已经喝很多了,拜拜。”虽然他今天的遭遇很悲惨,不过,他乐得不必把时间浪费在那种相亲的对象。

    如果早知道他的相亲对象会气跑了,他就不必特地把车子送去保养厂,这会儿也就用不着搭这么恐怖的计程车……我的天啊,这个司机是在飙车吗?

    计程车终于在他居住的大厦门口停了下来,褚鸿辛用最快的速度付了车钱便冲下车,难怪他不喜欢把自己的生命交在别人手上,这简直是酷刑!

    “抢劫……”女人尖锐的叫声从不远的前方划过天际。

    怔了一会儿,他终于想到发挥正义感追捕抢匪,可是三分钟过后,他发现已经有人英勇的抢先制伏对方,不过,真正令他两只脚完全动弹不得的原因是此人竟然是……两眼暴凸。他相信自己眼花了,这个威风凛凛的女人绝不是那个苦苦哀求情人的柔弱女子……

    一道冷冽的杀气射了过来,他惊恐的连退了好几步,不死心,眨了眨眼睛,可是事实证明他看见的还是在亚悦饭店看见的那位女子。

    “我失业了,所以不得已铤而走险,我再也不敢了,请你饶了我。”抢匪可怜兮兮的哀求。

    “我认为最好报警处理,纵虎归山只会害到其它的倒霉鬼。”尹茉雅转头看向那个被抢的女子,“不过,你的意思呢?”

    “这……”被抢的女子显然是个软心肠的人。

    “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们不要报警,我家有老母,她知道了一定很伤心。”

    “你当我是笨蛋吗?你真的在乎家里的老母,你就不会干下这种恶行!”尹茉雅狠狠的踹他一脚,抢匪痛得哇畦大叫。

    “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嘿嘿嘿的冷笑,尹茉雅阴森森的说:“依我看,你还是进牢里蹲一下,你的记忆力才有可能变好。”

    “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再犯,我……我就天打雷霹。”’

    “算了,我的皮包已经拿回来了,我又没有损失,我们就不要为难他了。”被抢的女子很同情被“女侠”踩在地上的那个抢匪,任谁看到眼前这个情况都会觉得这位“女侠”比较像欺凌善良的坏蛋。

    仿佛没有听见当事者说的话,尹茉雅再一次狠狠的踹了抢匪一脚,“你不知道发誓的时候要把手举起来吗?还有,我认为从此得不到“性”福比起天打雷霹更有警告的效果。”

    可怜的抢匪赶紧把手举起来,“我发誓如果再犯,我从此得不到“性”福。”

    “这还差不多,你可以走了。”尹茉雅终于甘心的收回自己的脚,得到自由的抢匪立刻连滚带爬的逃命去。

    “小姐,谢谢你。”

    “不客气,以后小心一点。”

    两人互道再见,尹茉雅举步走到褚鸿辛的面前,“喂,你是白痴吗?”

    “嗄?”

    “看到刚刚的情况,你不会上前帮忙吗?”

    “我……”

    “真是的,这年头的男人怎么都跟花瓶没什么两样呢?”不屑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她摆了摆手,不想浪费时间在他身上,随即转身往回走,因为刚刚活动了那么一下,这会儿肚子饿了,她要去买宵夜。

    唇角僵硬的抽动了一下,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沦为女人眼中的“花瓶”,这真是太可笑了,刚刚那种情况需要他上前帮忙吗?

    怔怔的站许久,他总算移动脚步转身往住处的大厦走去,他宁可相信刚刚见到的画面是来自一场诡异的梦,要不然,他很难解释明明同一个人为何看起来像两个人……不过,现在确实可以证明刚刚在饭店的那位男主角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甩了甩头,他干嘛为了一个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女孩子伤脑筋?忙了一个晚上,现在他最需要的是睡眠,一觉醒来,今天的不愉快都会成为过去。

    下课的钟声终于响了,尹茉雅不由得喘了~口气,太好了,整整上了一个早上的课,她现在饿得两眼昏花、四肢无力,如果想追求她男孩子现在把午餐送到她面前,会立刻点头答应跟他约会。

    “茉雅,你知道这学期来了一个新的投资学老师?”坐在前面的好友胡怡婷转身看着她。

    项了一下鼻梁上装饰用的黑框眼镜,她一脸呆?的摇了摇头。

    “听说,他不但是个超级大帅哥,而且还是亚赢创投基金的董事长。”仿佛这号大人物近在眼前,胡怡婷已经进入痴迷的状态。

    皱了皱鼻子,她若有所思的道:“他是不是缺钱?”

    “嗄?”

    “真可怜,堂堂一个董事长跑来这里兼课,他想必很缺钱。”

    怔了一下,胡怡婷手掌往额头一拍,然后不客气的赏了她一个白眼,“你知不知道亚赢创投基金是亚裔集团的关系企业?他可是来自大财团的褚家,他怎么可能缺钱呢?”

    “那他干嘛跑来这里兼课?”

    “那是因为他是我们商学院院长在哈佛的学弟,听说是院长去拜托他。”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他很大牌喽!”

    “对……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赌他的庐山真面目?”

    “为什么我们要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因为他长得很帅啊。”

    天啊!这是什么白痴的对话?揉了揉太阳穴,她试着用很惋惜的口气道:“我是很想看看他有多帅,可是我肚子好饿。”其实她一点兴趣也没有,那位老师长什么样子关她什么事?她家就有一个字宙超级无敌大帅哥,那个家伙抛个媚眼就可以电昏一卡车的女人,大帅哥在她眼中根本不稀罕,不过,她就是老实说出心里的话,好友也不会善罢干休,继续耗下去,可怜是她已经高唱空城计的胃。

    “看一眼不需要三分钟的时间,这三分钟不会饿死你,好啦,你动作快一点,要不然他跑掉了,我们就来不及看了。”

    虽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她还是乖乖收拾东西跟好友前去一睹那位帅哥老师的风采。

    “我的天啊!”胡怡婷突然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肘。

    “怎么了?”她不知所措的看着好友,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是不是投资学的老师?”虽然是疑问句,可是从他身边围绕的女学生来看,胡怡婷已经确定答案是“Yes”。

    顺着好友的视线看去,她登时呆住了,那个家伙不是昨天那个白痴吗?

    如果不是她够沉稳,她一定会晕倒,不行,她还是趁着他没有发现她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之前赶紧溜之大吉,不过,偏偏有个冒失鬼挑在这个时候坏了她的如意算盘。

    “尹茉雅!”这么一叫,她方圆十公尺以内的人恐怕都会行好奇的行注目礼。

    一转眼间,她已经变回那个书呆子尹茉雅,隔着那副没有度数的眼镜,她略带羞涩的看着来到面前的男孩子,“请问有什么事?”

    “我想邀请你这个礼拜六参加生日舞会。”男孩子送上一张粉红色的邀请函。

    “呃,我得回家问我爸爸。”她偷偷的双手合十,老天爷保佑,但愿那位投资学老师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要不然,他忘记她也好。

    “这种事你不能自己决定吗?”

    “我爸爸管得很严,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参加。”

    “我会等你来。”男孩子随即转身离去。

    无由来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感觉到有一股可怕的氛围正惊涛骇浪的往她这里漫延过来,隔着眼镜,她的视线跟褚鸿辛锐利的目光对上了……不自觉的往后一退,她心虚的垂下眼帘,伸手胡乱摸了半晌终于捉到好友的衣角,“怡婷,你好了吗?我要去吃饭了。”

    “喔!”胡怡婷还是痴痴傻傻的看着那位帅哥老师,真是帅的让人想变成色女扑过去抱住他。

    半拉半拖,尹茉雅赶紧拉着还魂不附体的好友落跑,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个家伙还记得她……这是当然,如果有人骂她白痴,她进了棺材以后都会牢牢记住对方的脸。

    皱着眉,何绍文真搞不懂对面这个丫头为何可以一直吃个不停,“午餐进到肚子里面都还没有消化,你现在又吃了松饼,你的胃口为什么那么好?”

    解决掉松饼了,尹茉雅好满足的拍了拍肚子,“你是担心被我吃垮吗?”

    “如果你有

    “你真奇怪,既然不想相亲,你就别去,你干嘛非要把我扯进去?如果我妈知道你每次相亲都是败在我手上,我一定会挨骂。”

    “妈舍不得骂你。”

    “算了吧,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根本比不上你。”父母离婚之后,她理所当然跟了父亲,虽然她和母亲还是保持联络,母女两有机会就会一起吃饭,但是亲密程度总是比不上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

    “如果她听到你这么说,她一定很伤心。”

    “这是事实,你们现在才是一家人。”虽然继父对她很好,她也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可是每次踏进那个家,她总有一种外来人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感情太好了。

    “你也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啊。”

    挑了挑眉,她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你不必讨好我,以后我不会帮你了。”

    “你不会真的对我这么狠心吧。”

    “三十岁了,你是应该找个对象。”

    倾身向前,何绍文笑得很温柔,“我有一个想法,你嫁给我好了,我就不必再忍受相亲之苦,你觉得怎么样?”

    赏他一个白眼,她冷冷的送上一句,“我对乱伦没有兴趣。”

    “我们怎么可以算是乱伦?我们又不是亲兄妹。”

    “可是,我觉得是乱伦,而且,我也不想勉强跟你凑成一对。”

    一张脸马上拉得又臭又长,他很郁闷的说:“小妞,你很不、给面子哦!”

    “好啦,你别闹了,你干嘛还不交女朋友?”

    “截至目前为止,我还看不到比你还出色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放弃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

    “你自己喜欢自由自在就说,不要拿我当借口,这样子很恶劣。”

    “这是我的真心话。”何绍文抗议的噘着嘴,这让他看起来更添孩子气。

    摆了摆手,她不想为了这种无意义的话题浪费口水,“总而言之,我不会再帮你了,如果你对人家没意思,你就明明白白告诉对方。”

    “第一次见面就对人家说,我对你没意思,这样太没礼貌了。”

    “你要我去破坏你的相亲,我觉得这对人家更失礼。”

    “也许吧,可是,这样比较省事干脆啊。”

    “你省事,我很麻烦。”

    “你一通电话,我就马上为你飞奔而来,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难道我不值得你麻烦一下吗?”他的眼神转为哀怨的瞅着她。

    “这是两回事,你也可以不要理我啊。”

    “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丫头!”

    耸耸肩,她凉飕飕的道:“这年头太有良心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瞪着她半晌,他只有一句话,“我真是败给你了。”

    一口喝光了杯子里面的奶茶,她停了好几秒钟,才缓缓的道来,“昨晚妈妈打电话给我,她很烦恼,她怀疑你有性向方面的特殊癖好。”

    “什么?”

    身子微微向前倾,她刻意压低嗓门,“她担心你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张大嘴巴,他好一会儿才挤出话来,“这太好笑了!”

    “你每个月至少相亲两次,已经长达半年的时间了,再漂亮的女全都入不了你的眼,难怪妈妈会质疑你的性向出了问题。”

    这下子他忍不住皱眉了,“难道你也怀疑我是同性恋吗?”

    “世上无奇不有,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会太惊讶了。”

    “拜托,我很正常,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开房间。”

    “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又没有说你是同性恋,我只是认为你应该跟妈妈沟通一下,免得她担心。”

    “好啦,我知道了。”

    伸了一个懒腰,这个时候的她显得无比娇媚,“吃饱了,你送我回家了。”

    “令天好想上猫空泡茶,你陪我好吗?”为什么她是他的继妹呢?如果他相亲的对象有她十分之一迷人,说不定他早就定下来了。

    “没兴趣,我要回家睡觉了,走了啦。”她率先拿起背包起身走人。

    虽然很郁闷,他还是乖乖的服从命令。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