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肚子饿了就应该找东西吃,不过没银子,那可怎么办呢?

    无庸置疑,除了骗吃骗喝,还能怎么办?好在,她寒柳月就是有这方面的「长才」,人长得柔柔弱弱就是这点管用--骗死人不偿命,谁也不会相信她心怀不轨,年方十三就「战绩辉煌」,这会儿她只要物色个冤大头,下手就成了……

    哎唷!老天爷待她还真不薄,想着想着,就送来两只……不不不,严格说来是一只大肥羊,他旁边那个蹦蹦跳跳的家伙该是个跟班,作不得主,而他……啧!那一身衣着,布料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货,可惜了那张脸--冷冷的不太好玩,盼他行善积德,可能要慢慢等哦!

    不过那又如何?她就喜欢挑战,不可为而成,更能证明她聪明过人。

    这会儿她就看着、等着,机会总会上门,当然,在这之间「易容」是不可少的。

    「少主,我肚子有点饿。」进了扬州城,沿路不绝于耳的小贩叫卖,栉比鳞次的饭馆食肆、酒楼茶坊、点心铺子尤其热闹蓬勃,看得符少祈嘴馋得很,肚子还咕噜咕噜的一起凑热闹。

    「那儿有豆腐脑。」似乎早看穿他肚子里的馋虫正作怪,卫楚风一眼就帮他挑好了小食摊。

    「豆腐脑?」咧着嘴,符少祈却是笑不出来。这儿花样多得不得了,少主偏偏挑一个最没有特色的……呜!虽然他是个下人,但好歹从小由着他使唤到大,他怎能如此虐待他?

    「豆腐脑不够,一旁还有卖包子,够你吃了。」

    「可是少主,我们千里迢迢远从杭州来到这儿,不尝尝道地的扬州佳肴,岂不是太可惜了?」

    「那些东西不会长脚跑掉,今儿个你有得是机会。不

    「呃……是,少主。」卫楚风冷眼一扫,符少祈识相的见风转舵。

    没三两下工夫,符少祈已经一口豆腐脑,一口热包子。肚子饿的时候,就是最普通的食物也会变成山珍海味--好吃……呃,他身子一僵,眼睛小心翼翼的往左边瞟去,不妙,他的包子被人家盯上了!

    「我,从昨儿个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垂涎的目光从桌上的包子移向卫楚风,寒柳月可怜兮兮的咽着口水,紧抱着肚子的小手扭绞在一块。

    怎么会有人如此穷困潦倒?符少祈深感同情的准备贡献出包子,可是手一碰到包子,又缩了回来,少主肯定不同意他如此「暴殄天物」……

    「坐。」莫名的牵动,卫楚风的心房被眼前柔弱娇小的人儿给揪住了,虽然她全身脏兮兮,他的目光却移不开。

    「谢谢大哥哥!」不客气的坐下来,寒柳月一手一个包子,一边一口。

    咦,符少祈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少主怎么了?

    「别急,小心噎着。」

    腼腆的一笑,寒柳月羞怯的垂下螓首。

    「-为何沦落至此?府上还有何许人?」

    「我娘病了,今年的田地收成又少,银子全都给娘看病去了,不得已我只能四处乞讨,盼我们一家三口不至于饿死。」

    取出一只钱袋,卫楚风拉过她的手放上去,「这点银子-拿去买点好吃的。」

    寒柳月推拒的摇摇头,「我怎么可以拿大哥哥的银子呢?」

    「-不为自己,也得为-娘着想,买点肉回去孝敬-娘,生病的人更需要补身子。」

    「大哥哥的大恩大德,柳儿无以回报,请受柳儿一拜。」寒柳月起身跪地。

    「切莫行此大礼!」

    「这是柳儿的一点心意,大哥哥若不接受,柳儿岂敢拿你的银子呢?」她随即磕了三个头。

    「-如此多礼,反倒教我过意不去。」卫楚风扶起她。

    「大哥哥是我们一家三口的救命恩人,这个礼不能少,我还要回去告诉爹娘,他们一定也希望亲自向大哥哥道谢。」旋身一转,她飞也似的离去。

    卫楚风伸手想唤住她,却瞧见一只她遗落在地上的玉佩,那玉佩像一弯明月,他俯身拾起,眼神若有所思的一沉,他快如闪电的追过去。

    这会儿又在干什么?符少祈从头到尾都迷迷糊糊。少主今日的行径实在教人摸不着头绪,太诡异了!

    而这头,寒柳月一路开心的数着银子。今儿个真的是遇到财神,收获丰硕!

    「-可回来了,我正准备出门找-,-上哪儿去了?」

    喝!寒柳月心虚的瞪着突然矗立眼前的寒仲岳,惊魂未定的喊道:「大哥!」

    「娘叫-待在房里绣花,-却偷溜出门,还把自个儿弄成这副德行!」

    她连忙用衣袖擦拭脸上的泥沙,虽然效果不甚理想,她那张粉嫩的小脸倒是露出了真面目。

    「我立刻回房换衣裳,大哥就当什么都没瞧见,娘不会知道的。」甜美的声音已足够软化一个人的铁石心肠,她那小可怜的眼神再一瞅,寒仲岳的气势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知道拖我下水……-哪来那么多银子?」他这个宝贝妹妹老爱弄些讨人厌的「宠物」回来,诸如小白鼠、黑蜘蛛、老鹰、蛇……她的喜好与众不同,可是她又不善于照顾-们,-们的下场通常是死路一条,所以爹爹管她的银子一向是特别计较,就是不希望她浪费。

    「老天爷送给我的咩!」寒柳月不慌不忙的把钱袋塞进衣襟里。

    「有这么好的事?」

    「事实不是已经摆在眼前了吗?」不理他,她径自走进扬州最大武馆--「威震四方」,寒仲岳赶紧跟上前。

    不远之处的树下,卫楚风将一切静静的收入眼底,他的目光深奥难懂,教人看不透他此刻正在盘算什么,过了半晌,他瞧了门匾上的「威震四方」一眼,便收妥玉佩转身而去。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