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她真的很想叹气,这个丫头到底几岁了?难道只会耍赖吗?尹春天不慌不忙的走到沙发坐下。「你想知道我和黎智曜的故事吗?」

    「嗄?」

    「你想赢我,我认为你有必要先知道我和黎智曜的故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是吗?」看着莫怡香怔楞地点头,她开始娓娓道来关于她和黎智曜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也关于她如何从缺乏信心的情况脱离找到自己的价值。

    听完后,莫怡香默默的离开了。因为在尹春天身上,她见到大哥所说的独特和魅力,她根本介入不了他们的世界。

    莫怡香走了,尹春天还是静静的坐着不动,刚才说着她和黎智曜的故事,回想着他们之间的一切,她更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有多爱她。

    「春天,你还好吗?」因为她迟迟没有回位子,小玉关心的过来查看。

    回过神来,她笑着站起身。「我没事。」

    「那个女人找你干么?」

    「她有问题请教我,现在问题都得到解答了。」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糟了,我在会客室待那么久,经理有没有骂人?」

    「没有,你又不是那种会故意偷懒的人,经理了解。」

    松了一口气,她扬起微笑。「走吧,上班了。」

    为了明天爷爷的生日宴,黎智曜特地带尹春天上服饰店挑选小礼服,可是试穿了一个小时之后,他每一件都说好,而她每一件都摇头。最后她说肚子饿了,想吃晚餐,他们只好暂时离开服饰店,准备用完晚餐再过来。

    尹春天看起来真的饿了,从他们在餐厅坐下来后,她始终在专心吃饭,可是黎智曜一眼就看出来,她不是真的肚子饿,而是在生闷气。

    「今天心情不好吗?」透过莫颐峻,他知道莫怡香今天早上找上春天,可是无功而返,还表示愿意退出战局……尽管她根本不曾踏进战局,不过,这不是重点,只要以后她不会再来乱就好了。她会死心,想必是春天让她改变心意,这也表示她的扰乱没有影响到春天的心情,那为什么春天会如此郁闷?

    「我本来心情很好,今天一整天工作效率很好,出货也很顺利。」她抬起头来看着他,温和的目光中有着控诉——她是因为他才变得心情不好。

    闻言一惊。难道她发现是他纵容莫怡香去找她吗?他小心翼翼的问:「我做了什么惹你不开心的事?」

    「你认为我是玻璃花吗?」

    怔了一下,他不解的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以照顾自己,用不着连穿什么衣服出席生日宴,都要你来打点。」

    原来如此!他松了一口气。「我只是不想让你浪费时间烦恼明天该穿什么。」

    「我不否认,为了明天的生日宴,我确实有在烦恼,但是,我可以应付得来,用不着连这点小事都要你帮我打点,还是说,如果我没有穿上非常昂贵的小礼服,你的家人就无法接受我?」这几天她忙着担心要见他的家人,反倒忘了细问他家中的状况,刚刚进了那间高档的服饰店,衣服的标价吓死她了,她才惊觉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事——他究竟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

    「我不是出生在豪门世家,只是想借机帮妳买一件漂亮的小礼服。」他是富家公子,因为爸妈超级会赚钱,房产不少,可是黎家绝对称不上豪门世家。

    太好了,要不然,她好不容易建立的自信心恐怕又会垮下来。「我不需要那种漂亮的小礼服。」

    「我只是想借机宠妳,难道不可以吗?」他委屈的噘着嘴。

    「如果是我的生日,你要送我一件漂亮的衣服,我一定会接受,可是用不着太昂贵的,那种小礼服也不见得适合我。」

    「我倒觉得刚刚每一件小礼服都很适合妳,看起来就像个仙子。」

    刚才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也觉得自己像个仙子,可是太昂贵了,她根本没有心情欣赏。

    「我只想穿自己买得起的衣服。」事实上为了明天的生日宴,她已特地去百货公司买了一件洋装,要价五六千元对她来说已经太奢侈了,但至少靠自己的能力,她觉得很踏实。

    「如果是妳老公买得起的衣服,妳穿吗?」

    「我老公……」她后知后觉的脸红了,娇羞的模样教他差一点失魂的贴上去吻她。

    「怎么不说了?」

    「这个问题等我结婚之后再来讨论。」

    他显然没有到此为止的打算,继续追着问:「我们结婚之后,如果我想宠妳,妳就由着我好吗?」

    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他话题会不会跳得太快了?

    「我们来打勾勾吧。」他伸出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刚刚明明在讨论衣服,怎么突然变成婚姻大事?

    见她没有行动,黎智曜径自拉起她的手打勾勾,笑得无比灿烂。可是很少展露笑颜的他此刻露出这样的笑容,看起来真像抓住猎物的猎人。

    这一刻,她有一种掉入陷阱的感觉,而且很不安她干么不安?他又不是明天就要拉着她步入结婚礼堂。而且他们都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将来当然会结婚,他会提到结婚以后的事,这也没什么好奇怪,她干么紧张兮兮的。

    但说真格的,他们的进展太快了,至今她都还有置身梦中的感觉,真的很难想像她将成为他的妻子。

    尹春天很庆幸自己的心脏还称得上强壮,否则她早白眼一翻晕过去了。因为他不是出生在豪门世家,也因为生日宴的地点在她之前来过的日式民宅,她相信今天的生日宴不过是变相的家族聚会,人多,这是免不了的事,可是,为什么人人都盛装打扮?

    冷静下来,这不过是一种礼仪,用不着太大惊小怪,她不也是盛装打扮吗?可是,问题不在于盛装打扮而是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很有身分地位的人!

    「妳不用紧张,今天来的客人不是黎家的亲戚,就是爷爷的好朋友。」黎智曜紧紧握住尹春天的手,早猜到眼前的盛况会吓到她,因此昨晚只是简单介绍家人,没有详细的交代他们的成就。

    「你家真的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人家吗?」她很怀疑,虽然她对报章媒体的关注度不高,可是依然看得出其中有几个大人物。

    「这是当然,我家只是小有资产,不过爷爷在建筑界小有名气,结识了不少有身分地位的朋友。」

    这么说很有道理,可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若你爷爷不喜欢我,怎么办?」

    她的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都死到临头了才来担心这个问题,根本浪费脑细胞,问题是都已经想到了,她就不能不担心。

    「不会,爷爷一定会喜欢妳。」除非是那种只重视表面的人,否则没有人会看不出来她是一座宝藏。

    「你怎么那么确定?」

    「我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

    「万一,你爷爷就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他伤脑筋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妳啊,干么那么喜欢胡思乱想吓自己?」

    「我紧张嘛。」看到这种场面,她的脑子就会控制不住的想东想西。

    「爷爷只要看到我交女朋友就很开心了,他不会不喜欢妳。」

    「是吗?」见了眼前这种场面,她真的很难相信他爷爷是那么好应付的人。

    这时,黎家的管家奉命来找他们。「少爷,老爷子在等你们了。」

    他对她一笑,用目光示意她放轻松,然后两人一起走进屋内。

    前一刻她还绷紧神经,可是一看清楚黎智曜的爷爷竟然就是那位搭错车的老爷爷时,她什么都忘了,只能惊愕的张大嘴巴。

    「丫头,我们又见面了。」黎老爷子开心的率先打招呼。

    「爷爷,你是不是私下跑去骚扰春天?」黎智曜马上反应过来。

    黎老爷子不悦的一瞪。「我哪有骚扰她?只是不小心搭错车才巧遇她。」

    出门有专车接送的人怎么会搭错车?他不好当着春天的面前拆穿爷爷的谎言,只能不满的说:「爷爷吓坏她了。」

    「丫头,老爷爷吓坏妳了吗?」

    回过神来,她难为情的一笑。「没有,只是很意外。」

    「还记得爷爷对妳说过的那些话吗?」

    「是。」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相信妳懂,今天我不跟妳说那么多了,只问妳一句——什么时候嫁给我的孙子?」

    虽然昨晚黎智曜已经触及到这个话题,可是她绝对没预料不到二十四小时,他爷爷更猛,竟然直接问了。

    这一刻她只觉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爷爷,等一下!」黎智曜拉起她的手转身就跑,两人在人群中钻过来钻过去的,最后来到书房。他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脱口便问:「嫁给我好吗?」

    她还没有从刚刚的状况回魂,他又投下一颗炸弹,她只能继续傻在乱烘烘的思绪当中。

    「如果可以事先安排,预备好台词,我会给妳一个更盛大的求婚仪式,可是爷爷太不够意思了,竟抢先我一步,我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向妳求婚。」他举起她的右手,在手指上落下一吻。「我很认真,我想要一辈子牵着妳的手。」

    半晌,她总算说话了。「你确定吗?」

    略微一顿,他坦白的道出自己长期以来的心情。「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伸手抓住妳了,只是,我一直是个感情的失败者,让我怀疑自己,我有资格抓住妳吗?我很害怕,妳是这么温暖、这么美好,会接受我这个不懂得如何爱人的男人吗?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妳要相亲,我可能还没有勇气走向妳。」

    她很震撼,很难相信这个男人很早以前就在注视她……原来,他眼中那令人怦然心动的专注是真实的存在,不是她的错觉。

    「可是,我们两个交往的时间毕竟太短了,结婚真的太快了。」她终于找回声音。

    黎智曜索性用行动证明,伸手将她勾往怀里,狠狠的吻住她的嘴,激.情缠绵,直到两人快窒息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来。

    两人甜甜蜜蜜的额头相抵,他语气轻柔却认真的说:「明白了吗?再不快点,妳可能还没有结婚就怀孕了。」

    轰!娇颜瞬间染红,尹春天连忙推开他,娇瞋的一瞪。「不可以,生命是非常神圣的,怎么可以抱着这种随随便便的态度?」

    「原来我老婆是个老古板。」

    「这不是古板,而是尊重生命。如果你去过育幼院,看到那些生下来就被遗弃的孩子,你就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因为冬天最要好的朋友来自育幼院,偶尔她们四位手帕交都会去育幼院当义工,每次看到那些无父无母的核子们都很心疼。

    看来他有个非常重视礼教的老婆,他还是赶紧举双手表示投降为妙。「是是是,这一点我完全同意,那我们还是赶快结婚吧。」

    这个男人是不是忘了结婚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关乎一辈子的事?「说真的,我觉得很不踏实,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他再度伸手将她拥入怀里,紧紧的,让她清楚感受到此刻的其实。「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用行动向妳证实,我有多么爱妳,我想一辈子守护妳,这种不踏实的感觉会慢慢消失不见。」

    「你要不要再想清楚?」

    「不要,明天我就去妳家拜访伯父伯母,他们应该很乐意将妳嫁给我。」

    他说的没错,自从将他的事告诉母亲之后,母亲三天两头就要问一次,「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家?」如果他上门提亲,母亲肯定立刻拿出黄历挑日子。

    「我只是不希望你后悔。」

    黎智曜索性反过来问她,「如果现在要妳结束单身生活,成为黎太太,妳会觉得很委屈吗?」

    尹春天摇了摇头。「我想守护你。」

    「我也一样,千万不要怀疑我想守护妳的决心。」

    静静的倾听他的心跳声,过了一会,她终于回复了,「我们结婚吧。」

    他灿烂的扬起笑容。「走吧,爷爷还在等我们的回报,我们现在就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还有,妳要见妳未来的公婆,让他们知道以后由妳来宠爱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