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虽然好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还是不太放心。「别在意人家说的话,她们不过是嫉妒你。」

    「干么嫉妒我?」尹春天冒出疑问。

    「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以冷血王子的外在条件来说,确实是个黄金单身汉。不管是在我们公司,还是在整栋办公大楼,始终有人在打听他。可是,妳也知道他那张冷冰冰的脸不太容易亲近,再加上方舟设计跟他共事的人对他一致的评语是——严苛又没有人情味的男人,打听到这些消息的爱慕者们也只敢远观,不敢进一步表示。」

    「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他有很多爱慕者?」

    「只要认清楚他的真面目,没有人会加入那个行列。」齐夏天的声音突然压得更低。「你竟然可以忍受他,还真是个怪胎!」

    「偶尔我也会觉得自己是个怪胎。」

    齐夏天不好意思的一笑。「总之,他看起来是天鹅肉,而这块天鹅肉还曾经被人家质疑性向有问题,可是如今证实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还落入你这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女人身上,又是在同一栋办公大楼,她们难免心生不平。」

    「如果他知道自己被当成天鹅肉,肯定会皱眉。」

    「我是说看起来,只要有机会咬上一口,就会知道这块天鹅肉硬到吞不下去,只会卡在喉咙,还是聪明一点,一口吐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批评他,只是对他,我真的是不敢领教。」

    尹春天一笑置之,不想为黎智曜争辩。这个男人对不相关的人确实很严苛。

    现在不应该批评黎智曜,重点是安慰好友,齐夏天再接再厉的说:「这世界上总会有些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以后也许还会遇到这种事,有的人甚至会当面批评,你必须把那些话当成耳边风。」

    「我刚刚不是说过了,这种事早在我的预料中。说我一点都不在乎,那是骗人的,我毕竟不是冷血无感的人,可是,我会试着一笑置之。即使再优秀的人也可以被人挑得出毛病,何况我这么平凡的人?别人的批评我一定会虚心接受,能更好,当然要更好,除了外貌,我生下来就长这个样子,又不是我可以决定。」

    闻言,齐夏天由衷道:「你啊,真是教我甘拜下风。」

    「与其计较,还不如包容。」有些人就是太爱计较了,才总是活得不快乐。

    「我可没办法,如果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说三道四,我一定会狠狠回击。」

    「你啊,是个骄傲又自信的人,对于别人的批评,当然无法忍受。」她若是齐夏天,说不定也会成为一个不容别人欺负到头上的人,但她是尹春天,因为平凡,看见自己的不足,反而学习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我只是很有正义感,无法容忍恶势力。」

    「你是很有正义感,可是,骄傲和自信也是你身上的标签。」

    「我不敢说自己谦卑,但绝对不会骄傲,还有,我的自信心明明也不足。」

    「是是是,你认为没有,那就没有。」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在她看来夏天可是很自恋,认为自己热情有活力、喜欢帮助弱者,即使会因为公私分明,拒绝对别人伸出援手,她基本上仍是个热心助人的人。总而言之,对她来说,骄傲和自信会让人自我膨胀、目中无人,绝对不是讨人喜欢的特质。

    齐夏天不悦的嘟起嘴。「你好像很不认同喔。」

    「没有,只是夏天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我都超级喜欢。」

    「真心话?」

    「当然,我不会说假话。」除非是善意的谎言。

    双手环胸,齐夏天神情诡异的瞅着她,突然问道:「如果我和冷血王子掉进海里,而你手上只有一个救生圈,你会把救生圈给谁?」

    「呃……你们两个不是都会游泳吗?」

    「这不是重点,你到底会把救生圈给谁?」

    见好友杀气腾腾,这个问题恐怕逃不掉了,她慎重的想了想,小心回答,「救生圈给你,而我跳下去抱住冷血王子。」

    虽然拿到救生圈,可是齐夏天苦恼的皱着眉。这个答案无可挑剔,却又令人不满意。

    「好了啦,时间差不多了,还是赶快吃午餐吧。」尹春天赶紧低头,专心进攻面前的咖哩鸡腿饭……这个味道实在不怎么样,是因为黎智曜不在身边吗?

    真的好想念他喔!昨天还浓情密意的粘到十二点才分开,怎么这会儿已经思念到心都慌了?唉,听到人家攻击她,他又不在身边,她当然会心慌。

    此刻他若在她身边,他会说什么?愚昧?无知?不管说什么,他总是有办法让她的眼中只有他。

    夏天说她太宠他了,事实上,他更宠她,那是一种眷恋式的宠爱,不断的透过许多小细节向她传递一个讯息——因为有她,他的世界从冰冷的色调变成温暖的色调。

    一个晚上辗转难眠,尹春天天刚亮就起床到公园跑步。大概是因为黎智曜还在南部出差,又在餐厅听到那段对话,她的心情总是纠结着丝丝愁绪,晚上躺在床上越想越烦,就一直没办法入睡。

    对周遭的一切,她喜欢保持云淡风轻的态度,当然不容许自己一直闷着,这种时候就会破例做平时不爱做的事——跑步,还会特别选在大地刚刚苏醒的时刻。

    清晨的风拂面而来,穿透每个毛细孔,她觉得整个人变轻松了,直到黎智曜传来简讯,说他周末一早竟然要开会,真的命苦,回到台北,她要好好的补偿他。

    她忍不住笑了。又不是她要求他去开会,为什么她要补偿他?这个男人什么事都找她耍赖。

    摇了摇头,她伸了个懒腰。肚子饿了,没力气继续跑下去,索性回家冲个澡,再到蛋糕森林用早餐。

    可是,她刚刚走出公园,就看见有个人站在对面向她挥手。

    「好心的小姐!」

    尹春天定睛一瞧。这不就是上上礼拜搭错车还丢了钱包的老爷爷吗?

    挥手回应,她小跑步穿越马路来到老爷爷面前。今天的他看起来截然不同,穿着打扮像是很有身分地位的大企业家。

    「爷爷,早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其实,她很想问他是不是又搭错车了,可是,这太失礼了。

    老人家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你是不是以为我又搭错车了?糊涂事一次就够了。今天,我是在这里等你。」

    「等我?」

    「我是特地来还钱的。」他从口袋取出一张对折的五百元纸钞。

    「不用了,我只是帮个小忙,没关系的。」

    「可是有钱不还,我岂不是成了骗子?」

    略一思忖,尹春天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这样好了,这笔钱我收下,然后,我用这笔钱请爷爷吃早餐。」

    「原本我就想请你吃早餐,这样更好,你帮我,我也不用担心变成骗子。」

    「前面有一家蛋糕森林,是我好友家开的店,我们去那里吃早餐。」

    「好,你带路。」

    两人一路闲聊的来到蛋糕森林,挑了角落的位子,点了店里最贵的早餐。

    「丫头,你今天心情不好。」老人家充满睿智的目光紧紧瞅着她。

    尹春天怔了一下。她在公园跑了那么久,还以为自己的心情已经恢复平静了,没想到还是看得出来。「爷爷为什么觉得我心情不好?」

    「那天,你看起来神采飞扬;今天,你看起来很疲倦,好像有什么烦心的事,想必昨晚没睡觉。」

    虽然她不是防御心很强的人,但也不是会向陌生人吐露心事的人,不过眼前的老爷爷,教她不由得想起过世多年的爷爷。她的爷爷非常有智慧,总是在她面对低潮挫折时,开导她、鼓励她。他们祖孙俩最爱的一件事,就是坐在社区的花园赏月聊天——聊哪里有美食,聊哪里有美景,也聊人生哲学。

    「我只是无意间听到一些批评,觉得有点难过。」

    「人最喜欢批评了,好像批评别人,就可以证明别人比自己糟糕。」

    「虽然她们的批评是出于恶意,但是某一方面,却又突显某些事实。」

    「什么样的事实?」

    「我是个很平凡的人。」

    老人家闻言哈哈大笑。「丫头,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超人吗?」

    「超人?」她的脑子反应不过来。

    「超人只会出现在电影,现实社会每一个人都很平凡啊。」

    一瞬间,她感觉胸口的郁闷一扫而空,她喜欢这个老爷爷,他跟她过世的爷爷一样幽默。「我所谓的平凡是指各方面表现都不出色。」

    「我有个孙子,以你刚刚的标准来说,就是那种不平凡的人,长得帅就算了,还聪明绝顶、才华洋溢,顶尖中的顶尖,可是,老是冷冰冰的臭着一张脸,真的不太讨人喜欢!」

    刚开始,她不懂老爷爷怎么突然提起他的孙子,但越听越明白,老爷爷真是一个奇妙的人,竟然举了个反例来安慰她。

    「可是,爷爷一定很为孙子感到骄傲吧。」

    「以前我认为功成名就最重要,我的孙子一定要成为顶尖人物,而我也为此洋洋得意。现在年纪大了,一脚踏进棺材了,看到孙子,我只有自责与深深的抱歉。我错了,功成名就无法建立人与人的关系,是各式各样的感情将人与人的心联系在一起,亲情、友情、爱情……爱,才是生活中的核心价值。」

    年轻的时候,一心追求功名,以为金山银山比什么都重要,年纪渐长,方才认清楚唯有充满爱的故事才会教人感动落泪。

    「爷爷不要自责,不要抱歉,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多跟你的孙子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他感受到你的爱,你的孙子一定会渐渐改变。」

    「靠我,还不如靠他的女朋友。」

    「嗄?」

    「那个小子遇到像你一样的女人,像温暖的春天把寒冷的冰块都融化了。」

    这是在赞美她吗?她害盖的脸红了。「爷爷,虽然我的名字叫春天,可是我没有融化冰块的本领。」

    「丫头,不要太小看自己了,如果我是个年轻小伙子,我也会对你心动。」

    这会儿她更难为情了。「爷爷真爱说笑。」

    「这是我的真心话,你会让一个男人心动,自然有你的魅力。而你要学着欣赏自己的魅力,肯定自己的价值,用不着太在意别人的批评。」老人家目光一扫,落在另一个角落的女子身上。「在你看来,那个女人如何?」

    她转头一瞧。冬天?什么时候来的?她自然脱口而出,「大美女。」

    「我可不喜欢,太过单薄了,哪里有美感?」老人家不认同的摇了摇头,将目光收回来。「现在你明白了吗?每个人看见的都不一样,你用你的眼光评论她,而我用我的眼光评论她,我们都习惯将自己的价值观建立在别人身上,这很自私,也很不公平。」

    是啊,她怎么从来没想过呢?人们总是习惯将自己的价值观建立在别人身上,好像别人理当认同自己的看法,这确实很自私,很不公平。「爷爷,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

    「听你说了这些话之后,我豁然开朗。」

    「我也要谢谢你。」

    「爷爷要谢我什么?」

    「遇见你真好。」

    她现在看起来一定很茫然,老爷爷这句话实在教人摸不着头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