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她脸上真的写着陷入爱河吗?好吧,她确实也感受到自己的不一样,不知不觉就会傻笑,如果她是个旁观者,看到这种情形,也会认为这个人正陷入爱河。

    「当你妈没谈过恋爱吗?连女儿在恋爱都看不出来吗?」

    「不管妈相不相信,我现在真的没有男朋友。」

    「那我要继续帮你安排相亲吗?」

    她索性闭上嘴巴,她不回答,老妈也知道答案。

    「我知道你在感情方面很谨慎,除非要结婚了,不然什么也不会说,可是,哪有人连对自己的妈都不说?我这个妈当得还真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如果有男朋友,我一定会向老妈报告。」

    尹母生气的哼了一声,伸手又拿了一块三明治走人。

    看着母亲的背影,她只能默默送上一句对不起,待时机成熟了,老妈一定会得到她第一手的详细报告。

    甩了甩头,她将三明治放进保鲜盒,再卷寿司,切块放进另外一个保鲜盒,接着关掉瓦斯炉,将原本用小火保温的味尝汤倒进保温瓶,再冲了一壶菊花茶,最后将厨房收拾整理得干干净净,赶紧出门了。

    一走到公车站牌,尹春天立刻拿出手机传了一封简讯通知黎智曜,现在她要搭公车了,加上转搭捷运的时间,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就可以抵达公司。

    她将手机放进斜背包,正准备探头查看公车,忽然见到一旁的公车站牌站着一位老人家,他看起来很无助,一直在身上摸来摸去,好像在寻找什么,看样子肯定遇到麻烦了。

    此时她要搭的公车已经来了,虽然赶时间,可是人家有困难,置之不理,这有违她的良心,她决定上前关心,「爷爷需要帮忙吗?」

    老人家抬头看着她,一脸茫然。「我搭错车,钱包也不见了。」

    「爷爷要去什么地方?」

    老人家连忙从背包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要去这里。」

    她看了一眼名片,那是一家餐厅,不过,她实在不知道可以坐哪一路公车到名片上的地址,看样子,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帮助他了。「爷爷,我请计程车送你到这个地方。」

    「我没有车钱。」

    「我会帮你付车钱。」她随即挥手招了一辆计程车,先将老人家送上车,再将名片递给司机,问清楚车资大概多少,她取出皮夹抽出一张五百元给他。

    「好心的小姐,可以给我手机号码吗?改天我会还你钱。」

    「不用了,爷爷再见。」她关上计程车门,弯身向车内的老爷爷挥了挥手,目送计程车扬长而去。

    这个时候第二班公车刚好也来了,她赶紧招手上车。

    公车坐了三站,再转乘捷运,当她终于抵达公司所在的办公大楼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而黎智曜早就心急的等在那里了。

    「不是说四十分钟左右就会到吗?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他强忍着冲上前抱住她的欲望。这个女人怎么老爱吓他?原本守在这里是想给她惊喜,最后却反过来变成他受到惊吓。

    她像个童子军般行了一个礼,以带着撒娇的口吻道:「对不起啦,搭公车之前遇到了一点突发状况,延误了一下时间。」

    「什么突发状况?」

    「没什么,你怎么跑下来?工作忙完了吗?」

    「忙完了,我终于可以陪你好好吃顿饭了。」他牵着她的手走进办公大楼,经由安全门,走下楼梯前往地下室的停车场。「你想吃什么?」

    「我们去野餐。」她举起手上的提袋。「你辛苦加班一个礼拜,今天终于告一段落,应该放松一下。我看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坐在草地上野餐,就准备了一点吃的和喝的。」

    「我喜欢野餐,我还需要买什么东西吗?」

    「不用了,我都准备了,应该够我们吃了。」

    扬起眉,他逗她道:「真的是你准备的,不是买现成的?」

    尹春天抗议的噘着嘴。「我一大早就起来准备了。」

    「真的吗?一大早是多早?」他好关心,喜欢她为他忙东忙西的样子,若是能亲眼瞧见,那就更幸福了他真是越来越贪心了,这样不够,还想更多,恨不得她时时刻刻待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六点,这样够早了吗?」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像小孩子?

    闻言,黎智曜只是心满意足的傻笑。

    坐上车子,他们离开办公大楼来到公园,挑了一处有树荫的草地,铺上毯子,坐下来享受穿透校叶洒下的阳光及她准备的食物。

    他转头看着她,故作轻松的说:「如果我们每天都可以在阳光底下享受两人时光,那就太美好了!」

    「就是南部,也不见得每天都有阳光,何况是北部?」

    这个女人有时候反应真的很迟钝……他还是直截了当点好了。「我们的爱情交易可以结束了吧。」

    「嗄?」

    他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我想当着众人的面牵你的手,我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恋人。」

    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已经半公开了,方舟设计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认定她是他的女朋友,可是终究没有得到当事人承认,当然也没有闹得整个办公大楼的人都在议论此事。如果他们对外公开,相信有一大堆闲言闲语会传开,谁教他在那栋办公大楼是个引人注目的人物。

    「怎么不说话?」

    「你不担心吗?」尹春天抽回自己的手,低着头不敢看他。很奇怪,此刻她烦恼的不是自己是否承受得起这样的纷纷扰扰,而是他听见闲言闲语后,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没眼光?

    「我们又不是不伦恋,为什么要担心?」

    「你的眼光真的很奇怪,不爱漂亮艳丽的樱桃,看上长相不佳的龙眼。」

    顿了一下,他大笑了出来,这一笑,她终于抬头直视他,一脸的不知所措,不清楚他在笑什么。

    笑声止住了,黎智曜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真是服了妳,竟然将自己形容成龙眼。」

    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种龙眼的农夫,可是龙眼真的卖相相对不佳。「难道你找得到更好的形容词吗?」

    「我觉得你比较像水蜜桃。」

    尹春天不自觉的垂下螓首看了胸部一眼。她应该没有当水蜜桃的本钱吧。

    他差一点又爆笑出声,不过忍住了。「水蜜桃色泽温润,就像你。」

    她娇羞的红了脸。原来自己想歪了,真是难为情。「绝对没有人会同意你的说法。」

    神情转为严肃,他理直气壮道:「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清楚自己要什么,我不需要别人认同。」

    「你真的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吗?」

    「我是我,别人是别人,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目光?」他捧住她的脸,要她直视他。「你不相信我吗?」

    半晌,尹春天缓缓的说:「不是,我是不相信自己。一朵白玫瑰独自插在花瓶里面,多高贵多吸引人,可是在旁边再插上一朵牵牛花,美感都不见了。」

    「我不知道你的想象力这么丰富。」他忍不住举起右手敲了敲她的脑袋瓜。

    她觉得自己形容得很贴切啊!「我相信大家都会认同我的看法,你是高贵带刺的白玫瑰,而我是随处可见的牵牛花。」

    「不管我是不是白玫瑰,你是不是牵牛花,这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我要妳,只要你,对我来说,你是无可取代的。」

    她的心如同被敲响的锣,激烈震动着,终于明白男人的甜言蜜语有多大的威力了,尤其是出自心上人的口中,再厚的防护墙都会被震垮。

    「你只要注视着我,就能看见我眼中的你有多珍贵、多特别,用不着在意其他人。」

    「过去我从来不在意。」言下之意,若不是因为他,她不会那么敏感。

    「我很幸福,原来你这么在乎我,那以后也要就只在乎我。」他靠过去吻她的唇。

    「这里是公园。」

    「从现在开始,我得好好训练你,只要专心看着我,不要去管别人是否在注意我们。」不让有她发言的机会,他严严密密的堵住她的嘴,教她完全陷在炽热的甜蜜风暴中。

    成为黎智曜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后,尹春天的生活并没有多大改变,只是中午不能待在办公室用餐,必须陪在他身边。他想去小吃店,他们就去小吃店,他想待在办公室,她就偷渡进他的办公室,总之,她完全配合他,除非他出差不在公司,她才可以继续当懒虫窝在自己的办公桌后,不过,人生总是有例外的时候。

    「你这个人真的是重色轻友,以前找你吃午餐,理由一大堆,现在竟然天天陪冷血王子吃午餐,未免差太多了吧!」虽然看到好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齐夏天觉得很开心,可是又很呕。这尹春天对黎智耀太百依百顺了!

    「你今天是专程来找我麻烦的吗?」

    齐夏天做了一个鬼脸。「对,我实在看不下去,你太宠那个冷血王子了!」

    她承认,可是,总不能说黎智曜爱撒娇,她只好顺着他吧。

    「不久之前,还说不想谈恋爱,现在却被男人给吃得死死的,你真是太有出息了。」齐夏天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

    她应该为自己辩解,可是说再多,好友也不会了解。

    这时,隔着屏风的另一桌客人突然拉高嗓门。

    「你们听说了吗?方舟设计的黎智曜竟跟九楼那间小贸易公司的船务在一起,那个船务叫什么名字呢?尹、尹什么呢……」

    「尹春天啦。」

    她和齐夏天同时竖直耳朵,听着她们的对话。

    「没错,尹春天,你们看过吗?我见过一次,长得又黑又丑,真不知道黎智曜怎么会看上她?」

    她又黑又丑吗?尹春天不自觉的用眼神询问好友。关于肤色,她绝对是白皙透亮,至于相貌,应该也没有到丑的等级吧。

    齐夏天瞪了她一眼。干么对那些三姑六婆的胡言乱语如此认真?

    「依我看,黎智曜八成是被那个女的设计了。」

    黎智曜又不是笨蛋。齐夏天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三姑六婆到底从哪里来的?竟然连黎智曜是个狡猾的商人都不知道!

    「我有同感,听说那个女的心机很重。」

    尹春天心机很重?齐夏天深深看了好友一眼,摇了摇头。真是可怜啊!在她看来,春天的脑神经超大条,这位小姐被黎智曜设计还比较象话。

    「真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应该比较适合用在男生配不上女生的情况下吧。尹春天苦涩的一笑。这些人竟然连这样的形容都用上了,可见得他们交往的事有多么令人愤愤不平。

    「那个女人都不会觉得很丢脸吗?」

    「哎呀!钓到一只大肥羊,丢脸有什么关系?」

    齐夏天实在听不下去了,站起身,可是还来不及离开座位就被尹春天拉住,她低声说得咬牙切齿,「不要阻止我,这些人太过分了。」

    「原本没事,你一过去,事情就闹大了,你想害我闹笑话吗?」

    此时,那一桌的人似乎也意识到她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开始放低音量。

    齐夏天恨恨的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来。

    「我早就预料会发生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