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黎智曜不动如山的继续享用早餐。他不是不相信爷爷,而是不敢冒险,尹春天不是他过去交往的那型女人,万一爷爷去接近她,可是会吓坏她的。

    「我真的不会靠近她一步,就是假装问路也不会。」

    放下刀叉,他不得不板起面孔看着爷爷。「我太清楚爷爷的作风了,爷爷有控制欲,任何事情都喜欢掌握得一清二楚,说是看一眼,最后一定会忍不住走过去,找理由攀谈,然后一点一滴挖出对方的底细。」

    过去,爷爷总是用这种方法「对付」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但是,最后吓跑的人是他,因为他不希望对方产生误会,只好赶紧跟对方划清界线。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却更令他担心,万一尹春天因此跟他划清界线,怎么办?

    「我哪有这么可怕?」黎老爷子的口气有一点心虚。

    「我很想抓住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让爷爷吓跑她。」

    闻言,黎老爷子更是心痒痒的。孙子这么保护的女人一定很特别,真的好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漂不漂亮?是不是有气质?聪明?有才华?

    「你这么重视这个女人,爷爷绝对不会惊动她。」

    「时候到了,我一定会带她回来见爷爷。」

    「那是什么时候?」

    他忍不住失笑。「爷爷就不能有点耐性吗?」

    「我天天盼着你交女朋友,终于盼到了,当然急着想见她。」

    「我又不是第一次交女朋友。」

    「你是指以前在国外交的那些洋妞吗?那些都不是认真的吧。」

    「爷爷,不要把我说得好像是滥情的花花公子,我不是。」对女人,他从来不会抱着玩玩的心态,只是不曾投入很深的感情。他承认自己不懂得如何爱人,因为爷爷教育他的中心思想是责任,而不是爱。

    「你当然不是滥情的花花公子,只是对感情满不在乎。」

    这一点他倒是无可反驳,没错,他只是不在乎,而不在乎往往比花心滥情更伤人。这是一个女人说过的话,无情比有情更教人难堪。

    「这一次你很认真对吗?」

    「对,所以爷爷绝不可以乱来。」

    「爷爷又不是三岁小孩,当然不会乱来!」真是令人生气,他不过是想知道对方的身分,怎么可以说是乱来?

    黎智曜轻哼了一声,不想在此时和爷爷争辩,爷爷自从半退休之后,越来越像小孩子。

    「这是什么态度,不以为然吗?」

    不想让爷爷没完没了的疲劳轰炸下去,他还是选择摆出低姿态,双手合十道:「爷爷饶了我吧,难道我连安安静静吃顿早餐的权利都没有吗?」

    「好,我不吵你,安安静静吃你的早餐吧,我走了。」黎老爷子转身离开的同时,脑子已经开始计划了。先找征信社盯住这个小子,确定他交往的对象是谁,再来决定下一步要采取什么行动。

    黎智曜无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真是令人不安的感觉,爷爷真的不会乱来?不过不知道对象,爷爷应该也没办法乱来,再说,他都说得那么明白了,爷爷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她和黎智曜还在爱情交易的阶段,应该继续保持低调,免得被人家发现他们之间的异样,可是失而复得之后,她变得任性,想放纵自己去享受拥有这个男人的幸福感。

    因此当黎智曜传简讯说他必须加班,这会儿肚子又很饿,问她可以送晚餐给他吗时,尹春天二话不说的买了晚餐送过来。

    此时已经七点半了,她想他们公司的人应该都下班了,就算有人留下来加班也是小猫两三只,可是,这是什么情况?放眼看过去,方舟设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还在。

    她一时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假装大家都不存在,继续往前走。

    此时,黎智曜的助理出现了,笑盈盈的对她打招呼,「尹小姐,老板在等你,请跟我来。」

    她顿时全身僵硬,目光只能直视正前方,因为她可以想象此刻众人的表情——

    肯定是两眼暴凸,嘴巴惊吓过度阖不拢了。

    「麻烦你了。」她努力移动沉重的脚步,随着助理走向黎智曜的办公室。

    前前后后不过是三分钟,她却觉得自己好像在跑八百公尺,终点怎么如此遥不可及?

    虽然,终点总是会到的,可是她一踏进门,就已经全身虚脱了,还差一点站不住,跌坐在地板上。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黎智曜担心的冲到她身边。

    「那个你们公司很流行加班吗?」若非配合他的下班时间,过去下班时间一到,收拾整理一下,她就会离开公司,而六点半之后,除了主管们,他们公司连只小猫都找不到。

    「还好,我们的工作可以带回家,通常七点左右大家就会离开了。」他索性将她抱起来,来到沙发坐下。

    「可是,现在外面好多人。」

    「他们应该是在赶什么重要的案子,今天晚上一定要定案。」

    他知道其他人在赶重要的案子吗?她想他不知道,要不然,她在这里岂不是出于他的阴谋?用去脑海里面混乱的思绪,她终于记起手上还提着他的晚餐,连忙放在茶几上。

    「你赶快吃吧,我回去了。」她还来不及站起身,就被他一把拉住。

    「妳陪我吃晚餐。」

    「……你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家陪你吃晚餐。」她越来越没办法抗拒他,可是她在这里待太久,不是等于告诉外面那些人,他们两个的关系匪浅吗?

    「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是吗?我还以为你很享受一个人用餐的自由自在。」

    「以前是啊,可是因为你的关系,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他的口气听起来好像在撒娇,而他竟然没有一丝丝的瞥扭。

    没错,最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她心里总会忍不住出现这样的念头——如果他在身边,那该有多好……他们显然将对方宠坏了。

    尹春天答应,「好吧,我留在这里陪你吃饭。」

    「你吃过了吗?」

    「我回家再吃就可以了。」

    「你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们一起吃吧。」

    「我真的不饿,你吃就好了。」

    「如果我只顾着填饱自己的肚子,完全不管你是否饿肚子,难道你不觉得我这个男人很烂吗?」

    若是旁观者,她一定点头如捣蒜,这样的男人何只烂,根本就是自私。但现在她当然不能如此附和他,因为情况不能相提并论,她原本就准备回家吃晚餐。「下午三点的时候,我吃过点心,现在真的不饿。」

    黎智曜突然板起面孔。「我发现你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听话。」

    「我……我只是……」

    「女人不可以意见太多,男朋友说一,就算不附和,也绝不可以说二。」

    此时她应该提出纠正,他还不是她的男朋友,等他们成为真正男女朋友,再来讨论这个问题,然而,她却听到自己娇嗔的反驳。「哪有这种道理?」

    「我的女人不听话,我有方法可以让她听话。」

    他的女人……她明白自己此时正陷入危险的漩涡当中,再不抽身,就算没有惨遭灭顶,也会惹上大麻烦,可她却脱口而出——

    「你有什么方法?」这根本是在诱惑他,实在不像她会做的事,可是他那专注的目光教她忘了女孩子的矜持,渴望为他飞蛾扑火。

    「你想知道吗?」他好喜欢她此刻的样子,眼中只有他,终于,他们之间的那道墙不见了,她真正为他打开心门。

    「我可以不要知道吗?」尹春天这么说,可是,她柔软的朱唇却不知不觉迎向他。

    两人的唇舌一缠上,现实完全抛到脑后,激.情在每个细胞跳动,缠绵狂野的透过唇舌诉说内心对彼此的渴望。

    许久,暴风雨过后,两人平静下来,黎智曜可没有忘记两人原先的争论。

    既然赢家是他,这份晚餐当然是两人平分,他一口,她也一口,两人甜甜蜜蜜得连空气闻起来都带着恋爱的香气,相信任何人看见他们这个样子,都会异口同声的说:「恋爱!」

    是啊,他们是在恋爱,什么爱情交易,什么恋爱试用期,都无法欺骗自己的心,他们已经陷入爱情的洪流中。

    最后她不但留下来陪他吃饭,还陪他加班,至于明天会因此闹出什么风风雨雨,她已经不管了。

    她开始明白一个道理,如果只想着保护自己,不愿意为对方付出,这份爱情就不是完整的,当然也没办法认清楚,爱情带来的麻烦其实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周末一早起床,就看见女儿在厨房忙东忙西,尹母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一次又一次的揉眼睛。不是在作梦,尹春天真的在下厨,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她的宝贝女儿很有当厨师的天分,可是优闲惬意惯了,又很讨厌油烟味,叫她下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因此除了特殊节庆或是她和老公的生日,这个丫头很少踏进厨房一步。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尹春天竟然一大早就起来做寿司、三明治!」尹母一脸惊讶的走进厨房,伸手拿起一块三明治,一口分量的大小,放进嘴里刚刚好,至于味道,当然只能用美味两个字来形容。

    「现在不早了,九点多了。」

    「对呴,我己经去了趟市场回来,时间确实不早了,不过,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勤劳?是下定决心当个孝顺的女儿了吗?」尹母歪着头瞅着她。

    「……我要出去野餐。」这真是令人难以敢齿,她这才想到自己不曾为父母早起做这些事,若是老妈知道她竟然为了个男人如此勤奋,老妈一定会亏她,亏到她无地自容。

    「妳要出去野餐?」尹母激动得尾音上扬。

    「我不可以出去野餐吗?」

    「不是,我以为假日你比较喜欢坐在窗边的躺椅,泡上一壶茶,看悬疑小说。总之,你对于跑出去人挤人这种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略微一顿,她婉转的纠正,「妈,野餐不会人挤人。」

    「你知道我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不喜欢出门,宁可静静待在家里。」

    没错,基本上她是一个很宅的人,可是自从开始跟黎智曜的爱情交易之后,往外跑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老妈必然早就察觉到了。还有,那天是齐夏天代她去相亲,这件事老妈不可能不知道,可是老妈也没怎样,这不是表示老妈不好奇,而是在等待适当的时机一次弄清楚状况。毕竟,若她不说,老妈问了还是白问。

    「妈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尹母两眼瞬间一亮。「我真的可以直说吗?」

    「说吧。」

    「你是不是有交往的对象?」

    「我没有男朋友。」这不算说谎,可是,怎么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心虚?

    真的很想一巴掌朝自个儿女儿的脑袋瓜打下去,可是身为慈母怎么可以沾上暴力的恶名呢?还是忍下来吧。「你早上没照镜子吗?」

    「有啊。」虽然她不爱照镜子,可是刷牙洗脸时,还是会照的。

    「你没看见你脸上写着四个字——陷入爱河吗?」

    尹春天羞红了脸,娇嗔道:「妈!你在耍宝喔!」

    「我真的看见你脸上写着陷入爱河四个字。」尹母的表情很认真。

    「睁眼说瞎话。」

    「睁眼说瞎话的人是你,现在你走出去遇到任何人,人家都会说你在恋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