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要看事情,若是出于好意当然会在乎,若是出于恶意,我往心里搁,岂不是太傻了?」齐夏天说出自己的认为。

    「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我们都免不了受人家影响。」

    「你都还没遇到,干么庸人自扰?」

    尹春天坦言,「我不过是指出我和黎智曜之间的问题。」

    「可在我看来,你们的故事太浪漫了,根本就不必担心那么多。」

    「你在说笑吧?」

    「真的,你们是截然不同的人,你很温暖,黎智曜很冷漠,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呢?这其中一定有很动人很浪漫的故事。」

    「妳想太多了。」

    齐夏天起身走到尹春天旁边,挨着她坐下。「说啦,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她懊恼的赏了好友一个白眼。「你的好奇心不要那么旺盛。」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你连谈恋爱的兴致都没有,而黎智曜是不曾正眼看女人的冷血王子,我当然会好奇你们是如何在一起。」

    「我和黎智曜之间没有动人浪漫的故事,还有,目前我们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死鸭子嘴硬!」

    「如果我和黎智曜真的是恋人关系的话,我没有必要隐瞒你。」

    齐夏天懒得再浪费唇舌的摆了摆手。「算了,如果你不想说,我不勉强,只要你记住一件事,遇到幸福要紧紧抓住,千万不要等到错过了,再来后悔,那就没有意义了。」

    虽然她不知道黎智曜是不是她的幸福,但是她不想后悔,她要好好享受他们约定的三个月爱情……不,她想要更久,直到黎智曜喊停,这样是不是太傻了?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一定会陷得越深,最后无法自拔……不过她也可能想太多,说不定三个月不到,他对她就厌烦了。

    「虽然我很喜欢你一直盯着我看,可是继续看下去,我担心天就亮了。」黎智曜真的很享受她的注视,不想打扰她,不过,他舍不得她饿肚子。

    回过神来,尹春天羞红了脸。「我……哪有一直盯着你看?」

    「难道是我眼花了吗?」他眨了眨眼睛。

    「你在开车,怎么会有时间注意我?你还是专心……」开车两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她就发现车子已经停了。难怪会被他逮个正着……真是太丢脸了,她竟然连车子停下来了都没有察觉!

    「即使我在开车,我也可以感觉到你的视线,这就是情人间的默契。」将一个人放在心上,就会不自觉注意她的一举一动,过去他不明白这件事,总是被女人抱怨他是一个无心的人,现在他懂了,心不在,什么也看不见,心在,就是她无意识的皱个眉,他也不会错过。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耍嘴皮子。」她娇嗔的一瞪,转头看了一下四周。这里她印象很深,是他住处的停车场。「我们不是要去吃晚餐?」

    「你忘了吗?不是约好了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厨艺?」

    「你要下厨?」他是说过自己进得了厨房,可是她真的无法想象。

    黎智曜郑重的点点头。「今天早上我特别去了一趟大卖场,家里冰箱现在整个塞得满满满,准备在你面前大展身手。」

    「你真的可以?若是半途丢给我,我一定会手忙脚乱,到时晚餐就泡汤了。」老妈认为女孩子不会下厨就没办法嫁人,因此常常教她跟在一旁实习,而她还真有点天分,很快就掌握到做料理的技巧。可是,她凡事喜欢慢慢来,按照着自己的程序,一步一步的进行,若有人在旁边催促或者做到一半让她接手,她根本没办法做事,因此老妈总是取笑她,只能当贵妇级的厨师。

    他抗议的挑起眉。「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吗?」

    「不是,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会向你证实。」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向她证实自己的厨艺的确有两把刷子,中餐西餐都到齐了——沙朗牛排、蔬果沙拉、广东炒面、宫保鸡丁……这会不会太热闹了?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索性想到什么就准备什么,就不用担心没有你爱吃的。」他为了准备这餐可是绞尽脑汁,不得不说,讨好一个人真不容易。

    「我不是说过了,吃饭吃面都好,我真的不挑食。」因为习惯慢慢来,热食总是被她吃到变成冷食,换言之,再美味的食物最后也会变得普普通通,她当然没有资格再挑剔。

    「那你就每一样吃一点。」

    「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胖上两公斤。」

    「没关系,你再增加两公斤,我也抱得动你。」

    「我不需要你抱我。」

    「你好像忘了,那一次你在饭店扭伤脚,是我抱着你离开饭店。」

    她怎么可能忘了那件事!当时因为太难为情了,又因为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觉得很苦恼,根本没有时间担心体重的问题,可是那天晚上躺在床上,这个问题就跑出来了,想着他会不会觉得她很重?她不胖,但也不是轻盈如燕。

    「我真可以再增加两公斤?如果又不小心扭伤脚,你抱得动吗?」

    这个女人未免太小看他了!他决定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臂力很好。

    站起身,黎智曜向她伸出手,她不解的看着他,他索性直接将她拉起来,接着无预警的拦腰一抱,她惊吓的叫了一声,他随即抱着她转了两圈。

    「现在,还会担心我抱不动你吗?」

    半晌,尹春天羞答答的挤出话来,「我还没有吃晚餐。」

    「好吧,我们先吃晚餐,晚一点再向你证明,我的臂力真的很不赖。」他将她放下来,两个人再度回到饭桌前坐下。

    她豁出去了,就好好享受这一餐,今天胖了两公斤的话,明天再出去多跑几圈消掉吧。

    晚餐过后,坐在露台上,来一杯现煮的咖啡,即使不说一句话,依然甜蜜。

    「以后我们索性在这里开伙好了,今天是我下厨,下次换你,两个人轮流,怎么样?」这是在试深吗?好吧,他的确有这层用意。他看得出来,一直以来,她对他总是有所保留,因此她可以轻易取消爱情交易,虽然她已允诺不会擅自放开他,可是这不够,若两人没有真正进入彼此的世界,成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她随时有可能又为了某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跟他划清界线。

    「呃……如果你不介意等上两三个小时,我可以下厨。」她实在没办法欣然接受他的提议。

    「你做一顿饭要两三个小时?」

    她好无辜的噘着嘴。「我喜欢慢慢来,可是两三个小时的等待绝对值得。」

    他夸张的拍了拍胸口。「还好我会做菜,如果都要等你做好饭,我们两个都会饿成皮包骨。」

    「……我们不会饿成皮包骨,现在到处都有小吃店。」是不是她太敏感了?她怎么觉得这好像即将成为夫妻的人的对话?

    「每天上小吃店报到,你受得了吗?」

    「平时上小吃店,周末假日再自己下厨。」

    叹了一口气,黎智曜对着她摇了摇头。「我的未来真是令人担忧。」

    「小吃店可是美食天堂。」

    「比起小吃店,家里的饭菜香更迷人。」

    她太自我意识过盛了吗?不,这对话任谁听了都会认为他们是将步入结婚礼堂的男女朋友。

    这种情况教尹春天心慌意乱。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还是赶紧放下手上的咖啡,起身闪人吧。「时间很晚了,我不跟你胡扯,我要回家了。」

    「时间确实很晚了,我送你回家。」他不急,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心都深深陷进去了,她离不开他,就像他离不开她,过不了多久,她会真正对他打开心门。

    早上醒来,看到爷爷笑盈盈的坐在床边,黎智曜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何种反应。

    吓一跳吗?可他对于此刻看到爷爷并不惊讶,因为爷爷很喜欢在这种时候见他,爷爷说见他一面太难了,这种时候最容易找到他。

    若无其事吗?睁开眼睛,看到有人坐在床上,第一时间真的是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只是他天生沉着,很快就可以镇定下来。

    「爷爷,虽然我的心脏很强壮,可是在别人睡觉的时候,无声无息坐在旁边,还是让人觉得毛毛的。」

    「我有叫你啊,可是你睡得又香又甜,我不忍心吵醒你,只好坐在这里等你起床。」黎老爷子可是很理直气壮,说起来是他委屈了,为了见孙子一面,还要耐着性子守在这里等他起床。

    「爷爷想见我,可以打电话给我,或者传简讯来。用过早餐后,我就会过去看爷爷。」因为昨晚和尹春天共享晚餐太幸福了,头一沾枕立刻睡着了,他真的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

    「你这个小子的业务太多了,等你来见我,还不如我先来找你。」

    「我若是有工作要忙,即使爷爷守在这里,我也没办法陪爷爷聊天吃饭。」爷爷年纪大了,他确实应该多花点时间陪伴爷爷,可是工作真的很忙,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我缠着你不放,不管你多忙,我都可以跟你说上几句话。」

    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爷爷至少让我先起床刷牙洗脸。」

    黎老爷子配合度很高的让出空间,以便孙子可以起床刷牙洗脸,不过,他始终跟在孙子身边,生怕孙子会半途落跑。

    「爷爷你会不会太夸张了?」黎智曜真是哭笑不得。

    「如果我有个曾孙子或曾孙女陪伴,我就不会在这里烦你了。」黎老爷子眼巴巴的望着孙子,期待他道出惊人之语,像是「我要结婚了」这类的话,可惜孙子配合度很差,一听到这话题索性闭上嘴巴,而他这个一向很威严的爷爷只能继续当跟屁虫。

    换好衣服,黎智曜进了厨房,为自己准备早餐。

    他原本就是喜欢自己动手做早餐的人,慢慢享用早餐再开始一天是个享受,只是前些日子为了送早餐给尹春天,他也就顺便在外面用早餐,他跟自己的早餐之约也就暂时取消了。

    现在因为尹春天的坚持,无论平日或假日,她喜欢自己挑选早餐,不需要特地送早餐,想想他也喜欢随心所欲准备自己的早餐,因此顺从她的决定,在这同时也恢复早餐之约。

    「爷爷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不用了,你赶快坐下来吃早餐,我有事问你。」

    「爷爷有什么事要问我?」他端着早餐走到露台,放到桌上。

    虽然早就用过早餐了,可看到孙子丰盛的早餐,黎老爷子一坐下还是嘴馋的用叉子叉了一条热狗,边吃边问:「昨天晚上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是谁?」

    怔了一下,黎智曜拉开椅子坐下。「爷爷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吧。」

    「说吧,那个女人是谁?」黎老爷子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透过警卫掌握孙子的行踪。没办法,这个孙子就像他的心肝宝贝一样,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无法安心。

    他不疾不徐的在松饼上抹了奶油,切了一块放进嘴里,再慢条斯理的瞥了爷爷一眼。「我不能告诉爷爷,爷爷一定会跑去找她。」

    「不会。」

    「我还不了解爷爷吗?爷爷最没耐性了。」

    「……我保证不会打扰她,只会远远的看她一眼。」虽然很想反驳,可是连自己都知道的事情,黎老爷子实在不好硬着头皮睁眼说瞎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