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尹春天相信这是知道此事的人共同的疑问,即使她自己也不太确定,而这个决定也确实起于一时冲动,不过是不希望自己的心思继续绕着黎智曜打转。可是,母亲大人的动作未免太快了,一个礼拜之内就帮她安排好相亲对象,这么急促挑得到适合她的人吗?

    不管如何,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当然要认真以待,因此今天她特地换上一袭碎花洋装,慎重赴约,可是刚刚进了饭店,还来不及走到约定的咖啡馆,就遇到突然蹦出来的黎智曜。

    「你……怎么会在这里?」尹春天很清楚自己看起来有多惊慌失措,虽然不认为自己此刻的行为是劈腿,可是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跑来相亲。

    「当然是在这里等你。」

    「等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绝不可能知道她来这里相亲。

    「这个不重要,我们走吧。」他抓起她的手。

    「等一下,你要带我去哪里?」她想扳开他的手,可是力不如人,完全无法撼动,她只好动之以理。「我跟人家有约,有什么事,我们晚一点再说。」

    「你不用担心,会有人帮你赴约。」走出饭店,他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

    「什么?有人帮我赴约?」

    「你用不着担心这个问题,总之,有人会代你出面取消今天的约会。」

    虽然她的脑子还是一片混乱,可是不难猜到怎么一回事,她被好友出卖了,他很清楚她今天在这里的目的——相亲。

    泊车小弟将车子开来了,他们先后坐上车子,驱车离开饭店。

    一路上,她不安的扭绞着手指。怎么办?真是太丢脸了,他知道她去相亲,一定觉得她很可笑,刚刚取消他们的爱情交易就迫不及待找男人,她真的是饥不择食……如果他这么看她,她真的不要活了!

    「下车了。」

    回过神来,尹春天看了一下四周,只知道这是某个大楼的停车场,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这是哪里?」

    黎智曜轻声笑了。「你不用紧张,这里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只是个方便我们说话,用不着担心受到打扰的地方。」

    她没有紧张……好吧,她确实有点小紧张,因为相亲的事被他知道了,难免会忐忑不安嘛!

    他们下了车于搭上电梯,电梯一层楼一层楼往上升,终于在十九楼停住了,此时她隐隐约约猜到这是什么地方,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他们的关系离回家见长辈们还非常遥远。

    想间,又不敢问,尹春天只能默默跟着他,进了其中一间公寓。

    刚踏进玄关,她就确定他住在这个地方,因为两侧展示柜里面的艺术品很有他的风格。

    走过玄关,他很绅士的向她介绍,「欢迎来到我的私人小窝。」

    「……你不是跟家人一起住吗?」这会儿她不是小紧张,而是非常紧张,两人单独相处可不见得比面对长辈们来得轻松。

    「我喜欢有自己的空间,家中的长辈们也不希望得当我是小孩子盯着不放,他们住在对面那间公寓,彼此可以互相照顾,又不会干涉对方的生活。」

    她太紧张了,没有回应,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情况。

    「喝咖啡?」

    「咖啡……好。」她现在确实需要一杯咖啡,教自己可以冷静下来。

    「我去煮咖啡,你自己到处看看。」

    他去煮咖啡,她可不敢到处看看,因为这是他的私人空问,窥探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只是令她更没办法放下他,可是又不能傻乎乎的站着不动,只好在客厅东看看西瞧瞧。

    这里到处都是艺术品,不管是墙上还是展示柜里,最后她的视线被一幅素描吸引住了。

    画的内容是母鸡保护小鸡,英勇对抗老鹰的情景,她会驻足的原因不是因为画得很生动,而是觉得自己在这幅画里面看见黎智曜的内心世界——他羡慕那只被母鸡保护的小鸡。

    「你喜欢这幅画吗?」他悄悄来到她斜后方。

    「你是不是觉得那只小鸡很幸福?」她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了。

    心一震,若非手上拿着咖啡,他一定会将她紧紧搂进怀里。有一回爷爷带他到乡下拍照,他正巧看见一幕令人感动的画面——母鸡保护小鸡,对抗一只凶恶的肥猫。回家以后,脑海就跑出这幅画,接着他就画出来了。作品完成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画下这幅画,因为他羡慕那只小鸡,相信它一定很幸福,因为它的母亲用生命在守护它。

    稳住波动的心情,黎智曜避重就轻道:「这是我的第一幅作品。」

    「这是你的作品?」她惊讶的转身看着他。

    「你不知道我会画画吗?」

    「你是学设计的,当然会画画,只是没想到画得这么棒。」

    「很高兴你对我如此赞赏。」他将手中的一杯咖啡递给她,随即举起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口,状似漫不经心的说:「不过,这只是一个小孩子的作品,没什么价值。」

    「这是你小时候画的吗?」

    「这是我十岁左右的作品。」

    两眼惊愕的瞪大。虽然夏天说他很有才华,但是他比她想象的还不得了。「十岁就可以画出这么棒的作品?」

    「我遗传爷爷在艺术方面的天分,三四岁的时候就喜欢随手涂鸦。」

    「真是了不起。」

    「这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上天赐予的才能。」这不是自谦,而是真的认为没什么好炫耀,比起那些靠后天努力学习的人,他胜之不武。

    这一刻她突然有种领悟,大家都看错他了,外表冷漠的他内心其实很柔软,但也很脆弱正因为如此,他们越交往,她就越认清楚自己没办法放开这个男人,在内心深处,她一直有股想守护他的欲望。

    「不管是不是上天赐予你才能,在我眼中,你就是很棒!」

    他听过无数的赞美,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是特别悦耳,特别教他动容。「如果这是你的真心话,你怎么可以轻易放开我?」

    「嗄?」

    「若你坚持取消我们的爱情交易,可以,那我们直接升级当真正的恋人。」

    她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一下子又飘到半空中。他的意思是说,他根本无意结束他们的关系吗?可是,这几天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甚至不曾间断的早餐也没有了,不就是因为同意她的决定吗?

    「这几天我忙着作画,早上十点过后才进公司,没时间请早餐店送早餐给你。担心打电话给你会忍不住想见你,只好强迫自己连你的声音都不听。」他一眼就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好啦,我还在等你的答复。」

    「……我们继续原来的交易。」这个男人绝对不属于她,她也不该期望自己在他心目中是特别的,可是,她真的不想就此结束。

    「以后还会再擅自作主取消交易吗?」

    她摇摇头。

    他拿走她手上的咖啡,连同自己的咖啡一并放在旁边的置物柜上。「为了保障双方的权益,我们必须签约,免得有人过几天反悔改变心意。」

    「签约?」

    睇着笑他伸手将她拉进怀里,缠缠绵绵吻住她的嘴,这就是他所谓的签约。

    若非门铃声响了一次又一次,尹春天根本不想起床。这些日子她严重失眠,昨晚好不容易头一沾枕就沉沉入睡,这一觉当然要睡到心满意足,可是,偏偏有人喜欢来打扰她。

    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是齐夏天,她差一点甩门转身回房间继续睡觉。出卖好友的人怎么还好意思一早扰人清梦?可是想想,好像没有必要这么生气,她用不着出门兴师问罪,人家就自己送上门了,她应该反过来把握机会才对。

    「我来送早餐给你。」齐夏天恭恭敬敬将于上的早餐呈上。

    「你不知道假日的早上,我喜欢坐在蛋糕森林享用早餐吗?」

    「你有一阵子没去蛋糕森林吃早餐了。」

    「你是开征信社吗?」尹春天转身走回屋内,跌坐在长沙发上。

    齐夏天脱下鞋子,顺手带上大门,走进屋内,挑了单人沙发坐下。

    「出卖好友,你不会觉得过意不去吗?」

    「我干么过意不去?这件事说起来是我吃亏欸。」她反过来发动攻势。「尹妈的眼光真的很奇怪,干么老是挑书呆子?原本还想至少跟人家喝过咖啡之后再表明身分,可是不到两分钟,我就快窒息了,不得已只好提早说明真相。」

    虽知母亲的目光与众不同,可是事先交代过了,怎么还是一样?算了,这也不奇怪,人的喜好和习惯很难改变,再说,母亲不过是做了对她最好的选择,只是这一回她缺席了。「书呆子比较老实,我这样的平凡人最好配个老实人。」

    「尹妈太小看你了,没想到黎智曜那个冷血王子会拜倒在你的裙下。」她忘了自己也差不了多少,若非一时好奇心作祟,故意在黎智曜的面前透露春天要相亲的事,否则她不会有机会认清楚黎智曜对春天有多认真。

    「你不要胡说八道。」

    啧!齐夏天受不了的摇摇头。「现在还想撇清你和黎智曜的关系吗?」

    「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黎智曜听到你要相亲,你知道他的反应有多激动吗?这是共事三年来,我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么精彩的表情,还生气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一直认为黎智曜是不会动怒的人,冷到骨子里,连血都是冷的,恐怕人家一脚踩在他头上,他还是面无表情,如今才知道,冷血王子也是人,怎可能没有喜怒哀乐。

    尹春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想办法掩饰自己的慌乱。「妳真的很大嘴巴。」

    「是啊,我很大嘴巴,现在还想说你们没关系吗?」齐夏天戏谑的挑着眉。

    略微一顿,她还是回答相同的话。「我们确实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算是朋友。」她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是恋人,又不是恋人,说不是恋人,又好像是恋人,总之,就是乱七八糟。

    齐夏天将双脚缩上沙发,看起来准备长篇大论的样子。「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发生什么事,但我可以肯定黎智曜对你很认真,要不然他不会开口求我帮忙,想办法阻止你相亲。」

    沉吟半晌,她语带自嘲的说:「你不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吗?」他怎么可能会认真?

    「这个嘛……没错,确实很难将你们两个联想在一起,可是,爱情的魔力就是这么神奇,可以将不同世界的两颗心紧紧纠缠在一起。若在爱情面前还谈背景、条件,就太俗气了。」齐夏天调皮的对好友挤眉弄眼。「你不是这么俗气的人吧。」

    「我同意,在爱情面前若还谈背景条件就太俗气了,可是,人就是这么俗气,看到一对男女走在一起,第一个反应不是说人家郎才女貌,就是说人家看起来很不配。」

    这倒是事实,人本来就习惯凭眼睛所见论断一切。齐夏天只能婉转的说:「人最大的乐趣就是批评别人,当成耳边风就好了,不需要在乎。」

    「如果是妳,可以不在乎吗?」她是个很平凡的人,对于别人的批评,她早就学会不在乎,觉得何必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可是,自从她跟黎智曜开始爱情交易之后,她就变得很敏感,上下班搭乘电梯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竖起耳朵注意别人谈话的内容,若是有人扯到黎智曜,她更是绷紧神经。她知道自己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因为连她都不相信黎智曜会看上自己,才会那么担心别人的眼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