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一直没回来,我有一点担心你。」尹母在她身边坐下来,当母亲的总会惦记孩子,就算睡着了,潜意识也会注意外面的动静。

    她好笑的给母亲一个微笑。「我只是睡不着,下来散个步,妈干么担心我?」

    「当妈的就是这个样子,等你当了母亲,就明白我的心情了。」尹母没好气的用手指戳她的脑袋瓜,她赶紧双手抱着头。

    「妈,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干么老是对人家动粗?没礼貌!」

    「不好意思,你妈长得太娇小了。」尹母言下之意,她是小人。

    尹春天无言以对,只能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这阵子你晚上都很准时回家。」她实在不想当个紧迫盯人的母亲,可是夏天那边迟迟没有消息给她,而最近这几天女儿又反常得令人不安,再继续当个哑巴母亲,她可能会得内伤。

    「妈希望我每天都三更半夜回家吗?」

    「当然不是,只是前阵子你每天晚归,突然准时回家,有一点不习惯。」

    「事情忙完了,当然会准时下班回家啊。」

    「你前阵子在忙什么?」

    「妈连我的工作内容都搞不清楚,我说了,妈也不会懂。」她故意挑衅的对母亲挑起眉。「妈不是不承认自己是三姑六婆的成员吗?」

    「什么三姑六婆,我不能关心女儿吗?」尹母举起手又准备戳向她的脑袋瓜,可这一次她反应很快,赶紧跳起来,教母亲连一根寒毛都碰不到。

    「我知道了,妈就帮我安排相亲吧。」

    尹母差一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她有没有听错?「你要相亲?」

    「妈不是很担心我嫁不出去,以后变成高龄产妇,那就趁着我正有行情的时候赶快帮我找个结婚的对象。」

    若是一个月前,女儿主动说要相亲,她一定会开心得不得了,立刻打电话动员所有的亲朋好友介绍对象,可是现在她只有担心。「你真的要相亲?」

    「这一次我一定会认真相亲,但有个前提,请老妈的眼光提高一点,挑个有趣一点的男人。你女儿已经够沉闷了,不适合找那种书呆子当对象。」今天她看清楚自己对黎智曜的心意,却也看清楚这样的男人绝对不属于她。黎智曜适合今天出现在办公室的那位美女——贵气时电、美艳动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千金小姐。

    不管那位美女跟黎智曜什么关系,她的存在都让自己变得更渺小,越来越没有自信站在黎智曜的身边。

    「你真的准备结婚生子吗?」尹母真的很不安,连恋爱都提不起劲的人,这会见突然要相亲,八成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如此反常,难保过了一天,她就反悔说没这回事。

    「老妈跳得太快了,还没有相到好对象,怎么可能结婚生子?」

    「我的意思是说,你是真心的吗?」

    「如果老妈不相信我,那就算了。」她无所谓的耸耸肩。

    「不行不行,你好不容易答应相亲,我可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把你嫁出去。」

    这种话听了真是教人不舒服,难道她已经围在家里发酸发臭了吗?她忍不住泼一盆冷水。「老妈不要对我抱太大的期待,说不定我会一直相不到适合的对象。」

    「不会,我对我女儿有信心,有眼光的男人都会喜欢你。」

    虽说孩子再丑,也是父母眼中的宝贝,可是老妈未免太夸张了。「不喜欢我的男人就没有眼光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相信我女儿会遇到识货的好男人。」

    她翻了一个白眼。「老妈真了不起,把女儿说成了货物。」

    「尹春天,不要故意挑我的语病!」尹母生气的跳了起来,可是还来不及扑过去,尹春天就闪开了,然后拔腿就跑。

    「老妈,回家睡觉了。」

    「等一下,你跑那么快干么?」

    「晚安!」她举起手表示先走一步。

    一路小跑步回到家,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她直接倒在床上。

    过了会儿,她翻身仰躺,然后取出手机,可是手指还没有按键开机,又缩回来了。算了吧,还是等明天早上再开机好了,到时候顺道发一则简讯给黎智曜,取消他们的爱情交易,各自回到原来的生活,希望这些日子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也能随之烟消云散。

    虽然知道母亲一定会把相亲的事说出去,可是动作未免太快了,不过一天的时间,三位好友全都得知消息,还联手将她团团包围,进行逼供。

    「为什么突然决定相亲?」

    「你甚至不想谈恋爱。」

    「上次你还使计甩掉那个书呆子先生。」

    举起双手,尹春天示意她们慢一点,这三位小姐对付她的时候感情特别好,一个接着一个轰炸,好像跟她有仇似的!

    「我突然想通了,想早一点结婚生子,相亲的对象总比路边找的好吧。」

    「你少来了!」这个女人实在太瞧不起人了!齐夏天激动的跳起来,差一点跌倒。「我们相识一两年吗?我还会不了解你吗?凡事无所谓,可是脑子完全不知变通,怎么可能突然想相亲结婚?」

    怕齐夏天真的跌倒,尹春天连忙伸手拉住好友,示意她坐下来。「冷静一下,我只是相亲,又不是要嫁人,不需要太大惊小怪。」

    「突然听到我要去相亲,你不会大惊小怪吗?」

    「世事难料,如果你要相亲,我会祝福你找到好对象。」世事真的是变化难测,她从来没想过黎智曜会进入自己的世界,更没想过一场爱情交易会令她遗落自己的心。可是,若重新来过,相信她还是会做同样的决定,黎智曜对她来说,就好像短暂绽放的昙花,即使为他乱了人生原有的步调,那也值得。

    「是吗?」

    「难道我应该苦口婆心劝你不要相亲吗?说不定因为相亲,你可以找到相知相守的人生伴侣,成为一桩美谈。」

    齐夏天无言以对,阎秋天和云冬天更是没办法反驳,是啊,即使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还是有可能发生,要不然,就不会有意外这个词了。

    「反正我不想谈恋爱,不如直接相亲结婚,多省事啊。」

    这个女人以为她在买东西吗?齐夏天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你不是说二十一世纪的女人,有一半以上都是三十岁以后才生小孩吗?」

    「我想通了,早一点生小孩比较轻松。」

    「我倒觉得你是那种不生孩子,还会松了一口气的人。」云冬天戳破她的谎言。

    现阶段,她确实没办法理解女人为什么一定要生孩子,有工作有收入,养孩子并不困难,可是教育孩子就不容易了。不过她也知道,结婚就必须孕育下一代,孩子是维系夫妻关系很重要的桥梁,就好像她,偶尔爸妈斗嘴的时候,她会居中协调。

    「结婚一定要生孩子,没有孩子,就像一幅名为家庭的拼图缺了一块。我又不是不婚主义者,当然要考虑生孩子的问题。」

    阎秋天闻言点点头。「没错,除非生不出孩子,结婚了当然要生孩子,可是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你为什么突然改变心意?不相亲的人突然要相亲,总是有个动机或原因吧。」

    「……最近听到不少人在相亲,觉得双方事先知道对方的底细,可以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齐夏天沉吟了半晌,做了一个决定。「春天,陪我去公园跑步。」

    「嗄?」

    「最近不小心吃过头了,小腹都跑出来。」

    小腹?尹春天低头看着好友的肚子,没有看到小腹,倒是看到蛇腰真是太可恨了,这个女人的身材教同样身为女人的她汗颜啊!

    齐夏天朝她的脑袋瓜敲下去。「你在看什么?」

    「你不是说小腹都跑出来了?」她很委屈的揉了揉脑袋瓜,这个女人怎么像老妈一样很爱对她动粗?

    「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重点,你跟我出来就对了。」齐夏天直接诉诸行动,拖着她往外走,同时用眼神示意另外两个先解散回家。

    「我会自己走路,你不要拉我。」

    「我是担心你走错路了。」

    她干么故意走错路落跑?这不是反而证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除了位在社区后面那个公园,这附近还有其他的公园吗?」

    齐夏天谅她也不敢上演落跑记,爽快的松开手。

    两人来到公园,齐夏天有模有样的率先跑步,尹春天只好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你是乌龟吗?不能跑快一点吗?」

    「我又不是你,我一向不会跑步。」

    「你不要找借口,我现在的速度完全配合你这位慢慢来小姐。」

    尹春天停下脚步,不再陪好友玩迂回试探的游戏。「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不要跟我玩这一套。」

    很好!唇角上扬,齐夏天也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她,直接的抛出问题。「妳和黎智曜发生什么事?」

    「什么发生什么事?」

    「尹春天,不要跟我装傻,你和黎智曜之间一定发生什么事。」

    「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可以发生什么事?」

    齐夏天生气的双手环胸。「你告诉方舟设计的员工,你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保证没有一个人相信,何况是我?你没有跟黎智曜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你可能不清楚他最近有多反常,他反常到大家都在谣传冷血王子谈恋爱了,虽然我一直持保留态度,但不能否认,最近他确实在改变。」

    「他改变为什么一定跟我有关?说不定是因为昨天那位美艳动人的小姐。」

    怔了一下,齐夏天似笑非笑的扬起眉。「莫怡香吗?」

    这会儿换她怔住了,差一点反应不过来。「你认识她?」

    「只要在方舟设计待了三年以上的人都知道她这号人物。莫怡香是老板好友的妹妹,超级迷恋老板,可是老板待她就像自己的妹妹,他们两个绝对不可能发展出男女感情。」

    「人心会变,以前看她只是好友的妹妹,现在可能觉得她才是配得上他的女人。」人心何止会变,而且很善变。今天早上她传简讯给黎智曜,取消两人的爱情交易,可是到现在,他没有一通电话,想必是同意她的决定……

    齐夏天敏锐的抓到关键点了。「妳是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黎智曜?」

    「……你不要胡思乱想,总之,我们两个不可能。」

    「刚刚不是还说世事,难料吗?不管可能或是不可能,你总要先打开自己的心门啊。」齐夏天一脸正经的握住她的肩膀,给予衷心的建议。「面对感情的时候,你应该倾听的是心声,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全部抛到脑后。」

    「你用不着替我担心,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她推开好友的手,慌忙的转移话题。「如果你一直找不到记忆中的香气,难道一辈子不结婚吗?」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忘了记忆中属于那个人的香气。」齐夏天落寞的抬起脚步往回走。

    见状,尹春天默默的跟上去。单看夏天的外表,每个人都会以为她很爱玩,对感情不专一,事实上,夏天是个痴情的女子,一直思念着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大哥哥,寻找那个属于他的香气。

    虽然没有夏天那样灵敏的嗅觉,没办法闻到专属某个人的香气,但是她也会思念属于黎智曜的一切吧。

    她会不会突然改变心意说不相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