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这时,办公室的门仿佛被一阵狂风震开来,两人同时转头一看,可是还没看清楚,对方已经扑过来抱住黎智曜,瞄准黎智曜的嘴巴,狠狠吻上去。

    一位美丽的女人在自己渴慕的男人身上留下印记,教尹春天变了脸色。

    「你在干么?」黎智曜急急忙忙推开身上的女人,没料到她动作更俐落,转眼之间又像只八爪章鱼粘了过来。

    「曜哥哥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小妮子啊!」莫怡香仰起娇艳的容颜,距离上次见面过了两年,她已经不见稚气的婴儿肥,变成了火辣辣的美人儿。

    「黎总监,我不打扰了。」尹春天没兴趣继续在一旁当观众,面无表情的匆匆转身离开。

    黎智曜张开嘴巴,可是终究没出声唤住她,因为不能不管粘在身上的小麻烦。

    「曜哥哥,那个女人是谁?」莫怡香不悦的问。

    「你都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次他使劲的推开她,绝对不容许她再靠过来。

    他太大意了,虽然这个小妮子老是嚷着她比较适合在国外生活,可是莫颐峻回到台湾了,莫家的人不可能让莫怡香继续待在美国。

    「你不是说,我在你面前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吗?」

    没错,她对他来说永远只是个孩子,不可能将她视为女人,可是,这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她的任性行为。

    「我讨厌没规矩的人,尤其是在公司,这里不欢迎不懂规矩的客人。」

    「我只是看到你太高兴了嘛。」

    「在我看来,你的行为就是没有规矩,这里不是美国,你的洋派作风应该收起来了,还有,你跑来这里干么?」

    她好委屈的扁扁嘴。「人家下飞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曜哥哥,家也没回就跑来看曜哥哥,难道你不开心吗?」

    「我不喜欢惊喜。」尤其是这种会造成麻烦的惊喜。

    「曜哥哥都不想我吗?」

    「我没有想念别人的习惯。」他老早就忘了她,她在他眼中只是一个麻烦,没有人会想念麻烦。

    「可我好想念曜哥哥,我还告诉大哥,教大哥劝你来美国。」

    「我不像你,我不适合洋人的世界。」

    「没关系,你不去美国,我就回来台湾。」

    「妳是妳,我是我,妳不用配合我。」跟这个小妮子有理说不清,他没耐性跟她周旋了。「我有很多工作要忙,没办法陪你叙旧,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可是,莫怡香的配合度实在太差了,不但没有离开的意思,还自动自发的往沙发一坐。「曜哥哥不用陪我,我在这里等曜哥哥忙完工作,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你应该回家跟家人吃饭。」

    她对他甜甜的一笑。「我已经告诉妈咪了,今晚曜哥哥要请我吃饭。」

    这个小妮子还是那么没礼貌!对于不受欢迎的人,他向来不客气,可她偏偏是好友的妹妹,相识十几年了,除非太过分,否则他也只能包容她。

    看样子,他今晚的约会泡汤了这下子麻烦大了,这段时间为了好友拜托他的画作,他忙于四处取材,不得不牺牲约会时间,春天想必非常不满,刚刚说好晚上为她下厨,这会见突然取消,不是火上加油吗?

    黎智曜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通电话,尹春天不接电话就是不接电话,最后索性关机。看样子莫怡香的事让她很生气,加上他又取消晚餐约会,真的是在火上浇了一盆油。她不是会直接发火的人,只会用这种冷淡来表达抗议。

    本来,对她他不是很担心,好好解释,她会明白他这段日子的无奈,可是他们中间若多了一个小麻烦,事情就不会那么单纯。

    头好痛,他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着缩在沙发上睡觉的女人——莫怡香。用过晚餐之后,原本以为可以甩掉她,没想到她死缠不放,说好久没有来他这里,想来看看过去送他的盆栽,原本他不同意,她却威胁要惊动住在隔壁的爷爷和父母帮她开门,他碍于时间很晚了才不得不妥协。

    看过盆栽也招待她喝了咖啡,她还是不走,最后还把这儿当成她家,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小妮子是存心跟他唱反调,他越想挥走她,她越要缠着他,以为这样子他就拿她没办法?错了,只要一通电话,就会有人过来带走她。

    叮咚——

    等候已久的门铃声终于响了,他走过如同展览室的长长玄关,打开厚重的铜门,见到一脸郁闷的莫颐峻。

    「你干么挑在这个时候吵我?」莫颐峻看起来像个爱玩的花花公子,事实上是个居家型的男人,除非出门拍照,不然过了晚上十点,他很少踏出家门一步。

    黎智曜开玩笑的挑了挑眉。「旁边有女人吗?」

    「我有洁癖,不带女人回家。」踏进屋内,莫颐峻脱下鞋子,整整齐齐摆进鞋柜。「香丫头在哪里?」

    「你看就知道了。」他关上大门,跟着走过玄关。

    莫颐峻果然一看就知道了。香丫头这样大刺刺的睡在人家客厅的沙发上,真是难看死了!「你真狠,你就让她在这里睡觉吗?」

    「难道我要客客气气的请她进房间睡觉吗?」

    「如果你邀请她,她一定会欣然接受。」

    「这个笑话不好笑。」

    回过身,莫颐峻戏谑的扬起眉。「听你的口气,今天心情不太好喔,香丫头又吵着要嫁给你吗?」

    「不管她说什么,当成耳边风就好了。」每次见了面,莫怡香总是孩子气的吵着要当他的新娘子,今天当然也不例外,相同的吵闹听久了,他连皱一下眉头都懒。

    「那你干么心情不好?」

    他不发一语的走到饭厅倒了一杯咖啡给好友,自顾自的道:「你劝一下你妹妹,她早就过了个位数年纪的阶段,不要再像个小孩子。」

    莫颐峻喝了一口咖啡,走到露台,虽然莫怡香睡得又香又甜,就算摔下沙发也不会惊醒,可是当着人家面前说东说西,还是很不礼貌。

    黎智曜也帮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来到露台。

    「不要怪香丫头缠着你不放,谁教你那么会画画,而她最抗拒不了的就是会画画的人。她对你的崇拜已经根深抵围了,很难改变。」

    「崇拜不是男女之情。」

    「没错,你帮她再找个崇拜的对象,她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了。」

    「这应该是你这个哥哥的责任吧。」

    「她崇拜谁、喜欢谁,我可是一点都不在意。」

    「这个意思是说,如果她挑个老头子当你的妹婿,你也OK吗?」

    「我不担心这个问题,香丫头喜欢帅哥,绝不会挑到老头子。」

    他嘲弄的唇角一勾。「我都忘了她是外貌协会的成员。」

    「虽然是外貌协会的成员,可是不可否认,她很有眼光,看上你这个才华洋溢的大帅哥。」

    「你幸灾乐祸。」

    「如果你可以成为我妹婿,我可是非常乐意。」虽然知道好友应该配上更好的女人,可是人都有私心,希望肥水不落外人田,好友变成自家人,那是再好不过。

    打了一个寒颤,他敬谢不敏。「你别开玩笑了,我不想跟你成为一家人。」

    「我是真心的,香丫头若能嫁给你,我们莫家会开香槟庆祝。」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

    怔了一下,莫颐峻惊愕的瞪大眼睛。「你有喜欢的人了?」

    见状,他失笑。「有那么奇怪吗?」

    「老实说,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动凡心,将来结婚的对象八成是长辈们相中的世交之女,保证是个美貌和气质兼具的大家闺秀。」

    「你认为我会接受长辈们安排的婚姻吗?」他确实不曾想过拥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也想过结婚的对象很可能是父母安排的相亲对象,不过,他绝对不会把决定权交到别人手上,婚姻美满与否,责任在自己。

    「你对感情一向很被动,工作又那么忙碌,最后当然只能接受长辈们安排的婚姻啊。」莫颐峻自认够了解他,即使遇到心动的女人也不见得会主动出击,而会主动扑向他的女人,往往入不了他的眼,香丫头就是看准这一点,才会放胆在美国逍遥那么多年。

    想想,黎智曜同意的点了点头,若不是无意间得知尹春天要相亲,又正好见到她相亲的情景,说不定他永远不会主动走向她。

    「你是真的有喜欢的人?」

    「对,只是暂时不能公开,她是一个对感情很胆怯的女人。」

    莫颐峻歪着脑袋瞅着他。「真是令人好奇,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一想到尹春天,无尽的柔情在他眼中流转。「乍看之下,她很平凡很不起眼,可是,拥有一种很动人的温暖,光是看着她就会想亲近她。」

    两人相识十几年,莫颐峻还是第一次在黎智曜脸上看见如此温柔的表情,原来心动时,铁汉真的会化为绕指柔……这个家伙彻底沦陷了,而他家的香丫头没有希望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

    「迟早可以。」

    「我期待早点见到她,对了,我要的画作进行得如何?」

    「我已经有想法了。」他转头看了屋内一眼。「如果你家的丫头成天跑来这里烦我,我恐怕没有机会拿起画笔,也就永远完成不了。」

    「我知道了,我会将香丫头带在身边,不准她靠近你一步。」

    「我需要三个月。」三个月之内,他一定会让春天打开心门接受他的感情,到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命令莫怡香离他远一点。

    「我好不容易说服你拿起画笔,为此不准香丫头来打扰你,她不愿意也会妥协,可是一幅画要画上三个月,你认为她可以接受吗?」莫颐峻摇了摇头。「这太难了,最多一个月,我只能约束那个丫头一个月。」

    「好吧,一个月。」对于他和春天现在的情况,他也忍无可忍了,当然希望一个月之内恋情就能够化暗为明,他要获得光明正大在众人面前牵她手的权利。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青青草地上的羊儿数了一遍又一遍,从一数到一百,再从一百倒数回一,睡不着就是睡不着,尹春天索性下楼到社区的庭院散步。

    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她在庭院的木制长椅坐下,仰看黑夜中的星星……都市找不到星星,只有不知名的小亮光叹了一口气,她把目光移至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她最喜欢自己的双手,很修长,像钢琴家的手。可有时看着自己的双手,总会有一种失落感,为什么她不是气质优雅的音乐家?

    是不是很好笑?她是气质优雅的音乐家又如何?难道她是气质优雅的音乐家就可以胜过今天那位美丽的女人吗?

    今天的事情终于教她认清楚了,恋爱真正可怕的不是麻烦,而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陷入痛苦之中。

    是啊,她在吃醋,好酸好酸,这才惊觉到黎智曜对她而言不再只是爱情交易的对象,而是让她渴望拥抱爱情的男人。爱情交易原本是为了保护自己,不教她轻易陷入爱情的漩涡,可是最后却反过来证明了,爱情不是交易或合约可以限制的,一旦心防被震垮了,心,就不再属于自己。

    「你在这里想什么?」尹母的声音幽幽的在她前面响起。

    吓了一跳,她抬头瞪着眼前背光的母亲,看起来怪恐怖的。「妈不是早就上床睡觉了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