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他不是待在旧金山不肯回台湾吗?」

    「他是莫家的长子,莫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他总不能因为不想听父母唠叨,就一直远避国外。」

    「我以为他会等到莫奶奶进入加护病房,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回来。」

    「理论上如此,至于他为什么提早返回台湾,他在电话中没有交代。」

    「我看八成是莫家的长辈们使出了什么终极手段将他逼回来的。今天我有约了,改天再挑个时间请他吃饭吧。」陈廷山在合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阖上合约书,递给他。「今天我不再追问原因,可是别忘了你答应我,以后会解释清楚。」

    「你很了解我,我行事一向简洁明快,不喜欢拖拖拉拉,若是能说我绝不会避而不谈。待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解释清楚。没有其他的事,我回办公室了。」他欠身转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虽然早就料到了,也做了心理建设,今晚难逃齐夏天的穷追猛打,可是真的面对这个可怕的女人,尹春天仍觉得招架不住。

    「夏天,今天真的累坏了,可以到此为止吗?」她忍不住打了第N个哈欠。

    「到此为止?」两眼瞪得铜铃般大,齐夏天鼻子都在喷气了。「你根本什么都没有回答我!」

    「我现在只想睡觉。」她索性闭上眼睛,再往后一倒,可是齐夏天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放过她,硬是将她拉起来,继续审问。

    「今天你不把事情交代清楚,别想睡觉。」

    她发出呻吟,不知道打电话请齐爸齐妈将女儿领回家,可不可以?「妳到底要我交代什么?」

    齐夏天真的很想伸手掐某人的脖子,这个女人准备整个晚上都跟她玩装傻的游戏吗?忍下来,为了得到答案,她可以拿出从来没有的耐心。「好吧,我也不要妳详述细节,只要告诉我,你和我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没什么关系,只是有时候要送货到楼下上货车,偶尔会在电梯巧遇,再加上我们都认识你,因此会聊上几句,一、两年下来,多少有点交情。」

    「今天,」齐夏天故作悬疑的顿了一下,倾身靠过去,两人面对面,隔着不到三公分的距离,若非尹春天这会儿绷紧神经,一定会忍不住往后退缩。「妳在我老板的办公室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我有待那么久吗?」

    「因为担心你,我一直盯着时间,难道我会看错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没想到待了那么久的时间。」

    「如果你们的关系真的那么单纯,怎么可能单独在办公室待那么久?」

    「聊了几句,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其实,一个小时也不是多久。」

    齐夏天嘿嘿嘿的笑了。「一个小时还不算久吗?」

    「你开会难道不用一个小时吗?」

    「按照你的意思,这一个小时你跟我老板是在开会吗?」

    「……我们讨论Logo的事,在某方面来说,可以称之为开会啊。」

    抚着下巴,齐夏天若有所思的瞅着她。「尹春天,你现在的反应越来越教人怀疑了。」

    「齐夏天,我觉得你是故意找我麻烦。」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越描越黑这种事吗?因为越想让自己的谎言成立,就会扯出更多的谎言,然后事情就会变得更教人起疑。」

    叹了一口气,尹春天很无奈的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真的有什么,我有必要隐瞒吗?」

    「好吧,就算你们之间没什么好了,老板竟然卖你这么大的人情,这仍然是太奇怪了。」这才是齐夏天觉得此事大有文章的原因,业界的人都知道冷血王子不讲情面,若非他们之间有很深的交情,他怎么可能破例卖那么大的人情呢?

    「你觉得奇怪就去问黎智曜,为什么他愿意卖那么大的人情给我,而不是来问我?」

    「我可不敢!」齐夏天害怕的摇摇头,黎智曜一定会冷冷的看着她,反问她:「你是我老板吗?」

    「那我也没办法,我无法代替黎智曜回答你的问题。」

    这根本是借口,可是齐夏天又不能说她不对,黎智曜是做决定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答案是什么。

    尹春天推了好友一下,催促道:「时间很晚了,回去了。」

    「急什么,明天又不用上班,今天晚上就算我在这里睡觉也没关系啊。」她不甘心,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挖到。

    不可以!这位小姐今晚真的赖在这里,她还用得着睡觉吗?「我不喜欢跟别人共睡一张床。」

    「以后要嫁人,你跟你老公还不是要共睡一张床,现在就开始习惯吧。」齐夏天爬上床的另外一边,看起来真的打算在这里过夜的样子。

    「这个问题用不着你来替我担心,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接受事实。」

    「你是不是很害怕我真的留在这里过夜?」

    「我不是害怕,只是不希望明天早上变成熊猫眼。你在这里我绝对没办法好好睡觉。」她用力将好友推下床。「别再乱了,赶快回家吧。」

    「好吧,我也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可是你要记住,躲得过今天,不见得逃得过明天,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她只是摆了摆手,不想再浪费口水了,免得这位小姐没完没了。

    「我走了,晚安。」

    终于送走齐夏天了,尹春天浑身无力的往后一倒。其实她很想全盘托出,什么都不能说的感觉真的很痛苦,可是,今天她说出来,人家会如何看待她跟黎智曜在一起的事?说不定会说她设计勾引黎智曜,他是迫于无奈才跟她在一起,可是她从头到脚都没有勾引男人的本钱,那她究竟是如何勾引黎智曜之类的事,势必引起广泛的讨论。

    总之,绝对没有人相信她这么不起眼的人会跟黎智曜那么出色的男人在一起,他们两个根本位于地球的两端,没有道理成双成对……有时候就连她也会怀疑自己是在作梦。

    她忍不住抚着唇瓣,可今天的吻却那么火热那么真实,绝对不是梦。

    他怎么可以吻她呢?虽然说好了这三个月的爱情交易不是一场游戏,他们是真的在谈恋爱,要认真看待对方,守护这段恋情,可是亲吻是很亲密的事,这会不会已经超过爱情交易的界线?

    她被他搞得心思都乱了,现在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接下来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会产生变化吗?

    自从在黎智曜的办公室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事件发生后,尹春天变得更胆颤心惊,更小心翼翼,齐夏天都察觉到他们之间不太对劲,其他的人当然也会起疑心,说不定大伙儿正张大眼睛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准备得到更明确的证据。

    幸好接下来的日子,黎智曜忙得连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相信不久之后,这件事就会渐渐在大家的记忆中模糊,不过,为了缩短时间,她还是决定让自己更低调,最好让大家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可是她想低调,就可以低调吗?

    看着老板放在她办公桌上的礼盒,尹春天实在是不知所措。「老板要送礼给黎总监,可以请李秘书送上去啊。」

    「黎总监应该比较喜欢你送过去给他。」老板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老板真爱开玩笑,我和黎总监又不熟。」这句话当然是说给四周正竖直耳朵的同事们听。

    「如果不是因为你,黎总监不会答应帮忙,你就帮我送上去给他吧。」

    她忍不住发出呻.吟,老板根本是把她推到风口,这会儿她和黎智曜的关系看来更暧昧不清了。「这是老板送给黎总监的礼物,还是请李秘书送上去比较妥当。」

    「虽然礼物是我送的,但是透过你,更能表达我的心意。」

    「黎总监应该不会在意谁负责当快递。」

    「总之,我让你送上去,你就送上去。」老板终于板起面孔。「还有,别忘了向他表达我的谢意,我非常满意他设计的Logo。」

    没办法,她只能拿着礼物上楼,当然,她不会傻傻的直接找黎智曜,这种时候还是推给齐夏天比较安全,由齐夏天将礼物交到黎智曜的手上,总比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送进去好吧。

    「为什么我要帮你转送呢?」齐夏天见到她后凉凉的说,她可是很会记仇的人,尹春天连坦白都不愿意,怎么好意思求她帮忙?这位小姐不喜欢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偏要叫她好好享受这种风光的滋味。

    「你不是帮我转送,你是帮我的老板转送。」两者的意思差很大。

    「这更好笑了,我和你老板完全没有交情,为什么我要帮他转送?」

    「拜托,帮个忙啦。」

    故作考虑一下,齐夏天摇了摇头。「如果我帮你送进去,害老板没办法跟你享受一下两人时光,因此影响我的绩效奖金,我岂不是太吃亏了?」

    「齐夏天,别再乱了,我只是不想引起注意。」

    「可是,你已经引起注意了,现在说不要,来不及了。」

    是啊,她已经引起注意了,今天不走这一趟,也甩不掉她跟黎智曜的关联。

    「好吧,你进去通报,说不定黎总监没有时间接见我。」

    「这个倒是没问题。」齐夏天转身走进去,因为她也很想知道老板的反应。

    虽然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尹春天感觉好像等到头发都白了,她暗自祈祷希望黎智曜没时间见她,可是黎智曜若真的不能见她,她就会比较开心吗?

    终于,齐夏天缓缓的走了出来,她瞬间绷紧神经。「他怎么说?」

    「老板要见你。」齐夏天看她的眼神好像在控诉「你这个骗子」,因为黎智曜的反应明明白白告诉她,他们两个关系匪浅。

    尹春天却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原来她很担心他拒绝见她。「请你带路吧。」

    齐夏天转身走进去,她赶紧跟上,目视前方不敢东张西望,感觉心情没有上次那么沉重了,不过这不代表那些关注的目光都离她远去,只是有过一次经验,第二次就没那么可怕。

    再度单独进了黎智曜的办公室,她试着摆出扑克脸,公事公办的将礼物放在办公桌上。

    「老板非常感谢黎总监的帮忙,竟然可以在这么忙碌的情况下,还设计出如此完美的Logo。这份小礼物,聊表谢意。」她绝没有抗议这段日子被他忽略的意思,可是说话口气却不自觉酸溜溜的,显然很在乎好吧,她承认自己很在意这些日子他消失无踪。

    看着她,黎智曜眼神充满着思念,今天肯定是上天可怜他,才将她送到他面前。他对桌上的礼物视而不见,开心的凑到她身边。「你来得正好,我本来想传简讯给你,约你今天晚上一起下班,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厨艺。」

    她太惊讶,以至于完全忘了要尽快离开。「你要下厨?」

    「对,没想到我会下厨吧。」

    「是啊,确实很不可思议,你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下厨的人。」

    「人不可貌相,我的厨艺很不赖,还可以接受点餐,你想吃什么?」

    「我没意见,吃饭吃面都可以,只是口味不要太过清淡就好。」

    他状似伤脑筋的捏一下她的鼻子,吓她一跳,尹春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可是他浑然未觉,径自道:「我一定要改变你这个坏习惯,口味太重对身体不好。」

    「那个……我有多喝水,食物没味道不好吃。」

    「我的料理不是重口味,但也不会食之无味,最重要的是一定让你满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