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对啦,你帮个忙,如果不达成任务,老板天天找我麻烦,我的工作还保得住吗?」天天看老板脸色,她就是脾气再好也混不下去。

    「不希望你老板找你麻烦,你就来找我麻烦吗?」

    「你是小麻烦,我是大麻烦。」

    「不管是小麻烦还是大麻烦,总之,都是麻烦。」

    「你很了解我,若非推不掉,我不会跟你耍赖,拜托啦,你就帮帮我。」

    若她继续硬着心肠,好友大概会跪下来,齐夏天还是松口了。「好吧,我答应你试试看,可是不能保证成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老板。」

    「……我必须在这里等你吗?」

    「你不希望事情赶紧做个了结吗?」

    是啊,即使躲回办公室,她也不可能跟这件事划清界线,如果黎智曜觉得她太厚脸皮,竟敢提出这种要求,她也只能认了。「我知道了,我在这里等你。」

    鼓励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齐夏天转身走进公司。

    尹春天背靠着墙壁,开始算时间,免得自己胡思乱想、搞得紧张兮兮,可是数着数着,思绪打了岔,忘了自己数到多少,只好又重新开始,不过太不安了,一会又忘了自己数到哪儿,索性不数了,而此时齐夏天正好走出来。

    「怎么样?」看好友的表情很沉重的样子,她不自觉的绷紧神经。

    齐夏天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老板请你进去。」

    「……黎智曜请我进去?」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对啊,老板请你自己跟他谈,看样子是愿意给你机会,有希望。」

    「可是,你的表情看起来很怪。」

    「我一直认为他不会答应,可是他的态度这么柔软,还要你亲自跟他谈,这种感觉真的很吊诡。」齐夏天自认为观察力很敏锐,老板对此事的反应太反常了。

    僵硬的一笑,她很无奈的说:「这确实很吊诡。」

    「他在等你了,进来吧。」齐夏天转身走进去,尹春天牙一咬跟上去。

    从方舟设计的公司门口到黎智曜的办公室,尹春天不知道距离有多远,只知道一件事,每一步都很沉重,因为她的出现已经令人好奇,而她的目标又是冷血王子的办公室,当然会引来注目礼。

    当她独自走进黎智曜的办公室,关上门将所有的目光隔绝在外面时,她感觉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刻,当她蓦地发现自己被困在门和黎智曜之间,神经又紧绷起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惊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你……我……」

    「为什么要透过齐夏天,不自己直接来找我?」

    眼前的黎智曜有着两人相处时所没有的霸气,她无法控制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想办法稳住自己的声音。「那个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相信你也是,我找你帮忙,总觉得妥。」

    「你找齐夏天帮忙,难道就妥当吗?」

    「我和夏天是手帕交,我比较好意思厚脸皮向她开口。」

    他不悦的紧抿着嘴,虽然他们的关系没有公开,可是事实上,他们是恋人,这样的关系难道不足以让她对他开口吗?其实他很清楚,她并没有完全对他打开心房,她仍试着在他们之间维持安全距离。

    见他不开心,她急忙的说:「对不起,如果会造成你的困扰,你就直接拒绝我老板的请求,只是……」

    「只是什么?」

    「前天我们去吃晚餐的时候,我遇到老板,他看到我们在一起,误会我们的关系,我担心他会到处乱说话,因此才会厚着脸皮找夏天帮忙。」

    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误会我们什么关系?」

    「他以为我们是恋人。」

    「事实上我们就是恋人,只是三个月内不公开而已。」

    她想反驳,可是张开嘴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虽然他们正在进行一场爱情交易,但诚如他所言,他们的确是三个月之内不公开的……恋人。

    「你就这么担心他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吗?」

    「……我们不是约定好三个月之内不公开吗?」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对不起他的感觉?这是事实,可是这一刻看着他,总觉得好像是她不想公开他们的关系,而他不过是迁就她。

    「虽然如此,但人生有很多突发状况,这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事,若是因此传出去,我们也只能接受。」他状似无奈的耸耸肩。

    「……这会引发许多麻烦。」她就是因为不喜欢麻烦,才会搞出一个爱情交易,可是这会她竟然没办法理直气壮。

    「也对,你就是不喜欢麻烦。」

    她突然觉得很委屈,瞧他的口气好像她故意找麻烦。「难道你喜欢麻烦吗?」

    「我不是说过了,我很乐意为自己的女朋友麻烦。」

    是啊,面对麻烦,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因此他无所谓,而她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这么说,你就是拒绝我老板的请求,是吗?」

    他俯身向前,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嘴巴对嘴巴,两人的距离缩短成暧昧的三公分。「我可以帮忙,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总要付出相对的代价。」

    「什么代价?」她很想伸手推开他,教他离她远一点。

    「你绝对付得起的代价,怎么样?」

    说真格的,她有点失望,虽然齐夏天说他堪称商人中的商人,可是不免私心期待他对她不是那么斤斤计较。「只要我付得起,我没有意见。」

    唇角一勾,他随即往前一步,四片唇瓣绵绵密密的贴合。

    没想到这是他所谓的代价,她慌张得全身僵硬成了木头人,他低声哄她闭上眼睛,她像个没办法思考的机器人立刻接受指令行事,他见了轻声一笑,放肆的撬开她柔软的朱唇,深深汲取她的温暖甜蜜。

    看着黎智曜递给他的合约书,陈廷山两眼惊愕的暴凸,这是在开玩笑吗?这个家伙竟然以这种价钱接了案子,还亲自操刀,这不是摆明其中大有文章吗?「你跟这家公司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虽然他有权力决定价格,可是基于职场伦理,他还是必须将特殊的合约书呈交老板过目签名,当然,这么一来就不可避免此刻的质问。

    「少来了,总不会因为这家公司跟我们位于同一栋办公大楼内,你就给人家那么大的好处吧。」陈廷山太了解黎智曜了,他是凡事讲求规矩的人,别想跟他套私人关系,当然,这也不能说他是一个没有弹性的人,只能说只要一扯到利益,他就是不接受妥协。

    「当然不是,同一栋办公大楼的公司太多了,如果为了这一点关系就牺牲自己的利益,我岂不是亏大了?」

    「没错,你这个人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虽然已经超级有钱了。」

    「我不吃亏,只是不想破坏游戏规则,这跟口袋里有多少钱是两回事。」人家都说他是势利的商人,其实不然。他出身富裕,爷爷是名建筑师,父母是股市的投资高手,从来不缺钱的他当然对金钱很淡薄,可是在爷爷严厉的家教下,他对利益有着固执的坚持,也因此常让人觉得他不讲人情。

    「这一次为什么破坏游戏规则?」

    「当然有我的理由。」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破坏自己的游戏规则。但一扯到尹春天,他就是不能坐视不管。她对他的态度越是保持某种安全距离,他就越渴望全面占据她的生活。

    沉吟半晌,陈廷山笑着道:「动了凡心吗?」

    「这是什么意思?」

    「你最近看起来比较亲切,大家都在传冷血王子谈恋爱了。」

    「我都不知道公司的同事对我这么感兴趣。」根据他的观察,每个人看到他都是低着头快步离去,没想到大家都在暗中注意他。

    「你在众人眼中是谜样的人物,又不是大老板,穿的用的却全是名牌货……」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打断话,「我的东西全是母亲打点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琐碎的事情上面。」黎智曜当然知道自己身上全是名牌货,可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总觉得外在的东西不是那么重要,却忘了别人是从外在来看他。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自己是否穿名牌,因为你这个人只重视设计,可是一般人评断人的标准是品牌。你一身贵气,却窝在我这间称不上大规模的设计公司,难免会给人一种谜样色彩。」说起来很丧气,他这大老板反而比他这小老板更没有贵公子的样子。

    「你是建议我另谋高就吗?」

    陈廷山送上一个白眼。「你存心找我麻烦吗?」

    「其实你可以扩大公司的规模,可是你不喜欢,你认为规模太大会失去品质。」

    「如果不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坚持,你怎么愿意待在这里?」

    没错,他就是欣赏学长的坚持,比起规模、名气,学长更重视品质,因此不管有多少公司高薪挖他,始终无法动摇他的心。

    「我只是不喜欢跟太多人打交道,几个人开会就很吵了,整间会议室坐满人,那不就变成开派对?」但想归想,黎智曜说的又是另一回事。

    「有你在的地方,谁敢叽哩呱啦吵个没完没了?」陈廷山忍不住吐槽,这个家伙不知道自己一坐下来,空气就会自动凝结吗?

    「每次开会的时候都很吵。」他陈述自己真实的感受。

    唇角抽动了一下,陈廷山不能不说句公道话。「明明是你总是鼓励下面的人要提出意见,若是他们不提出自己的想法,年终的绩效恐怕会得到丙等,你怎么还好意思指责人家太吵?」

    「在我听来,他们不是提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在争吵。」

    「意见相左的时候,难免会有争论,这个你也要计较。」

    「我看是废话太多了。」

    摆了摆手,陈廷山将话题拉回来。「我们言归正传,你真的在谈恋爱吗?」

    「是,也不是。」

    「这是什么意思?」

    「以后再解释吧。」他无意隐瞒学长,只是不能毁约。老实说,他已经后悔订下爱情交易了,两人遮遮掩掩的好像见不得人似的。他承认最近对和尹春天的关系越来越不满意,他希望两人有更多交集,他们应该参与对方的生活,将彼此连结得更为紧密。

    「为什么现在不能说清楚?」

    「学长的意见会不会太多了?」

    啧!陈廷山没好气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小子真是霸道,你可以有意见,别人就不能有意见吗?」

    他有吗?算了,这个不重要,他还是转个话题缓和气氛。「今天晚上莫颐峻约了我,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莫颐峻是黎智曜高中同学,可是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却是上了大学之后。

    他们上同一所大学,两人攻读的领域不同,莫颐峻专攻财经,黎智曜专攻设计,不过因为都喜欢背着照相机四处寻找美景,两人自然结为同伴。

    有一回因为淋了雨,莫颐峻随着黎智曜回家换衣服,因而认识有投资天分的黎父黎母,相谈甚欢,从此成了黎家的常客,一有空就往黎家跑,两人的往来更为紧密也就成了莫逆之交,当然,包括黎智曜的直属学长陈廷山,也跟着混到熟烂了。

    因此黎智曜总是笑着说,是莫颐峻赖上他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