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缓和了一下激动的情绪,他故作不在意的一笑。「是啊,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关心儿子,所以,我算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爷爷像个望子成龙的严父,因为我是黎家这一代唯一的孩子,又是男孩,爷爷认为我应该强悍一点,将来他们年纪大了,才有能力照顾他们。」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是个冷血王子了,他的成长环境只教导他责任,而没有告诉他爱,不像她,是在丰沛的爱中长大。她的父母很爱唠叨,可是总不忘用嘴巴和肢体表达对她的爱有多深,在尹家,拥抱和亲吻是很自然的举动,因此每回同学朋友来家中,总以为来到外国人的家。

    「你爷爷教导你成为一个可以肩负重责大任的人,而我爸妈只要求我不要成为他们的负担,所以我只能当个平凡人。」

    「你不喜欢当平凡人吗?」

    「这没有喜欢与否的问题,而是我成为这样的人,我就接纳这样的自己。」

    「是啊,成为什么样的人,往往不是自己可以决定,最重要的是接纳自己,可是,人最不满意的往往是自己。」

    「不对,未婚的人,最不满意的是父母,结婚生子的人,最不满意的是另外一半和孩子。」她想起父母,夸张的做了一个鬼脸。「我爸妈比麻雀还吵,有时候真的很想拿胶带封住他们的嘴巴,如果我请他们安静点,他们就会骂我不懂得惜福,有人从小没有父母,多么希望有父母在他们耳边唠叨。」

    他又被她逗得哈哈大笑了。「妳父母一定很有趣。」

    「他们是很有趣啊,可是太有趣了也很伤脑筋。」

    「这话怎么说?」

    「他们老想着制造生活乐趣,乐此不疲,但旁边的人可是看得很累。」她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可是,他却从她的眉宇之间看出她有多爱父母亲。其实从她身上就看得出来,她来自一个充满爱的家庭,冷淡的家庭孕育不了这么温暖的孩子。

    「见到你父母亲,我一定要向他们好好讨教如何制造生活乐趣。」

    见到她父母亲……心跳漏了一拍,这是说他想见她的父母吗?不好吧,这个顺序好像不太对……等一下,她在胡思乱想什么?他的意思应该是将来有一天见到她的父母……可是,这不就表示他认为他们会继续交往下去,并且会进一步见对方的父母……暂停!她怎么越想越远呢!

    冷静下来,她不要太小题大做了,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什么意思也没有。

    他好像没有察觉到她的心情起伏,转而问:「你想在哪里赏花?」

    「我没有意见,每个角落都有美丽的花朵可以欣赏。」她怔怔的回过神。

    他明白的点点头,用手机连络管理屋子的具叔,简短的交代几句之后,将手机放回口袋。「我已经请具叔将茶具和点心送到兰和室,不过,如果你想先学会骑脚踏车,我们可以先骑脚踏车到附近晒晒太阳吹吹风。」

    「骑脚踏车?」

    「不是说好了,挑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要教你骑脚踏车吗?」

    「那个我一定要学吗?」她很苦恼的皱着眉。

    他模仿她,一副很苦恼的皱着眉。「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吗?」

    见状,她笑了,坦白道来。「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你可能没办法理解有人运动神经这么差劲,你一定会失去耐性。」

    「我明白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先赏花,再来骑脚踏车。」

    笑脸转眼间又垮了下来,她好想跪下来求他。「还是要骑脚踏车吗?」

    「我说到一定做到,说好教会你骑脚踏车,绝对会达成目标。」

    是吗?她只能从现在开始默默祈祷了,但愿她不会让他太失望。

    一段愉悦的泡茶赏花时光之后,她终于在他的催促下开始了脚踏车学习课,最后的结果呢?她的祈祷得到回应了,她没有让他太失望,因为他一直在后面重述相同的话——「你放心往前骑,相信我,我不会放手。」

    是啊,她相信他,没想到骑着骑着,她竟然就学会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知道养成某个习惯很不好,可是人心不受控制,她享受他的照顾,享受用餐时有他陪伴在身边,享受两人徜徉在午后的阳光下,即使静静不说一句话,依然觉得很甜蜜很幸福。老实说,她甚至有冲动告诉黎智曜,取消交易,他们真正谈恋爱吧!

    她实在是太幸福了,以至于太过松懈,完全忘了可能会发生的麻烦事——

    「原来你男朋友是方舟设计的黎总监啊!」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遇到老板呢?虽然这家西餐厅离公司很近,可是价格很高,公司的同事几乎不会来这里用餐,何况今天是平日,不是什么聚餐的日子,更不可能来这种地方用餐,至于老板,小气鬼一个,当然不会舍得花这种钱,没想到……

    「不是,我们只是朋友,普通朋友。」为什么她会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

    「我看得出来你们是情侣,黎总监很疼爱你喔!」

    「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她知道黎智曜在他们那栋办公大楼是个大人物,可是这么有名实在说不过去。

    「他那么疼爱你,你拜托他降价为我们公司设计户。它,绝对没问题。」

    「黎智曜是公私分明的人。」

    「女朋友都求他了,他不会真的那么狠心不管吧。」

    她真的好想哭,到底要说几遍啦?「我们真的不是男女朋友!」

    瞧她一再强调,老板显然意识到自己抓到她的把柄了。「请你帮忙处理这件事,至于你和黎总监的关系,我保证一点点口风都不会透露出去。」

    这不是在威胁她吗?「老板,我不是不愿意帮忙,真的怕无能为力。」

    「我对你有信心,等你的好消息。」挥挥手,老板笑呵呵的转身走人。

    她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他怎么会对她有信心呢?

    叹了一口气,她忘了自己原本是要去洗手间,转身回到座位。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看到尹春天脸色很差,黎智曜担心的伸手摸她的额头,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她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不是,只是觉得这里有点闷。」她只要想到老板正在这家餐厅的某了处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她就坐立难安。

    「我们走吧。」

    「我们还有饭后饮料和甜点。」

    「少喝一点饮料和甜点,可以减轻身体的负担,再说,我想找你去宠物店。」他举手招来服务生结帐。

    结完帐,一走出西餐厅,踩在人行道上,尹春天顿觉身轻如燕,心情也飞扬起来,虽然老板丢给她的任务还没有解决。「为什么要去宠物店?你想养宠物吗?」

    「再过两个月就是我爷爷生日,爷爷一直很想养只牧羊犬,我想送爷爷一只当生日礼物。」

    「我也好想养宠物,可是公寓狭小的空间实在不适合。」

    「公寓确实不太适合养宠物,尤其是大型的牧羊犬。除了夏天,爷爷平日也是住在市区的公寓,若要养牧羊犬就必须搬到避暑胜地,因此他迟迟拿不定主意。」

    「如果非要送他宠物,你可以挑小型的贵宾狗。」

    「爷爷不喜欢小型犬,只喜欢牧羊犬。」说着,他忍俊不住的笑了。「爷爷说他严重缺乏安全感,需要大狗保护他。」

    她不解的皱着眉。「如果只是想寻找安全感,有宠物陪伴就好了啊。」

    「就是啊,他根本不是想寻找安全感,纯粹是个人偏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我绝对不会养一只自己不喜欢的宠物。」

    「这下子可伤脑筋了。」

    「你还是找其他的生日礼物吧。」

    「爷爷是很挑剔的人,想要找到令他满意的生日礼物不容易。」

    「你一定知道他喜欢什么,有什么兴趣,再从当中挑选礼物就好了啊。」

    「虽然爷爷很严苛,却也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他常说自己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孙女儿。」他不自觉的转头看着她,她当然不清楚这句话其中真正的含意,其实爷爷口中的孙女儿是指孙媳妇。

    爷爷确实很遗憾没有孙女儿,因此盼着他早早结婚,赶快生一个,而且全家人的饭桌上多一个孙媳妇,即使没有改变阳盛阴衰的现象,但是气氛绝对会变得愉悦柔和。可是,他今年都三十二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不急。

    停下脚步,她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如果现在要求你父母再生一个孩子,恐怕也赶不上你爷爷的生日。」

    他跟着停下脚步,接着爆笑出声,她觉得好无辜的瞅着他,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渐渐的笑声止住了,他清了清嗓子,正经八百的道:「我母亲今年已经五十四,恐怕生不出孩子了。」

    脸红了,她都忘了年纪的问题。「这确实不容易,还是领养比较快。」

    「我父母连自己的儿子都照顾不好了,怎么可能领养孩子?」

    「不急,不是还有时间吗?回家慢慢想,总会找到你爷爷喜欢的生日礼物。」

    他突然俯身靠向她,吓她一跳,她直觉往后一退,脚步没踩稳,眼看就要摔倒,他伸手一勾,将她拉进怀里。

    这会儿她完全不能动了,心跳得好快好快。

    「小心点,你不想在路上摔个四脚朝天吧。」他的声音温柔的在她头上响起。

    「……我知道了。」他只是为了保护她,没有什么意思,可是,为什么还不放开她呢?他抱得太紧了,她觉得自己快窒息。

    「如果我爷爷喜欢的生日礼物跟你有关,你会帮忙吗?」

    「嗄?」

    他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她,缓缓放开她。「爷爷老是担心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可以证明我不是那么悲惨的男人。」

    「你在开玩笑吧!」她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可是,为什么一失去他的体温环绕会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这是真的,爷爷说没见过比我更没有女人缘的男人。」

    「他一定是在开玩笑,他应该知道他的孙子又帅又有才华,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女人注目的焦点,怎么可能没有女人缘?」

    他唇角缓缓上扬。「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我只是陈述事实,难道你不认同吗?」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真希望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我认同,很高兴你也认同。」

    「……走吧,我们还是先去宠物店看看好了。」她慌乱的快步往前走。

    他低声一笑,快步跟过去。

    人生充满了无奈,就像此刻的她一样。尹春天站在方舟设计的外面,硬着头皮找上齐夏天,试图解决老板丢给她的难题。

    「你从来不会跑来这里找我。」齐夏天惊讶的瞪大眼睛,春天是一个不喜欢引人注意的人,而她是一个很引人注意的人,因此春天总是避免跟她走在一起,当然更不会跑来这里找她。

    「是啊,我也是逼不得已。」今天老板直接恐吓她,上来解决Logo设计的问题,如果她敢说苦,难保她和黎智曜的关系不会被传出去。按照老板的意思,她应该找黎智曜,可是对她来说,最好还是说服齐夏天帮忙。

    顿了一下,齐夏天恍然大悟的道:「你老板还是想在Logo设计上讨便宜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