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对喔,她怎么忘了这件最重要的事?「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我老板希望可以请方舟设计帮我们公司设计Logo,可是方舟设计的价码太高了,能否给友情价?」

    虽然那天已经告诉老板,这是不可能的事,可是老板坚持要她试试看,今天又为了这件事情来催,如果她继续逃避不解决,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年终的绩效奖金。

    「友情价?」齐夏天激动得尾音上扬。「这怎么可以?在商言商,这是做生意的基本态度,要不,公司怎么赚钱?」

    「我们公司这种小case的应该不会影响到你们公司的获利。」

    齐夏天皱着眉摇摇头,这是个非常错误的观念!「积沙成塔,你不懂吗?大钱要赚,小钱也要赚,总之,公司想要赚钱,不可以有太多的人情,要不,公司很快就垮了。」

    「你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如果不小题大做,赚再多,也会变得一毛不剩。」

    「真的不能给个友情价吗?」

    「不行!」

    双手合十,她可怜兮兮的请求。「拜托啦,老板一直烦我,这结果可能会影响我的年终奖金。」

    「如果你真的想要拿到友情价,就去找我的上司,黎智曜才有权力做这种决定,可是根据我的了解,他堪称商人中的商人,他只会趁机狠狠捞上一笔,况且你们两个又没交情,他绝对不会给你友情价。」

    她不自在的一笑。「就是啊,我也不敢期望他给我们公司友情价。」

    「不是我爱批评你家老板,他真是小气鬼一个,连这点小钱都要计较,他就自己去找黎智曜,说不定黎智曜为了跟他交个朋友,愿意打个九折。」顿了一下,齐夏天想到什么的摇了摇头。「黎智曜应该没有兴趣跟那种小气鬼当朋友。」

    「你真的没办法帮忙吗?」

    「等我爬到黎智曜那个位置,我会为了二十几年的交情帮个忙。」

    闻言,尹春天沮丧的垂下肩膀,虽然早就猜到结果了,可还是觉得充满了无力感,老板会因为这样子就打退堂鼓吗?但愿老板可以高抬贵手,不要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缠不休。

    「不要说这些倒人胃口的话题,我们一起吃晚餐吧。」

    「不行,今天我要回家吃晚餐。」老妈这几天没有追问她晚回家的原因,恐怕不是因为不好奇,而是想再多观察一阵子,过些日子逼问她,老妈就可以更理直气壮了。

    「你打电话给尹妈妈,说我约你吃晚餐。」

    「我今天一定要回家吃晚餐。」

    「连陪我吃晚餐都不愿意,还好意思跟我要友情价。」齐夏天冷哼了一声。

    「你也不愿意给我友情价啊。」尹春天再一次迈开脚步往捷运站的方向前进,齐夏天气呼呼的跟在后面。

    「我不是说了,这种事只有老板可以作主,要不,大老板也可以。」

    「那不是更不可能吗?」她认识黎智曜,可不认识那位大老板。

    「我倒觉得大老板比老板更好说话。」

    她摆了摆手,表示这个话题到此告一段落。不管如何,她尽全力了,老板如果有意见,她会建议老板直接上方舟设计套交情——公司位于同一栋办公大楼也算是一种缘分,说不定齐夏天口中那位大老板真的会买帐。

    既然不确定三个月后她和黎智曜会不会正式展开恋情,对于他,绝对不可以养成习惯……她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可是,周末一早收到早餐店代他送来的早餐,那股甜蜜的幸福感又将她淹没得不可自拔了。

    他们不住同一个社区,周末假日按正常来说不可能收到他的早餐,因此她也没必要告诉他,周末假日她习惯去蛋糕森林享用早餐,没想到还是收到他的早餐。

    此时他会请附近的早餐店送早餐过来,可见他一早就开车来这里,这个时候他还在附近吗?

    「早餐吗?」尹母不知何时凑到尹春天身边。

    回过神来,她将大门关上,转身走进屋内。「对啊。」

    「谁送来的早餐?」尹母像个好奇宝宝,继续跟在她后面。

    「当然是早餐店啊。」

    「早餐店怎么会送早餐过来?」

    「当然是有人请早餐店送早餐过来啊。」

    尹母诡异的笑了。「谁请早餐店送早餐过来?」

    她刚刚在沙发上坐下来,来不及打开早餐袋又慌张的跳起来。吓死她了,竟然不知不觉落入老妈的陷阱。「呃……一个朋友,最近帮了他不少忙,他特地送早餐表达谢意。」

    「这种表达谢意的方法会不会太奇怪了?」

    「怎么会呢?早餐不会太贵,我也不会收得不好意思啊。」

    尹母状似同意的点点头,突然又抛出问题。「那个朋友住在附近吗?」

    「不是。」

    「男的还是女的?」

    「嗄?」

    「妳那位朋友是男是女?」

    老妈真是太可怕了,一步一步引导她掉入陷阱,若她回答是女的,总觉得有点假,因为直接请她去早餐店用早餐,不是更能表达感谢的心意吗?可是,若她回答是男的,老妈的心情一定很激动,接下来会引来一连串的问题挣扎了半晌,她还是老实道来。「男的。」

    果然,尹母激动又兴奋的追问:「他在追你吗?」

    「老妈,太夸张了,人家只是送早餐表达谢意,你不要胡思乱想。」

    尹母像波浪鼓似的猛摇着头。「不对,第一,他不住附近,可是在美好的周末早上,竟然特地跑来这里,请附近的早餐店送早餐过来,他对你的心意绝对不是单纯的感谢;第二,真的想要表达谢意,应该送礼物,没有人送早餐,这不合逻辑。综合以上这两点,他对你的动机绝对不单纯。」

    老妈真的不是省油的灯,今天她想安然度过这一关,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老妈不要想太多了,我们真的只是朋友。」她只能紧紧咬住这句话,老妈也拿她没办法。

    略微一顿,尹母突然又抛出一个教人措手不及的问题。「那个男的是不是害林先生误会的那个男的?」

    「嗄……对啊。」她应该矢口否认,可是为了圆一个谎言,又要扯另外一个谎言,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还不如说实话,只要坚持最后的防线。

    尹母咧开嘴大大的笑了。「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吗?」

    「真的,老妈不要抱太大的期待,这样只会失望越大。」

    满腔的热情已经被点燃了,尹母没有满足好奇心是不会罢休的。「他长什么样子?他在做什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好想哭,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妈不觉得讨论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很可笑吗?」

    「不管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讨论没有关系的人。」她转身冲向房间,房门一关,将老妈的问题完全抛开。

    叩叩叩!尹母不死心的追过来敲门了。「尹春天,开门,你的反应根本是心里有鬼,出来说清楚,你有没有听到?尹春天,逃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

    「妈,我只是担心早餐冷掉,晚一点我们两个再继续。」她真的很想大笑,老妈实在太夸张了,什么逃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真是败给她了!

    「你忘了吗?你外公生日,今天我和你爸要去高雄,我们要在那里住一夜。」

    她差一点跳起来欢呼。「那你回高雄好好享受天伦之乐,有事回来再说。」

    「尹春天!」

    她将手上的早餐袋放在书桌上,打开书桌的抽屉,取出耳塞将耳朵塞住,然后在书桌前面的椅子坐下,打开早餐袋……咦?怎么有卡片?

    取出卡片,她打开卡片一看——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下午去赏花吧。

    她转头看着窗外,今天真的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很适合约会。

    为什么如此雀跃、如此紧张?她的手轻轻的按在胸口上,第一次接到心仪男子的邀约,心情愉悦得快要飞起来了,却又夹杂着不知所措的慌乱。

    也对,虽然前些天两人都是一起下班一起吃晚餐,可与其说是约会,还不如说是游戏规则。恋人在同一栋办公大楼上班,当然要一起下班,再顺道一起用晚餐,这只是理所当然的事。

    今天不同,两个人分别从不同的地方相约到同一个地方相见出游,这是真正的约会,不过,怎么不说是去哪里赏花呢?应该穿什么衣服?

    她放下手上的卡片,跑到衣橱前面,打开衣橱,来来回回,一件试过一件,许久,她才想到早餐还没吃。

    这是赏花吗?好吧,放眼过去万紫千红,不过,这里是一座日式民宅。

    尹春天狐疑的斜睨着黎智曜,还来不及提出疑问,他就说话了。

    「这里是我爷爷和父母的避暑胜地,每到炎炎夏日,他们就会从市区搬来这里居住。这里靠近山区,处处绿意盎然,即使没有冷气,夏天还是很凉爽。可是到了冬天就会变得很冷,不过周末假日我很喜欢来这里,坐在壁炉前面的地毯上看书,享受壁炉里炭火传来的温暖,这种感觉很舒适。」

    她忍不住噗哧一笑。「没想到你是这么老派的人。」

    「是啊,有时候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看起来很新潮,生活却像个老头子。」他喜欢她的笑容,那种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让她变得更明亮了,也让那份属于她的温暖变得更加闪亮动人。

    「我爸妈说我也像个老太婆。」

    「怎么说?」

    「周末假日不爱出门,只爱窝在家里看书,真像个老太婆。」

    他闻言哈哈大笑。「这么说,如果冬天的时候我带你来这里,只是坐在壁炉前面看书一整天,你也不会抗议喽?」

    「对啊!」此时她已经忘了一件事,冬天他们是否仍在一起还是未知数。

    「走吧,我带你四处看看。」

    她随着他深入屋子每个角落,越来越了解他选择在这儿赏花的原因,无论走到哪个角落,都有娇艳的花儿进入眼帘,还有小桥流水,真是美不胜收!生活在这个古朴的宅子里,就好像每天悠游在大自然的美景中,太幸福了。

    「这么漂亮的日式房子,竟然只是为了避暑,真是太可惜了。」

    「爷爷总是说,辛苦了大半辈子,奢侈一下也无妨。」

    这何止奢侈一下,是太奢侈了,不过也对,辛苦了大半辈子,有本事享受,当然要对自己好一点,总比白白留给后代子孙享福实际。父母总是教导她,父母最不该留给孩子的就是财富,白白得来的财富通常也会白白失去,人生最难学习的功课就是珍惜。

    「这里会不会太大了?」

    「我父母喜欢宽广的空间,不过,夫妻俩超级没默契,因此老在玩捉迷藏。爷爷总是调侃他们,他们比较像仇人,而不是夫妻。」

    「捉迷藏?」

    「他们两个老是找不到对方,一个跑去北边,另外一个就会跑去南边;一个跑去东边,另外一个就会去西边。」顿了一下,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淡然。「两个人成天忙着找对方,闹了不少笑话。」

    深深看了他一眼,她轻描淡写的做了一个结论。「所以,他们一定没有时间管你喽。」

    心一震,他差点失控的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她怎么可以如此美好呢?明明是一句会刺痛他的话,可是从她口中流出来的却是安慰人心的温暖,因为她真正想传达的不是这件事实,而是她了解他的伤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