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尹母举起手,又准备戳向她的额头,她赶紧抓住母亲的手,再戳几次,脸上可是会留下痕迹,明天还要上班,怎么可以!

    「我我只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了。」

    抽回手,尹母双手扠腰,忍无可忍的开始训话。「你以为我喜欢找麻烦吗?如果不是『吾家有女出嫁时』,你又老是高举单身贵族真好的牌子,我也用不着为了你的交友情况劳心劳力。」

    「吾家有女出嫁时是什么意思?」

    「二十五岁是最适合结婚的年纪,尤其是你们四个丫头,是四季花香所有住户的宝贝女儿,你们的婚姻大事等于所有人的婚姻大事,每天都会有人关心一下,害我们四个当妈的都快抓狂了,不能不聚在一起哀叹吾家有女出嫁时。」

    唇角抽动了一下,她只有一个想法。「你们四季之花会不会太无聊了?」

    这个丫头实在很懂得如何激起她的怒气。「如果你安安分分的谈恋爱结婚,你妈用得着咳声叹气说吾家有女出嫁时吗?」

    她差一点爆笑出声。「妈,现在吾家有女出嫁时的年纪已经往后延了,你太早担心了。」这个时代都是双薪家庭,没有稳定的工作就跳入婚姻有两种人——第一种,家产有那么一点,不用担心买房子的头期款;第二种,被爱情冲昏头了,不明白婚姻属于现实,不是爱情的延伸。

    「如果再慢个几年,能找到对象的机会就没了。」

    「为什么?」

    「年纪一大把了,能够挑选的对象就越来越少了。」

    「没有对象可以挑选,那我就一辈子待在家里陪爸妈。」

    眼睛一眯,尹母阴森森的警告。「尹春天,我绝不容许你变成剩女!」

    「剩女又怎么样?老妈有种族歧视喔!」

    「你没有兄弟姊妹,老了以后孤伶伶的一个人很可怜。」

    「这个问题好解决,爸妈再给我添一个兄弟姊妹好了……啊!」脑袋瓜被老妈狠狠的敲下去,痛得她双手抱头,两眼悲惨的淹没在泪水中。

    「胆子很大,拿你妈开玩笑!」

    「我只是提出建议,不喜欢就算了,干么动手打人?」她越说越小声,真担心母亲大人又一掌劈过来。

    「你不说清楚你们的关系,无所谓,我会想法子挖出来。」

    老妈以为三言两语就可以吓到她了吗?她皮笑肉不笑的耸耸肩。「我也无所谓,如果老妈真的可以挖出什么,那就尽量挖吧。」

    尹母欣然接受战帖,转身走出房间。

    终于恢复安宁了,可是躺下来,她却没有睡意。现阶段她和黎智曜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一点头,他们就会变成关系亲密的情人一想到他们变成亲密的情人,心儿就慌慌的,跟这个男人谈恋爱,是不属于她的奢侈,真的可以吗?

    一怔,她苦涩的一笑,此刻她担心的竟是可以与否,而不是找理由训斥自己不该存有这种念头,努力说服自己否决他的提议,原来她对这个男人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其实,这一点她一直很清楚,否则他提议两人谈恋爱时,她只会一笑置之。

    她举起手敲了敲脑袋瓜。别再想了,明天可不是假日,还要上班,难道她想顶着两只熊猫眼吗?千万不要,长相不怎么样就算了,再配上一对熊猫眼,真的没办法见人了可是,翻过来翻过去,还是睡不着,看样子,今天晚上恐怕要数羊了,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忙碌了一天下来,终于完成手上的工作,尹春天疲惫的直接瘫在办公桌上。最近每天晚上都要数羊,数到忘了自己数了几只,只好又从头来过,一次又一次,直到睡着,真的好悲惨!

    此时有同事从她身边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春天,我先走了。」

    她累得连抬头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勉强举起手表示再见。

    这时响起口哨声,某位大嗓门先生似乎嫌办公室还不够吵闹,非要大伙儿都听见他的声音。「穿那么漂亮准备去约会喔!」

    「对啊,美好的小周末当然要约会啊。」

    「今天是哪一个?开跑车的那一个,还是开休旅车的那一个?」

    当事者还没有回应,众人已经七嘴八舌讨论了起来,有人支持开跑车的,有人支持开休旅车的,意见多得教人很想拿胶带封住他们的嘴巴。

    三心二意的女人跟花花公子有什么差别呢?尹春天忍不住皱眉,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拒绝也不接受,根本是在玩弄人家的感情……等一下,她现在的情况好像差不了多少,但她何不爽快的做出决定呢?

    她很想,可是一想到她和黎智曜谈恋爱会引发多少麻烦,又迟疑了。

    她打起精神坐直身子,眼睛却还紧紧闭着,如果手上有一支仙女棒可以将这些人变不见,那就太好了。

    「春天,我走了,拜拜。」

    「春天,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假期,拜拜了。」

    「春天,我今天有约会,先走了,拜拜。」

    一个接着一个同事从她身边经过,往她肩上轻拍了一下,可是,她的精神实在太不济了,连举手道再见都提不起劲,勉强点头回应。

    这就是周五的夜晚,办公室热闹得快沸腾了,可是热闹过后,是异常的冷清。

    看着不到三分钟就空荡荡的办公室,她莫名生起一股孤独的感觉……真好笑,刚刚还希望有支仙女棒可以将人变不见。

    无声一叹,她慢条斯理的收拾东西,从抽屉取出皮包,起身打卡下班。

    来到办公大楼的大门口,发现外面飘着雨,她伤脑筋的皱起眉头。怎么办?

    正烦恼时,她就看见黎智曜撑着伞从前方跑过来。

    「我送妳回家吧。」

    「这……」

    「快一点,待会儿警察来了,你要帮我付罚单的钱吗?」

    真好笑,难道是她叫他将车子停在那里吗?可是,如果他真的被警察开罚单,她肯定会过意不去,只好跟他上车了。

    自从那天答应他会认真考虑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碰面,今天他会不会问她的决定?她拿定主意了吗?答应他,会不会过几天就后悔了?现在他想跟她谈恋爱,说不定一两个月后,他就会觉得她很无趣,想要分手,他们两个的恋爱真的会变成一场笑话……说到底,她就是对自己没信心。

    一路上,她既紧张又不安,不知道他何时会抛出问题,可是直到车子停在四季花香对面路边,他都只是扯着下雨天真讨厌这种没意义的话题。

    「谢谢你送我回来。」她有些失落的解开安全带。

    「你不好奇吗?为什么我正好出现在那里?」他也解开安全带。

    「你不是说我们两个很有缘吗?」

    「缘分,有时候需要人为的制造,今天就是如此。」

    这个意思是说,他今天是特地在那里等她吗?

    「遇到下雨天,是不是觉得有我这个男朋友真好?」他突然转身靠向她,她顿时身子一僵,他轻轻的勾唇一笑。「我们来谈恋爱吧。」

    这个男人干么老是让她慌了手脚?冷静下来,这件事总是要做出决定,快一点解决,晚上她就不用再数羊了。清了清嗓子,她努力摆出轻松的姿态。「好啊,我们来谈恋爱,不过,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觉得谈恋爱是件很麻烦的事,男朋友忘了自己的生日就好像世界末日;连络不到男朋友就担心他是不是劈腿;跟男朋友吵架就变成失去理智的疯婆子……总之,我觉得恋爱很麻烦,没办法理解人家说谈恋爱是很甜蜜的一件事,所以,你必须在三个月内向我证明恋爱是很甜蜜的。」

    换言之,他们有三个月的缓冲期,是吗?他饶富兴味的点了点头。「我喜欢这个交易,很有挑战性。」

    「这不是交易。」三个月,他就可以确认她是不是一个无趣的人,如果彼此失望,她也能早点脱身。

    「在我看来,这就好比一笔交易,而我会用三个月的时间向你证明,恋爱甜蜜到值得你为这份恋情承担随之而来的麻烦。」其实他也想向自己证明,这个女人会不会随着时间在他眼中变得越来越黯淡。

    「好吧,如果你认为是交易,那就当成交易好了,还有,我有个请求,在没有结论之前,这件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我懂,未来的三个月是恋爱试用期。」

    「恋爱试用期?」

    「对啊,难道你有更好的形容词吗?」

    略微一顿,她摇了摇头。「没有。」

    「要不,称为爱情交易也可以,爱情交易好像更适合我们的情况。」他不在意名称,重要的是实质关系。他伸手抓住这个温暖美好的女人,将他对她的渴望化成行动,接下来就交给时间,认清楚他们的关系是短暂,还是长长久久。

    虽然她不喜欢交易这个名词,可是比起恋爱这两个字,交易这两个字更为安全,至少可以教她保持脑子清醒。「好吧,就算是爱情交易好了。」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意见,现在换我了,我也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虽然是爱情交易,但是我们都不可以抱着交易的心态。」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未来的三个月虽然名为爱情交易,但是我们必须有个共识——这不是一场游戏,我们是真的在谈恋爱,必须认真看待对方,用心守护这段恋情,同意吗?」

    「这是当然,我这个人不会玩游戏。」

    「我们就这么一言为定了。」他露出有些孩子气的笑容,伸出手。

    她怔了一下,明白过来的伸手跟他打勾勾。

    她都还没开始体会恋爱的甜蜜,就被三位姊妹淘围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尹春天,说吧,那个男人是谁?」

    「千万不要说我眼睛花了,我很确定看到的是男人,不是女人。」

    「如果我是你,我会老实招了,一比三,你的气势已经输了。」

    若此时身在她的房间,她不会吝于满足她们一点点好奇心,可是蛋糕森林遍布四季花香的成员,说话不小心一点,无事可以扩大成有事,小事可以扩大成大事,这个时候她只能硬着头皮装傻。

    她优雅的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不疾不徐的道:「什么男人?」

    齐夏天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尹春天,这种时候还在装傻,你会不会太夸张了?难道我们看起来这么好糊弄吗?」

    「没关系,我来提醒,就是昨天晚上送你回来那个男人。」顿了一下,阎秋天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当然,除非还有其他的男人。」

    「据说,上次相亲那个书呆子先生已经放弃了。」云冬天好心的道。

    尹春天真的很想尖叫,四季花香果然没有秘密,连书呆子先生的事都已经传进云冬天的耳朵……云冬天可是四季花香收到消息最慢的人,平时若非她们其他三个人见到她,总七嘴八舌向她详细报告四季花香的近况,这位小姐永远搞不清楚周遭发生什么事。

    「可怜的书呆子先生,努力打通环节,好不容易将你逮个正着,竟然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硬生生将佳人抢走了。」齐夏天唱作俱佳的化身为书呆子先生,悲痛的抱着胸口。

    「那是认识的人,只是帮忙解围。」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气无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