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还以为你的耐性永远不会被磨光。」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事。」

    「也对啦,再冷静的人都会有失控的时候。」

    「我只是普通人,凡事喜欢慢慢来,可不表示我没有个性没有脾气。」

    江美晶同意的点点头。「你是很有个性也有脾气,不过,你说话的口气很温暖很柔和,因此不会让人觉得很有个性或脾气不好。」

    「你的意思是说,我很会骗人?」

    「虽然不是刻意的,但这么说也无妨。」

    她想到什么好主意似的笑了。「你很了解我,我可以把自己的房间搞得像垃圾场一样,可是绝对不容许别人把我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你制造出来的垃圾自己收拾干净,我去泡咖啡。」

    「尹春天,我是失恋的人」

    「我看你已经复原了,动作快一点。」她转身走出房间,当然,房间里面的女人又开始劈哩啪啦骂人,不过相信这位小姐会乖乖将房间整理干净。

    东闪西躲的走出办公大楼,尹春天全身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今天又是顺利的一天,一整天都没有遇到黎智曜,当然也不用面对那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可是……她摸着胸口,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而是很失落,这不是很奇怪吗?

    也许,她真正担忧的不是必须面对抉择,而是他忘了这件事,若是他忘了这段日子她为了这件事情苦恼烦躁,岂不是变成笑话?说到底,她就是无法相信他会对她做出那样的提议,他怎么可能看上如此平凡的她?

    甩了甩头,今天结束了,她就不要再想这些有的没有的。

    叹了口气,她失魂落魄的走下台阶。

    「尹小姐……尹小姐……」

    第一次她还以为听错了?可是再来一次,那就错不了了。她停下脚步,等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人,等到对方在她前面站定,尹春天不由得怔住了。怎么会是他?

    「尹小姐,终于等到你了!」

    「书林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差点忘了这位书呆子先生姓林。

    「我在等尹小姐,我想邀请尹小姐一起共进晚餐。」

    「林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尹伯母告诉我的,尹伯母说你六点下班,今天会准时下班。」

    她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除了老妈,还有谁可以将她出卖得如此彻底呢?难怪今天老妈特地打电话吩咐她,要她准时下班。

    「那个……」

    「我听说尹小姐今天晚上有空,我就先跟尹伯母预约了。」

    这种情况真是教人无言,也太搞笑,他要跟她吃饭,却跑去跟她老妈预约。

    她想拒绝,因为她不想跟他吃饭,尤其是在这种被设计的情况下,可是,人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怎么拒绝呢?

    「春天,对不起,你等很久了吧。」突然间黎智曜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

    「嗄?」

    「我们今天晚上要吃什么?我好久没吃烤肉了……对不起,这位是谁?」黎智曜一副这才发现尹春天的前面站了一个人似的,还非常有礼貌的对人家点头行礼。

    「这位是林先生,想邀请我吃晚餐。」尹春天总算反应过来了,不管黎智曜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他可以帮她拒绝这突如其来的晚餐邀约就好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约了。」林先生看起来很沮丧。

    「事发突然,我也还没打电话回家告诉我妈。」

    「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林先生欠身行礼,失望的转身离开。

    看着离去的背影,她有一点内疚,考虑着是否该跟他一起去吃饭。

    黎智曜似乎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伸手抓住她。「人应该有同情心,可是滥用同情心,那就不好了。」

    没错,有同情心很好,可是绝对不能滥用同情心,今天她不好意思拒绝,而去跟这位书呆子先生吃饭,那又如何?若是他有进一步表示,她还是会拒绝。

    「我们走吧。」

    她怔怔的看着他。「去哪里?」

    「我们去吃烤肉,可以吗?」

    「……随便你,你要吃什么都无所谓,可惜我不能奉陪,我要回家。」她差一点就忘了,刚刚附和他,不过是为了拒绝书呆子先生。

    「你忘了自己还欠我一顿吗?」

    是啊,她欠他一顿,所以这会她只能跟着他走。

    两人来到他们初次见面的烧烤店,尽管坐在角落,尹春天还是紧张兮兮的注意进出的客人。这里离他们的办公大楼太近了,同一栋办公大楼的公司行号偶尔会在这里聚餐,因此在这里遇到认识的人机率不小。

    「你很担心人家看见我们在一起吗?」

    「呃……不是,只是不希望引来不必要的误会,这很麻烦。」

    「放轻松,如果你一直东张西望,反而会让别人注意到你。」

    这倒是,作贼的不喊抓贼,人家说不定还不会发现她是个贼……等一下,这个比喻会不会不太恰当?怎么会把自己比喻成贼呢?总之,放松心情,她不去注意人家,人家也不会注意她。

    念头一转,心情放松下来,她终于可以尽情享受吃烤肉的乐趣了。

    黎智曜看着她,骄傲冷漠的面具在不知不觉中瓦解了,眼中有着自己也不知道的眷恋。以外表来说,她真的很平凡,眼睛太小了,鼻子不挺,嘴巴太单薄了,唯一可以称赞的是白皙的皮肤,可是,她却如此温暖美好,就好像刚刚划破清晨的太阳,用柔和的温度征服了大地的阴冷。

    「呃……我脸上有东西吗?」他又用那种教人怦然心动的目光看她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存在会让气氛变得更美好?」

    这个问题让她有一点摸不着头绪,只能说:「我没有妙热气氛的本领。」

    「有些人不需要刻意炒热气氛,就可以让气氛变得更美好。」

    「这还真是了不起……这是在说我吗?」她今天的反应特别迟钝。

    「你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魅力吗?」

    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索性回以一笑。她不曾留意自己的存在是否会让气氛变得美好,倒是他,他们两个私下相处的机会不多,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纯粹说来讨她欢心的吗?他好像没必要这么做,这么说,这是他的真心话?

    「我们来谈恋爱吧,要不,你一直在相亲,相亲的对象又老是对你纠缠不清,那可是很累人。」

    他怎么一下子跳到这里?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不过,这一刻再也没有怀疑了,这是真的,她的心跳完全乱了……真好笑,第一次听他提议时都没有这么不知所措。「我哪有一直在相亲?」

    「这一次相亲不成功,你母亲会再帮你安排下之久相亲。你会一次又一次的相亲,直到你有交往的对象。」顿了一下,他一副有礼的询问。「我说错了吗?」

    百分之百正确。这句话当然不能说出来,可是她不说,也等于默认了。

    「我想跟你谈恋爱,这是真心的。」

    她不再有怀疑,但不代表她没有疑惑。「我不懂,你交往的对象应该是很出色的女孩子,像夏天,她才是适合站在你身边的女孩子。」

    「我还以为你是很有深度的女孩子,不会因为外表和条件相当就硬将两个人凑在一起。」他一副很失望的样子道。

    这下子她可急了,连忙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将一般人的疑惑提出来,你会看上我,这确实不太符合常理。」

    「什么是常理?」

    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那么一回事,那就是所谓的常理。她没办法如此回答,因为有些常理她很不认同,美女配野兽又如何?那是人家的自由,干么意见那么多呢?但这是事不关己时,若是扯上自己,她也会变得很俗气。

    「我不知道什么是常理,只是顺从自己的心意,我想跟你谈恋爱——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意。今天,我可以得到你的答复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点头说好,可是理智很快就回来了。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属于她吗?若她答应了,她的世界可能会天崩地裂,说不定会悔不当初……许久,她还是松动了。「我会认真考虑。」

    他开心的勾唇一笑,知道她的态度软化了。「我等你的答复,期待你可以传来好消息。」

    从小到大,她不曾像今天晚上如此忙碌,麻烦一个接着一个,应付完这个,换上另外一个,没想到她也有这么炙手可热的一天,真是教她受宠若惊,可是,为什么不能挑个更恰当的时间点?现在不是很讲究人权,她可以举牌抗议吗?

    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尹春天强忍着捂住耳朵的欲望,虽知老妈唠叨的本领很高,总是教她没有插嘴的机会,可是劈哩啪啦说了一大串,完全不需要喘口气,这会不会太厉害了?

    「……尹春天,你难道不会出个声音回答我吗?」说了那么多,当事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尹母真的是火大了,原来还算平稳的声音一下子拉高八度。对一个急性子的母亲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孩子总是一副天塌下来也无所谓的样子。

    「妈,工作了一天,现在我的脑子最需要的是休息。」她用手指比着两只无神的眼睛。「看看我的眼睛都快要眯起来了,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唯一的宝贝女儿,让我睡觉吗?」

    「你不要打迷糊仗,当你妈这么容易糊弄吗?」

    「我妈最精明了,我怎么敢心存糊弄的想法?」这个家若没有母亲精明持家,肯定每到月底就要勒紧皮带过日子。

    「你不要以为讨好我几句,我就会忘了正事。」

    「我妈的记性最好了,二十年前的事还可以巨细靡遗的拿出来说教。」

    尹母恶狠狠的一瞪。这个丫头当她母亲是傻子,连赞美还是讽刺都听不懂吗?

    尹春天努力陪笑,可不想真的惹火母亲大人,那绝对是自找罪受。「妈,都快十一点了,你还不上床睡觉吗?」

    「你没有给个满意的答案,我是不会上床睡觉的。」她一个晚上不睡觉也没关系,家庭主妇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找到补眠的时间。

    一个苦笑,尹春天叹了一口气。「妈要我说什么?」

    「尹春天,你今天晚上不想睡觉了吗?」尹母生气的用手指戳她的额头。

    好痛喔!尹春天连忙往后一退,同时用双手护住额头,无辜的撇了撇嘴。「老妈叽哩呱啦说了一大串,搞得我脑袋都要爆炸了,实在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这个丫头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打发她吗?「好吧,你妈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你的脑袋瓜用不着搞得太清楚,只要回答一个重点——那个男人是谁?」

    「什么男人?」

    咬着牙,尹母真的火大了。「算了,直接把人带回来,我亲自来问他。」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妈,太夸张了吧!」

    「你不说,我只好自己问啊。」

    「我们两个又不是那种关系,你教我说什么?」每次她身边一有男孩子出现,老妈就搞得像她要嫁人了,这真的很丢脸!

    咦?尹母嘿嘿嘿的笑了,马脚露出来了吧。「刚刚还装傻,现在说你们两个不是那种关系,你妈就这么容易哄骗吗?」

    「因为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我认为没有必要谈论他的事。」

    「不是那种关系,那是什么关系?」

    「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

    「你少来了,如果什么关系都不是,一开始就不会闪闪躲躲,你分明心里有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