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想吃什么?」

    「我对日本料理没有研究。」

    他欣然接下点餐的任务,转眼之间,他已经点好餐,一长串,餐点还没上桌,她已经头昏脑胀了,顿时胃口全失。

    她取出信封袋递给他。「你点收一下,这些够不够支付前晚的医药费?」

    「用餐的时候不要讨论其他事,会消化不良。」

    「你点收一下,不用一分钟。」

    「我喜欢用愉快的心情享受食物的味道,而金钱是最容易破坏心情的俗物。」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吹毛求疵了?好吧,他是客人,她迁就他一下好了,钱先收回来,待用完餐之后,他们再来算清楚。

    想清楚了,这顿午餐相当轻松愉快,这里的日本料理真的很不错。

    「今天的午餐还合你的胃口吗?」

    「不错。」不过,她快心疼死了,这一餐是她一个礼拜的生活费……由此可知,他们两个的差距真的很大,他会赚钱,当然不介意花个两三千块吃上一餐。

    「你喜欢就好。」

    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有些错乱?听他的口气,她好像成了客人,而他才是主人……算了,这个不重要,她今天最重要的目标是还钱,还是赶紧完成这件事。

    看到她又拿出信封袋,他失笑。「你真是个急性子。」

    「我的性子一点也不急,我一向不慌不忙,只是不喜欢欠人家钱。」

    「我知道了。」他收下信封袋。

    她见状皱了一下眉头。「你要点收啊。」

    「不用了,我确定你会一毛不差,这一点我可是见识过了。」

    「嗄?」

    「你忘了我们第一次在办公大楼对面那家烧烤店巧遇的事吗?齐夏天看到我,开心的硬拗我请客,可是隔天,你坚持要齐夏天拿钱还我。当我看到信封袋里面的钱一毛不差时,就对你印象深刻。」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不自觉在注意她。她很特别,看起来不起眼,可是全身散发一股教人想靠近的温暖气息,很美,比起艳丽的容貌更吸引人。

    「呃……如果我不小心算错了,你可能会吃亏。」她当然记得那件事,当时觉得丢死人了,可是总不能当面扯好友的后腿,待回家之后,她立刻准备好餐点加小费的费用,用信封袋装起来,送到齐家,请齐夏天帮她拿给他。

    「我也可能赚到了,何必那么计较呢?」

    「我们又没关系,当然要计较。」

    「那我们有关系,你就不会跟我计较了吗?」

    顿了一下,她同意的点了点头,有关系的两个人当然不会太计较了,就像爸妈从不跟她计较。

    「好吧,那我们来谈恋爱好了。」

    「什么?」她应该听错了吧。

    「我们来谈恋爱,以后,你就用不着跟不喜欢的人相亲。」

    这会前面没有镜子,她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傻不隆咚的张着嘴巴……冷静下来,若非她听错了,百分之百是他在开玩笑。

    「你没有听错,我也不是在开玩笑,我们来谈恋爱,真的谈恋爱,不是假装谈恋爱。」他可以猜到她在想什么,「我们来谈恋爱」并非他预先准备好的台词,而是刚刚那一刻很自然的脱口而出。

    他想,这个念头早就钻进脑海了,第一次,他这么渴望靠近一个女人,想置身在那股温暖的气息当中。当他无意间听到她和齐夏天之间的对话时,这个念头就开始蠢蠢欲动,不时有个声音在耳边徘徊——若是她被其他的男人追走了,怎么办?

    他不愿意其他男人拥有她,那就必须伸手抓住她。

    从小到大,他不曾主动伸手抓住一个人,他一直是个被动者,尤其是在男女关系里。他被女人追逐,当然,他也被女人抛弃,因为他不擅经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爱慕到最后的结局总是怨恨,这也让他在感情上始终是个失败者。

    一个感情的失败者有资格去抓住这么温暖美好的女人吗?可是,今日错过她,将来他会不会后悔?左思右想,他迟迟拿不定主意,直到刚才很自然的说出口,他的心才豁然开朗。不管未来如何,若他对她的渴望一直没有化成行动,她可能会永远缠绕在他心头。

    过了许久,她硬生生的挤出话来。「为什么?」

    「不知道,我就是想跟你谈恋爱。」说不定谈了恋爱之后,他会发现她的温暖是一种错觉,或者发现她跟一般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她并不特别。不是说,恋爱之后会发现彼此的缺点吗?他也许是想透过恋爱让她在自己眼前变得越来越黯淡吧。

    「……你别闹了。」这绝对不是真的,他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出现在她的世界,可是,她的心脏跳得好快好快。

    「我很认真,你跟我谈恋爱,就没必要再去相亲。」

    「没错,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谈恋爱。」

    「你不想谈恋爱?」

    「我觉得恋爱很麻烦。」其实她很羡慕父母的感情,他们是青梅竹马,非常相爱,因此让她对未来的另外一半有着美好的憧憬。可是年岁渐渐增长,发生在她周遭的爱情故事却只有让生活变得黯淡无光,她的憧憬也随之转为抗拒。如果有一天,她也像那些女人一样,在爱情的世界跌跌撞撞,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那不是很悲惨吗?她不喜欢悲惨的人生,人生应该多一点温暖。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因为恋爱很麻烦,因此不想谈恋爱。」

    「难道你不觉得谈恋爱很麻烦吗?」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会遇到很多麻烦的事,你不谈恋爱,也不能教你免于麻烦。」

    「也许吧,可是不谈恋爱,就可以免于恋爱所带来的麻烦。」

    「谈恋爱是不是真的那么麻烦,这要等到我们谈恋爱之后才会知道。不急,我会给你时间考虑。」他按铃请服务生结帐,她连忙掏出信用卡,他佯装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很大男人的说:「我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

    「不是你要我请吃饭吗?说这样比较有诚意啊。」

    略微一顿,他仿佛刚刚找回记忆的道:「对喔,那么下次换你请客好了。」

    「下次?」

    「今天是我要吃日本料理,当然是我来请客,下次你来决定,再由你请客。」

    这么说好像有道理,不过又觉得好像哪儿不对,可是为了这么点小事争论不休也很可笑,她就由着他好了,只是约定好了,下一次换她请他。

    我们来说恋爱吧!

    她承认这句话在自己心湖掀起很大的涟滴,那个不属于她世界的男人竟然想跟她谈恋爱,不是开玩笑,是认真的,至少她可以感觉到他的真心,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女人嘛,很难拒绝灿烂如星辰的男人,尤其她这么平凡的女人,应该为此偷笑,要说没有产生贪念和期待,那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当她看到眼前上演的这一幕,她对恋爱的期待又破灭了。

    看着丢弃在床边地板上的卫生纸,尹春天真的很想骂人,可是对一个失恋的人大小声,实在太残忍了。

    「没良心的男人,王八蛋,劈腿的烂男人」

    尹春天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平日还称得上淑女的女人,这一刻形象完全被破坏了,不知道该说男人太可恶了,害女人从淑女变成泼妇,还是该怪自己修养不够,遇到一点挫折,掩饰在面具底下的自我就爆发出来。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爱劈腿的烂男人,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够了,既然知道他是个爱劈腿的烂男人,干么为他哭?」她再不出声制止,可能会失去控制的将人撞出去。「你以为眼泪不用钱吗?小心哭太多了,伤到眼睛,那可是得不偿失!」

    江美晶抽了一张卫生纸,用力撑了鼻涕,好委屈的说:「人家难过嘛。」

    「大学四年,每次失恋你都会难过的大哭一场,痛骂一顿,可是一个月之后,你又欢欢喜喜的勾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笑得心花朵朵开。」摇了摇头,她叹了一声气。「你老在做同样的事,不累吗?」

    顿了一下,江美晶像个小媳妇似的咬了咬下唇。「失恋就会想哭想骂人,谈恋爱就会笑得心花朵朵开,这是很自然的反应啊。」

    是啊,可是一年要失恋个两三次,难道不会觉得太忙碌了吗?她一脸严肃的双手合十,语气略显沉重的说:「我求求你,从现在开始,好好过日子,别再为了男人将自己搞得这么疲惫。」

    「女人没有爱情,就像一朵枯萎的花。」

    这是在说她是一朵枯萎的花吗?尹春天偷偷瞄了一眼梳妆台的镜子,虽然她没有娇媚如绽放的花朵,可是看起来也绝对没有快枯死的样子。

    暂且搁下自己的问题,她还是专心应付眼前这个女人。「按照妳的意思,妳已经准备好再投入另外一段爱情吗?」

    「新的恋情是抚平伤口最好的良药。」

    「我只听过时间是抚平伤口最好的良药。」

    江美晶显然不认同,撇了撇嘴。

    缓了一口气,她循循善诱的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人生太忙碌了吗?难道不能停下脚步,好好的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吗?」

    「一个人太孤单寂寞了。」

    她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搞了半天,原来你是因为不想孤单寂寞才谈恋爱,可是最后搞得自己伤痕累累,这样难道比孤单寂寞更好吗?」

    「我真的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那就跟家人一起吃饭啊。」

    「我不喜欢跟家人吃饭,每个人捧着碗筷窝在电视机前面,看着没什么营养的节目,真是无聊死了!」

    「我看啊,你需要的是寻找男人以外的生活乐趣。」

    江美晶突然正经八百的坐直身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男人?」

    「我没有讨厌男人。」

    「因为讨厌男人,你才不想谈恋爱,不是吗?」

    尹春天很想大声咒骂,就因为江美晶这种为男人哭哭啼啼的女人,她才会对恋爱却步。

    「男人确实很讨厌,可是有时候很可爱。」

    「我不在乎男人是讨厌还是可爱,总之,以后你别再来找我哭诉,要不然,我会直接一拳将你打昏。」她作势挥拳打人,恋爱的心情都被这位小姐哭光了,真是受不了。

    见状,江美晶慌张的挪动屁股后退,直到背抵着床头柜。「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

    「人一旦被惹火了,当然会很暴力。」

    咦?江美晶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你今天心情很烦躁喔!」

    「我……我哪有?」没错,这几天她的心情确实很烦躁。自从黎智曜提议两人谈恋爱之后,她就好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进出办公大楼都宛如在作贼一样,就怕遇到他。

    她是不是很可笑?不想跟他谈恋爱,拒绝他就好,干么躲着他呢?也许是因为她根本不想拒绝他,可是理智又说必须拒绝他,因此索性躲着他,她就不用面对左右摇摆的抉择问题。

    「每次失恋找你哭诉的时候,你总是安安静静坐在旁边,唯一的动作就是抽面纸给我,顶多老套的安慰我几句——别再为男人哭泣了、这实在太不值得了。可是,今天你意见特多,超级没有耐性。」

    清了清嗓子,她努力保持镇定。「一次又一次,再多的耐性也会被磨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