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尹春天顿时哑口无言。昨天医生也说了,没有伤到骨头,即使没有去医院,只要不再追赶跑跳碰就没事了。

    「这真的太稀奇了,老板怎麽会那麽好心的帮你呢?」

    她不需要太在意好友的话,她和黎智曜什麽关系都不是,可是扯到这个男人,她就是会莫名的不自在,因此赶紧模糊焦点转移注意力。「我现在才发现你很冷血,当时我痛得要死,只要有点良心的人都会赶快送我去医院,哪有时间计较是小伤还是大伤?」

    「冷血的人不是我,而是我那位才华洋溢的老板……等一下,我老板会不会看上你了?」齐夏天瞳孔惊愕的放大,虽然这个如同闪电般划过脑海的念头太夸张了,可是世上的事太难预料,她身边就出现不少外表不相配的情侣,但他们可是非常恩爱。

    「……呸呸呸!你在胡说什麽?」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心脏卜通卜通跳得好响亮……黎智曜看上她?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是天上星星那种等级的男人,而她只是路边墙角不起眼的小花,距离实在太遥远了!

    「没错,这个可能性确实微乎其微,你又不是绝世美女,黎智曜那麽重视美感的人怎麽可能看上你?」

    尽管是事实,可是这种话落入耳中,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她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是啊,白马王子应该看上你这种超级美女。」

    「黎智曜不是白马王子,他是冷血王子。」

    「那很好啊,冷血王子正好配你这个热情如火的公主。」

    闻言,齐夏天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不要吓我,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是死光光了,我可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如果他追求你,你真的会拒绝吗?」

    「他不会追求我。」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他录用人的时候一定会先说清楚,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办公室恋情。但他并不是真的在意办公室恋情,而是想警告公司的女性同胞不要打他的主意,否则就保不住工作。」齐夏天冷哼了一声。「他以为自己是白马王子吗?他的性格那麽讨人厌,就算拥有模特儿般的面孔和身材,也没有人会倒追。」

    「真的没有女人倒追他吗?」

    「当然还是有啦,可是下场通常是凄惨落魄。自从他的恶名传开来之後,再也没有女人倒追,除非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花痴,偏偏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缺少花痴这样的族群,难怪黎智曜老是瞧不起女人。」齐夏天生气的做了一个鬼脸。

    「你的嘴巴真的很坏。」

    「我的嘴巴是很坏,可是绝对很公道。」

    顿了一下,尹春天忍不住道出真心话。「我觉得黎智曜是个好人,只是不懂得如何跟别人互动,或许,他生活在一个缺乏爱的家庭,以至於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也或许,他曾经受过伤害,因此防御心特别强……你看我干麽?」

    齐夏天嘿嘿一笑。「你在帮他说话。」

    「我只是站在客观的立场,说句公道话。」没错,她只是说句公道话。严格说起来,她根本不了解黎智曜这个男人,可是昨晚短暂的相处中,她彷佛看见他冷硬的面具下有一颗柔软的心,柔软得近乎脆弱……她是不是疯了?为什麽短短几小时的相处,她对他的感觉就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真的只是说句公道话吗?」

    「……中午休息时间快结束了,我懒得再跟你说了,记得帮我把钱还给他就对了。」她连忙低头吃面,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思索着好友的问题—真的只是说句公道话吗?他们两个根本没有接触,她的公道话不过是个人感觉,而且确实有一点偏颇的味道……为什麽她会偏颇他?因为他昨晚对她的体贴吗?

    停!不要胡思乱想,昨晚那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她跟那个男人也不会有交集了。

    周末假日的早上,尹春天喜欢上阎秋天母亲的咖啡馆「蛋糕森林」吃早餐。平日赶着上班,往往几片土司配上一杯鲜奶就解决,到了周末假日,当然要慰劳一下受虐待的胃,享受一顿丰盛的早餐。

    八点左右,她步入咖啡馆,没想到竟然看到齐夏天已经坐在里面跷脚看报纸。怎麽可能?她揉了揉眼睛,再确认一次,真的是齐夏天,可是,这位小姐怎麽可能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吃早餐?

    「尹春天,难道我不能坐在这里吃早餐吗?看到我有需要这麽惊讶吗?」齐夏天冷眼射了过来。

    「你自己说假日的早上最适合补眠,要我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吵你。」她先跑到柜台向阎妈妈打了一声招呼,点好餐点,才来到齐夏天对面的位子坐下。

    「是啊,可是偶尔会遇到突发状况。」齐夏天从皮包取出一个信封袋放到她前面。「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现在还窝在被窝里面保养肌肤。」

    怔了一下,她拿起信封袋。「黎智曜不收吗?」

    「不是,他要你亲自还给他,说这是基本的礼貌,还有,他送你去医院,你应该请他吃饭,这是一种诚意。」

    这太好笑了,可不是她要求上医院检查,是他擅自作主将她送到医院。

    双手交叉靠在桌上,齐夏天倾身向前,压低嗓门逼问:「说实话吧,你们两个的关系真的那麽单纯吗?」

    「我们两个连关系都没有。」

    「我们公司每次聚餐,大老板还会装模作样的出现亮相,向大夥儿敬酒表达谢意,可是这位老板连过来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因此有人说,除非付钱请他设计,别妄想跟他坐在同一张餐桌吃饭。现在,他竟然想跟你吃饭,虽然是要你请他,这还是太稀奇了。」

    「我也觉得很稀奇。」干麽叫她请他吃饭?趁机敲竹杠吗?她可不认为他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那是为什麽?单纯认为这是一种诚意的表现吗?

    齐夏天从牛仔裤後面的口袋取出一张纸条给她。「他的手机号码。」

    吓了一跳,她有些不知所措。「干麽给我他的手机号码?」

    「要不,你要怎麽连络他,还他钱?怎麽请他吃饭?」

    「我可以去方舟设计还钱,至於请吃饭,他应该是随便说说。」

    「如果你不希望闹出绯闻,走到哪里都被人家指指点点,你最好不要到方舟设计找他,至於请吃饭的事,他是不是随便说说,你只能自己找他求证。」

    虽然他们公司所在的办公大楼很大,可是设立在那里的公司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通常一层楼只有一至两家公司,所以,即使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人,大夥儿也都是熟面孔,想知道某个人的消息,向来很容易打听。

    不过,不至於因为她去找黎智曜还个钱就闹出绯闻吧。「你会不会太夸张了?」

    「你还是私下电话连络,这是好友的良心建议。」齐夏天摸着自己的心脏说。

    人生最怕的就是万一,为了安全起见,她确实私下跟他连络比较好。「可是,我打电话给他不是很奇怪吗?」

    「不会,说不定他现在正在等你电话。」齐夏天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好友半晌,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了。「难道老板真的看上你了吗?」

    「什麽?你的老板看上春天了?」阎秋天正好送尹春天的早餐过来,将早餐放在尹春天面前,她赶紧在齐夏天的身边的位子坐下。

    尹春天慌张的拍打齐夏天。「你不要胡说八道!」

    「除此之外,怎麽解释他的行为?」

    「就像他说的,这是礼貌、诚意的问题。」

    齐夏天翻了一个白眼。「你不会真的这麽天真吧。」

    阎秋天连忙伸出手,一左一右,状似要分开她们。「你们两个先暂停,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什麽事。」

    「事情是这样子……」齐夏天唱作俱佳的详细说明整件事情的经过,相信阎秋天一定会同意她的看法,果然,阎秋天听完之後跟她站在同一阵线。

    「这个很明显嘛,他看上春天了。」

    一个闹不够,再加进来一个,尹春天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谢谢你们如此抬举我,可是我这个人很务实,明明只有八两,不会硬着头皮说自己值一斤,相信黎智曜也不是那麽没有眼光的男人。」

    阎秋天不以为然的皱眉。「这是什麽话,在我的眼中,你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女人—温暖、正直善良、善於下厨……只是做菜的动作很慢很慢,还有,喜欢小孩子,总之,你一定是个贤妻良母,哪个男人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她好感动,没错,这些都是她的特质,不过,她必须老实说:「现在的男人不喜欢贤妻良母。」

    齐夏天同意的点点头。「现在的男人确实没什麽眼光,第一眼看脸蛋身材,不看脸蛋身材,那就看家世背景。总之,男人要的是可以带出去炫耀的妻子。」

    「是啊,而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向人家炫耀的地方。」她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只是很清楚自己所拥有的条件,她没有外表,没有能力,真的没有什麽值得向人家炫耀的地方。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这麽没有眼光。」阎秋天相信有好男人,只是少之又少。

    这时,尹春天的手机响了,她很开心可以从两位好友的夹攻之下喘口气,连忙取出手机接听。「你好……书,我当然记得……吃饭……呃,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约会了……好,下次再连络,再见。」

    她还以为相亲结束後,那位书呆子先生就不会再出现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打电话约她吃饭,难道他对她有兴趣?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种感觉真是不好……突然意识到两位好友一脸贼笑的瞅着她,她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镇定的问:「你们两个看我干麽?」

    「哪个男人约你吃饭?」

    「前天晚上相亲的书呆子先生。」

    齐夏天吹了一声口哨。「你在走桃花运了喔!」

    「你别闹了好不好?」她听到桃花运这三个字就头痛,这三个字真正的含意是「麻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破坏平静生活的麻烦。

    「一下子两个男人,最近你的日子很热闹喔!」

    张开嘴巴,可是话到了舌尖又硬生生的吞下了,她转而拿起前面的三明治塞进嘴巴。说得越多,只会更突显自己很心虚很慌张,可是,她有必要心虚慌张吗?黎智曜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至於那位书呆子先生,她也不想跟他产生关系,这两个男人都离她远一点!

    她跟黎智曜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欠人家的医药费总要还清。

    虽然她行事一向慢条斯理,凡事慢慢来,可是她不喜欢夜长梦多的感觉,今日事当然今日毕,因此一离开蛋糕森林,她就连络黎智曜,两个人约好在前天相亲那家饭店的咖啡馆见面。

    当她在约定的时间抵达饭店时,黎智曜已经守在咖啡馆的入口。

    「我今天很想吃日本料理,这里的日本料理还不错,在二楼。」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转身走向通往二楼的手扶电梯。

    她明明想说「等一下」,双脚却很自然的跟过去。虽然他是「客人」,他想吃什么,她都OK,可是,付钱的人是她,难道他不应该尊重一下她的意见吗?

    他们进了日本料理厅,来到包厢坐下,她想既来之则安之,花了钱就好好享受一顿丰盛的日本料理,可是一看到Menu上面标示的价格,明白这一餐会教她严重

    失血时,她真想直接晕倒算了。这个男人会不会太狠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