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才想到电梯里面还有黎智曜,尹春天难为情的轻声呻.吟,好丢脸!

    齐夏天吓了一跳的转头一瞪。「老板怎麽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

    「我先走了,再不回办公室,同事就要报失踪了。」尹春天快步跑出电梯。

    想到那个男人知道她今天晚上要去相亲,她就想挖个地洞钻进去,这会儿他一定在嘲笑她,年纪轻轻就忙着相亲,她就这麽急着嫁人吗?不是,就算三十岁没嫁人,她也不会着急。她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也不想像某些女孩子为了摆脱原来的家庭跳进另外一个家庭。

    现在她的生活很平顺很惬意,是父母的宝贝女儿,有一份平凡却稳定的工作,嫁人之後,她不见得可以成为公婆的宝贝媳妇,而工作的同时又要兼顾妻子和媳妇的角色,未免太冒险也太累了,那又何必急着跳进婚姻?

    当尹春天走回公司,在自己的位子坐下来,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干麽觉得丢脸呢?她跟那个男人又没有关系,两个人只是在同一栋办公大楼上班,偶尔会像今天这样子巧遇,他要嘲笑她还是可怜她,她都没必要放在心上。

    是啊,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可是,以後最好不要再遇到那个男人,如果他心血来潮问她相亲是否顺利,恐怕她没有直接晕倒,也会变脸—

    她想太多了,他应该不是这麽无聊的人,不过话说回来,她也没想过那个男人会主动跟自己攀谈,还跟她开玩笑。所以说啊,人不可以单看外表,就像云冬天,外表冷漠难以靠近,其实内心温暖纤细,几乎每个礼拜都会去育幼院当志工,也因为如此,她们其他三个也跟着成为育幼院的志工。

    够了,她怎麽越扯越远了?打起精神,专心工作吧!

    相亲就相亲,没什麽大不了,虽然想到她尹春天年纪轻轻就在相亲了,有那麽一点不甘心,但短短一两个小时,忍一下也就过去了,只是,老妈就不能找个有趣一点的人吗?

    她不介意长相抱歉的人,因为她本身平凡到教人转眼就忘得一乾二净,当然不敢期望配上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可是,什麽样的人她都无所谓,唯独无法忍受闷到让人快要爆掉的书呆子。

    实在忍不住,她偷偷打了一个哈欠,今天是出货的大日子,也是她这个Shipping最忙碌的时候。

    为了避免自己打瞌睡,她的眼睛不安分的瞄过来瞄过去,企图从周遭寻找一些乐趣,提振精神,然後,她就对上黎智曜的目光……吓!不会吧,这麽巧,这个家伙竟然在这里吃饭!

    黎智曜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应该是打招呼的意思,她不回礼好像也不对,只好勉为其难的扯出一个笑容。

    原本已经坐不住了,这会儿她更是如坐针毡,今天是什麽好日子,为什麽老是遇到这个男人?他们能不能不要这麽有缘?这个男人真的让她觉得很有压迫感,在他面前,她身为「女孩子」的意识就会不自觉的冒出来……相信任何女孩子面对这麽高大俊帅的男人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尹小姐……」坐在对面的书呆子先生碰了一下她的手。

    回过神来,她不自在的一笑。「嗄?」

    「尹小姐是不是有心事?我看尹小姐心神不宁。」

    这位书呆子先生真是个好人,一直表现得很有风度,可惜,若是再多一点点风趣,多一点点生动的表情,他会是一个可以试着交往看看的对象。「真是抱歉,我今天肠胃有一点不舒服,实在没什麽胃口。」

    「不舒服就应该赶快回家休息,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家。」

    「没关系,我送你回家。」

    「不是,我还要去洗手间,不知道会在那里待多久,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可以坐在这里等你。」

    「你在这里等我,我会有压力,我想慢慢来,待会儿会搭计程车回去。」

    书呆子先生显然很失落,无奈的道:「好吧,我们下次再见。」

    她先谢谢对方今晚陪自己用餐,再优雅的起身告辞,转身去了洗手间。

    为了当个诚实的人,她很安分的蹲厕所清肠胃。算了十分钟,那位书呆子先生应该离开了,她放心的走出洗手间,不过,又担心对方有事耽搁,还在饭店里面没有走人,因此加快脚步,接下来悲惨的事就发生了—她没有注意阶梯,一脚踩空,纤细的脚踝就扭到了。

    好痛喔!她咬着牙,连忙抬手扶着墙壁,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有个冒失鬼从她旁边擦身而过,她又拐了一下,这会儿更是痛得差一点控制不住嘴巴。

    她後悔了,如果刚刚跟那位书呆子先生好好吃饭,这种事也不会发生。

    这下子她真的要搭计程车回家了,可是首先必须从这里走到饭店的大门,但愿这一路上不要再遇到一个冒失鬼。

    千辛万苦,眼看就要到大门口了,她却遇到比冒失鬼更头痛的人物—黎智曜。

    「下午还说,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见面?没想到,晚上就用另外一种方式见面,我们果然很有缘。」

    她皮笑肉不笑的轻扯唇角。「是啊,真巧。」

    「你要回去了吗?我可以顺道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搭捷运很方便。」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吓了一跳。他怎麽突然当起了好心人?基於礼貌吗?

    「那就好。」当他正要行礼道再见的时候,有个莽撞的人从尹春天的後面跑过去,撞了她一下,她整个人失去重心的扑向他,他很自然的伸手一扶。

    她终於忍无可忍的倒抽了一口气,低声痛呼。

    「怎麽了?」他注意到她脸色惨白,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这个时候不敢逞强了,她老实道来。「我的脚刚刚扭到了。」

    「你的脚扭到了还敢搭捷运回去?」他将她抱起来走到大厅的沙发让她坐下。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害她心跳一下子飙得好快……咽了一口口水,她微微颤抖的挤出话来。「我会改搭计程车回家。」若不是他突然冒出来,这会她已经搭上计程车回家了。

    「你在这里等我。」他快步走出饭店,不到三分钟,又走回来,将她抱起来。

    「你……你干麽?」她心儿慌慌的脸红了,刚刚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结束了,她根本来不及不好意思。

    「你这个样子有办法自己回家吗?」

    「搭计程车就可以了啊。」

    「这太危险了。」

    「我很安全。」

    「我倒觉得你是个危险人物。」此时,他已经抱着她走出饭店,泊车小弟已经将车子开到门口了,他将她送上副驾驶座,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驱车离开。

    他觉得她是个危险人物?她苦恼的蹙着眉,这是什麽意思?她平凡得让人连多看一眼的慾望都没有,因此她绝对是个安全人物。

    等一下,难道他是在调侃她?他所谓的危险人物事实上是问题人物的意思?她看起来像个问题人物吗?有人形容她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如果这个评论是正确的,也只能说她孤僻,不应该说她有问题吧。

    她绝对不是个问题人物,那他是什麽意思?不对,她总是莽莽撞撞出现在他面前,在他眼中,她想必是一个会引发灾难的人物,这样的人说起来也是危险人物,难道这是他真正的意思吗?

    「我们到了。」

    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搁在一旁,她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却意外发现这里不是她家外面的巷子,当然,她又没报上地址,他也没办法送她回家。「这是哪里?」

    虽然她的疑问让他忍不住笑了,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她。「这是医院,你的脚最好给医生诊断一下。」

    「不用了,这点小伤根本不需要看医生。」

    「小伤不管,小心变成大伤。」

    「我回家冰敷就好了。」

    「说不定你回家冰敷就好了,可是既然来了,你就让医生检查一下吧。」

    没错,既然都来了,她就让医生检查一下。说真格的,她也很担心小伤会变成大伤,可是,这个男人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没有问过她的意思,就直接带她来医院,他总是这样子自作主张吗?

    算了,不管如何,他也是一片好意,她又何必那麽计较呢?

    虽然尹春天和齐夏天在同一栋办公大楼上班,可是两人很少一起共进午餐,因为尹春天老嫌出去外面用餐太麻烦了,除非不得已,而今天就是这样的情况。

    「这是什麽?」齐夏天不解的看着尹春天递给她的信封袋。

    「这是钱,帮我拿给你老板。」她知道透过别人还钱是很失礼的事,可是她不想再见到黎智曜。

    「黎智曜吗?」

    「难道你还有另外一个老板吗?」

    「我还有一个大老板,方舟设计的创办人陈廷山,他是黎智曜的学长。据说早在大学的时候,他就看上黎智曜的才华。在黎智曜出国留学之前,他就已经开口重金礼聘,愿意等到黎智曜留学回来,才创立方舟设计。所以,虽然陈廷山是方舟设计名义上的大老板,实际上的权力中心却是黎智曜……」

    「够了。」她举起手打断好友。「我只见过黎智曜,没见过那位大老板。」

    「对喔,你没见过我的大老板。」

    「总之,你帮我把这个信封袋转交给他就对了。」

    眉一挑,齐夏天若有所思的瞅着她。「这是什麽情况?你跟我老板借钱?」

    「不是,昨天不小心扭伤脚,刚好遇到他,他好心送我到医院,帮我付了医药费。」若非忘了带健保卡,又刚好没去银行领钱,她绝对不会让他付医药费。

    「他送你到医院?」尾音急促上扬,齐夏天的表情更古怪了。

    她又没有做亏心事,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可是不知道为什麽,她就是有一种很心虚的感觉。「我不是说刚好遇到吗?」

    齐夏天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眼睛微微一眯。「昨天你不是去相亲吗?」

    「相亲完之後扭到脚,然後就遇到黎智曜。」

    「为什麽不是相亲的对象送你去医院?」

    「相亲的对象已经离开了。」她懊恼的一瞪。「你是在审问犯人吗?」

    「这个情况实在太诡异了,你去相亲,最後却跟黎智曜在一起。」齐夏天眉头深锁的抚着下巴,这两个相距甚远的人凑在一起真的很奇怪。

    「我没有跟黎智曜在一起,只是碰巧遇到他,他好心的送我到医院。」她觉得自己快抓狂了,这麽简单的事为什麽搞得好像他们两个有奸情的样子?

    「他真的送你去医院?」

    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不是他送我去医院,我干麽还他医药费?」

    略微一顿,齐夏天真的很困扰。「他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难道他会对我见死不救吗?」

    「他会不会对你见死不救,我不知道,可是你们两个什麽关系都没有,你这样的小伤,他应该不会那麽好心的伸出援手。」齐夏天不敢说自己非常了解黎智曜,可是共事快三年,多少清楚他的为人,可以置身事外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跳进去,换言之,他绝对不是那种热心助人的人,何况帮助的是跟自己没有利害关系的人。

    「为什麽知道我是小伤?」

    「你今天可以来上班,肯定没什麽大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