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昨天我无意间听到一个超级劲爆的消息—我们的父母准备帮我们四个安排相亲,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们推销出去。」齐夏天唱作俱佳的比出一个爆炸的动作,让正准备喝咖啡的三个人同时像被点了穴般静止不动。

    尹春天、齐夏天、阎秋天、云冬天—她们来自同一个社区—四季花香。从这个社区坐落在地图上的那一刻开始,这里出生的孩子清一色是男性,直到二十五年前,那一年有四户人家相继在不同的季节生下一个女娃儿,从此,四季花香摆脱只生男孩不生女孩的命运,不过在这里,生出男孩的机率还是远远超过女孩。

    不管如何,她们四个的诞生为四季花香带来全新的风貌,因此她们的父母不约而同地根据四个季节为她们取名字。

    虽然住在同一个社区,进出社区偶尔会巧遇,从小玩在一块的四位手帕交还是相约一个月聚会一次,聚会的地点不一定,唯一的原则是离四季花香越远越好,就怕她们聊天的内容不小心落入某位左邻右舍耳中,紧接着短短一天之内,传得四季花香人人皆知。

    从左到右瞧了她们三个一眼,齐夏天继续比手画脚的八卦。「知道他们说什麽吗?女人一定要在三十岁之前生小孩,过了三十生孩子很辛苦,而我们四个距离三十岁只剩下五年,不赶紧推销出去,就来不及了。」

    尹春天无法理解的微蹙着眉。「他们生活在现代吗?现在的女人有一半以上是三十岁以後才生孩子。」

    「生孩子是我们,辛苦的也是我们,他们在急什麽?」阎秋天觉得很好笑。

    「我们生了孩子,他们就升格当爷爷奶奶,不觉得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吗?」云冬天轻轻扯了一下唇角。

    「你们别妄想用这些理由说服他们,还是赶紧找个交往的对象。如果有恋爱的对象,至少耳根子可以安静个一两年,否则从现在开始,天天不得安宁。」齐夏天说得好像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没办法,她赖皮的本领最高了,从左耳进去的唠叨转眼就从右耳出去了。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完全不想谈恋爱。」尹春天并非不婚主义者,而是对爱情没有期待。

    阎秋天叹了一声气,她也很无奈啊。「从我进入大学,我对谈恋爱就充满期待,可是符合我条件的白马王子一直不愿意出现,我也没办法。」

    「有人追我,我瞧对眼了,两人就可以交往,只要懂得彼此尊重,不要干预对方的生活。」这是云冬天的真心话,她从来不排斥恋爱,只是坚持两个人是独立的个体,不过她的坚持往往让正要开始的恋情熄火了。

    三位好友各有苦恼,齐夏天当然也有自己的难处。「我的梦中情人还不出现,我找谁谈恋爱?」

    你看我,我看你,四人很有默契的重重一叹,她们各有各的问题。

    「我们四个当中,春天的问题最容易解决了。」齐夏天不解的挑起眉。「你干麽不想谈恋爱?」

    这同时也是阎秋天和云冬天的疑问,两人有志一同的点头附和。

    「为什麽要谈恋爱?」这是诚心的反问,她真的搞不懂恋爱有什麽好,女人因为恋爱变得神经兮兮,情绪像天气一样,有时是温柔的小女人,有时是歇斯底里的疯婆子。她可是春天,虽然有点难以捉摸,但基本上是温暖、令人愉悦的。

    「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个人可以听你发牢骚啊。」齐夏天最害怕心情坠落谷底时没有人可以任由她疲劳轰炸,好教自己将心里的烦闷发泄出来,那可是会抓狂的。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们也会听我发牢骚啊。」事实上,她是一个很少心情不好的人,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往窗边的贵妃椅一坐阅读,什麽烦恼都会自动从脑海里消失不见。

    「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会有个人很乐意唱催眠曲给你听。」阎秋天最受不了尹春天三更半夜来电骚扰,早睡早起身体好,这一点她可是贯彻得非常彻底。

    「如果他五音不全,等我睡着,恐怕会陷入恶梦当中。」

    「吃饭忘了带钱包的时候,有个人愿意跑过去帮你付钱。」这一点是云冬天最困扰的事,吃饭老是忘了带钱包,还好这种事只发生在住家附近,小吃店的老板都是旧识,隔天再拿钱来付帐也没关系。

    「走进餐馆之前,我会先检查钱包里面有多少钱。」这并非她有忧患意识,而是想确认自己可以使用的金钱数目。

    「生日的时候,有个人会买礼物讨好你。」

    「生日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忘了买份礼物让自己开心。」期待别人还不如靠自己,想要什麽,需要什麽,她自己最清楚了。

    「情人节的时候,你不用担心孤孤单单一个人过。」

    「情人节我可以逛街,专柜小姐一定很乐意陪在我身边,要不,就充当我爸妈的电灯泡,他们出门很喜欢带着我,因为两个人太闷了。」虽然尹春天不是会炒热气氛的人,可是有她在的地方,气氛就会变得很融洽。这就是她的魅力,虽然很平凡、实在不起眼,却会让别人觉得很轻松。

    「参加跨年活动的时候,有个人可以保护你不会被挤成肉包子。」

    「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人挤人,绝对不会参加跨年活动。」她的嗓门不大,待在电视机前面喊一喊就好了,干麽跑去跟人家凑热闹?

    一对三,她还可以不慌不忙的一一回击,她们三个同时得到一个结论—

    「你根本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我刚刚不是说了,我完全不想谈恋爱,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日复一日过着规律没有变化的生活,难免会缺乏精彩,可是相对於高潮迭起的刺激,她更享受於平庸无趣的安稳。

    「你对恋爱真的一点憧憬都没有吗?」她们虽然一起长大,可是齐夏天从来搞不懂她的脑子装什麽,看似很简单,面对事情的反应却老是教人想不明白。

    彷佛想到什麽似的,她的眼神黯了下来。「我又不是异类,当然也经过思春少女的阶段,可是好久以前就忘了那种感觉了。」

    「你的口气听起来好像个老太婆。」阎秋天取笑道。

    她对老太婆这评语早已习惯了。「老太婆通常比较有智慧。」

    「你还真懂得自我安慰。」尹春天可是少数几个教云冬天打心底佩服的人,安於平凡,享受平凡,总是轻易融入团体中,不同於她,即使将自己隐藏在角落,还是没办法忽略她的「不合群」。

    「我担心心脏不够有力,只好学会自我安慰。」

    三位好友闻言同时放声大笑,人家尖酸刻薄的指着她的脸论东论西,她还可以笑笑的说谢谢指教,这样心脏还不够有力吗?

    「笑什麽?」

    「没事。」三个人同时像波浪鼓似的摇摇头。

    「你们不要只会说风凉话,有心证实恋爱的好处,你们就先恋爱给我看啊。」她决定不理会她们了,拿起咖啡品嚐,虽然冷掉了,蓝山咖啡的香气依然迷人。

    说起来,尹春天是个非常优雅的人,她已相貌平凡,言行举止若再像个悍妇,岂不是一无是处?可是,再冷静沉着的人也有火山爆发的时候,尤其看着电梯门就要在眼前关上的那一刻,理智自然生出一对翅膀飞走了。

    「里面的,等一下……」她使出吃奶的力量往前冲,电梯门在掩上的前一刻又打开了,当然,她顺利达阵。

    喘了一口气,她抬头说了一声谢谢,可是当目光触及到那张熟悉的冰脸,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很尴尬。实在有够倒楣,怎麽老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他—齐夏天的顶头上司—黎智曜?

    「我们下次改个方式见面好了。」她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黎智曜不以为意,开玩笑的笑说。

    「真巧。」他们最好不要见面。她不喜欢这个男人……不,正确的说法是,这个男人让她觉得很有压迫感,她很不喜欢!不知道为什麽,她总觉得在他眼中看见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专注,那份专注带着一份宠爱……这实在太奇怪了,虽然他们老是这麽不经意的相遇,可是两个人一点交集也没有,她怎麽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呢?

    「我们两个很有缘。」

    「是啊。」她可不想跟他成为有缘人,根据齐夏天的说法,这个男人的眼睛长在头顶上,个性严苛,在他底下工作,每天累得像一条狗……尽管在她看来,齐夏天没有一刻不是活力四射……这不是重点,总之,虽然这个男人又高又帅,工作能力又很强,可是非常不讨人喜欢,因此交不到女朋友。

    「你跟齐夏天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们住在同一个社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姊妹淘。」……她干麽跟他说那麽多?

    「原来如此。我还在想你们两个是截然不同的人,竟然会成为好朋友。」

    「好朋友就一定要个性一样吗?」

    「那倒未必,不过通常物以类聚,志趣相投的人比较容易凑在一起……你要去其他的楼层吗?」

    「嗄?」

    「你的公司不是位於这层楼吗?」

    怔了一下,她总算反应过来了,原来她的楼层已经到了。尴尬的咧嘴一笑,这会儿她只能勉强挤出两个字—谢谢。

    她迈开脚步正准备走出电梯,齐夏天走了进来。

    「咦,你怎麽在这里?」看到她,齐夏天激动得差一点扑过去抱住她。「太好了,我总算找到你了,我刚刚得到一个大消息,你有麻烦了。」

    「我有什麽麻烦?」

    「尹妈妈已经帮你安排好相亲的对象,而且准备今天晚上采取行动。」

    「什麽?」

    「『四季之花』在阎妈妈的咖啡馆聊天的时候,秋天无意间听到了,秋天打电话给你,可是你没接手机,只好连络我,叫我来通风报信。」齐夏天口中的「四季之花」正是她们四人的母亲大人,因为女儿的关系,四季花香的住户给这四位老爱凑在一起聊八卦的母亲取了这个昵称。

    略微一顿,她伤脑筋的吐了吐舌头。「我今天忘了带手机。」

    齐夏天受不了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怎麽老是这麽糊涂?」

    「今天早上起得太晚了嘛!」没错,她是有一点小迷糊,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比较轻松随兴的人,不喜欢搞得自己很紧张,可是大事上面,她是非常严谨的。

    「算了吧,就算你每天早起一个小时,这种糊涂事还是会发生。」齐夏天太了解好友了,生活总是悠悠哉哉的好像在度假,时间就在不知不觉当中过去了,直到最後一刻,快来不及了,这位小姐才会开始行动。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跟这个女人出游,那是一场恶梦。

    「不小心忘了几次,你就记住了。」她嘀咕着撇了撇嘴。

    「这个不重要,现在赶紧想个理由回绝晚上的相亲。」

    「今天又不是小周末,明天还要上班,我老妈很清楚我不会安排活动。」她懒洋洋的摆了摆手。「不管了,要相亲就相亲,就当跟陌生人吃顿饭。」

    「你确定?」

    「如果去相亲可以让我老妈三个月不唠叨,就很值得。」

    「我很担心尹妈妈的眼光。」

    「我妈总不会找个凶神恶煞跟我相亲,再说,我也不是那麽在乎长相的人。」

    「咳!你们两个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一聊?」黎智曜决定出声提醒她们有第三者在场,虽然不介意她们继续谈下去,可是她们若先一步发现他在旁边,他岂不是落个偷听的罪名?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艾佟作品 (http://aito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